第243章 中西醫之爭

第243章 中西醫之爭

林羽眼睛猛然一睜,頓時勃然大怒,轉頭一看,發現摔針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微胖男子,頭髮中禿外繞,留著典型的地中海髮型。

「你做什麼?!」

未等林羽發火,竇老率先怒聲斥責了地中海一聲,滿臉震怒。

奪針摔針,對於一個中醫醫生而言,是何等的羞辱!

地中海摔得雖然是林羽手中的針,但是他們同屬中醫,這無異於在打他和中醫的臉!

「你是什麼人?!誰允許你進來的!」

毛憶安也冷聲沖地中海呵斥道,他掃了地中海一眼,感覺十分的面生,應該不是他們醫院的人,因為他們醫院的人,絕不敢擅自闖進來奪針摔針。

「我允許他進來的。」

這時門外傳來一聲沉悶的聲音,接著就見一個身著藏藍色西服的男子皺著眉頭走了進來。

「呂……呂部長?!」

毛憶安和史副院長看到男子後面色皆是一變,來的不是別人,正是京城衛生部的呂孝錦呂部長!

林羽微微皺了皺眉頭,掃了一眼呂孝錦,見他看起來也就五十齣頭的年紀,沒想到竟然已經坐到了衛生部部長的位子,想必要麼出身不凡,要麼能力過人。

「好大的派頭,衛生部部長就可以可以讓人隨便奪我的針?就可以隨便踐踏一個醫生的尊嚴?!」

林羽沉著臉,不卑不亢的質問道。

竇老微微一怔,看了眼林羽,滿臉的讚許,沒想到林羽在面對這種地位非凡的人時,仍能面不改色,鎮定自若,著實難得,光這份氣勢,恐怕年輕人中就鮮有人及。

「不是呂部長讓我奪的,是我自己奪的。」

地中海推了下鼻樑上厚度堪比瓶酒瓶底的近視眼鏡,皺著眉頭沖林羽冷聲道:「我也是迫不得已,剛才要不是我及時阻止了你,可能現在已經鬧出人命了。」

「鬧出人命?!」

林羽不由嗤笑了一聲,不解的問道:「不知您何出此言啊?」

「你知道黃夫人這種隱性脊柱裂的病理原理是什麼嗎?你知道她的椎管後方骨缺損範圍有多大嗎?你知道人的腰部神經有多密集嗎?你知道一旦有些神經壞死可致人終生癱瘓嗎?」

地中海咄咄逼人的質問道,「怎麼樣,你現在知道你這一針下去的風險有多大了嗎?」

「嗯,知道了。」

林羽點點頭。

「知道就……」

「零風險。」

地中海還未說完,林羽便不緊不慢的打斷了他。

「你!」地中海面色一變,無比惱怒的瞪了林羽一眼,沖呂孝錦說道:「呂部長,你看這個人多囂張!差點把黃夫人害死了,還敢在這裡大言不慚!」

「怎麼就大言不慚了?」竇老也皺著眉頭不悅的問道,「西醫有西醫的原理,中醫有中醫的原理,你非要把兩種醫學攪在一起,分明是你在胡攪蠻纏!」

「我胡攪蠻纏?!想憑藉著中醫治好腰椎滑脫疾病,簡直是痴人說夢!」

地中海推了下眼鏡,忿忿的說道。

「是嗎?那你們西醫這麼厲害,怎麼也根治不了啊?!」竇老冷笑了一聲,「說到底,你們西醫不還是一些治標不治本的雜耍而已!」

作為一個老中醫,聽到有人敢如此詆毀中醫,竇老自然也是惱怒不已,毫不客氣的回擊了回去。

地中海一聽西醫被竇老稱為雜耍,瞬間也是滿眼怒火,剛要回罵,呂孝錦立馬喊住了他,「行了,管博士,別爭了,這位是療養院鼎鼎大名的中醫國手竇仲庸竇老,兩位都消消氣。」

身為衛生系統的總頭兒,他自然認識竇仲庸。

「不敢當,什麼中醫國手,跟人家西醫博士比,不還是一文不值!」竇老語氣中仍然帶有滿滿的火藥味,絲毫不賣呂孝錦的面子。

他對這個呂部長意見極大,知道這個呂部長崇尚西醫,對中醫不太重視,出台的一系列醫療扶植政策全部偏袒於西醫,中醫毫無受益。

中醫本來就式微,呂孝錦還如此厚此薄彼,竇仲庸自然心懷惱怒。

「竇老,您老言重了,管博士的話不是那個意思,您別往心裡去。」呂孝錦雖然對中醫不待見,但是畢竟竇老的身份擺在那,他說話還是十分客氣的。

「行了,你不必多說了,你什麼意思我心裡清楚。」竇老俯身將地上的銀針撿起來,接著用袖口細細的擦拭一番,小心的放回到了針盒裡,轉頭沖林羽說道:「小何,咱惹不起但是躲得起,堂堂的衛生部部長,我們可得罪不得,既然人家不待見咱,咱爺倆也沒必要待在這裡了,走吧,我請你喝酒!」

「好。」林羽笑了笑,聽到竇老這話,內心頓覺溫熱,先前的怒氣也陡然間消散了。

說完林羽和竇仲庸跟毛憶安和史副院長打了個招呼,再沒多做停留,轉身走了出去。

「哎……竇老……」

毛憶安一看有些急了,沖呂孝錦說道:「呂部長,竇老和剛才那位小醫生是要給嫂子治病的啊,那位小醫生說能根治嫂子的先天性脊柱裂。」

「笑話,根治?!連米國醫療協會都攻克不了的難題,他竟然敢大言不慚的說根治?!」管博士冷哼了一聲,接著快步走到桌前,拿起床頭的X光片子看了起來,神情變得愈發的凝重。

「呂部長……」

毛憶安還想說什麼,呂孝錦趕緊擺了擺手,說道:「這是我特地從國外請回來的管博士,是我的朋友,在腰椎疾病的實驗研究及臨床治療方面取得過突出成就,我愛人的情況,他早就已經了解過了,這次回來就是專程替我愛人治病的。」

呂孝錦滿懷自信的說道,他與管清賢是同窗,自然清楚他的能力。

毛憶安聽到這話再沒多說什麼,其實他對中醫也不是特別的信任,覺得除了竇老、萬士齡等幾個御醫國手,華夏根本沒有幾個真正的中醫。

「孝錦,海萍的情況更加嚴重了,必須得及時治療。」管清賢拿著片子快步走過來說道,推了下厚重的眼鏡,慎重道,「腰部神經、血管密集,手術風險很大,而且海萍要承受巨大的痛苦,所以只能採用保守治療,我仔細研究過海萍的情況,制定了一個可行的治療方案,但是仍然有一定的風險,如果你同意,我這就開始給海萍治療。」

「什麼風險?」呂孝錦急忙問道。

「稍有不慎……可能會造成下身癱瘓。」管清賢遲疑道。

「這怎麼能行呢?海萍才五十多歲啊!」呂孝錦頓時急了。

「就算不醫治,以海萍這種情況,不出一年也會出現癱瘓……」管清賢嘆息道。

「是啊,呂部長,剛才竇老也是這麼說的。」毛憶安也趕緊補充了一句。

呂孝錦神色猛然一變,咬了咬牙,定聲道:「好,我相信你!」

話說林羽和竇老出了醫院后便找了附近一家小酒館,叫了幾個菜喝起了酒。

兩個人就中醫的知識相談甚歡,頗有些相見恨晚的感覺。

竇老對林羽甚是喜愛,林羽對竇老也是敬重不已,覺得只有像竇老這種醫術、醫德兼備的人,才能配得上中醫國手這個稱號。

兩人分別前各自留了聯繫方式,竇老說以後有什麼事情,林羽可以直接去軍山療養院找他,大忙他不敢說,小忙還是幫的上的。

與竇老分別後,林羽便回了回生堂。

「先生,您回來了。」偌大的回生堂里,就厲振生一個人愁眉不展的坐在裡面。

回生堂已經開業好幾天了,但是根本沒幾個人來看病,很多病人過來一問,見是回生堂而不是千植堂,二話沒說轉頭就走。

畢竟千植堂在京城歷史頗久,當地的人碰到疑難雜症,還是只認「千植堂」的招牌。

至於義診那天林羽接待的病人,多是些外地趕來求醫的,所以回生堂的名聲並沒有傳播出去。

「厲大哥,別急,飯得一口一口吃,路得一步一步走。」林羽笑著安慰了他一聲。

「何老弟,恭喜啊,你開業這麼多天了,我這才聽到消息,是我的不是啊。」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接著就見一個中年男子拎著大包小包的禮物興沖沖的跑了進來。

「劉局長?!」

林羽看到這個男子不由一怔,竟然是前段時間接到舉報,以販賣文物罪去酒店抓他的西城分局局長劉夢輝。

「何老弟,你還記得我呢。」劉夢輝滿臉討好的說道,把手裡的東西往林羽手裡一塞,笑道,「祝老弟生意興隆啊!」

「劉局,心意我領了,東西就免了。」林羽一看禮物中有一棵貴重的野山參,慌忙推辭道。

「怎麼,老弟不給我這個面子?」劉夢輝笑道,「要是不給我面子,我立馬就走。」

「劉局長這是哪裡話,快請坐。」林羽只好把東西收了下來,仔細一想,才想起來這個店鋪位於西城區的邊緣,歸西城區管,怪不得劉夢輝能得到消息過來呢。

他知道劉夢輝是因為楚家的緣故才過來討好自己的,不過也好,結識了劉夢輝,以後很多事也能便利一些。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引擎聲,隨後是「砰砰」的關車門聲,很快一幫身寬體胖,凶神惡煞的男子浩浩蕩蕩的湧進了醫館,領頭的一個男子又高又壯,脖子上掛著一條極粗的大金鏈子,進屋后掃了林羽等人一眼,冷聲道:「哪個是何家榮?」

林羽一看這幫人來者不善,急忙起身問道:「這位大哥,不知道您這是……」

「呵……」

高壯男子沒說話,呵了口痰,接著「呸」的一聲吐到了林羽胸口,冷聲道:「沒跟老子打招呼,誰他媽讓你在這開醫館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3章 中西醫之爭

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