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真正的高人

第242章 真正的高人

等她跟著助理醫師走回重症監護室后,老遠便看到跪在地上哭泣的劉芹,不由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院長,江醫生來了。」助理醫師沖毛憶安喊了一聲。

「江顏,我問你的話,你要如實回答!否則我立馬就把你遣返回去,你聽到沒有?!」

毛憶安皺著眉頭冷聲問道。

「聽到了。」江顏點了點頭,有些詫異的望了眼跪在地上的劉芹。

劉芹別過臉,擦著臉上的淚水,不去看江顏,恨恨的咬了咬牙,滿懷的不甘心。

「我問你,迎新報告那天的一篇兩萬字心得是不是你寫的?!」毛憶安背著手冷聲道。

「是……」

「說實話!」毛憶安氣的面色通紅,真是大言不慚,憑她一個小醫生,怎麼可能寫得出那麼深奧的中醫治療方案。

「這位小醫生,你可要想好啊,你要說這篇心得是你寫的,那請你把主要內容跟我們詳細闡述一下。」竇老悠悠的說道,就是打死他也不相信那篇治療方案是出自眼前的江顏之手。

江顏被竇老這麼一問,臉色立馬一紅,只好如實回答道:「確實不是我寫的……」

「江顏!做人可得講良心啊!」

劉芹聽到這話身子猛的一顫,立馬打斷了江顏,滿臉驚恐地沖江顏說道:「那篇心得明明是你交到我手裡……」

「你這個混賬!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我們當猴耍!我這就跟呂部長和警局說,你貪功冒進,打著中醫的名頭給黃夫人治病,差點害的黃夫人終生殘疾!」

毛憶安也直接打斷了她,此時他已經徹底的被激怒了,二話沒說,掏出手機來,自己報起了警。

「院長,不要啊!」

劉芹尖聲嚎叫了一聲,接著竄起身來抓毛憶安手裡的手機。

要是毛憶安真把這頂帽子扣在她頭上,那以呂部長的地位,還不得整死她啊!

「你給我滾開!」毛憶安一把把她推開。

「江顏!」

劉芹見阻止不了毛憶安,突然「噗通」一聲跪到了江顏跟前,雙手緊緊地拽著她的褲管,大哭著說道:「江顏,我求求你說實話吧,我求你饒了我吧,我求求你了,我給你磕頭了!」

說完她竟然真的往回退了一步,跪在地上「咕咚咕咚」給江顏磕起了頭,每一下都十分的用力,旁人聽著都覺得生疼。

「劉主任,你起來,你先起來!」

江顏趕緊伸手去拽她,但是劉芹仍舊自顧自的給江顏磕著頭,額頭上隱隱有了淤青。

「毛院長,這到底怎麼回事啊,那篇心得雖然不是我寫的,但確實是我交給劉主任的,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江顏見拉不住劉芹,只好急聲沖毛憶安問道。

雖然林羽有時候有些不著調,但是她不認為林羽會在那篇心得上寫什麼過分的東西,所以此時她一臉茫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

「院長,院長,您聽到了嗎,真是她交給我的!」

劉芹精神一振,猛地抬頭沖毛憶安說道。

「行啊,挺講情義啊,怎麼,打算替她背鍋?」毛憶安此時已經打完了電話,把手機收起來,冷冷的掃了江顏一眼。

「毛院長,我不知道您說的是什麼意思?」江顏皺著眉頭不解道,「我說的確實是實話,那篇心得前面一小部分的確是我寫的,但後面一部分是我愛人幫我寫的,至於他寫了些什麼……我並不知情。」

「你愛人?」

竇老微微一怔,詢問道:「你愛人也是醫生?」

「嗯,是位中醫。」江顏點點頭。

「水平如何?」竇老皺了皺眉頭,打量了江顏一眼,見她這麼年輕,知道她愛人也年長不到哪兒去,不禁有些狐疑,畢竟在中醫界,年齡便代表著資歷。

「還行,在我們清海也算是小有名氣。」江顏十分謙虛的說道。

「奧……」竇老沉吟了一聲,接著說道,「那你現在能把他請過來嗎?」

「只要他有時間,那就沒問題。」江顏點點頭,接著掏出手機走到一旁打起了電話。

竇老見江顏神情自若,不像是說謊,大致已經猜到了什麼,看來是現在社會常見的老夫少妻啊。

江顏年輕漂亮,她的丈夫雖然年長,但是醫術高超,有威望又有錢,所以兩人結合也不算意外。

「喂,你幹嘛呢,現在有時間嗎?能不能來我們醫院一趟,有位老先生想見你。」江顏低聲沖電話那頭的林羽問道。

「見我?」林羽不由有些驚訝,「為什麼要見我啊?」

「好像跟那天你寫的那篇心得有關係,具體的我也不清楚。」江顏也有些納悶。

「哦?那位老先生是名中醫吧?」

林羽聽到這裡立馬明白了什麼意思,忍不住笑了起來,沒想到自己寫的那篇東西竟然被人看到了。

「好像是,你要有時間就抓緊過來一趟吧。」

「好,我現在就過去。」

江顏掛了電話,跟毛院長他們說稍微等一會。

「院長,怎麼樣,我沒有說謊吧?」劉芹頭髮凌亂的站起身,帶著哭聲沖毛憶安問道,「您現在能放過我了嗎?」

毛憶安沉著臉想了想,接著說道:「我可以不讓警察抓你,但是你這個醫生不可能讓你再當下去了!而且你這種行為必須進行全市通報,行了,你走吧!」

畢竟黃海萍沒出什麼事情,他沒必要把劉芹往死路上逼。

「院長!你不能這麼對我啊!」

劉芹臉色瞬間煞白一片,這要是把她開了,再進行全市通報,那她這輩子都甭想當醫生了。

「我告訴你,我這已經是寬宏大量了!你知道這件事要是被呂部長知道了會是什麼後果嗎?!」毛憶安怒聲喝道。

「劉芹,別不識好歹了,不想坐牢就趕緊收拾東西走吧!」史副院長也沉聲說了一句,看向劉芹的眼神也甚為惱怒,虧自己處處維護她,沒想到是個騙子!

劉芹咕咚咽了口唾沫,內心掂量了一下,接著轉身快步跑了出去。

「竇老,要不去我辦公室等吧?」毛憶安怕竇老在這裡站累了,便邀請他去自己的辦公室。

「不用了,等高人,站一會兒是應該的。」竇老面帶微笑的說道,他不知道林羽中醫水平如何,但是單論中醫骨科,林羽便已經勝過了他幾分。

「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

過了不多時,林羽快步從樓梯口那邊走了過來。

「你是?」竇老看到林羽后微微一怔,滿臉的不可置信,該不會這就是江顏的愛人吧?一個毛頭小子?!

「您好,我叫何家榮,是江顏的愛人。」林羽面帶微笑道。

毛憶安和史副院長兩人也是猛然一愣,打量了林羽一眼,神情說不出的古怪,顯然也不相信這麼年輕的小夥子會擁有這麼好的醫術。

竇老無奈的搖頭苦笑了一下,說道:「憶安啊,我是真沒想到,你們醫院睜眼說瞎話的風氣這麼嚴重啊,先有剛才那個劉芹,現在又有這個江顏,你們這是什麼醫院啊?!」

「哦?不知老先生何出此言啊?我愛人騙您什麼了?」林羽面帶微笑的說道,他早已經習慣了別人的質疑,自己看起來確實有些年輕了。

「你愛人說你是個中醫,而且還是清海小有名氣的中醫,我問問你,你說她這是不是睜眼說瞎話?」竇老嗤笑了一聲說道。

「嗯,確實是睜眼說瞎話。」林羽很肯定的點了點頭。

「哈哈,小夥子,你倒還算誠實。」竇老無奈的搖頭笑了笑。

江顏不由皺了皺眉頭,不解的望向林羽。

「江顏,欺騙老先生就是你的不對了,我在清海怎麼能說是小有名氣呢,分明是大有名氣!」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嗯?!」

竇老笑聲戛然而止,皺著眉頭說道,「好大的口氣,那我問你,心得中那篇治療方案可是你寫的?」

「不錯,是我寫的。」

「裡面的人體陰陽五行說的是什麼意思?」

「唉,這麼簡單的東西您就沒必要問我了吧,人體上部為陽、下部為陰,體表為陽、體內為陰……膽、小腸、胃、大腸、膀胱、三焦六腑屬陽,肝、心、脾、肺、腎五臟屬陰,《內經》所言,陰平陽秘,精神乃治,說的就是人體的健康與否,與陰陽的調和有著密切的關係,要想治療腰椎滑脫以及腰骶椎隱裂,同樣需要遵循這一點。」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我治療方案里寫的按摩手法遵循的就是人體陰陽五行的規律,不過我當時寫累了,就沒繼續寫怎麼用針灸根治這種頑疾。」

竇老聽完林羽這一番言論,身子猛地一顫,眼睛陡然睜大,心驚不已,這下遇上真身了!

「當真是你寫的?!」竇老顫抖著手指著林羽,激動道:「你的意思是說,你有辦法治好這兩種骨病?!」

「不錯,只不過需要花費一些時間而已。」林羽從容的笑道。

毛憶安咕咚咽了口唾沫,雖然他聽的一頭霧水,但是也著實被林羽剛才那一番話給震驚住了,什麼叫真才實學,這才叫真才實學!不像劉芹似得,支吾半天,憋不出一個屁來!

一旁中醫出身的史副院長卻是聽的激動不已,高人,高人啊!原來這才是寫那篇治療方案的高人啊!

「小先生,不瞞你說,今天正好有位腰椎滑脫伴有腰骶椎隱裂的病人,不知小友能否當場為她醫治一番,也讓老頭子我開開眼界。」

竇老笑眯眯的說道。

「好,不過這個得問過這家醫院的院長吧?」林羽點點頭,謹慎的說道,顯然他並不認識眼前的毛憶安和史副院長。

「我就是,我就是。」毛憶安趕緊走過來沖林羽伸出手,笑道:「幸會啊,小先生,麻煩您替我們醫院的病人看看吧。」

「好說。」林羽笑著跟他握了握手。

幾個人作了一番自我介紹后,林羽便隨著毛憶安等人進入了病。

此時病房內的黃海萍仍舊趴在床上熟睡,帶著微微的鼾聲,顯然是疲乏至極,連日的腰疼折磨得她已經好幾天沒睡過一個好覺了。

林羽伸手在黃海萍的腰椎上摸了摸,接著笑道:「還行,情況不算特別嚴重,能治。」

聽到他這話毛憶安和史副院長兩人臉色猛然一變,剛才差點把他倆嚇死的病,到了林羽嘴裡竟然成了不算特別嚴重?

「竇老,我沒帶銀針,不知能否借您的一用?」林羽詢問道。

「當然可以!」竇老趕緊把針盒拿出來遞給了林羽。

林羽打開針盒,取出一根銀針,作勢要往黃海萍的腰上扎去。

「住手!」

這時林羽身後突然傳來一聲怒喝,接著一個身影猛然衝到林羽跟前,一把奪過林羽手中的銀針,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2章 真正的高人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