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火眼金睛的竇老

第241章 火眼金睛的竇老

「竇老,您確定?」毛憶安皺著眉頭試探性的問道。

「憶安啊,你是在質疑我?」

竇老頗半開玩笑半質問的說道。

「不敢不敢,我怎麼敢質疑您老。」毛憶安誠惶誠恐的欠了欠身子,急忙道,「是這麼回事,寫這篇治療方案的劉主任其實已經進去給黃夫人推拿過了,但是絲毫沒有見效。」

「是按照治療方案里寫的手法推拿的?」竇老不由皺了皺眉頭,有些疑惑。

「不錯,進去前我特地囑咐過她,讓她按照治療方案里寫的手法推拿。」史副院長急忙搶著答道。

「那不可能!」

竇老擺了擺手,「我剛才的手法你們也看到了,很有效果,不瞞你們說,方案里寫的手法比我這種手法還要強的多,我熬夜研究過方案里的手法,很難學,不花費大量時間是學不來的,所以我今天還是只能用自己的手法給黃夫人治療。」

「竇老,我覺得,她可能只是會理論,但是不會實踐。」毛憶安有些疑惑的說道。

「怎麼可能,我老頭子讀了這麼多醫術了,還從沒見過哪種推拿手法是不經實踐就能寫出來的,但凡能寫出這種醫療方案的人,單論中醫骨科方面的經驗,可能並不在我之下。」竇老有些狐疑的說道,「你們說的這個劉主任給黃夫人推拿過了卻沒有效果,這確實有點奇怪……要不你們把他叫過來我問問吧,正好我有些醫術上的事情想跟他探討探討。」

「好。」毛憶安點點頭,趕緊吩咐一旁的助理醫生把劉芹再叫回來。

「我告訴你們,我是你們組的主任,你們的去留全部由我決定!你們要不想滾回老家,就給我識相點!」

此時劉芹正在怒氣沖沖的跟她們組的學員訓著話,「某些人不要以為自己有點本事,就可以跟我叫板,告訴你,你這是自尋死路!」

話音一落,她冷冷的掃了江顏一眼,顯然是意有所指。

「咚咚咚!」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接著一個助理醫師探頭進來說道:「劉主任,毛院長和史副院長叫您再過去一趟呢。」

「好的,你先過去,我馬上就去!」

劉芹沖他招了招手,接著繼續沖自己組的學員冷聲道:「看到沒有,連毛院長和史副院長遇到疑難雜症都得親自請我過去,所以你們自己心裡好好掂量掂量,是不是有能耐可以跟我作對!」

說完劉芹一扔手裡的筆,轉身快步走了出去。

再次被毛憶安叫過去,她內心並沒有任何不安,因為她覺得自己剛才已經把話說的很圓滿了。

「毛院,史院,你們找我。」劉芹笑著快步走了過來。

「劉主任,這位是療養院的竇老。」史副院長跟劉芹介紹了一下。

「竇老您好。」劉芹笑盈盈的跟竇老握了握手。

以她這種級別,並不認識竇老,甚至連聽都沒有聽說過,所以見到竇老后依舊面色坦然,還以為是毛憶安特意要給他介紹什麼名師。

「這……這就是你們說的劉主任?!」

竇老打量了劉芹一番,頗有些驚訝。

「沒錯,竇老,這就是我們內科的主任,劉芹劉主任。」史副院長點頭道。

「內科?西醫?!」

竇老微微一怔,接著皺眉道:「你們這不是胡鬧嗎,是不是找錯人了?」

「我跟您擔保,絕對沒錯,雖然劉主任是西醫醫生,但是在研究生期間對中醫也有著很深的修研,那篇心得里的治療方案也確實是出自她之手。」史副院長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劉主任,我問你,那篇有關腰椎滑落和腰骶椎隱裂的治療方案,真是你寫的?」竇老有些狐疑的說道,她才不相信劉芹能夠中西醫兼顧呢,西醫他不了解,但中醫他可是清楚地很,以中醫的博大精深,如果不全心思的投入進去,根本不可能取得成就,很多人學個一二十年,都一無所成。

「不錯,竇老,是我寫的。」劉芹提起這個話題內心難免忐忑,但是臉上還是表現的十分鎮定自然,輕輕用手撥了撥頭髮,緩解自己的緊張。

「那我問問你,你裡面提到的人體陰陽五行所謂的『比象取類』是什麼意思?」

竇老背著手,不緊不慢的說道。

劉芹面色瞬間一變,有些慌亂的看了毛憶安和史副院長一眼。

「竇老問你話呢,你看我們做什麼!」

毛憶安皺著眉頭不悅道。

「劉主任,別緊張,竇老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竇老這是幫你查缺補漏呢。」史副院長趕緊安慰了劉芹一聲,因為一開始的先入為主意識作祟,所以直到此刻,他還沒有意識到其中的不對。

「劉主任,回答我啊,你說的『比象取類』是什麼意思啊?」

竇老挑眉再次問了一聲。

「這……竇老,我這篇心得寫了這麼久了,我……我有些忘記了……」

劉芹低著頭,支支吾吾的說道,「要不您容我再看看?」

「劉主任!這一個簡單的『比象取類』你還看什麼啊,這不是中醫里最基本的東西嗎?!」

史副院長皺著眉頭急聲問道,不明白劉芹這是怎麼了,怎麼連這麼最基本的東西都忘記了。

「奧,對,我一緊張,就有些想不起來了……」

劉芹咕咚咽了口唾沫,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強忍著慌亂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竇老就容易緊張……」

「你不是緊張。」

竇老悠悠的說道:「你是騙不下去了而已,這篇醫療方案壓根就不是你寫的,一個連五行的『比象取類』都解釋不清楚的人,也敢自稱懂中醫?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說!那篇治療方案,你是從哪抄的?!」

毛憶安也早就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見竇老都肯定了,立馬沉聲沖劉芹呵斥了一句。

「院長,我,我不是抄的,是,是我自己寫的啊……」

劉芹硬著頭皮,裝作十分委屈的說道。

「老史,報警!」

毛憶安轉頭沖史副院長道:「說我們這裡有人非法行醫!」

「啊?」史副院長微微一怔,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

「我讓你報警!」

毛憶安沉聲呵道。

「奧,奧,好。」史副院長連連點頭,趕緊往外掏手機。

「院長,不要報警,我承認,我承認!」

劉芹嚇得渾身一哆嗦,連忙衝過來抓住了史副院長的手,沖毛憶安顫聲道:「院長,我承認,那篇治療方案是我從網上抄的!」

這要是給她扣上個非法行醫的帽子,她的名譽可就全毀了!

「你一開始為什麼不說實話!」

毛憶安指著劉芹怒聲質問道。

沒想到自己堂堂一個院長,被一個副主任醫師耍的團團轉!

「我一開始是為了討好史院長,所以從網上搜了一篇文章,拼湊了一個兩萬字的心得給他,但是沒想到他看到了裡面的治療方案,問是不是我寫的,我一時糊塗,便承認了下來。」劉芹低著頭,眼淚吧嗒吧嗒的落了下來,「院長,我知道錯了,您饒了我這一次吧。」

雖然她被毛憶安和竇老識破了,但是仍舊不願意把實情說出來,因為她不想讓江顏在院長面前露臉。

「她還在說謊!」

竇老冷哼了一聲,頗有些惱怒道:「那篇醫療方案絕對是出自大家之手,價值連城,別說網上沒有,就算有,也早已經響徹了整個中醫圈,可是為什麼我從沒聽說過呢?!」

毛憶安聽完這話大為震怒,再也隱忍不住,一個箭步衝過去,狠狠的朝劉芹臉上甩了一耳光,劉芹一個趔趄摔到了地上。

「混蛋!事到如今了你竟然還不說實話!我們京大一院,怎麼出了你這麼個敗類!」毛憶安指著她怒不可遏的恨聲罵道。

「劉主任,還不快如實交代!」史副院也滿臉怒色的呵斥道,「竇老是有名的中醫國手,你真以為能夠騙的過他嗎?!」

劉芹見實在瞞不下去了,這才捂著被打通的臉,哭著說道:「這是剛才那個叫江顏的外來學習醫生寫的,我為了貪功,就謊稱是我自己寫的。」

「還撒謊!」毛憶安滿面通紅,厲聲道:「一個外來學習的內科醫師怎麼可能會懂中醫!老史,報警!」

「毛院長,不要啊毛院長!」

劉芹渾身打了個激靈,急忙起身,跪著爬到了毛憶安跟前,一把拽住了他的褲子,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毛院……我說的句……句句屬實,要是有一句謊話……我天打五雷轟!」

「憶安,先別急,把她說的那個江顏叫來問問再說。」這時竇老提醒了毛憶安一句。

「好。」毛憶安沖竇老點點頭,接著沖剛才的助理醫師吩咐道:「去,再去把那個江顏叫來。」

助理醫師一點頭,急忙轉身跑回內科。

「我告訴你,要是一會兒江顏來了不承認這個醫療方案是她寫的,我立馬報警抓你!」毛憶安指著地上的劉芹怒聲道。

「江顏,毛院長喊你。」助理醫師進內科后喊了江顏一聲。

「啊?喊我?」江顏頓時內心有些忐忑,急忙問道,「這次喊我是為什麼啊?」

「有事要問你,快走吧。」助理醫師急忙招呼了她一聲。

江顏這才起身跟著他往外走,心裡惴惴不安,暗想該不會是劉芹跟院長打了自己的小報告,想要開除自己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1章 火眼金睛的竇老

1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