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紙包不住火

第239章 紙包不住火

「老史,你說這個劉芹她能行嗎?」

毛憶安有些不放心的問道,他是西醫出身,對中醫一直抱有一定的懷疑態度。

這個劉芹只不過是寫了一片關於腰椎滑脫和要骶椎隱裂的中醫治療方案而已,僅僅是停留在理論層面,真要放到臨床應用中,效果如何還真不敢說。

更主要的是,患者可是呂孝錦呂部長的夫人啊,萬一出個好歹,這個責任鐵定他擔,很有可能他的醫生生涯會就此徹底報銷!

「你放心吧,毛院長,中醫這塊你不了解,我可是了如指掌,雖然只是一篇治療方案,但是其中蘊含的東西可高深著呢,能寫出這篇東西的人,水平絕不會低到哪裡去。」史副院長信誓旦旦的保證道,「再說,您不是找療養院的竇老確認過了嗎,他也說這篇治療方案水準很高。」

「是啊,竇老確實說過,但我還是不放心,要不,我親自去一趟療養院,把竇老請來吧。」

毛憶安遲疑著說道。

他說的竇老叫竇仲庸,也是位中醫,御醫國手中的一員,是療養院的特聘醫師,一般人根本請不動,也就是他與竇老的兒子是同學,竇老才會賣他這個面子。

「對,還是把竇老請來比較靠譜。」毛憶安沒等史副院長回答,自顧自的點了點頭,立馬掏出了手機,準備打電話。

「毛院長,你可想清楚啊。」

史副院長急忙伸手攔住了毛憶安,勸道:「療養院離著這裡可不近,等到竇老趕來,起碼也得一個小時了,而且最主要的是,如果是竇老把黃夫人的病情穩下來,可就與我們醫院無關了,要是劉芹劉主任把黃夫人的病情穩下來,那功勞可是全記在我們醫院頭上啊,你和我,好處自然也少不了。」

史副院長說完遞給他一個若有深意的眼神,把手拿回來,再沒阻止他。

毛憶安聽到這話頓時怔住了,老史這話說的很對,風險與收益並存,他們如果緩解不了黃夫人的癥狀,呂部長大發雷霆,免不了要承擔後果,可是同樣的,如果劉芹把黃夫人的病情穩定下來,他們醫院在呂部長內心的地位勢必也要往上拔一拔,他毛憶安的名字自然也會被呂部長記在心裡,說不定還會從此平步青雲,有望進入衛生部。

想到這裡,毛憶安的手頓了頓,默默的把手機收了回來,沖史副院長鄭重道:「老史,我就信你這一次。」

「放心吧。」史副院長點點頭,他雖然內心也有些擔憂,但是比毛憶安坦然多了,他深信以劉芹的水平,絕對沒問題。

「毛院,史院,劉……劉主任來了。」

話音傳來,只見骨外科的荀大夫和劉芹兩人快步的跑了過來,劉芹因為跑得太匆忙了,高跟鞋都差點掉了。

「毛……毛院,史院,你們找……找我?」劉芹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剛才荀大夫跑過去后叫著她就往外走,只說毛院和史副院有急事找她,也沒來得及說是什麼事,所以她現在雖然跑了過來,仍舊不明就裡。

「劉主任啊,你的機遇來了!」史副院長興沖沖的沖劉芹說道。

「什麼機……機遇啊?」劉芹捂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滿臉詫異的望著史副院。

「是這樣的,衛生部部長愛人,黃夫人的腰椎疼痛犯了,小荀說是腰椎滑脫和腰骶椎隱裂,正是上次你給我寫的那篇心得里提到的病症,這次你要是醫治好了黃夫人,那你以後的職業生涯,可就一片坦途嘍。」

史副院長雙眼放光,笑呵呵的說道。

「啊?!」劉芹一聽這話,心裡猛地一沉,完了,這下露餡了!

「怎麼了,劉主任,沒信心?」史副院長笑呵呵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沒事,別緊張,按照你治療方案里寫的去做就行,保證沒問題。」

「毛院,史院,片子出來了!」這時一個助理醫師拿著剛出來的片子急忙跑了過來。

「黃夫人呢?」毛憶安急切道。

「被推去重症監護室了。」助理醫師連忙回答道。

「她一個腰疼,你們把她推到重症監護室做什麼?!」

「行了,毛院長,推哪都一樣,劉主任來了一切都好說。」

史副院趕緊示意毛憶安別激動,將片子遞給了劉芹,說道:「劉主任,走,咱邊走邊看。」

劉芹咕咚咽了口唾沫,臉色煞白,接過片子的手都微微有些顫抖,緊張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低頭看了眼手中的X光片,頓時感覺大腦一片空白。

這裡是幾張腰椎和骶椎的X光片,她壓根就看不懂,什麼腰椎滑脫、腰骶椎隱裂,她一個內科醫生哪可能懂骨科的醫療知識。

她宛如夢遊一般跟著毛憶安和史副院長走到了重症監護室。

「劉主任,看的怎麼樣了?」

史副院長一句話才把她從走神中拉回來。

「奧……奧,確實是腰椎滑脫和腰骶椎隱裂……」劉芹硬著頭皮說道。

「行,那你就快進去,給黃夫人做推拿理療吧。」史副院長滿意的點點頭,催促道。

「史副院,我……我……」

劉芹頭上冷汗不停的流,腿肚子都在打哆嗦,她哪兒懂什麼中醫推拿啊,甚至連最基本的推拿她都不會。

「我什麼我啊,你到底能不能行?!」

毛憶安見她慌張的模樣,頓時有些狐疑了起來,沉著臉問道。

「行,當然行!」

沒等劉芹說話,史副院長率先替她應了一句,頗有些自責道:「怪我,剛才不應該把黃夫人的身份說出來的,給劉主任徒增了心理壓力。」

說完史副院長安慰劉芹道:「劉主任,沒事,你別把她當成部長夫人,就把她當成普通病人醫治,以你的能力,肯定沒問題的,去,快去吧!」

話音一落,史副院長不由分說的把劉芹推進了重症監護室里。

荀大夫和幾個助理醫師也趕緊快步跟了進去。

「史副院,我怎麼感覺她不太靠譜呢?」毛憶安皺著眉頭擔憂道。

「緊張嘛,給上司的愛人治病,換誰都緊張,你剛才得知是黃夫人後,不也慌了神嗎?」史副院長笑呵呵的說道。

「也是。」毛憶安點點頭,沉聲道:「但願她能有點真才實學吧。」

「啊……疼!救救我!求求你們救救我!」

病房內的黃海萍捂著腰部疼的死去活來,時重時輕,不住的沖醫生求救。

劉芹看到這一幕直接嚇壞了,張著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劉主任,別看了,你剛才不看過片子了嗎,趕緊進行診治吧!」

荀大夫無比急切的催促了劉芹一聲。

他見過很多腰疼的病人,但是沒見過像黃海萍疼的這麼嚴重的,極有可能是腰椎滑脫嚴重,壓迫到了神經。

要是一直這麼疼下去,時間長了,真有可能疼死人。

「好好好。」

劉芹連聲答應著,強忍著內心的慌亂走到黃海萍身後,掀起她的衣服小心的用手指在她腰椎上按了按。

「疼!」

黃海萍立馬慘叫了兩聲。

「這樣呢。」劉芹嘗試著將手掌覆蓋在黃海萍腰上輕輕地揉了揉。

「啊!」

但是沒想到換來的是黃海萍更加凄厲的慘叫,只見黃海萍疼的眼皮連連上翻,嘴角開始流涎。

「劉主任,您到底會不會按啊?!」

荀大夫一看這情景,頓時嚇壞了,雖然他不懂中醫,但是從劉芹的手法來看,應該是十分的生疏,可能她壓根就不會推拿!

「我……我這是在探試她的疼痛區……」

劉芹硬著頭皮說道,內心悔得腸子都青了,都怪江顏,非要寫腰椎和骶椎方面的治療方案,就不會寫別的嗎?

江顏?!

想到江顏,她腦中靈光一閃,對啊,這治療方案是江顏寫的啊,把江顏叫過來一切不都解決了嗎?

劉芹面色大喜,提著的心也陡然間放了下去,鎮定的沖荀大夫喊道:「我需要給黃夫人脫衣服,你們都出去吧,另外,我還需要一個住手,麻煩你們去我們科室,把江顏叫過來!」

荀大夫微微一怔,有些將信將疑的看了劉芹一眼,點點頭,說道:「好。」

接著他帶著其他助理醫師快步的走了出去。

「小荀,怎麼樣?」荀大夫一出來,毛憶安便焦急的問道。

「劉主任說需要一個幫手,點名要她們科室的江顏。」

「那還不快去叫,快去!」毛憶安急切道。

荀大夫趕緊應了一聲,再次快步朝內科跑去。

「毛院長,別急,既然要找幫手,就說明這種情況劉主任能治。」史副院長倒是鬆了一口氣,笑呵呵的說道。

「但願吧。」毛憶安緊張的來回踱步。

江顏來了之後,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就被稀里糊塗的推進了重症監護室里。

劉芹一看江顏來了,立馬鬆了一口氣,沉聲道:「江顏,你提高學分的機會來了,這位病人是腰椎滑脫伴有腰骶椎隱裂,只要你幫她推拿,消除疼痛,我便給你的月總匯表裡記十分。」

她特地沒有交代黃海萍的身份,就是怕江顏搶功。

「腰椎滑脫?」江顏微微一怔,皺著眉頭說道,「劉主任,這好像是骨科方面的疾病吧?我是內科醫師,我哪裡會治療這種方面的疾病?」

江顏一頭霧水,不知道骨科方面的疾病,劉芹為什麼會摻和進來。

劉芹聽到這話面色猛然一變,剛要發火,不過還是忍了下來,知道江顏這是對她懷恨在心呢,咬著牙恨恨道:「江顏,你這是要跟我公報私仇是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9章 紙包不住火

1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