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我還就待定了

第229章 我還就待定了

「楚伯父,很急嗎?不急的話改天吧。」林羽面帶微笑道。

楚錫聯微微一怔,沒想到林羽竟然會拒絕自己,他不禁狐疑,猜測林羽已經對自己有了戒心。

「改天說不合適,還是現在吧。」

楚錫聯目光深沉的看了林羽一眼,堅持讓他上車。

林羽猶豫一下,也沒拒絕,讓楚錫聯稍等,接著轉身把何瑾祺拽到一邊,替他攔了輛計程車,說道:「瑾祺,我有點事,你先回去吧,改天我請你喝酒。」

「好,二哥你先忙!」

何瑾祺醉醺醺的說道,接著嘿嘿笑了笑,湊到林羽耳旁低聲道:「楚家這老狐狸不是什麼好東西,你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林羽欣慰的一笑,拍了拍何瑾祺的後背,送他上了車。

林羽望著何瑾祺遠去的方向,嘴角浮起一絲富有深意的微笑,這個三弟性格雖然有些浮誇,但並不是個蠢人。

這時陰沉的天空突然響起一聲悶雷,隨後淅瀝瀝的小雨瞬間落了下來,街上的眾人慌忙四散而跑。

「小何,快上車吧。」楚錫聯急忙催促了一聲。

林羽上車后楚錫聯有些納悶的問道:「你跟何瑾祺不是起過衝突嗎,這怎麼還……」

「奧,都是誤會,他這個人性格還不錯,便交了個朋友,也算是不打不相識吧。」林羽笑道。

「這小子不是什麼好人,你最好離他遠點。」楚錫聯提醒道,似乎並不希望林羽跟何瑾祺走的太近。

「楚伯父,我記得您上次跟我說過,說三少爺頑劣,會給我使絆子,而大少爺通情達理,可是我跟何家的人接觸了之後,發現怎麼情況反而正相反呢。」

林羽說話的時候不由眯起了眼,仔細的觀察著楚錫聯臉上的表情。

他早就看明白了,楚錫聯表面上一副關心自己,為自己著想的樣子,其實內心的心思沉著呢。

「呵呵,我只是說他們的性格而已,再說,人心難測吶。」

楚錫聯不動聲色的把話題扯了回來,「就好比這鑒定結果,何家的結果,就一定是真正的事實嗎?」

說著他從自己的公文包里摸出了殷戰剛拿回來的另一份鑒定結果。

林羽微微一怔,眼睛落向他手中的文件,驚訝道:「您的意思是說……?!」

「自己看吧。」

楚錫聯把手中的鑒定單交給林羽,見豆大的雨點打的車窗「啪啪」作響,望向窗外,自顧自道:「這雨下的真大啊。」

林羽一把將鑒定結果翻到了最後一頁,看到最終結果上蓋著紅章的「確認有血緣關係」的幾個大字,不由神情一變,不過很快便恢復了正常。

「楚伯父,您這份結果是從哪裡得來的?」林羽一邊檢查著前面的各項檢測數據,一邊問道。

「不瞞你說,小何,我早就猜到何家會做手腳,所以那天特地吩咐殷戰留了一份你和何家老爺子的採集樣本,送到其他的檢測機構再次做了化驗,這也是為什麼何家的鑒定結果出來后我沒通知你的原因。」楚錫聯望著窗外,語氣沉重的道,「我是真沒想到啊,何家竟然能做出這種事來,連自己的親骨肉都不認。」

說話間他不經意的瞥著林羽的面容,想從他臉上看出什麼巨大的表情波動,但是讓他意外的是,林羽臉上竟然古井不波,雙眉微蹙,似乎若有所思。

「楚伯父,您給我看這個做什麼。」林羽突然轉頭望向他。

楚錫聯微微一怔,沒想到林羽會這麼問,語氣急切道:「做什麼?家榮,這才是真正的鑒定結果啊!你是何家的子孫!」

「真正的?您怎麼確定這個是真的?就算它是真的,何家也認為它是假的,何家的意思已定,我們再跟人家爭真假,不顯得有些可笑嗎?」林羽嗤笑了一聲。

「他們那個造假結果並不代表何家全部人的意思,畢竟何老夫人可是一直想認你的,還有你母親,當然,還有你素未謀面的父親,何二爺。」楚錫聯耐著性子解釋著,語氣中頗有些急躁,心頭納悶不已,這何家榮怎麼一點都不急呢?

換做任何一個人,攤上這種好事,拼盡全力也一定要跟何家相認吧,畢竟一輩子的命運可能就由此改變了。

「楚伯父,我怎麼感覺您比我還急呢?」

林羽突然轉過頭饒有性質的望著楚錫聯,臉上似笑非笑。

楚錫聯身子一顫,林羽犀利的眼神,竟然讓他有種心思被看穿的感覺,他神情一正,急忙道:「小何,我怎麼能不急呢,是我讓你進的京城,讓你來查找身世的,我當然得替你著急啊。」

「是嗎?您是替我著急呢,還是替您自己著急呢。」林羽笑眯眯的問道。

楚錫聯聞言面色一變,冷聲道:「小何,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替我自己著急!」

「著急把我送進何家,然後您就不用替我操心了啊。」林羽話鋒一轉,故作輕鬆的笑道,他並沒有把話說到底,只要讓楚錫聯知道自己不是任人擺布的棋子就可以了,沒必要把臉撕破。

「哦,呵呵呵……」

楚錫聯臉色這才緩和下來,一臉和藹道:「小何,你這是什麼話,你是雲薇的好朋友,我自然得照顧你,就算你進了何家,有什麼需要楚伯父幫忙的,伯父也絕不會推辭,你聽伯父一句勸,儘早跟何家相認吧。」

「謝謝伯父的好意。」

林羽笑眯眯的把鑒定結果拿起來,接著「嗤啦嗤啦」的撕成碎片。

「小何,你這是做什麼?!」楚錫聯面色瞬間一變。

「楚伯父,不瞞您說,加入何家,我不稀罕。」林羽神色無比的坦然,接著拍了拍前面開車的殷戰的肩膀,「殷叔叔,麻煩靠邊停一下。」

殷戰把車停下后,林羽打開門就要下車,楚錫聯這時才回過神來,急忙道:「小何,不要意氣用事,你知道加入何家意味著什麼嗎?」

林羽打開車門下去,絲毫不在意落在身上的雨水,沖楚錫聯笑道:「知道,意味著他們會高攀上我,可是,我不想讓他們高攀。」

話音一落,林羽砰的一聲把車門關上,轉身快速的朝後走去。

車裡的楚錫聯愣了半晌,接著沖殷戰問道:「這小子得了失心瘋吧?」

別說對楚錫聯,就是對任何一個人而言,林羽這話也是可笑至極!

京城鼎盛的第一世家何家,竟然要高攀他一個毛頭小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估計是被何家的人刺激到了吧。」殷戰也皺了皺眉頭,思索道,「聽說今天中午何家命何瑾瑜和何妍妍去給他送鑒定結果來著,您想想,以那兩人的性格,逮住機會還不得狠狠的羞辱他啊。」

他只知道何瑾瑜帶著鑒定結果去找了林羽,但是並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

「也是。」楚錫聯神情嚴肅的點點頭,「畢竟何瑾瑜是司法部的幹部,而家榮不過是個賺了點小錢的小商人而已,兩人一個天一個地,而且相比較高門大戶的何家,何家榮本來心理落差就大,自卑感重,再被何家這麼一羞辱,情感上難免會出現扭曲。」

「他因為得不到何家的認可,精神受了刺激,說出這種自我幻想的話,也算正常。」殷戰也附和著說道,「我們家的二爺不也是……」

「夠了,你話太多了!」

楚錫聯眉頭一皺,沉聲打斷了他,眉眼間滿是惱怒。

「我該死,請首長息怒。」殷戰急忙低下頭。

「行了,走吧,回去再說。」楚錫聯沉聲道。

殷戰趕緊發動起車子絕塵而去。

第二天林羽把酒店的行李拿到新租的房子后,便正式入住了,中午他親自做了幾個菜,邀請湯浩過來吃的飯。

在得知林羽不是何家的血脈后,湯浩不由鬆了口氣,這樣他以後跟林羽相處起來就沒那麼大的壓力了,再說,他深知進了大家族也並不一定是什麼好事。

晚上林羽去超市買了一些食物、蔬果,剛到家,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他掏出手機一看,見是個陌生的號碼,猶豫一下還是接了起來。

「何家榮?」電話那頭的聲音陰沉厚重。

「你是?」

「何自欽。」

林羽微微一怔,接著淡淡道:「你好,請問您有什麼事?」

他對這個何家家主可沒什麼好印象,他那倆子女刻薄高傲,想必他這個父親也強不到哪裡去,起初林羽以為他是為何妍妍的事找自己問罪的,但是轉念一想不對,這麼丟人的事,何妍妍不可能說出來。

「聽說你在京城租了房子?怎麼,你這是要打算長期留在京城嗎?」何自欽語氣分外冰冷。

「算是吧,打算在這裡待一陣子。」林羽不由皺了皺眉頭,「怎麼,國安局連這個都管嗎?」

何自欽冷笑了一聲,不冷不熱道:「何家榮,你跟我們何家沒有絲毫的關係,有些事,就不要痴心妄想了,你不屬於京城,這裡同樣也不歡迎你,我勸你還是早點回清海的好。」

「京城什麼時候成了你們何家的了?」林羽嗤笑了一聲,語氣中頗有幾分諷刺的意味,「你們何家再厲害,也沒權掌控我的自由吧?」

何自欽冷笑連連,「我只是給你提個意見,京城不是你這種人能待的地方。」

「是嗎?那我告訴你,我還真就待定了!」林羽語氣霸道無比,說完啪的掛了電話。

他把手機往床上一扔,目光深沉的望向窗外,心頭疑惑,這個何家大爺,似乎迫切的希望自己離開京城啊,莫非……

「咚咚咚!」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誰?!」

林羽心頭一顫,回過身有些戒備的問了一聲。

「咚咚咚!」

門外的人沒有應聲,只是再次用同樣的力道敲了敲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9章 我還就待定了

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