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匿名的鮮花

第22章 匿名的鮮花

「不行,話都說出口了,不帶反悔的!拿錢吧!」朱志華厚顏無恥的說道,他可是剛剛才反悔完。

「爸,能不能先借我六十萬。」

林羽不好意思的沖江敬仁開口道,他身上一分錢沒有。

人群中頓時爆發出一陣譏笑聲,「原來是個窮光蛋啊。」

「何苦呢,打腫臉充胖子。」

「我要有這種傻女婿,我一定讓我女兒跟他離婚。」

今天到場的有很多外地人,他們並不知道江敬仁就是那幅明且帖的捐贈人。

「家榮,這幅畫裡面莫非也有夾層?」江敬仁連忙把林羽拉到了一邊,低聲問道。

自從古玩圈的人知道明且帖是藏在贗品夾層里保存下來的之後,都紛紛檢查自己的字畫,朱志華也不例外,自然把這幅畫檢查了個通透。

「沒有。」林羽搖搖頭。

「那你為何還要買它?」江敬仁懷疑自己的女婿是不是膨脹了,暗自後悔平日里不該那麼捧他。

「雖然沒有夾層,那畫里仍然可能另有玄機。」林羽面色凝重的沖江敬仁說道。

「好,那我就再信你一次。」江敬仁咬咬牙,想起當初發現明且帖的場景,還是決定相信林羽。

隨後林羽便把錢轉給了朱志華,跑到一旁的冷餐桌上把畫展開,借了個放大鏡,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

周圍的人也不由有些好奇,紛紛湊了過來。

「哼,看也是白看,陶老是這方面的專家,難道還能輸給你不成?!」朱志華不屑一顧。

「唉,果然就是幅普通的畫,是我高估它了!」

林羽此時也不禁搖頭嘆了口氣,神情十分失落,甚至有些惱怒。

「哈哈哈哈,年輕人,吃一塹長一智。」

「陶老都敢質疑,可笑!」

「以後多學著點吧,不懂裝懂。」

眾人只感覺心裡暢快無比,紛紛出言奚落,叫你不聽勸,活該。

陶老也不由挺了挺胸膛,在字畫界,自己還真沒輸過誰。

「哎呦,五十萬吶,純賠。」江敬仁心疼的一把捂住了胸口,欲哭無淚。

「爸,你別把錢看的那麼重,我早說過,他什麼都不懂,你偏不聽。」

江顏急忙替她爸順著胸口,對林羽的不懂裝懂,她也多少有些惱怒,你運氣好撞上一次就是萬幸了,還想撞第二次,簡直是異想天開。

「這幅破畫,害我賠了五十萬,留著有什麼用!」

面對眾人的奚落,林羽顯然有些惱羞成怒,突然抓起畫用力一撕,嗤啦,好好的錦畫立馬被撕成了兩半。

眾人不由一驚,完了,這小夥子瘋了。

「哎,哎……」江敬仁根本都來不及阻止,頓時感覺萬箭穿心,蒼天啊,這下連那十萬也賠光了。

把畫撕成兩半后林羽還沒完,繼續拿起來嗤啦嗤啦的撕著,看起來很是生氣。

最後好好的一幅畫,基本上被他撕成了碎片,看的旁邊一眾古玩愛好者心疼不已。

撕完畫之後,林羽氣呼呼的往桌上一扔,突然噗通一聲,有個東西從畫里滾出來掉到了地上。

眾人循聲一看,發現原來是畫卷兩旁的畫軸滾落了出來,這畫都被撕成這樣了,裹在錦布中的木質畫軸自然便掉了出來。

「別說,這畫軸還挺不錯,木質細膩。」人群中一個對古木頗有研究的人忍不住說了一聲。

只見兩根木質畫軸黑紅油亮,確實跟普通的木頭不同。

林羽好奇的把兩個畫軸撿起來,看了一眼,然後遞給陶老,說道:「陶老,雖然您主攻字畫,但聽說您木雕方面也頗有研究,您給瞧瞧,這兩塊破木頭能不能值點錢。」

陶老看清林羽手上的畫軸后,神色陡然一變,急忙小心翼翼的接了過來,隨後戴上老花鏡,仔細的看了起來。

見眾人都聚精會神的看著陶老手裡的畫軸,朱志華有些不以為然,在他看來那不就是兩塊破木頭嗎,有什麼好看的。

「沉香,當真是沉香啊!」

審視半天的陶老突然發出了一聲驚嘆。

「沉香?!」

周圍的眾人也都不由一驚,要知道沉香可是一種極其貴重的木料,在古代就號稱一木萬金,在現代更是貴的不得了。

陶老將畫軸放到鼻子間小心的聞了聞,說道:「這麼長時間了,表面已經形成包漿,但香味竟然還能這麼濃郁,可見含油量實足,通身顏色偏暗,燈光下呈墨綠色,油脂纖維呈白金色,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奇楠中的白奇楠。」

眾人嘩然而驚,要知道,奇楠可是沉香品種中的極品,現在市面上奇楠粉一克已經賣到了數千甚至上萬的天價,這麼大的兩根奇楠,那得值多少錢啊。

「方才我用指甲劃過紋路時,感覺十分粘軟,可見醇化度非常高,應該是海南產的頂級楠木,小夥子,恭喜你了。」陶老笑笑眯眯的看著林羽,將手裡的畫軸遞還給他。

奇楠是古代皇室專用的香料,既然這幅畫是皇室的人所作,用奇楠木做畫軸,倒也正常,只不過畫軸被縫裹在了錦布里,不把畫撕毀,還真發現不了,所以林羽這也是因禍得福了。

「真是傻人有傻福啊,唉。」

「早知道我也搶著買了,六百萬我也買。」

「得了吧,你就沒那命。」

人群中不少紅眼的,也紛紛嘆息,自己咋就沒這運氣。

原本心疼的坐在椅子上的江敬仁一聽這話猛的站了起來,快步走過去要過那兩個畫軸仔細看了一眼,激動道:「陶老,您確定嗎,這真是奇楠木?」

陶老點頭笑笑,說道:「雖然我不主攻這方面,但這點自信還是有的,錯不了。」

「家榮啊,你真是我們江家的福星啊!」

江敬仁一手抓著一根奇楠木,驚喜萬分,什麼女婿啊,從今以後,「何家榮」就是他的親兒子!

江顏不由皺緊了眉頭,看向林羽的眼神頗有些詫異,這個窩囊廢,運氣當真這麼好?

先是明且帖,后是鑽戒,再是這兩塊奇楠,他醒來的這短短一個多月,簡直可以說是運氣爆棚。

但若不是運氣好,還能有什麼其他解釋呢?

江顏嘆了口氣,心想果然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而躲在人群中的朱志華卻是一臉快哭了的表情,自己怎麼就想不到看看那兩個畫軸呢,結果讓林羽佔了大便宜,六十萬一眨眼的功夫翻成了天價。

這要是傳出去,自己指定就成了古玩圈的笑話了,想著,他再沒敢多待,趁眾人不注意,灰溜溜的走了。

「家榮,你這兩根奇楠賣給我吧。」周辰聽到這邊的動靜急忙擠了過來,看了眼江敬仁手裡的奇楠木,一臉迫切。

這兩根木頭要是交給他,價格起碼能炒翻一倍。

「你要,便送你一根。」林羽大度一笑。

「送……送?」江敬仁面色一變,心疼的不得了。

「叔叔,他就是送我,我也不能要啊,這樣,我出兩千萬,買您這兩根木頭,回頭賺了錢,我再回給您兩成,怎麼樣?」周辰笑道,內心不由有些感動,沒想到剛認識沒多久,林羽就能對他這麼大方。

「好,好,好!」

江敬仁一聽兩千萬,還有分成,忙不迭點頭答應,直接將兩根奇楠木塞到了周辰的手裡。

很快周辰就找人把錢打到了江敬仁的卡里,江敬仁盯著手機上的簡訊提醒,嘴巴笑的咧成了花。

「爸,這錢,你應該分給何家榮一些吧。」這時江顏小聲的提醒了一句。

「對,對,家榮,這錢咱爺倆一人一半!」江敬仁這才回過神來。

「不用了,爸,您留著吧,我的錢,也就是您的錢。」林羽淡淡一笑,他要這麼多錢也沒用,只要江顏每個月按時給他零花錢,他就知足了。

「好,好!好女婿,不,好兒子,好兒子!」江敬仁樂的喜笑顏開。

江顏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看向林羽的眼神卻不由的柔和了幾分。

接下來的兩組拍賣會名品層出,江敬仁也跟著叫了幾番,但價格叫上去后,他就心疼錢,捨不得繼續跟,只好放棄。

林羽也沒勸他,價格太高,確實沒有追加的意義。

老丈人今天拿了三百萬出來,交回去兩千多萬,已經收穫頗豐了。

江敬仁心裡也是美滋滋,今天回去把錢一交,自己在老婆面前的地位妥妥的提升啊。

古董拍賣會結束之後便是答謝宴,晚宴過後便是原石拍賣會。

因為原石與古董性質不同,群體自然也有出入,所以晚宴的時候,出現了很多新的面孔,下午的人也走了很大一部分。

周辰給林羽他們安排的是前面的一個主桌,但是林羽覺得自己穿的太寒酸了,怕給周辰掃了面子,便拒絕了,坐到了後排的一張空桌上。

周辰和沈玉軒便也拿著碗筷坐了過來。

「家榮,你今天可是幫周辰狠狠賺了一筆啊,一會兒原石拍賣,也幫幫我,不用多,讓我也賺個一兩千萬就行,那我在我爸面前可就牛逼壞了。」沈玉軒滿臉期待的看著林羽。

「我就是運氣好而已,勉強說來古董還略知一二,原石可真的是一竅不通。」林羽搖頭笑了下,「賭石賭石,關鍵就在這個賭字上,運氣成分很大。」

今晚上他的風頭已經出過了,錢也幫老丈人賺到了,沒必要再張揚,否則江顏就會有所懷疑了。

沈玉軒嘆了口氣,頗有些失落,憑他自己的本事,今晚上能不折本恐怕就很好了。

「小姐,您的花。」

這時服務員突然走了過來,手裡捧著一捧花頭頗大、顏色火紅的玫瑰花,俯身遞向江顏。

「哎呦,這誰送的?好大的膽子啊,活得不耐煩了嗎?!」

沒等江顏說話,沈玉軒立馬搶著罵了一聲。

林羽面色也微微一變,心裡有些不爽,當著他的面就敢跟他老婆送花,也太不把他放在眼裡了。

「誰讓你送過來的,你就給誰送回去。」江顏看都沒看一眼,聲音冷淡道。

「那位先生說是您的朋友,讓您先看一眼花上的字卡。」服務員滿臉為難,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沈玉軒。

江顏皺了皺眉頭,隨意往鮮花上的紙卡瞥了一眼,神色剎那間一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章 匿名的鮮花

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