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撿漏

第220章 撿漏

「那您答應何家榮的,關於小姐的婚事……」

殷戰躬身問道。

「楚家說話什麼時候食言過,既然何家榮來了,小姐的婚事自然得往後推遲。」楚錫聯不緊不慢道。

「那張家那邊……」

「放心吧,張家那邊肯定能答應。」楚錫聯胸有成竹的說道,眼中一瞬間精芒四射,語氣也低沉了下來,「什麼三大世家,說白了還不是何家一家獨大,京城的天,也是時候變變了。」

「對了,明天讓雲璽把何家榮接家裡來坐坐。」楚錫聯沖殷戰吩咐道。

「是,到時候我提醒少爺。」殷戰急忙點點頭。

「牛!何總,您真牛啊!」

湯浩開著車跑出去了好幾條街,仍舊還心有餘悸,沖林羽豎了個大拇指,佩服的五體投地,「何家的三少爺您都敢打,而且是說打就打!」

「一般吧。」

林羽頗有些不以為意的甩了下頭,不就打了個小老弟嗎,有什麼可牛的。

這要是連這個三弟都壓不下來,那以後自己進了何家還怎麼混啊。

「就怕他查到我們的身份,到時候報復我們,那我們榮沁美顏估計在京城就待不下去了。」湯浩頗有些擔憂的說道。

「沒事,剛才烏漆嘛黑的,他看不清我們長什麼樣。」林羽示意他別擔心。

湯浩將林羽送回酒店后還不放心的囑咐了幾句,讓他多加小心。

第二天林羽起了個大早,在酒店周圍轉了轉,沒多遠就走到了一條衚衕里,衚衕里全是些小店,特色小吃,民俗文物,應有盡有。

林羽逛了會,被小吃店的服務員忽悠著進去喝了一碗豆汁,差點沒吐出來,對於這種又酸又澀的京城名吃,他實在享用不了。

隨後他買了個油餅,一邊吃一邊往衚衕里逛了進去,穿過衚衕后,路面瞬間變得寬闊了起來,前面接著一座橋,橋下水流汩汩。

路兩邊擺滿了小攤,小攤上堆放的都是些玉石、字畫之類的東西。

林羽眼前一亮,沒想到自己住的酒店周圍竟然有一條古玩街,他不禁饒有興緻的逛了起來。

不過遺憾的是快走到街盡頭了,也沒有看到什麼成色好的物件。

就在他準備往回走的時候,突然被剛來的一個騎三輪車的男子吸引住了,只見男子車前面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二十萬打包清倉,撿漏從速!

其實這種忽悠人的手段隨處可見,但是林羽之所以停下來,是因為發現這三輪車男子後車斗里的一堆字畫文物中,竟然隱隱泛著一股濃厚的青綠色光芒。

雖然被眾多雜物擠壓在下面,但是這股青綠色光芒還是十分的濃厚,比林羽以前見過的任何綠光都要濃厚,甚至已經超越了王羲之的明且帖。

林羽不由心頭一震,餅也顧不上吃,急忙快步走了過去。

比明且帖還貴重的東西,這得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寶貝?!

就連林羽也想不到,所以他今天必須得想辦法把這東西拿下!

三輪車男子下車后就開始支攤,接著把小物件一件一件的往架子上擺。

「鞋拔子,你他媽都賣了半個多月了,今兒能賣出去嗎?」旁邊一個賣玉石的小販沖三輪車男揶揄了一句。

因為三輪車男臉長得跟鞋拔子似得,所以古玩街上的人都叫他鞋拔子。

「能,今天老子把壓箱底的東西都拿出來了,這要是再賣不出去,我媳婦真得跟人跑了。」鞋拔子一邊收拾東西,一邊恨恨地說道。

他之所以這麼著急把東西賣出去,就是因為常年不回老家,還賺不到什麼錢,所以老婆跟他提出了離婚。

他打算把這些東西賣了,回家踏踏實實過日子,什麼古玩發家夢,去他娘的吧!

林羽走到鞋拔子攤前後也沒急著過去,先在玉石攤跟前看了看。

「老闆,您看看,我這可都是上好的貨色。」玉石攤小販連忙招呼起了林羽。

此時鞋拔子已經把東西全部都擺在了貨架上,有扳指,有鼻煙壺,以及一些明清的字畫,但是絕大部分都是仿品,林羽終於知道他為什麼賣了半個月沒賣出去了,感情是個賣假貨的主兒。

他整個攤子上最值錢的就是一個漢代青玉豬了,不過從成色和質地上來看,撐死也就十萬塊錢。

至於林羽看到的泛著濃重青綠色光芒的東西,鞋拔子並沒有拿出來,仍舊跟一堆物件堆放在一起,顯然他並不知道這東西有多貴重。

也是,否則他也不會要價二十萬就把這東西給打包賣了。

「兄弟,你這青玉豬不錯啊。」

林羽假裝被這個青玉豬給吸引到了。

「老闆,您好眼光,這青玉豬可是我壓箱底的寶貝,第一天拿出來,就被您給撞上了。」鞋拔子陪著笑說道,「漢代的,您瞅瞅!」

林羽接過來看了看,問道:「不錯,多少錢?」

「二十萬,這些東西統統打包給您。」鞋拔子語氣誘惑的說道。

「不合適,你這攤子上除了這青玉豬,也沒有其他值錢的東西了,二十萬太貴了。」林羽皺著眉頭說道。

「老闆,您這麼說我可不高興了,我這裡雖然有很多仿製品,但是好多好多也是出自大家之手,絕對值這個錢,您肯定穩賺不賠。」鞋拔子裝作不悅的道。

「十萬塊錢,你這青玉豬我要了,其他的就算了。」林羽欲擒故縱道。

「不行,不行。」

鞋拔子連忙擺手拒絕,接著堆笑討好道,「老闆,不瞞你說,我媳婦要跟我離婚,我著急回家,所以才把這些東西一同打包賣的,您就當行行好,全收了吧。」

他就指著這個青玉豬把這些東西兜售出去呢,這要是單賣了這青玉豬,那其他的東西就徹底的砸自己手裡了。

林羽頓時裝出滿臉的為難,說道:「那行吧……那就二十萬,我全要……」

「這豬不錯,我要了!」

未等林羽說完,後面突然傳來一個高亢的聲音,林羽回頭一看,見兩個身著西服的男子邁步走了過來,其中一個年輕男子看起來與自己年紀相仿,面容白凈,臉上若有若無的浮著一絲傲氣,應該出身不俗。

而跟在他身旁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小鼻子小眼,渾身透著一股精明,手裡拿著一把紙扇,不停的搖著。

林羽掃了他手中的紙扇一眼,不由一怔,這男子手中的紙扇來頭不簡單,怪不得這麼冷的天還拿出來搖,感情是在這顯擺呢。

這是一把貼金紙扇,紙扇上風景秀麗傳神,明顯是出自大家之手,時期至少要追溯到明朝。

由此可見這個小眼男應該也是個懂行的古玩收藏家。

兩個人走到攤前後,年輕男子直接把青玉豬拿了起來,點點頭說道:「嗯,不錯不錯。」

「秦少,這豬雖然不錯,但是這個價格不合適啊。」小眼男掃了眼鞋拔子車前掛著的牌子,提醒了一句。

「老闆,我這二十萬可不是只有豬的價格,還有我這全部的古玩字畫呢。」鞋拔子趕緊解釋了一句,指了指攤子上和自己車斗里的一堆東西。

「不就二十萬嘛,無所謂,本少爺喜歡。」秦少將玉豬握在手裡,感覺十分的滿意。

其實他買來純粹是為了裝逼的,這青玉握豬體積小,能直接握在手裡,方便攜帶,是外出裝逼的利器。

林羽一聽他這話頓時有些急了,急忙道:「這位少爺,不好意思,這裡的東西是我先買下來的,我剛才已經跟老闆說好了。」

「小子,敢跟我們秦大少搶東西,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小眼男掃了林羽一眼,嗤聲道,「二十萬,你拿的起嗎?」

「就是!說好了?!我怎麼不知道,你錢付了嗎?」

未等秦少說話,鞋拔子立馬也不幹了,沖林羽喊道:「看你這窮酸樣,我剛才都沒好意思說,又是只花十萬塊買豬,又是討價還價的,看你這樣也沒什麼錢,再看看人家這位少爺,懂行識貨,知道我這堆東西指定不只二十萬!」

鞋拔子冷冷的掃了林羽一眼,接著討好的沖秦少說道:「秦少,您要是方便的話,能不能多給小人個一萬兩萬的,讓我回回血。」

顯然鞋拔子也看出來這個秦少不是一般的人物,壓根不把錢當錢,所以特意踩了林羽一把,趁機討好秦大少,想從他手裡多套點錢。

林羽氣的胸口直疼,剛才就自己一個客戶的時候,這個老闆可是滿臉的討好,這秦大少一來了可好,直接不拿自己當人了都!

本來林羽還想著要是真能從那堆破爛里找出什麼好東西的話,再多給他個一兩百萬的,現在就算自己從那堆破爛里到倒騰出無價之寶,他也別想得到一分!

「說的很對,賣東西也得講究賣給什麼人,賣給叫花子,簡直是侮辱了這東西。」

秦少點點頭,滿是輕蔑的掃了林羽一眼,豪爽道:「二十五萬,我全要了!」

「哎呦,哎呦,大少爺,謝謝您啊,謝謝您,您真是行家啊!好人吶!」鞋拔子滿臉感激,雙手不停地作揖。

「我出三十萬。」林羽冷冷道。

鞋拔子微微一怔,接著眼珠一轉,沖秦大少歉意的笑道:「少爺,您看……這……這……」

「四十萬!」秦大少有些惱怒的看了林羽一眼,毫不客氣的加價。

「五十萬!」林羽眼皮都不帶眨一下。

「六十……」

「少爺,不能再加了,不能再加了!」

秦少話未說完,小眼男趕緊攔住了他,這要是這麼加下去可虧死了,有錢也不帶這麼花的。

他剛才仔細的掃了一眼,發現鞋拔子這根本沒什麼值錢的東西,除了這個青玉豬,其他的全加起來也賣不了一萬塊錢。

小眼男轉身指著林羽罵道:「小子,你他媽一個外地佬敢跟秦少搶東西,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他剛才從林羽的口音中聽出來了,林羽不是本地人,所以此刻有些有恃無恐。

「你愛什麼芹少,豆少,我不怕,我花錢買東西,不偷不搶,天經地義,有本事你們隨便加價,我都比你們多十萬,今天這個青玉豬,我是要定了!」林羽昂著頭霸氣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0章 撿漏

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