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睡覺記得關門

第213章 睡覺記得關門

楚錫聯說完后就要帶著楚雲薇走。

林羽趕緊站起身急切道:「楚伯父,我可能短時間過不去。」

畢竟清海這邊還有一大攤子事呢,他不可能說走就走,而且還需要跟江顏和家裡人商量。

他能感覺出來,江顏對自己身世的問題很敏感,所以如果江顏不願意他去京城,那他就會尊重江顏的意願。

畢竟相比較那兩個扔下何家榮這麼多年的父母而言,江顏要更珍貴的多。

而且京城這種是非之地,他實在不願意涉足。

「去不去是你的事情了,反正按照約定,雲薇年底完婚。」

楚錫聯頭也沒回,朗聲道,「不過我相信你一定會去的!我在京城等你!」

出了回生堂,楚錫聯的臉瞬間沉了下來,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冷笑,眼中陡然間多了一絲精芒。

「爸,您為什麼一定要讓何先生去京城?你也覺得他是何家二爺的兒子?」

一上車,楚雲薇就迫不及待的問了起來。

「住嘴!這些事輪不著你過問,你先操心操心你自己吧,你爺爺擔心你擔心的都病了,看我回去不好好跟你算賬!」

楚錫聯冷冷的呵斥了楚雲薇一聲,神色頗為惱怒,這個臭丫頭,這幾天把家裡人心都操碎了。

楚雲薇被他這一呵斥嚇得再沒敢說話,委屈的撅了噘嘴。

她並不害怕回去後父親會把她怎麼樣,畢竟這些年父親一直是刀子嘴豆腐心,從沒真正的責罵過她,只不過父親不高興,很多話她都問不出來,只能憋在心裡,她老感覺父親執意讓何先生去京城這件事,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楚雲薇走後林羽也無比納悶,這個楚錫聯顯然也認為自己跟何家二爺有關係,但是就是不把話說明白,非要讓自己去京城查,林羽也察覺到他似乎抱著某種目的,但是具體是什麼目的,他根本猜不透。

而且他能看出來,楚錫聯這個人看起來豪爽簡單,但其實深不可測。

林羽嘆了口氣,暗想管他的,他可不受楚錫聯的忽悠,京城他願意去就去,他不願意去,八匹馬也別想把他拉去。

晚上飯還沒吃完,江敬仁就迫不及待的催起了林羽,「家榮,快,快吃,吃完陪我殺上兩盤。」

林羽自打學會下象棋后,江敬仁每天晚上都要拉著他下上兩盤。

「您不是嫌我臭棋簍子嗎?」林羽不緊不慢的吃著飯。

「不嫌,不嫌,好女婿。」江敬仁呵呵的陪著笑臉,林羽確實是臭棋簍子,但是臭歸臭,起碼還能陪自己下上兩盤,總比他自己跟自己下的好。

「我讓你一個車。」江敬仁討好道。

「不行,再加倆馬!」林羽搖搖頭。

「一個不行嗎,讓倆馬還怎麼玩?」江敬仁討價還價道。

「那不下了!」林羽直接果斷拒絕,說實話,江敬仁讓他倆車倆馬他都沒把握贏。

「好好好,聽你的,倆就倆,快吃!」江敬仁只好連忙應承下來。

林羽吃完飯一放碗筷準備起身。

「家榮,爸,你們先別急,我有個事……想跟你們商量。」江顏遲疑了一下,突然開口喊了他倆一聲。

江敬仁一看江顏臉色不對,急忙坐了回來,關切道:「怎麼了,好閨女。」

林羽也趕緊坐下,聚精會神的望著江顏,李素琴不由放慢了吃飯的節奏,好奇的望向江顏。

「我們醫院準備培養一部分年輕人,外調出去學習,我們科也有兩個名額。」江顏不停的拿著筷子戳著碗里的米飯,有些支吾道,「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但是……需要去京城的醫院待上一年……」

「不行!」

沒等其他人發話,李素琴率先拍下了筷子,極力反對道:「太遠了,兩地分居,我還怎麼抱孫子?!」

「是啊,顏兒,你也為家榮考慮考慮,你這麼遠要是出去了,留他一個人在家多孤單啊。」江敬仁也急忙點頭勸道。

「我會經常回來的。」江顏早就知道會遭到家裡人的反對,但是沒想到會這麼強烈。

其實她心裡也猶豫不決,這麼遠出去,她放心不下爸媽,也放心不下林羽,但是她又不想錯過這次機會,這可是醫院好不容易跟京城那邊的頂級醫院爭取過來的合作。

對她而言,去這種頂尖的大醫院工作上一年,可能比在清海工作兩年收穫的經驗都要多。

「我同意!」

出乎大傢伙的意料,林羽竟然突然舉手表示強烈支持,「我覺得顏姐應該去,我無條件支持!」

「你支持?」

老丈人和老丈母娘不由一怔,「家榮啊,你傻了嗎,你為什麼要支持?」

「就是,何家榮,你為什麼支持!」

讓林羽沒想到的是,江顏竟然也突然「啪」的把筷子拍到了桌子上,怒氣沖沖的瞪著他。

這個沒良心的,自己這一去這麼遠,聚少離多,他竟然答應的這麼痛快,指定沒安好心!或者說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

江顏無比憤怒的腦補到。

林羽不由驚訝,這怎麼自己支持她還支持錯了啊。

「那你不是說出去學習嗎,顏姐,你學有所成,是好事啊。」林羽撓撓頭,解釋道。

「那你就放心我自己出去那麼遠嗎?人生地不熟的,萬一我出點意外呢?萬一我被人騙了呢?難道你就不會想我嗎?還是說你早就已經厭煩我了?或者說是你變心了?!對,你就是變心了!你竟然迫不及待的想趕我走!」

江顏越說越氣,眼眶都不由有些泛紅了。

林羽張大了嘴,滿臉的驚恐,這都是什麼邏輯啊?!怎麼還成了自己要趕她走了?不是她自己想要去的嗎?

他還不是看全家沒有支持她的,才支持她的嗎,難道這也有罪?!

「就是,家榮,我看你根本就是不在乎顏兒!」

老丈母娘也怒氣沖沖的瞪了他一眼。

「我看你們想多了,家榮不是那個意思。」江敬仁急忙替林羽說了句好話。

「好啊,果然男人都一個樣,看來你也迫不及待的想趕我走了是吧?好,我們母女倆一起走!」老丈母娘雙目一瞪,邏輯更加的奇葩。

林羽的臉色更加的驚恐,真不愧是娘倆兒!

「家榮!」

江敬仁突然「啪」的一拍桌子,怒聲道:「你怎麼回事你,你怎麼還把自己老婆往外推呢,你做男人怎麼沒一點擔當啊你!」

林羽滿是嫌棄的看了他一眼,叛徒!

「算了,過夠了就離婚吧!」江顏扔下一句話起身就要走。

「別,顏姐,顏姐,我陪你一起去,一起去!」

林羽趕緊起身拉住了江顏的手。

「真的?誰反悔誰是小狗啊!」

江顏轉過身沖他狡黠的一笑,林羽不由一怔,突然有種上當了的感覺。

「好啊你,你敢算計我!」

林羽一把扛起了江顏衝進了屋。

「啊!你放我下來!」江顏不由驚聲叫了一聲。

一旁的李素琴和江敬仁看的滿臉驚詫,家榮這小身板竟然這麼有勁兒?!

隨後他們臉上浮起了一絲滿意的笑容,身體強壯是好事啊,生個孩子也強壯。

林羽扛著江顏進屋后把她扔到了床上,隨後整個人撲了上去,壓在江顏的身子上,嘿嘿笑道:「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想讓我陪你一起去?」

「呸,我才不稀罕呢,你愛去不去,不去我自己去。」江顏喘著氣扭動著身子,拚命的想把林羽推開,「你起來,壓死我了。」

「我就不。」

「咳咳……睡覺記得關門!最好小點聲,我和你媽神經衰弱……」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江敬仁的聲音,接著江敬仁貼心的替他倆把門關上。

「哎呀,你起來。」江顏感覺林羽的手突然間不老實的攀向了自己的腰間,頓時緊張了起來,拿手推了推他,但是林羽跟個死豬似得根本推不動。

「還沒洗澡呢……」

江顏蚊子哼哼般說了一聲,臉上燒的難受,其實她心裡早就已經完全接受林羽了,也準備好做他的女人了,但是這些日子他們兩個人住在一起的時間不多,而且就算住在一起,自己也不方便,所以一直沒有機會,而且林羽這傻蛋又有色心沒色膽,就導致事情一直拖到了現在。

「洗什麼澡,昨天不是剛洗的嘛。」林羽心口也怦怦直跳,感受著江顏身子的綿軟,興奮的直顫抖。

「叮鈴鈴……」

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你手機響了,快去接電話吧。」江顏彷彿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催促了他一聲。

「不用管它。」林羽搖搖頭。

「萬一有急事呢。」江顏很認真的提醒了句,「說不定是病人。」

林羽這才起身,氣憤道:「這誰啊,真會挑時候生病。」

他一看是宋征的電話,立馬沒好氣的接了起來,「什麼事啊宋征?」

「何大哥,我姐生病了,正在人民醫院呢,麻煩你過來看看吧!」電話那頭的宋征語氣十分的急切。

「怎麼了?嚴重嗎?」林羽一聽是薛沁,面色頓時一變。

「說嚴重也不嚴重,說不嚴重也嚴重,你還是過來看看吧。」宋征急忙道。

「行,那我現在就過去。」林羽急忙應了聲,掛了電話跟江顏解釋道:「薛沁生病了,我得過去趟。」

「多穿點衣服,別凍著。」江顏趕緊起身給他找了個厚一點的外套,現在已經入秋,晚上涼意十足。

林羽急匆匆的趕到了醫院,找到病房后見薛沁正躺在病床上,整個人很清醒,但是面色有些蒼白。

「怎麼樣,檢查過了嗎?」

林羽快步的走了過來,伸手在薛沁的額頭上摸了摸。

「你別聽小征瞎說,沒多嚴重,我說不用叫你,他非要讓你來。」薛沁擺擺手,示意她沒事。

「還不嚴重,都暈倒了!」宋征急切道。

「是啊,幸虧我發現的及時。」一旁的丁叮也點頭附和。

林羽趕緊搬了把椅子坐下,摸過薛沁的手腕把起了脈,接著鬆了口氣,說道:「沒事,疲勞過度引起的身體紊亂,而且還有些上火,怎麼了,最近出什麼事了嗎?」

宋征一聽這話,提著的心立馬放了下來,雖然檢查結果說問題不大,但是他還是不放心,所以堅持把林羽叫了過來,在他心裡,林羽完爆任何檢查儀器。

「還不是榮沁大廈停工的事唄。」丁叮翻了個白眼,對林羽頗有些不滿,所有事都交給了薛總,自己一點也不知道著急。

「不好意思,我最近各種事也是忙得焦頭爛額,也沒顧上。」林羽有些歉意道,滿心愧疚,接著眉頭一皺,納悶道,「事情都過了這麼久了,安監局還不讓動工嗎?」

「安監局那邊說了不算,是市委不給批複。」薛沁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薛總為了這件事都跑了好幾趟市委了,那個韋譽恆,軟硬不吃!」丁叮頗有些惱怒道。

「人家也是依照政策辦事。」薛沁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什麼依照政策辦事,就是針對我們,要是換做別人,他早就批了!」丁叮有些憤怒道,看到薛沁如此勞累,她也不由有些心疼。

「這件事,你別多想了,好好休息,我再想想辦法吧。」林羽沒想到這個韋譽恆竟然如此頑固,暗想實在不行就動用一下軍情處的關係吧,說不定能有效。

「哎呦,何醫生也在呢。」

這時鐵閻王帶著兩個醫生走了過來,笑呵呵道:「薛總,你感覺怎麼樣,沒什麼大礙吧?年輕人重事業是好事,但是也不能這麼拼啊。」

「沒事,還麻煩閻院長特地跑一趟。」薛沁笑了笑,知道鐵閻王是看在外公的面子上才特意過來探望自己的。

「應該的,應該的。」鐵閻王笑著說道,自從當上院長后,他的笑容明顯比以前變多了。

「院長,不好了,來了一個高齡腦血栓患者,您快過去看看吧!」

這時一個護士長跑了過來,語氣急切道。

「你去叫李主任啊,叫我做什麼?」鐵閻王皺了皺眉頭,他又不是心腦血管方面的專家。

「李主任已經去了,說讓您親自過去一趟,這個病人身份比較特殊。」護士長急忙彙報道,「是韋譽恆韋書記的母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3章 睡覺記得關門

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