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2章 師命難違

第2102章 師命難違

「我創建的隱修會,稱霸整個東南域這麼多年,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不只能夠跟他玄機老人相抗!」

拓煞高昂著頭繼續朗聲道,「還能夠與整個炎夏,整個國家相抗!老東西,你,看到了嗎?!」

話音一落,他猛地抬起手,用力的指向了天空,情緒激動,彷彿在對自己的哥哥怒吼。

林羽驟然皺緊了眉頭,望向拓煞的眼神中帶有一絲悲憫,突然感覺拓煞有些可憐。

一個人能夠被逼到如此偏執的程度,可想而知,他承受了多大的壓力。

看來玄機老人對拓煞造成的心理傷害不是一般的大。

光是玄機老人的成就和名聲,便已如沉重的枷鎖桎梏在拓煞的身上,讓其終生都無法超越。

「師父從來就沒有看輕過你……他一直都很肯定你的能力!」

百人屠輕輕搖了搖頭,臉上也同樣浮起一絲悲戚,沉聲說道,「他老人家之所以那麼嚴苛的對待你,是因為他知道,你心性太過要強,執念太重,一旦誤入歧途,便是萬劫不復,所以他才……」

「你不必替那老東西解釋,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是我!」

拓煞冷聲打斷了百人屠,雙眼中迸發出一股森寒的光芒,滿是恨意的咬牙道,「當年他將我趕出三王山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他的絕情寡義!」

「這件事……師父一直很後悔……」

百人屠突然低下頭,臉上的悲傷更重,輕聲說道,「一直到死都很後悔……」

聽到他這話,拓煞神情微微一變,眼中的光芒閃爍了幾番,不過很快他的眼神又再次變得堅定陰寒,冷笑道:「真是好笑,他這種高高在上、唯我獨尊的人竟然也會後悔?!」

「當年如果不是師父抓到你在後山偷練已經被封禁的陰功邪術,他也不會發大發雷霆,將你趕下山!」

百人屠聲音壓抑道,「他臨終的那些年,跟我念叨最多的,就是當年不該趕你下山,到死之前,他最想見的人,也是你……」

聞言,拓煞臉上的神情逐漸變得凝重起來,眯起眼若有所思,一言未發。

「他的遺願就是讓我找到你,並且為當年的事情,親口替他跟你道一聲歉……」

百人屠繼續說道,「他也說過,如果你有危險,定讓我儘力相救!」

說著他抬頭望向林羽,滿是愧疚道,「先生,對不起,師命難違,我……」

「牛大哥,不必解釋,我理解!」

林羽嘆息著點點頭,抬手打斷了百人屠,示意他不必多言。

亢金龍、角木蛟和奎木狼三人也互相看了一眼,也都終於理解了百人屠剛才的舉動。

「呵!道歉?!」

一旁一直未說話的拓煞突然冷笑一聲,接著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嗤笑道,「道歉能讓時光倒流嗎,道歉能讓我受過的傷全部撫平嗎?他哪裡是在跟我道歉,他如此假惺惺,不過是為了臨死前讓自己心理好受一些罷了,否則,他有何臉面去九泉之下見我的父母?!」

「隨你怎麼想吧!」

百人屠神情漸漸冷漠下來,淡淡的說道,「反正我師父讓我轉達的,我都已經轉達了!」

說著他微微一頓,繼續道,「還有,你的侄子,我的師兄,也已經不在人世了……」

拓煞眯起眼望向百人屠,咬著牙冷冷道,「這就是那老東西的報應!」

「但是你還有一個孫女!」

百人屠繼續說道。

「孫女?!」

拓煞微微一頓,接著冷笑道,「那老傢伙竟然還有孫女?!告訴我,她在哪兒?我好去解決掉她,讓她去地下與那老東西團聚!」

「你還是個人嗎?!」

百人屠猛地轉過頭,滿臉憤怒的望著拓煞,拳頭捏的「咯吧」作響,厲聲道,「你當真連一點人性都沒有了嗎?那可是與你血脈相連的至親啊!」

「至親又怎麼了!」

拓煞嘿嘿陰笑,滿臉不以為意道,「我跟那老傢伙還是至親呢,他不還是毫不留情的將我趕下山,絲毫不顧我的死活!」

當時他和哥哥在玄術界樹敵雖不多,但是覬覦他和哥哥手中掌握的古書秘籍的人卻不在少數,所以他下山之後,便相當於踏入了刀山火海。

如果不是他尚有些本事傍身,只怕早已命喪黃泉。

「師父為你這種人牽腸掛肚,真不值!」

百人屠冷冷道。

「哈哈,不值又如何,你小子不還是得乖乖保護好我?!」

拓煞昂著頭,滿臉自得的說道,「當年如果不是我撿了你,你只怕早就已經凍死了在山裡了,而且,老東西臨死之前就這麼一個遺願,你總不能讓他九泉之下不得安寧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02章 師命難違

9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