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變天

第200章 變天

白宗偉聽到這句話臉色瞬間變得鐵青,想起剛才鑽心的刺痛感,只好咬咬牙,走到辦公室門口趴下身子往外滾了出去。

「大家都讓一讓啊,不要擋白大少的道兒!」

林羽背著手悠悠的走出來喊了一句。

本來他不喊整個公司還沒多少人注意到會議室這邊的情況,他這一喊,眾人立馬齊齊抬頭往這邊望了過來。

「哈哈哈哈……」

看到地上用手按著地往外滾的白宗偉,眾人忍不住發出了一陣爆笑。

白宗偉臉上燒的通紅,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懾於林羽的手段,還是艱難的滾到了門口,隨後迅速的爬起來,兔子似的一溜煙兒跑了。

薛沁也笑的臉都紅了,不過很快換上一臉擔憂,不放心道:「家榮,像這種小人,你這麼整他,他一定會找機會報復你的。」

「沒關係,像他這種小魚小蝦,翻不起什麼波浪。」林羽搖搖頭,毫不在意道。

其實他內心擔心的不是白宗偉,而是韋譽恆,從剛才電話中的語氣,林羽可以聽出來,韋譽恆對自己很不待見,甚至可以說是有很大的意見。

別人與自己為敵還好說,如果韋譽恆要是下定決心整治自己的話,那以後的日子恐怕真的就不好過了。

「對了,你今天怎麼突然來公司了?」薛沁興沖沖的問道。

「你不說我還忘了,我想買一套別墅,最好能馬上入住的那種,不知道你有沒有房地產方面的熟人。」林羽急忙道。

「你真問對人了,我知道新區有一個樓盤自留了幾棟別墅不對外銷售,但是他們老闆我認識,要不我們過去看看?」薛沁笑道。

「好啊。」林羽急忙點點頭。

「對了,我們大廈工地上的事情怎麼樣了?」林羽突然想起來這茬,趕緊問了問。

「奧,安監局那邊已經同意我們半個月之後開工了。」薛沁有些欣慰的笑了笑,為了辦成這事,這些日子她和孫德柱可沒少跑安監局。

「辛苦你了。」林羽點點頭,不由也舒了口氣。

此時韋譽恆已經伺候老母親吃完了飯,吩咐保姆照顧好母親,接著便返回了辦公室。

進屋后他翻了翻電腦上的資料,接著撥通了安監局局長孔堅的電話。

「喂,韋書記,有何指示?」孔堅接到韋譽恆的電話頗有些興奮,這還是韋譽恆到任后第一次給他打電話呢。

「奧,孫局長,你好,我想問一下榮沁大廈修建的事,我看他們工地上出了不少事故,你怎麼還允許他們半個月之後重新動工呢?」

韋譽恆語氣中頗有些威嚴,隱隱帶著一絲不悅。

「奧,是這樣的韋書記,他們停工有段時間了,我們工作人員詳細檢查了他們的相關安全技術交底情況,以及起重機械的備案登記、安裝驗收、使用期維護保養情況及特種作業人員持證上崗等情況,發現他們的工地確實不存在任何的安全隱患,這才批准他們繼續動工的。」孫堅如實彙報道。

因為榮沁大廈的修建不是小事,所以一切審批都是他親自辦理的,自然記得很清楚。

「是嗎?不存在安全隱患,不存在安全隱患死了三個人?!」韋譽恆冷聲道。

「韋書記,這三個人完全是死於意外,我已經囑咐施工方以後多加註意,不讓他們在雷雨天等惡劣天氣施工,而且他們對受害者家屬進行積極賠償……」

「孫局長啊,這可是三條人命啊!不是賠點錢就能彌補的,這種事件給死者家屬造成多大的傷痛,你知道嗎?又對清海的城市形象造成多惡劣的影響,你想過嗎?」

韋譽恆冷冷的打斷了孫堅的話,頗有些慍怒。

「韋書記,那照您的意思……先不讓他們動工了?」孫堅小心翼翼的問道,在官場混了這麼多年,他哪能聽不出韋譽恆話里的意思。

「孫局長,你別誤會,我並不是針對誰,我只是希望你依法辦事,另外,聽說謝長風在此期間的時候,各部門對何家榮照顧有加?」韋譽恆冷聲問道。

「這個我不太清楚,我跟何醫生也只是見過幾面而已,不過他對清海的發展確實做出了不小的貢獻,是他救活了郭總,然後才有了萬娛影視城的投資。」

孫堅提起林羽內心還是有些敬佩的,上次陪著郭兆宗去看工地的時候,他也在列,親眼目睹了車禍的情況,知道當時郭兆宗可謂是九死一生,如果沒有林羽力挽狂瀾,郭兆宗和萬娛影視城的項目都將化為烏有。

「孫局長,看來你對這個何家榮也挺推崇的嘛。」韋譽恆冷聲道:「我告訴你,就算何家榮不在,也會有別的醫生救治好郭總,另外,我希望你記住,清海之所以競得萬娛影視城的項目,靠的是清海自身的城市地位和實力,不是靠的某個人!我希望從今以後,謝長風在時養成的種種不良風氣都徹底杜絕!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韋書記,你放心,我這就通知下去,讓榮沁大廈的工地繼續停工自查!」

孫堅趕緊點點頭應了一聲,心裡也著實無奈,既然城頭變幻大王旗,自己在人家手底下混飯吃,就得遵循人家的規矩。

掛了電話之後,孫堅嘆了口氣,這個韋書記說的比唱的好聽,他是沒見當時的情況,還什麼沒有何家榮還會有別的醫生能救郭兆宗,狗屁,沒有何家榮,郭兆宗早死了八百次了!

「清海要變天嘍。」

孫堅嘟囔一句,雖然心頭替林羽氣不過,單他還是無奈的拿起電話,給下面的人打去了電話。

「家榮,怎麼樣,還不錯吧?」

此時薛沁和林羽已經站在了一處獨門獨戶的三層別墅內。

「嗯,挺好的。」林羽四下看了眼,見整體寬敞、客廳挑空,牆面華麗,雕花精美,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何總,薛總,我們這幾套別墅屬於自留,是不對外銷售的,鑒於兩位的身份,我們老闆才特意吩咐九五折賣給您的。」銷售經理禮貌的微笑道。

「家榮,我看也不錯,面積夠大,房間多,戶型也很好,要不直接定下來吧?我找人幫你把傢具家電弄過來,稍微收拾一下,就可以直接入住了。」薛沁笑道。

「好,直接定下吧。」林羽也覺得挺不錯的,便直接去售樓處刷了卡,辦了手續。

這時薛沁的手機突然響了,是孫德柱打來的。

「薛總,不好了,我們的工地,又被無限期停工了!」孫德柱語氣無比的驚慌。

「啊?孫局長不是已經給審批過了,說可以繼續動工嗎?」薛沁面色一白,有些不可置信。

「薛總,我找人打聽了,聽說……聽說是新來的韋書記下的命令。」孫德柱說話的時候都快要哭了,「薛總,你仔細想想,你們是不是什麼時候罪過這個韋書記啊?」

「怎麼可能!我們跟他見都沒見過!」薛沁立馬否認,內心不由無名火起,這個韋譽恆顯然是在給他們榮沁美顏使絆子啊。

「怎麼了?」

林羽見薛沁語氣激動,不由轉過身來好奇的問道。

薛沁掛了電話便跟林羽把情況說了說。

「韋書記下的命令?確定嗎?」

林羽心頭一沉,看來自己最擔心的情況還是發生了。

「孫德柱托關係問的,應該沒錯。」薛沁輕輕嘆了口氣,一時間也有些不知所措,「家榮,這可怎麼辦啊?看這樣子,停工可能要持續很長一段時間,而且我更擔心的是,韋書記會把對我們的一些優惠政策給停了。」

她話音剛落,丁叮便打來了電話,語氣驚慌道:「不好了,薛總,我剛剛接到市委秘書處的電話,政府對於我們公司的一切扶持政策,從今天開始,全部都停了!」

薛沁面色瞬間面色一白,自己這張嘴真是烏鴉嘴啊,當真一語成讖。

「沒關係,我們公司已經起來了,沒有這些政策扶持照樣也能發展的不錯。」林羽安慰她道。

「我現在更擔心的是,政策停了,下一步韋書記會不會打壓我……」

「閉嘴!」

林羽及時的捂住了她的嘴,生怕再次被她預言中。

京城某處戒備森嚴的機關單位辦公室呢,一名身著黑衣,胸戴紅徽章的中年男子站在書桌前握著毛筆,在鋪展開的宣紙上筆走龍蛇,不多時,「揮斥方遒」幾個大字頓時躍然紙上。

見他收筆,一直站在他身後的方臉男這才開口道:「老闆,您這招釜底抽薪用的當真是妙啊,謝長風一走,何家榮今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打蛇打七寸嘛。」中年男盯著自己剛剛完成的書法,不緊不慢道。

「那下一步我要不要跟韋譽恆打個招呼,讓他特地多『關照關照』何家榮?」方臉男表情陰冷道,顯然他口中的「關照」另有其意。

「不用,這樣反而會適得其反,韋譽恆這個人比較正直,你只要按我說的,透露給他謝長風曾徇私包庇過何家榮,就足夠了,他肯定不會讓何家榮好過的。」中年男望著桌上的字輕輕地嘆了口氣,覺得自己筆力稍有下降,這幾個字中,明顯少了一些霸氣。

「是,還是老闆棋高一招,『知人善用』。」方臉男討好的笑了笑。

這時清海市市委書記辦公司內,秘書葛晉快速的走了進來,低聲對韋譽恆彙報道:「韋書記,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經把榮沁美顏的所有政策優惠都取消了。」

「嗯。」韋譽恆點了點頭,在紙上快速的寫著什麼,過了片刻,見葛晉沒走,忍不住問道,「怎麼了,小葛,還有事?」

「韋書記,我想問下您為什麼要撤銷榮沁美顏的政策扶持,要知道,榮沁美顏發展勢頭良好,不用多久,就會成為清海,甚至整個華夏的化妝品巨頭,對清海的經濟也將會有非常大的帶動作用。」葛晉十分不解的問道,當初他跟在謝長風身邊的時候,謝長風可是把榮沁美顏視作清海市最有發展潛力的企業啊,特地大力扶持。

「小葛啊,我也知道榮沁美顏發展不錯,但是這些政策都是謝長風時期實行的,很多人都反映他以公謀私幫助何家榮,風言風語太多了,為了避嫌,我只能這麼做啊。」韋譽恆也不禁有些嘆息。

「韋書記,可這不是事實啊,謝書記一直秉公辦事,而且何醫生確實為了清海做了很多……」

「行了!你記住,以後跟何家榮劃清一些界限,免得其他群眾說閑話!」韋譽恆冷冷的打斷了他。

要不是看葛晉有能力,就憑他以前跟著謝長風乾過這一點,他早就開了他了。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接著一個女秘書快速的走了進來,彙報道:「韋書記,郭總助理那邊打來了電話,說後天郭總要親自來清海參加萬娛影視城項目的動工儀式。」

「是嗎?郭總能親自來那實在是太好了!」韋譽恆一臉的興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0章 變天

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