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人往高處走

第194章 人往高處走

聽到「何家榮」三個字的剎那,楊思淼還沒反應過來,但是等他看到林羽面帶笑容的往這邊走過來之後,他身子猛地一哆嗦,臉上瞬間蠟白一片,顫聲道:「謝……謝書記,他就是萬娛影視城第二大……大股東?」

「不錯,怎麼,小楊,你們認識?」謝長風面帶笑容道。

楊思淼腳下一軟,差點栽倒在地上,幸虧旁邊的沈家俊一把扶住了他。

「小楊,你怎麼了,不舒服嗎?」謝長風急忙關切的問道。

楊思淼何止是不舒服,簡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想起剛才自己羞辱林羽的幾番話,他恨不得往自己大腿上插上兩刀。

林羽上台後客氣的跟講台上的幾個電影界人才輪流握了握手,但是唯獨略過了楊思淼。

「小何,還有小楊呢,這可是好萊塢培養出來的優秀人才呢。」謝長風見林羽唯獨沒跟楊思淼握手,不由有些納悶,趕緊提醒了他一句。

「謝書記,不是我不給他面子啊,是他剛才在台下的時候告訴我,他不願意跟我這個鄉巴佬握手。」林羽淡然一笑。

林羽話音一出,下面的眾人頓時嘩然一片,好多人譏笑不已。

「哈哈,感情這是在自己老闆面前裝逼了啊,這下可裝過頭了。」

「現在的年輕人勢利眼就是多,要是我,我直接就開了他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

「就是,開了他!」

「開了他!」

眾人議論了一番便忍不住叫囂了起來,紛紛要求林羽當場把楊思淼給開除。

「何……何總,我錯了!我錯了!」

楊思淼腳下一軟,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抱著林羽的大腿帶著哭腔道,「何總,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就饒了我這一次吧。」

他知道這一跪就徹底把尊嚴跪沒了,但是相比較飯碗,尊嚴算個屁啊!

他這次之所以回國,就是奔著萬娛影視城的超高待遇來的,為此還不惜跟好萊塢那邊翻了臉,要是林羽把他給解僱了,那他可就進退無門了。

如果隨便找個影視公司,開出的那點工資,都不夠他還豪宅貸款的。

「哎呦,楊大導,可不敢啊,你怎麼能給我這個鄉巴佬下跪呢?快請起,請起。」林羽趕緊伸手去拉他。

楊思淼哪敢起啊,知道林羽在故意揶揄他,眼淚都出來了,一個勁兒的懇求道:「老闆,我錯了,我真知道錯了,您饒了我這一次吧。」

台下的衛雪凝睜大了水靈靈的眼睛,隨後捂著嘴偷笑了一下,「這個臭流氓,真壞。」

對於這個一面之緣的楊思淼,她可沒什麼同情心,反而覺得看他出糗很好玩。

「楊大導,你這是在求我?你剛剛不還說不會有求到我的一天嗎?」林羽笑眯眯的說道,對於這種眼高手低的人,就得好好的給他長個教訓。

「我錯了,我有眼無珠,我有眼無珠!」說著楊思淼狠狠的在自己嘴上拍了兩巴掌。

「行了,我說的話也算數,我說過,看在雪凝的面子上,你求我,我不會拒絕,不過你的待遇減半,同時延長半年的試用期,你願意嗎?」林羽淡淡道。

「願意,願意。」楊思淼咬了咬牙,雖然待遇減半,但是仍舊比國內其他影視公司的待遇好的多。

「小楊啊,何總再次給了你機會,你可一定要抓住啊,以後做人記得腳踏實地一些。」謝長風笑呵呵的跟楊思淼囑咐了一句,「行了,你們都下去了。」

楊思淼趕緊跟在眾人身後灰溜溜的走了下去,經過衛雪凝身邊時,頭也沒敢抬,哪還有臉跟她打招呼,急匆匆的離開了宴會廳。

酒會結束的時候,謝長風特地把林羽叫到了一邊,遞給他一張名片,說道:「這是新任清海市市委書記的聯繫方式,我們倆以前一起下過鄉,關係還不錯,我已經跟他打過招呼了,讓他多照顧照顧你,以後有什麼事,可以給他打電話。」

「多謝謝叔了。」林羽特地改了稱呼,關切道,「謝叔叔,您這一走,要多保重啊。」

「放心吧。」謝長風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家榮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你是我見過的青年才俊里的佼佼者,我建議你以後可以考慮來京城發展,到時候謝叔好酒好菜的招待你。」

「我暫時沒有這種打算,在清海就挺好。」林羽咧嘴笑了笑,在清海這一年間就盤根錯節的出了這麼多事,那要是去了京城還了得?

「清海雖然已經是國內頂尖的大城市,但是平心而論,相比較京城這種首屈一指的政治經濟中心,還是不行啊,年輕嘛,就應該多出去闖蕩闖蕩,憑你這一身本事,走到哪裡都能出人頭地!」謝長風一臉欣賞的望著林羽。

林羽搖頭笑了笑,再沒說話,說實話,對於這種能人輩出的是非之地,他真沒有太大的興趣。

多少人還沒等出人頭地呢,就人頭落地了。

第二天一早,林羽剛到醫館,正洗手呢,手機就響了,他趕緊沖厲振生說道:「厲大哥,幫我接下電話。」

厲振生一看是何金祥的,便直接接了起來,「喂,何總啊,找先生有事嗎?」

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何金祥說了些什麼,厲振生面色瞬間一變,急忙沖林羽喊道:「先生,先生,不好了,何記寶玉閣總店那邊出事了!」

「怎麼了?」林羽趕緊甩了甩手上的水,急忙走了過來。

「說是有人帶了一大幫人鬧事,說我們寶玉閣賣假玉!」厲振生臉上惱怒不已,「這他娘的不是放屁嘛,我們何記怎麼可能會有假貨!」

林羽皺著眉頭沒說話,想了想立馬拿上手機,說道:「我過去一趟。」

「先生,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你在店裡就行。」

說完林羽打了個車急匆匆的趕往了何記寶玉閣。

此時寶玉閣門口停了四五輛麵包車,屋子裡擠滿了混混模樣的人,幾乎人人手裡都拎著一把木棍,而整個店門口已經雜亂一片,地上滿是玻璃渣滓,門口櫃檯的一排玻璃櫃幾乎全被砸了個粉碎,柜子里好多玉飾也都受到了波及,碎的碎,裂的裂。

林羽進屋看到這一幕頓時火冒三丈,怒聲道:「誰幹的?!」

「老子乾的,怎麼著。」這時會客區椅子上坐著的一個帶有紋身的健壯男子抬著頭高傲的說了一句。

讓他沒想到的是,他話音剛落,林羽就已經閃身到了他跟前,同時狠狠的一腳踹在了他胸口上,他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身子便已經飛了出去,整個人連同屁股底下的椅子狠狠的撞到了後面的牆上,「咔嚓」一聲,椅子瞬間粉碎一片,紋身男也噗通一聲撞在了牆上,頓時感覺身子幾乎都要散架了。

跟他一塊來的一幫人呼啦一聲圍了上來,作勢要打林羽,何金祥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他們攔住,懇求道:「哥幾個別動手,別動手,有話好好說,是我們的問題,我們一定賠錢,賠錢!」

「家榮,別衝動。」何金祥趕緊拽了林羽一把,滿頭大汗。

紋身男捂著胸口,感覺內臟都被震碎了,指著林羽說道:「好啊你,你們賣假玉不說,還敢打人!」

「伍老闆,您別著急,咱們有話好好說,是我們店的責任,我們店一定承擔。」何金祥趕緊跑過去把紋身男扶了起來。

林羽一看何金祥對紋身男這麼客氣,面色一變,急聲道:「何大哥,真是我們的玉有問題?不可能啊!」

「不可能?!收據、證書和貨都在這裡,你自己看看!」紋身男艱難的站起來,隨後指了指桌上的盒子和收據。

林羽趕緊走到跟前,拿起盒子里的玉鐲仔細一看,發現玉鐲雖然做工精細,成色不錯,但是周身光澤暗淡,確實是假貨,跟證書上的照片也一模一樣,而證書,也確實是出自何記。

「給我看仔細了,今天要是不給老子個交代,老子砸了你這店!」紋身男冷冷道。

剛才他只砸了前面不值錢的貨櫃,就是為了給林羽他們一個下馬威,要是惹惱了他,後面值錢的貨櫃也通通給他們砸了。

「別別,哥幾個,有話好好說,千萬別砸,別砸啊。」何金祥滿頭大汗,這麼多人,要是一動起手來,根本拉都拉不住。

要知道,光後面最貴重的一排貨櫃,就價值數千萬呢。

此時另一邊,回生堂門前突然停下了一輛軍用吉普車和三輛軍用貨車。

軍用貨車上站滿了身著迷彩服,荷槍實彈的士兵,顯然這是一個準備去執行任務的小隊。

周圍的眾人和車輛看到這一幕都紛紛退避三舍,醫館里的病人也都嚇得縮了縮脖子,懷疑是不是回生堂沾惹上了什麼官司,生怕牽連到自己。

厲振生看到這麼多士兵,臉色也不由一變,以為是來找茬的,攥了攥拳頭,走了出去。

這時吉普車上跳下來一個一身迷彩服的短髮男子,抬頭看了眼回生堂,笑道:「好久沒回來了,還是老樣子。」

「雷俊?!」厲振生看到迷彩服男子後面色一喜,急忙跑了出來,一把抓住雷俊的雙肩,笑道:「你怎麼有時間過來啊?」

「這不,來這邊軍區出任務嘛,順便過來看看你和家榮。」雷俊笑了笑,接著他沖後面的一幫士兵招招手,「都有了,原地休息!」

說完他便拽著厲振生進了屋,笑道:「厲大哥,我可想你和家榮了,不過可惜啊,我待不了一會兒就得走,酒是喝不成了,只能聊會兒天了。」

「雷老弟,你來的不湊巧啊,你來之前,先生前腳剛走,何記寶玉閣出事了。」厲振生無奈的嘆了口氣。

「怎麼了?」雷俊眉頭一皺,急忙問道。

「有幫人過去鬧事,把店給砸了。」厲振生頗有些惱火道。

「有這事?我兄弟的店也敢砸?這幫人真他娘的活得不耐煩了!」雷俊冷哼一聲,隨後快速的走到外面,厲聲道:「都有了,立正!稍息!立正!上車,往何記寶玉閣出發!」

「是!」一幫士兵沉聲一喝,呼啦一聲扛著槍上了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4章 人往高處走

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