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8章 樹林中的兇險

第1928章 樹林中的兇險

厲振生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急聲道,「不好,先生,這小子要跑!」

燕子也瞬間緊張了起來,渾身的肌肉猛然繃緊,急聲沖林羽問道,「追不追?!」

林羽眼睜睜的看著人影衝進路旁的樹林,也不由神色一變,面色陰沉,沒有吭聲,似乎一時間猶豫不定,打不定主意,該不該去追。

因為他不知道這個人影突然一跑,到底是發現了他們,還是在試探他們。

如果這個人影只是在試探他們,那他們這麼跑出去,就徹底暴露了。

但如果他們不追出去,萬一這個人影實際上已經發現了他們,那他們還是暴露了,並且,還被這個人影給白白跑掉了!

「宗主,追不追?!」

燕子見林羽沒吭聲,一時間急切不已,沉聲道,「再不追,他就跑了……」

「追!」

林羽剎那間便下定了決心,話音一落,他腳下一蹬,已經迅速的竄了出去。

燕子和厲振生兩人見狀二話沒說,也立馬跟了上去。

林羽迅速的跳到了對面的樹頭上,幾個縱跳,便直接掠到了蜿蜒的石子小路上,落地后,飛速的朝著枯井方向沖了過去,幾乎在幾秒鐘之際,便衝到了枯井跟前,隨後他快速朝著那個人影扎進去的樹林中沖了上去。

好在他跟過來的及時,而且樹林中樹木茂密,加之又是背面的山坡,地形嶙峋,不便行動,所以那個人影此時還未跑遠,能夠在樹林中依稀看到閃動的身影。

那人影此時也發現了追過來的林羽等人,變得愈發的驚慌,跌跌撞撞的朝著山坡下衝去。

「兔崽子,給老子站住!」

厲振生衝過來之後破口大罵了一聲,腳下未停,靈活的閃爍騰挪,朝著山坡下追去。

讓人意外的是,他和燕子兩人雖然在林羽身後跟過來的,但是卻出現在了林羽的前面,讓林羽都不由有些詫異,仔細一看,才發現燕子和厲振生是從樹林中直線衝過來的,而他相當於繞了個大彎兒。

厲振生似乎對這種山地地形非常的熟悉,腳下十分靈活,急速的朝著山坡下面追去。

但是這時,跟在他後面的林羽突然間臉色一變,似乎發現了什麼,大聲叫道,「厲大哥小心!」

狂速前沖的厲振生根本沒有聽到他這話,仍舊勢不可擋的朝著山下衝去。

林羽面色一沉,右手猛地甩出銀針,手腕一抖,迅速的射向了厲振生右腿的後腿彎兒。

前沖中的厲振生只感覺右腿腿彎兒上一麻,接著不受控制的往下一跪,整個身子瞬間往右摔去,一頭栽在地上,骨碌碌往下衝去,不過剛沖了兩三米,便跌進了一叢灌木叢中,身子猛地停住,彷彿撞到了一張網上一般,只聽「嗤啦嗤啦」幾聲脆響,他身上的衣服竟宛如被利刃割碎了一般,迅速扯裂開來。

而與此同時,他的臉上也猛地一疼,面頰上立馬傳來了一陣溫熱感。

厲振生身子猛地打了個激靈,一把抓住了地上凸起的一塊樹根,穩住了身子。

而燕子似乎察覺到了厲振生身旁這叢灌木叢的異樣,前沖中手腕一抖,一道黑綢急速射出,直接捲住頭頂樹梢的枝丫,身子猛的竄了上去,越過灌木叢,從樹頭上往前飛掠著追了上去。

「厲大哥,沒事吧?!」

林羽急速的沖了過來,一把將厲振生從地上拽了起來,同時一拍厲振生的右膝,將厲振生腿彎中的銀針拍了出來。

厲振生下意識一摸自己臉,只感覺臉上似乎多了一道數厘米的刀口,正不停的往外流著鮮血。

「皮外傷,不要緊!」

林羽看了眼厲振生的傷口,接著拽著厲振生的身子轉了轉,見厲振生身上只有衣服破了,沒有傷到肌膚,這才鬆了口氣。

「先生,這是怎麼回事啊?!」

厲振生神情驚詫的問道,接著猛地回頭朝著他剛才跌落的那叢灌木望去。

林羽此時已經走到了那叢灌木跟前,接著伸手往灌木叢中輕輕一抓,摸到幾根緊繃的金屬細線。

只見這些金屬絲牢牢綁緊在周圍的樹上,互相凌亂交叉著,彷彿一張錯綜複雜的網,高約兩米有餘,寬約數米甚至十多米。

「是金屬絲!」

林羽皺著眉頭沉聲說道。

厲振生湊到跟前一看,發現這些金屬絲細若髮絲,心頭不由猛地一顫,瞬間脊背發毛,后怕不已,如果剛才要不是林羽及時將他擊倒,憑著他極快的速度和極大的力道往金屬絲網上衝上來,腦袋肯定已經被割掉了!

身子只怕也會跟著被割的七零八落,直接被活活分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28章 樹林中的兇險

8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