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2章 早晚都是得罪

第1842章 早晚都是得罪

林羽直接被他這倒打一耙的話給氣笑了,果然,論無恥還是資本家無人能出其右!

「雷埃爾先生,你現在身處炎夏,面對我說出這等威脅的話,你就不怕你走不出這間展覽廳嗎?!」

林羽雙眼一眯,冷聲威脅道。

他話音一落,雷埃爾背後的幾名工作人員瞬間緊張了起來。

不過雷埃爾倒是滿臉坦然,沖林羽笑道,「何先生,我的生死,對杜氏家族不會有任何影響!而且,我敢擔保,如果你膽敢對我動手,你所要付出的代價將……」

他話未說完,林羽已經一把掰碎桌上的茶杯,閃電般衝到了他面前,將鋒利堅硬的玻璃碎片壓到了他的喉嚨上。

雷埃爾身子猛地打了個激靈,到嘴的話「咕咚」一口咽了下去,先前的淡然自若一掃而空,整張臉煞白一片,瞪大了眼睛望著面前的林羽,神情獃滯,直接被嚇蒙了!

一向養尊處優的他根本沒想到林羽的速度竟然這麼快,更沒有想到林羽敢在這裡直接對他動手!

雷埃爾身後的幾名隨行人員見狀瞬間緊張了起來,伸手摸向自己的腰間,似乎要掏手槍。

「誰敢動,他立馬就會死!」

林羽沉聲喝道,聲音中暗暗加了內息,宛如悶雷滾動,將幾名工作人員震的身子一顫,立馬停下了手裡的動作。

李千詡和李千影兄妹倆也不由神色一滯,屏息凝神,大氣都不敢出。

哪怕他們跟林羽的關係如此親密,還是不自覺的被林羽殺伐果決的冷厲氣勢給震懾住了。

「雷埃爾先生,你剛才說什麼?!」

林羽眯著眼淡淡的說道,「你說我殺了你會付出什麼代價?!」

說話的同時,他手裡的玻璃碎片再次加了加力道朝著雷埃爾的脖子上壓了壓。

雷埃爾的脖子上立馬傳來一絲火辣辣的刺痛感,沿著玻璃碎片邊緣滲出絲絲鮮紅的血跡。

雷埃爾眼中寫滿了驚恐,張了張口,想說話但是又怕說錯,過了片刻,才顫聲道,「沒……沒什麼……」

「雷埃爾先生,你不要覺得自己是杜氏家族的一員,在米國權勢滔天,就可以口出狂言、肆意妄為!」

林羽眯著眼冷聲說道,「這裡是炎夏,不是你們米國!說錯話,做錯事,是要付出代價的!懂嗎?!」

雷埃爾抿了抿嘴,沒有說話。

「我問你呢,懂嗎?!」

林羽再次沉聲喝問道。

「懂……懂了……」

雷埃爾聲音顫抖道。

「懂了就好!」

林羽淡淡的笑道,「希望以後在我們的國土上,你能夠做到,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一個屁都別放!」

說著他才將壓在雷埃爾脖子上的玻璃碎片撤了下來,扔到了地上,自己也瞬間回到了剛才的沙發上。

雷埃爾頓時長出一口氣,身子一軟,差點癱軟在沙發上。

不過他背後的兩名保鏢見狀眼神一寒,立馬從自己的腰間摸出了手槍,作勢要對向林羽。

林羽眼疾手快,在他們端槍的剎那,已經將桌上殘破的水杯抓起捏碎,揚手將手裡的碎片甩向那兩名保鏢。

玻璃碎片閃電般劃過,隨著兩聲慘叫,兩名保鏢的手瞬間鮮血淋漓,手裡的槍也立馬跌落到了地上。

「沒用的東西!丟人現眼!」

雷埃爾惱怒的回頭大罵一聲,接著猛地站起身,狼狽的快步往外走去。

他身後的幾名工作人員和受傷的保鏢也立馬撿起槍跟了上去。

「呼!」

李千詡見雷埃爾等人走了,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的助理去跟保安囑咐囑咐,監視下這幫人。

接著他才轉頭沖林羽說道,「家榮,你可真是好身手!這幫洋鬼子,哪兒是來談生意的,分明是來要挾你把自己賣了嘛!他媽的,早知道這樣,我就把他們趕走了!這次都怪我!」

「不怪你,李大哥,他們就算不通過你,也會通過別人找上我!」

林羽笑著擺了擺手。

「唉,不過話說回來,這次你可是徹徹底底的得罪杜氏家族了!」

李千詡長嘆一聲,擔憂道,「你知道這個雷埃爾是什麼來頭嗎?他是杜氏家族掌門人傑萊米的親孫子!一直負責與炎夏企業的對接,很受杜氏家族的器重!」

「有些事不是想躲就能躲的,既然他們已經惦記上我了,那早得罪晚得罪,都得得罪!」

林羽眯起眼,眼中精芒四射,幽幽道,「擒賊先擒王,既然他們與世界醫療公會和特情處是這種關係,那他們不找我,我也會找上他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42章 早晚都是得罪

8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