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4章 活著難道不好嗎

第1824章 活著難道不好嗎

看到這個身材高大的白須老人,林羽和角木蛟、百人屠等人也是齊齊一愣,滿臉茫然。

他們根本也不認識這個老人。

但是看這老人的意思,似乎是來幫他們的。

「燕子,這老者是什麼人?!」

亢金龍轉頭沖燕子問道,「你們認識嗎?!」

「沒見過!」

燕子和大小斗皆都搖了搖頭,滿眼的陌生,他們在這山上生活了這麼久,也從未見過這個老人。

「糟老頭子一枚!」

白須老人一邊飲著手裡的酒,一邊跌跌撞撞的朝著李清水等人走過來。

雖然他看起來離李清水等人還非常遠,但是說話的聲音卻近在李清水等人的耳旁,每一個字都聽得清清楚楚。

「敢問老前輩與星斗宗有何淵源?!」

李清水再次低聲問了一遍,眼中寫滿了忌憚。

「與星斗宗?」

白須老人略一遲疑,睜了睜惺忪的眼睛,似乎是因為飲酒太多,他連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了。

接著他用力的搖搖頭,堅定道,「我與星斗宗素無瓜葛!」

素無瓜葛?

李清水頓時面色大喜,急聲道,「既然您與星斗宗毫無瓜葛,那……」

他話未說完,便戛然而止,驚駭的張大了嘴巴。

因為原本離著他足足有數百米的白須老人此時竟然已經來到了他的跟前,同時狠狠的一掌拍向他的胸口。

李清水大驚之色,見閃躲不及,直接一個後仰,狼狽的翻到在了雪裡,這才堪堪躲過了白須老人這一掌。

他慌忙從地上翻身起來,沖白須老人急聲道,「老前輩,既然您與星斗宗毫無瓜葛,為何要阻攔我們?!」

「因為我欠星斗宗的!」

白須老人微眯的眼突然一睜,明亮無比,彷彿是如夢初醒,接著身影一轉,立馬出現在了兩個黑色箱子跟前,一屁股坐在了其中一個黑色箱子上,咕咚灌了一大口酒,又恢復了醉醺醺的狀態,幽幽道,「把該留的東西留下,我放你們一條活路!」

「是嗎?那我也以同樣的話奉勸前輩!」

李清水神色一獰,接著沖一眾同伴用力揮了下手,示意眾人動手。

他此時看明白了,如果不解決掉這白須老人,他們根本走不掉。

抬著白須老人所坐黑色箱子的兩名白衣人神色一寒,袖子中瞬間甩出兩把軟劍,一左一右的朝著坐在箱子上的白須老人刺來。

白須老人似乎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仍舊昂著頭自古自的喝著塑料桶里的白酒。

但兩名白衣人的軟劍刺來后卻陡然刺空,原本坐在箱子上仰頭喝酒的白須老人不知怎麼的,竟然仰躺在了箱子上。

兩名白衣人臉色大變,軟劍一轉,作勢要再次白須老人刺上來,但是仰躺的白須老人突然「噗」的吐了一大口酒,一大片酒珠瞬間噴涌而出,擊砸在兩名白衣人的臉上,宛如槍管里射出的散彈槍,直接將兩名白衣人的臉部擊砸的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兩名白衣人根本沒有幾乎發出任何慘叫,便一頭栽倒在了雪地里。

李清水和其他白衣人看到這一幕頓時大驚失色,驚懼萬分。

吐酒奪命?!

這得是多麼強大深厚的內息啊!

「上!」

李清水趕緊給一眾同伴使了個眼色。

一眾白衣人互相望了一眼,接著一咬牙,齊齊朝著白須老人沖了上去。

「活著難道不好嗎?為什麼總有人要自己尋死?!」

白須老人自顧自的搖了搖頭,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酒,接著猛地抬頭,朝著前面的一眾白衣人用力噴了一口酒。

一眾白衣人嚇得渾身一抖,紛紛揚起軟劍朝著面部一擋。

但讓他們意外的是,這次噴在他們臉上的,不過是實打實的酒水罷了。

眾人頓時面色一喜,但是未等他們高興多久,白須老人身子一抖,幾乎是在一剎那,他面前的三名白衣人便飛了出去,三名白衣人足足飛出了十數米,重重的跌落到了雪地里,齊齊「哇」的一大口鮮血噴出,接著身子顫了幾顫,便沒了聲息。

李清水和其他白衣人見狀頓時臉色慘白一片。

他們壓根都沒看清楚白須老人是怎麼出手的,他們三名同伴便已經當場斃命!

林羽和角木蛟、百人屠等人看到這一幕,也不由神色大變。

他們同樣也沒有看明白這白須老人是如何出的手,又是用的何種招式。

一眾實力卓絕的白衣人,在他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這……這老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角木蛟不由倒吸一口冷氣,眼中涌滿了敬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24章 活著難道不好嗎

8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