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8章 死也要死的明白

第1818章 死也要死的明白

灰衣男子沒有任何的停留,手中的赤霄劍一抖,瞬間幻化出數道幻影,朝著燕子胸口挑去。

燕子無法用手中的斷刺格擋,只好雙手一拍地,雙腳速蹬,身子急速的朝後飄去。

但是灰衣男子似乎早已預料到,身子隨著燕子驟然前傾飄出,緊追不捨,而且速度更快,眼見數道劍光即將掃到燕子的身上。

遠處的林羽看到這一幕臉色陡然一變,奮力擊出一掌,將糾纏在眼前的一名白衣人逼開,隨後他手腕用力一甩,將自己手中最後一把匕首擲了出去。

匕首夾雜著凌厲的力道精準的射向灰衣男子。

灰衣男子察覺到耳邊傳來的呼嘯之音后,下意識的將手中的赤霄劍一收,接著將赤霄劍一甩,「噹啷」一聲將射來的匕首擊打開。

燕子也憑此獲得喘息的空間,長呼一口氣,身子一個后翻,靈活的躍了起來,驟然間飄到了數十米開外。

而林羽在投擲出匕首的剎那,也終於耗盡了自己身上的最後一絲氣力,腳下一軟,不由打了個踉蹌,這次他不是佯裝,是真的已經支撐不住。

另外兩名白衣人見狀齊齊一個箭步搶上前,一人一掌,狠狠拍向了林羽的胸口。

他們兩人這兩掌所蘊含的內力十足,體力耗盡的林羽對此幾乎沒有任何的防備之力,「噗」的一口鮮血噴出,接著整個人瞬間飛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了雪地中。

「宗主!」

「先生!」

角木蛟和百人屠等人注意到這一幕頓時臉色大變,想要衝上來幫林羽,但是根本沖不開眼前的包圍圈。

而且因為他們一分神,導致身旁幾名白衣人手中的軟劍又在他們身上割了幾個口子。

百人屠渾身已經宛如血洗,再次挨了幾刀之後,終於支撐不住,一個趔趄,跪在了雪地中。

但是他的雙手卻沒有絲毫的停頓,仍舊緊抓著手裡的匕首,不停地揮舞格擋著,同時大聲沖林羽叫喊著。

「都住手!誰敢再動,我就殺了他!」

此時跟林羽交手的幾名白衣人已經衝到了林羽的身前,將手中的軟劍紛紛架到了林羽的脖子上和四肢上,讓林羽不敢動彈。

百人屠和角木蛟等人看到這一幕身子頓時一滯,揮舞匕首的手也立馬頓在了空中,一時間再不敢妄動。

原本作勢要朝著灰衣男子再次衝上去的燕子看到這一幕身子也立馬停了下來,咬緊了牙關。

大斗、小斗和雲舟等人也立馬停下了手裡的攻勢。

旋即,數把軟劍也架到了他們的脖子上。

灰衣男子看到這一幕嘴角也浮起一絲笑容,望了眼一旁的燕子,眼神又一冷,冷哼一聲,雖然心中仍舊氣惱,但是再沒有上前追擊。

隨後他收起手中的赤霄劍,沖自己的同伴擺擺手,示意自己的同伴將兩個黑色的金屬箱子都取過來。

幾名白衣人立馬上前來取箱子。

角木蛟緊緊的趴在箱子上,將箱子攬在胸前。

「如果不想何家榮死,就把箱子給我們!」

白衣人冷冷的沖角木蛟說道。

角木蛟這才咬咬牙,十分不甘的一甩手。

「你們趁我們體力所剩無幾之際,對我們發起偷襲,勝之不武,小人行徑!」

亢金龍坐在地上喘著氣,十分不服氣的沖灰衣男子冷聲喝道。

「不錯,我承認!」

灰衣男子直接點頭承認了下來,神色平淡,沒有感到絲毫的羞恥,一臉認真的說道,「我們是來搶你們東西的,不是來跟你們比武的,所以沒必要講究公平,只要我們目標達到就足夠了!」

「無恥!」

角木蛟赤紅著眼厲聲罵道。

灰衣男子淡淡的一笑,絲毫不介意角木蛟的辱罵。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就是先前冒充我們的那幫人吧!」

這時躺在地上的林羽突然間開口道,仰躺在地上,望著天空,神情古井不波。

先前他們跟紅臉漢子見面的時候,紅臉漢子提起過,有一幫冒充他們的人提前來過,當時林羽還納悶這幫人是誰,現在看來,多半就是眼前這幫人。

因為眼前這幫人對他們太了解了,事先知道他們會經過這條小路,又事先知道林羽手中握有兩個箱子和赤霄劍!

所以讓林羽不由聯想在一起!

灰衣男子沒有答話,眼神有些複雜,淡淡掃了林羽一眼。

「俗話說,就是殺人,也要讓對方死的明白,現在你們搶了我們的東西,總得讓我們知道自己是怎麼被搶的吧?!」

林羽苦澀一笑,問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又為何對我們的動向了如指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18章 死也要死的明白

8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