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9章 既不走過去,也不爬過去

第1799章 既不走過去,也不爬過去

林羽沒急著回答牛金牛的話,望著鐵索思慮了片刻,笑眯眯的說道,「既不走過去,也不爬過去!」

「哦?!」

牛金牛聽到林羽這話神色一怔,頓時滿臉好奇的望著林羽,不解道,「那小宗主打算怎麼過去?!」

角木蛟和亢金龍兩人也同樣滿臉疑惑的望著林羽。

既不走過去,也不爬過去,難道長翅膀飛過去?!

「跳過去!」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跳過去?!

角木蛟和亢金龍兩人聽到林羽這話神色一變,大為驚詫,這麼遠的距離跳過去?!

雖然他們知道林羽所說的跳過去,不是直接從懸崖這邊跳到懸崖那邊,而是在鐵索上一路蹦跳到對岸,但是這麼長的距離,在如此濕滑的鎖鏈上跳到對面,跟直接飛過去,也沒什麼差別……

聽到林羽這話,牛金牛先是微微一怔,有些吃驚,接著咧嘴一笑,眼中精光閃爍,饒有興緻的問道,「不知道小宗主所說的跳過去,是怎麼個跳法?!」

「就是正常的跳躍啊!」

林羽笑著說道,「以我對自己的了解,這段距離,我上下縱跳最多六次就能衝到對面去!」

「六次?!」

角木蛟臉色一變,急聲沖林羽勸道,「宗主,您沒開玩笑嗎,這鐵索多細啊,而且金屬一旦沾染上了雪水,會變得格外濕滑,您一個不小心,踏足未穩,那跌下去,可就是粉身碎骨啊……」

「是啊,宗主,在這繩索上跳,實在是太危險了,還不如小心的走過去!」

亢金龍也急忙出聲勸阻林羽。

「角木蛟大哥,亢金龍大哥,其實現實情況跟你們的想法恰恰相反!」

林羽笑著說道,「走過去,實際上比跳過去還危險!就如你們所言,這鐵索十分的細滑,如果稍有不慎就會失足跌下去,而如果想走過這鐵索,只怕沒有一千步也起碼有八百步,過程太長,無形中反倒增加了危險性!」

「而跳過去,對我們而言,不過六七個起落罷了,只要跳動的過程中,掌握好腰腹力量,腳掌對準鐵索的中心,就能安然無恙的衝過去!」

「這樣聽起來十分危險,但實際上,比走過去的風險要小得多!」

林羽認真的解釋道,以這鐵索的細滑程度,就是平衡感再好的人,只怕也難以整個過程中都保持好平衡,所以走過去發生危險的可能性反倒大的多!

「哈哈,小宗主果然慧眼如炬,心思過人啊!」

牛金牛滿眼讚歎的望著林羽誇讚道,「我們玄武象流傳了這麼多年的過這鐵索的訣竅,沒想到短短几分鐘之內,就被小宗主給參悟透了,實不相瞞,我們過這鐵索橋,也不是走過去的,而是跳過去的!」

「你們也是跳過去的?!」

角木蛟和亢金龍聽到牛金牛這話一時間大為驚詫。

「正如小宗主所言,走過去,其實反倒更危險!因為走過去的時間太長,而人始終保持在一個高度緊張的精神狀態,反倒容易出現幻覺,導致失足!」

牛金牛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所以跳過去是最好的通過方式,只不過我老頭子年紀大了,無法做到像小宗主這般,六個縱跳就能越過去,我起碼需要八個!」

說著牛金牛神色一凜,見雲舟已經攀爬到了對面,腳下一蹬,身子驟然一起,飛速的朝著鐵索掠了過去。

只見他在懸崖邊上用力一踏,高高躍起,飛速的掠到了一二百米開外的鐵索上,隨著身子下墜,他右腿一曲,腳尖在鐵索上一點,用力一蹬,身子再次彈起,朝前掠去。

如此反覆幾次,牛金牛七八個起落之間,就已經掠到了對面的懸崖上,身子穩穩的落在了堅實的土地上。

角木蛟和亢金龍兩人看著牛金牛每一個腳步都如此精準,而且身影如此飄逸輕鬆,不由有些驚嘆,忍不住互相看了一眼,心裡不由有些打鼓。

雖然他們比牛金牛年輕,但是要讓他們這麼跳,他們還真不一定能夠做到。

「角木蛟大哥,亢金龍大哥,你們先請?!」

林羽客氣的一伸手。

「宗主,不必客氣,您先請!」

角木蛟和亢金龍異口同聲道。

林羽淡然一笑,接著身子一個縱跳,飛速的掠到了前面的鐵索上,接著猛地下腳,用力的往鐵索上一踩,直踩的整個鐵索上下劇烈一盪,「嘩啦」作響。

「宗主這是要做什麼?!」

亢金龍和角木蛟看到這一幕臉色瞬間煞白一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99章 既不走過去,也不爬過去

8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