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自食其果

第177章 自食其果

林羽面色猛然一驚,竟然是他派秦朗送去藏狄安家裡的桃木牌!

「你從哪裡弄來的?!」

林羽望著韓冰驚聲道,內心波濤翻湧,有種被人脫光了衣服看個精光的感覺。

自己已經讓秦朗做的夠隱蔽了,竟然還能被她發現?

「就你那點小伎倆還想逃過我的眼睛?」韓冰冷笑了一聲,神情間頗有些不屑。

林羽徹底被她不屑的語氣激怒了,冷聲道:「韓大上校,隨意窺探別人的生活,不是你值得炫耀的資本吧?!你真把自己當高高在上的女王了?你真覺得只有你能把別人窺探個一乾二淨了?!我告訴你,你的事我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你是京城韓家韓景文的獨生女,華夏國防科技大學優秀畢業生,米國西點軍校傑出交換生,國安局免試特招員,軍情處一組組長,榮獲二等功三次,一等功兩次,你右肩受過一次槍傷,後背三處刀傷,左胸……」

「住口!」

韓冰歇斯底里的怒吼了一聲,滿臉潮紅,又驚又怒,睜大了眼睛,宛如見鬼了一般瞪著林羽!

他怎麼可能知道自己的底細!

又怎麼可能知道的這麼詳細!

要不是剛才她喊得及時,這個混蛋差點就把她左胸上的傷患也說出來了。

要知道,自己的一切資料、履歷,可是歸屬於國家一級機密啊,只有副國級以上的官員才有資格查閱!

她這一吼把周圍的人嚇得一怔,都好奇的往他們這邊看了一眼。

「你是怎麼知道這一切的?!」韓冰壓低了聲音,咬著牙,恨恨的望著林羽,羞怒難當。

現在,她也終於有了一種被人脫光了看個精光的感覺。

「韓大上校,不是只有你能手眼通天,也別以為你什麼時候都能高人一等,不瞞你說,我搞清楚你的資料,不過是一個電話的事。」林羽面色冷淡。

他這話還真沒有任何吹牛的成分,他只不過是給雷俊的爺爺,雷老爺子打了個電話,韓冰的詳細資料便到手了。

至於雷老爺子費了多少周折,他就不清楚了。

「還有,別以為你所掌握的軍情處一組有多麼神秘,我沒猜錯的話,不過是一群會點奇門玄術的烏合之眾罷了,實話告訴你。」

林羽說到這裡一頓,伸出手掌,隨後緩緩的握緊,眼神凌厲道:「這幫人加在一起,都不夠我一個手打的。」

霸氣!

韓冰腦海中自動跳出一個詞語,這是林羽身上散發出的氣勢給她的最直觀的感受。

看著林羽眼中的鋒銳,她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後背發涼,感覺眼前這個男人跟她平日里見的那個笑呵呵、怯懦的何家榮截然不同,宛如大海般深不可測。

現在他不過是鋒芒初露,竟然就讓自己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過了好一會兒,韓冰快速跳動的心臟才慢了下來,心有餘悸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說了,猜的,能夠跟蹤秦朗不被發現的,絕不是普通人。」林羽淡淡道。

其實上次韓冰去給葉清眉送解藥的時候,林羽便猜出來了,這次桃木牌落到了她的手中,更加印證了林羽的猜想。

而韓冰之所以這麼高傲,也是因為她手底下掌管著這麼一群奇人異士。

可是在林羽眼裡,這些人真的不值一提,憑藉祖上傳給他的這身本事,他可以輕而易舉的將他們挫骨揚灰。

若果不是韓冰在這裡盯著,玄清子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的事你不許跟任何人說……你的事……我也當做什麼都沒發生……」

韓冰猶豫了片刻,才輕聲說道,語氣中全然沒了以前那種盛氣凌人的氣勢。

「小姐,您的咖啡。」

此時服務員走過來,將咖啡送擺到桌上,隨後轉身離去,但是他走了沒兩步,突然迅速擰過身子,掏出一把漆黑的手槍,毫無遲疑的沖韓冰頭上開了一槍。

子彈破空而出,金黃色的彈頭在空中劃出一道真空氣道,直取韓冰的後腦。

就在此時,一個速度比子彈還要快的黑影陡然間撲到韓冰跟前。

「砰!」

子彈最後落在了玻璃窗前,巨大的鋼化玻璃應聲而碎,砸了林羽後背一身。

剛才撲到韓冰的黑影就是林羽,如果他再慢半拍,韓冰可能已經當場斃命。

「啊!」

人群頓時一陣尖叫,爭先恐後的往外跑。

服務員一看第一槍打空了,作勢要開第二槍,但此時瞬間兩聲槍響傳來,隨後他身上便多了兩個血孔,身子猛然一抽,砰的一聲栽倒在了地上。

接著兩個黑衣男子快速的跑了進來,其中一人立馬蹲下檢查了下服務員的脖頸,另一人對著韓冰急切道:「長官,您沒事吧?」

「沒事。」

韓冰站起身抖了抖袖口的碎玻璃,神情複雜的沖林羽說道:「謝謝你,我欠你一條命。」

「知道就好。」林羽毫不客氣的應了下來。

韓冰氣的差點憋出內傷,這人也太厚臉皮了吧,就算心裡真這麼想,嘴上也得客套客套吧。

「你們不應該把他打死的,這下很難查出來是誰要殺你了。」林羽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我知道是誰。」韓冰語氣平淡道,哪怕是剛剛經歷了劫後餘生,她臉上也沒有絲毫的情感波動。

這是作為一個頂尖軍人該有的素質,對她而言,成為一個軍人的那一刻,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你知道是誰?」林羽不由一怔。

「你覺得我一直把自己當高高在上的女王嗎?」韓冰沒回答他,望著他苦澀自嘲的一笑,「其實我一直都是爭權奪利的大人物手中的一顆棋子罷了。」

林羽喉頭動了動,望著她的眼神中滿是複雜,想說話,但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你走吧,這裡沒你的事,記住我們剛才的約定,欠你的命,我以後會還給你的。」

韓冰說完便轉頭去檢查那個死去的服務員。

林羽輕輕嘆了口口氣,此時他才發現,原來韓冰也挺可憐的,作為一個女人,表面上風光無比,卻也是活過今天沒有明天。

「對了,我跟你說過的大魚可能就要來了……注意安全……」

林羽剛要出門,韓冰突然開口提醒了他一句。

剛才被林羽那麼一鬧,她都忘了今天叫他出來的正經事了。

「謝謝。」

林羽輕輕說了一聲,便快步離開了,心裡頭冷笑不已,大魚?大的過他嗎?

過了半個月,清海便入梅了,相比較去年同期的乾燥,今年的梅雨季雨水特別大,淅淅瀝瀝的小雨幾乎從早下到晚。

林羽此時正躺在匯古廣場何記寶玉閣分店的太師椅上,捧著一杯茶水,眼神在穿著黑色職業套裙和肉色絲襪的江顏身上來回掃著,心裡暗暗讚歎,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完美的女人呢,簡直就是藝術品吶。

好在是自己的老婆,要是別人的,就白瞎了。

「老闆,您在老闆娘身上都看了半個多小時了,茶都涼了,我給您換一杯吧。」同樣一身職業套裙的導購員美女俯身溫柔的跟林羽提醒了一句。

「換,必須換!」林羽把茶杯遞給她,心滿意足,沒想到當老闆這麼爽,他都不想回醫館看病了。

「你個混蛋,就知道躺著玩,累死我了,起來,讓我坐會兒。」

江顏送走一個客人後走過來看到躺著的林羽就氣不打一處來,拿腳在他腿上輕輕踢了下。

「夫人,您請坐!」林羽趕緊起身,等江顏坐下后在她肩膀上按揉了起來。

幾個導購員不由捂嘴偷笑,但是卻沒有絲毫嘲笑的意思,在她們看來,她們老闆這不是怕老婆,而是愛老婆。

「顏姐,怎麼樣,當老闆娘是不是比當醫生舒服?」林羽討好的笑道。

「不舒服,我還是想當醫生。」

提起這茬,江顏冰冷的臉上浮起一絲委屈,心裡堵的慌。

「沒事,早晚有一天,他得回來請咱門。」林羽輕輕安慰一聲,捏肩的手法不由快了幾分。

此時清海市人民醫院院長辦公室內,藏狄安正低頭看著這個月各科室的業績報告,很是滿意的點著頭。

他這段時間的會沒白開,各個科室的效益相比較上個月祁明青在的時候,有顯著地提高。

「咚咚咚!」

門外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進!」藏狄安皺著眉頭不悅的喊了一聲。

「藏院,不好了。」荀副院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衛夫人來複診了!」

「複診就複診唄,你慌什麼!」藏狄安氣的瞪了他一眼。

「情況不太妙啊,藏院。」

荀副院咕咚咽了口唾沫,把門閉上,隨後跑過來低聲道:「衛夫人已經去做胃鏡了,但是腫瘤科上次接診她的主治醫生小孫說,看氣色和病症,衛夫人的胃癌可能已經發展成了進展期胃癌。」

「不可能!」

藏狄安面色猛然一變,篤定道:「斯坎恩的抗癌藥效果我是清楚地,如果堅持服用,絕對不會有任何擴散!」

「可是小孫是胃癌方面的專家,不可能看錯的。」荀副院焦急道。

「咚咚咚!」

這時門外再次傳來了敲門聲,藏狄安沖荀副院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去開門。

門一開,進來的正是腫瘤科的小孫,見到藏狄安后焦急道:「藏院,衛夫人的胃鏡結果已經出來了,確實已經發展成了進展期胃癌,並且在不斷擴散。」

「怎麼可能!」

藏狄安面色一變,額頭上冷汗也出來了,這要是出個好歹,以衛功勛的脾氣,還不得剁了他啊!

他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細細一想,沖荀副院慌張道:「對,斯坎恩每周寄來的葯是你負責的吧?衛局有沒有按時來取?」

「有啊,我問過藥房的小羅主任,衛局每周都派人來取的。」荀副院急忙道。

「去,把小羅叫來,讓他帶幾瓶葯過來!」藏狄安聲音有些顫抖的沖小孫吩咐了一句,心頭噗噗直跳。

不應該啊,要是按時吃藥的話,絕不可能有任何問題的,莫非是斯坎恩給他寄的葯有問題?

不可能啊,斯坎恩跟他有交情不說,就算沒交情,也不可能砸自己的招牌啊。

「院長,您找我,荀院,您也在呢。」

這時藥房的小羅弓著身子進來了,一臉討好的跟藏狄安和荀副院打了個招呼。

「小羅,我問你,我交給你的抗癌藥,是不是每周都有人來取?」荀副院迫不及待道。

「是,是。」小羅連連點頭。

「你把葯拿來我看看。」藏狄安急忙道。

「院長,您看。」小羅急忙把兩瓶一模一樣包裝的抗癌藥遞給藏院,頗有些得意道,「按照您的會議精神指使,我對這葯做了手腳,找了一家我們經常合作的抗癌藥商,生產出了跟他們一模一樣的抗癌藥,效果雖然差了點,但是利潤可是大著呢,我們藥房這個月的利潤,百分之三十都是靠它創造出來……」

「我操你媽!」

他還未說完,藏狄安一巴掌砸到了他臉上,歇斯底里道:「老子弄死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7章 自食其果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