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9章 來生定還

第1769章 來生定還

現在,我不欠你們什麼了。

氐土貉這話是對著角木蛟和亢金龍說的,先前他對角木蛟和亢金龍所做過的種種,如今,終於用自己的生命,全部都還清了。

這話說完之後,氐土貉長處一口氣,如釋重負,雙眼中的神色迅速暗淡下來,頭一歪,躺在林羽的懷中半睜著眼睛,沒了聲息,但是臉上的神色卻分外平和解脫。

角木蛟和亢金龍半張著嘴,眼中光芒顫動,呆站在原地望著已經死去的氐土貉,心裡一時間五味雜陳,難以名狀。

氐土貉以前確實對他們,對青龍象做出過極為大逆不道的事情,但是最後氐土貉將功補過,陪他們擋住了敵人的攻勢,也以自己的性命救下了雲舟。

是非難定,功過參半。

一切的恩怨情仇,在這一刻,也皆都化作了過眼煙雲。

雲舟睜大了眼睛望著死去的氐土貉,眼中寫滿了驚詫和不敢置信。

要知道,氐土貉可是他這一生最痛恨的人啊,但是這個他最恨的人,最後竟然救了他的命,多麼的戲謔。

一剎那間,雲舟心裡對氐土貉洶湧的恨意也驟然減輕了許多。

「挖個坑,好好埋葬他吧!」

林羽輕輕嘆了口氣,伸手將氐土貉半睜著的眼睛撫合,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感覺心裡堵堵的。

他知道,氐土貉不算是好人,不過同樣也不是一惡到底的壞人。

不管他和角木蛟、亢金龍等人原不原諒氐土貉對星斗宗和青龍象的所作所為,但是從今天所做的一切來看,氐土貉都值得被好好安葬。

「好,我親自為他挖坑!」

角木蛟點了點頭,接著撿起地上的一把匕首,朝著山坡上走去,選了個非常不錯的位置,蹲在地上,用自己還能動的那一隻臂膀賣力的挖了起來。

亢金龍見狀也抓過一把匕首,走上前去幫助角木蛟。

雲舟抿了抿嘴唇,望了眼氐土貉,同樣撿起一把短刀,朝著角木蛟和亢金龍所在的方位走了過去。

「先生……先生……」

就在這時,百人屠突然跌跌撞撞的快步走了過來,聲音急切的沖林羽喊道。

「怎麼了,牛大哥?!」

林羽轉過頭,不解的問道。

「譚……譚鍇和季循……」

百人屠咕咚咽了口唾沫,說話有些磕磕絆絆。

「你找到他們了?!」

林羽神情一振,猛地站了起來,激動的沖百人屠說道,「我正準備去找他們呢,他們怎麼樣,沒事吧?!」

百人屠吞咽了一口唾沫,望著林羽沒有說話。

「你怎麼不說啊,牛大哥……」

林羽說完這話之後身子一顫,似乎從百人屠的臉上讀懂了什麼,臉上的興奮之情迅速的黯淡了下來。

「他們在哪兒呢?!」

林羽急聲問道,說話的時候,雙眼驀地便紅了。

「在斜坡下面!」

百人屠喉頭輕輕動了動,一向面無表情的臉上也罕見的泛起了一絲悲切。

說著他趕緊轉過身,帶著林羽朝著坡下方向走了過去。

林羽快步跟了上去,拳頭陡然握緊,胸口彷彿壓了一塊巨石,悶的他喘不過氣來。

此時天邊已經泛起一絲亮光,經過一晚的尋找和纏鬥,不知不覺中,天都放亮了。

林羽跟著百人屠朝著斜坡下面走了幾步,接著腳步一頓,身子也隨之一顫,雙眼的目光瞬間定格在了地上。

因為他已經看到了譚鍇和季循兩人的屍體。

雖然譚鍇和季循兩人的臉上和身上都覆蓋了一層薄薄的積雪,但是林羽仍舊能夠一眼認出他們。

哪怕是已經死去,他們兩人仍舊擺出了一副拚命的架勢,季循仍舊緊握著手裡的匕首,作勢要下扎,儘管他的手已經傷痕纍纍,腫脹不堪。

而譚鍇則將一名黑衣人死死壓在身下,他整個後背上,也布滿了刀口,而且還插著三把匕首。

足以看出他們與黑衣人浴血而戰時的慘烈!

林羽心如刀割,肝腸寸斷,雙眼驟然間模糊了起來,緊握著的拳頭不由微微顫抖,腦海中不停閃爍著跟譚鍇相識的一幕幕畫面。

現如今,已是天人永隔。

百人屠垂著頭,緊握著拳頭,也是悲痛萬分。

站立良久,林羽才緩緩走到譚鍇和季循的屍體跟前,將他們兩人身上的積雪拂掉,接著小心翼翼的將他們兩人抱到了一旁的巨石下面,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來,蓋在了譚鍇的臉上和胸前。

百人屠見狀也趕緊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蓋到了季循的身上。

像譚鍇和季循這種烈士,犧牲之後,是不能隨便掩埋的,屍體是要運回去的,所以只能暫放在這裡,等山下的救援隊來將屍體接走。

「譚兄,這輩子我欠你的,來生定還!」

林羽輕輕拍了拍譚鍇的胸前,接著站起身,神色一冷,渾身殺氣死盪,朝著山坡上的凌霄快速走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69章 來生定還

7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