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縣官不如現管

第175章 縣官不如現管

凡是經常打牌的人,誰都有牌風不順的時候,往常這種連輸的情況藏狄安也遇到過,通常第二天都會手氣大爆,狠狠的贏上一筆。

藏狄安相信這次也不例外,而且自己已經連輸兩晚上了,今晚絕對比以往還要運氣爆棚,他有信心將前兩天輸的一舉贏回來。

藏狄安和荀副院到了茶樓之後,馬爺和他的朋友早就已經等著了,還特地準備了一些果盤和茶水。

見到藏狄安的時候,馬爺和他朋友笑的合不攏嘴,這可是來給他們送錢的財神啊。

牌局開始前藏狄安特地用一捧清水洗了洗手,這叫凈塵,為了圖個好彩頭。

不過跟他設想的不一樣的是,前兩天的慘劇再次上演,他還是如墜崖般一把接一把的輸,時不時的就給人點上一炮。

他額頭上冷汗連連,後背的衣服也基本上都被汗水浸透了,摸牌的手禁不住微微顫抖,出一張牌都要思考很長時間。

但越是如此,他輸的就越厲害,手提包里的錢也越來越薄。

但越輸他就越想翻本,不停的督促大家提高倍數,但是換來的,卻是他手提包里的錢加速減少。

他感覺自己宛如陷進了一個巨大的旋渦,身不由己。

四人玩到後半夜,藏狄安再次給馬爺點了一把炮,顫抖著手摸向手提包的時候,突然發現包里空空如也!

他身子猛的打了個激靈,一把扯過包,用力的撕開,發現包里一毛錢都沒有了,再次輸了個底朝天!

「怎麼了,藏院長,沒錢了?要不兄弟先借你點?」馬爺笑呵呵的說道。

藏狄安面色鐵青,臉色陰晴不定,身子劇烈的打著哆嗦,突然狠狠的一甩手,用力的把包砸到了牌桌上,嘶聲道:「我借你媽,一定是你們兩個合謀出老千!」

「操你媽的,又不是你小子贏錢的時候了!」

馬爺被藏狄安摔包擊起的一塊麻將砸中了眼角,頓時也火冒三丈,抓起手邊的煙灰缸就朝藏狄安頭上砸去。

藏狄安壓根沒反應過來,生生被煙灰缸砸中了額頭,頓時慘叫一聲,一個趔趄做到地上。

「荀副院,打電話,打電話叫人!給我弄死他們!」

藏狄安有些聲嘶力竭的說道,現在的他已經輸紅了眼,全然忘記了這個馬爺也是道上的人。

「操你媽的,老子先弄死你!」

馬爺怒喝一聲,抓起桌上的茶壺狠狠的砸到了藏狄安的腦袋上,隨後拎起凳子狠狠的在藏狄安身上掄砸了起來。

「哎呦,哎呦,救命啊!」

藏狄安抱著頭慘叫連連。

「怎麼回事?」茶樓幾個看場子的立馬跑了上來。

「他賴賬!」馬爺冷聲道。

「該!」幾個看場子的吐了口唾沫,他們在這裡就是為了維護賭桌上的公平性,見到這種情況自然不會插手。

「別打了,別打了,我錯了,我錯了。」

藏狄安已經被打的鼻青臉腫,實在承受不住了,連聲求饒。

「馬爺,別打了,別打了。」荀副院也趕緊衝過來勸說。

「呸!」

馬爺這才停下手,朝藏狄安身上吐了口唾沫,「玩不起就別玩,這把的錢老子不要了,趕緊滾!以後別再讓老子看到你,否則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在荀副院的攙扶下,藏狄安一瘸一拐的艱難的下了樓。

「藏院,我打個車送您回家吧。」荀副院小心的說道。

「我哪兒還敢回家啊,我們家那母老虎要知道我輸了這麼多錢,非宰了我不可,我還是回醫院湊合一晚吧。」藏狄安捂著頭有氣無力的說道。

「我們先生早就說了,您今晚上運勢不佳,不想輸個底朝天,就打道回家,可惜您不聽。」

這時秦朗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了,笑眯眯的看著藏狄安說道。

藏狄安和荀副院看到他後身子猛地一顫,臉色煞白,宛如看到了鬼一般,這個人怎麼陰魂不散啊。

「你……你們先生是誰……」

藏狄安顫抖著身子,無比驚恐道。

「何家榮。」秦朗臉色瞬間一寒,「我們先生說了,惡有惡報,你作孽太多,會遭報應的,讓我最後再奉勸你一句,不想傾家蕩產,就改掉好賭的毛病。」

說完秦朗便閃身離開,飛速的消失在了路口。

「何家榮……何家榮……」

藏狄安心頭顫抖不已,這個何家榮莫非是神仙不成,竟然知道他會連輸三晚上。

不,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故意找人跑過來說自己會輸,給自己做心理暗示,所以自己在牌桌上才會緊張,才會輸。

他學過一定的心理學,知道什麼叫啟動效應和霍桑效應。

對,一定是這小子的暗示導致了自己的慘輸。

他緊緊的咬緊了牙冠,滿面赤紅,冷聲道:「好你個何家榮,竟然敢故意整我,老子早晚要你好看!」

雖然他猜錯了林羽用的手段,但是他猜的卻不假,確實是林羽故意整的他。

此時林羽正和江顏依偎在沙發上看著電視。

「顏姐,何大哥今天給我打了電話,說第二家何記玉飾的門店已經考察好了,位於市中心的匯古廣場,門店比寶玉閣要大上一倍,現在正缺個店長,要不你過去擔任吧。」

「我哪懂玉飾啊。」江顏搖搖頭。

「不懂可以學嘛,我再雇幾個懂行情的專業人員過去幫你。」林羽笑眯眯道。

「行吧,不過虧了可別怨我。」江顏想了想,便答應了下來,反正自己在家閑著也是閑著,去店裡幫幫忙也行。

不過她最希望的還是能夠回醫院當醫生,可惜被藏狄安這麼一搞,她在圈子裡的名聲算是敗了,這兩天她聯繫了好幾家醫院,都不願要她。

哪怕是一些以前她看不上的小醫院都猶猶豫豫的拒絕了她,讓她感受到了極大的挫敗感。

至於以前工作的華安診所,也早就倒閉了。

她現在頗有種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感覺。

因為頭上的傷太過惹眼,藏狄安第二天早上也沒再開早會,怕被人笑話。

昨天馬爺下手不輕,他這一起來,頭上還是昏昏漲漲的。

「咚咚咚!」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誰啊,進。」他不滿的嘟囔了一聲。

「藏院長,您沒事吧?」荀副院急匆匆的走進來,關切的問了一句。

「沒事。」藏狄安嘆了口氣。

「院長,您出氣的機會來了,衛功勛衛局長今天親自陪他夫人來咱醫院看病了。」荀副院急忙說道,眼神熱切。

「公安總局局長衛功勛?」藏狄安臉上頓時也是一喜。

要是在京城,他被馬爺打了,早就一句話讓人把馬爺抓進去了,但是在清海就不行了,他人生地不熟的,說話沒有那麼大的分量,人家不一定能賣他面子。

現在衛功勛帶著夫人來看病,這簡直就是天賜良機啊,他一定得趁這個機會好好跟衛功勛打好關係。

不過他要是得知林羽與衛功勛也是相交莫逆,不知道會怎麼想。

「走,快,快帶我過去,我要親自去接待他!」

藏狄安急忙起身叫著荀副院往外走去。

此時腫瘤科外面,衛功勛背著手焦急的來回踱步,妻子已經進去好一會兒了,還是沒消息。

「爸,您別著急,我媽一定不會有事的。」衛雪凝輕聲安慰了父親一句,但是說話的語氣是那麼的沒有底氣。

「哎呀,衛局長,衛局長,沒親自過來迎接您,實在是怠慢了。」藏狄安小跑著走了過來,滿臉的恭敬。

比他在電話里對謝長風佯裝出的恭敬態度要真誠的多。

畢竟衛功勛能直接幫上他的忙,縣官不如現管,就是這個道理。

「您是?」

衛功勛看到藏狄安后微微一怔,有些意外。

「衛局,這是我們醫院新上任的院長,藏狄安藏院長。」荀副院急忙介紹道。

「奧,你好你好。」

衛功勛趕緊伸出手跟藏狄安握了握。

畢竟他老婆現在在人家醫院看病,自然得對人家客氣點。

「嫂子是哪裡不舒服啊?」藏狄安頗有些討好的直接稱呼衛功勛的夫人為嫂子,顯然想要故意攀交。

衛功勛沒介意,而且也樂意跟藏狄安打好關係,說道:「最近老是肚子疼,食欲不振,可能是腸胃方面有什麼炎症之類的毛病,以前也犯過。」

至於妻子到底是什麼毛病,他也不清楚,在他認為,無非是胃潰瘍、腸炎之類的毛病,本來他不想陪著來的,畢竟妻子以前這種情況都是吃吃藥就好了,但是這次她疼的格外厲害,臉上的表情都扭曲了,所以女兒才給他打了電話,讓他陪著一起過來。

「您放心,只要進了我們醫院,我藏狄安一定保嫂子安然無事,否則您拿我是問。」

藏狄安一聽大概是腸胃炎方面的疾病,立馬拍了拍胸脯,誇下海口擔保道。

「那就多謝藏院長了。」衛功勛一聽他這麼說,頓時也鬆了口氣。

「荀副院長,去,吩咐下去,各項檢查都已嫂子優先,催促下化驗科,儘快把五項檢查結果匯總出來。」藏狄安轉頭沖荀副院吩咐了一句。

「是,院長。」荀副院立馬急匆匆的走了。

「藏院長,多謝您了。」衛功勛頗有些感激道,暗想這新來的院長人還挺不錯的,第一次見面竟然就這麼幫忙。

「您客氣了,說不定我以後還有事要麻煩您呢。」藏狄安笑呵呵的說道,側了側頭。

「您頭上這傷是……」衛功勛這才注意到藏狄安頭上的傷。

「嗨,被兩個小流氓打了。」藏狄安擺擺手,裝出一副不願多提的樣子。

「誰這麼大的膽子?藏院長,你告訴我,我這就派人把他們抓起來,一定嚴懲嚴辦!」衛功勛面色一冷,威嚴道。

「這,這點小事麻煩您,不好吧……」藏狄安佯裝推辭,內心卻是竊喜萬分。

你就等死吧馬爺,老子攀上了衛功勛的關係,不僅要讓你把贏老子的錢吐出來,還要把你整個半死!

藏狄安越想越激動,彷彿已經看到了自己暢快報仇的那一幕。

「應該的,藏院長,你說吧,那倆人是誰。」衛功勛點點頭,既然藏狄安這麼給他面子,那他自然也得賣人家一個人情。

「說來慚愧,是……」

「院長,院長,檢查結果出來了。」

未等藏狄安說話,荀副院長突然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手裡還拿著一個單子,滿臉驚慌的看了眼藏狄安和衛功勛,咕咚咽了口唾沫,沒敢說話。

「你慌什麼,什麼情況,倒是快說啊。」藏狄安面色一板,不悅的催促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5章 縣官不如現管

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