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9章 狠厲的手段

第1719章 狠厲的手段

眾人聞言臉色皆都一變,趕緊跟著雲舟走到了外面。

只見院子大門口內側的積雪已經被雲舟給掃開了,露出下面大片的冰凌,而冰凌裡面夾雜著殷紅的鮮血。

季循急走上來檢查了檢查積雪的厚度,沉聲說道,「從這些的積雪厚度來看,這冰凌在暴風雪開始后兩個小時才形成,距離我們趕過來,也不過一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而已!」

「那也就是說,我們在山谷里遭受到襲擊之前,這裡曾經發生過什麼!」

譚鍇面色鐵青,沉聲說道,「如果……如果這血是這老護林人的,那我們的線索,恐怕就斷了……」

說著他緊緊的握住了拳頭,胸口彷彿要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生生壓碎!

林羽臉色晦暗,緊蹙著眉頭沒有說話。

一旁的百里突然猛地轉過身,快步走進了屋內,將幾名俘虜從屋內拽了出來,幾腳踢跪到了地上,冷聲喝道,「說,你們把這老護林人弄到哪裡去了?!」

幾名俘虜跪在地上,低著頭皆都沒有說話。

雖然他們四個的手腳都沒有被綁住,但是他們一個也不敢跑,因為他們剛才在山谷里跑過,知道以他們的能力根本逃不了!

百里立馬從腰間摸出一把匕首,抵在左邊一名鷹鉤鼻男子的脖子上冷聲質問道,「你先來,說!」

鷹鉤鼻咕咚咽了口唾沫,緊張道,「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

百里冷哼一聲,手腕一抖,手中的刀刃一閃,鷹鉤鼻的左耳朵立馬飛落到了雪地里。

「啊!」

鷹鉤鼻立馬慘叫一聲,下意識的想要伸手去捂自己的傷口。

但是百里眼疾手快,一腳踩住鷹鉤鼻的小腿,左手一把抓住鷹鉤鼻的手,用力一扭,然後手裡的刀刃貼到鷹鉤鼻的手腕上,冷聲說道,「如果你再不說,我就在你的手腕上開上一刀,然後把你丟在雪地里,讓你緩慢感受生命從自己體內流逝的感覺……」

聽到他這話,鷹鉤鼻下意識打了個寒戰,就連其他三個俘虜也同樣嚇得身子發抖,脊背發寒。

他們知道,在這種氣溫之下,一旦動脈破裂,血液的流逝會很緩慢,死亡的過程也會很緩慢,他們會充分的體會到生命流逝的絕望感!

這種感覺,比一刀殺了他們痛苦的多,也可怕的多!

「我說的是實話,我們接到的指令就是去山嶺上埋伏你們,並不知道,護林站這裡的事情……」

鷹鉤鼻聲音顫抖的說道。

「還嘴硬!」

百里冷冷的說道,接著手腕一抖,手上的刀刃立馬在鷹鉤鼻的手腕上挑了一下,一股殷紅的鮮血瞬間噴涌而出。

緊接著百里一腳飛踹而出,將鷹鉤鼻踹飛到了前面的雪地里,雪白的積雪上立馬灑滿了殷紅的鮮血,觸目驚心。

林羽神色一變,想要出聲阻止,不過為時已晚,他立馬將到嘴的話又吞了回去。

「啊!啊!」

鷹鉤鼻死死握著自己噴血的手腕,面色慘白,顫聲道,「我說的是實話,我們確實不知道有關護林站的事情,肯定是其他同伴被派過來執行這邊的任務,我們並不知情……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

「你什麼時候說實話了,我什麼時候就救你!」

百里冷冷的說道,接著走到鷹鉤鼻身前,俯下身子,抓過鷹鉤鼻的左腳,在鷹鉤鼻的腳後跟上立馬也割了一刀,直接將鷹鉤鼻的跟腱割斷,鮮血頓時汩汩而出。

「啊——!」

鷹鉤鼻絕望的凄厲大叫,挺著身子絕望的大聲嘶吼道,「我說的是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啊……我真的不知道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還不說實話?!」

百里冷哼一聲,接著再次抓過鷹鉤鼻的右腳,迅速一刀,將鷹鉤鼻的右腳跟腱割斷,鮮血噴濺。

「啊!我沒有撒謊……求求你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鷹鉤鼻用力的掙扎著,鮮血反倒流的越來越快,很快,他的臉便已經慘白一片,雙眼中光芒漸漸暗淡下來,四肢的動作也逐漸緩慢了下來,彷彿被緩緩冰封住的魚兒,最後四肢僵硬的躺在了雪地里,大睜著雙眼和嘴巴,胸口的起伏越來越緩,嘴中的熱氣也越來越淡。

百里冷冷掃了他一眼,沒有絲毫的表情,轉頭沖林羽說道,「看來,他確實沒有撒謊!」

譚鍇和季循等人聽到百里這話頓時感覺心頭一陣惡寒,原來,百里故意用鷹鉤鼻一條人命來試探這些俘虜到底有沒有撒謊!

他們絲毫不同情死去的鷹鉤鼻,只是對百里狠辣無情的手段感到驚駭。

其他三個俘虜更是嚇得都要尿出來了,臉色煞白,驚聲道,「你們問什麼我們都說,全都說,求你們放我們一條生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19章 狠厲的手段

7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