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第170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看著薛沁極為真切的眼神,林羽心裡猛地一顫,說不出的動容。

自己說願意為了她連命都不要了,那是在開玩笑,是因為自己留有後手。

可薛沁說這話的時候,可是沒有任何後手和退路的。

她一旦跟自戀男走了,那搭上的,將是她的清白!

林羽知道她的身子從未被男人染指,也知道她有多厭惡除自己之外的男人。

現在她竟然為了自己,願意去犧牲自己的身子,陪另一個男人睡覺?這是怎樣的一番情意啊?

饒是林羽再鐵石心腸,也難免有些心動了。

「你要這麼說,我更不能讓你跟他走了。」

林羽沖薛沁溫柔一笑,隨後拉著手將她拽到自己身後,同時在她耳邊輕聲道,「相信我。」

「來吧,帥哥,咱倆幹了!」

林羽沖自戀男一伸手,立馬端起了面前的不鏽鋼盆。

「來!」

自戀男強裝作鎮定端了起來,見林羽仰頭喝了起來,也只好跟著喝了起來。

不過他喝的很慢,一邊喝一邊那眼睛瞄著林羽,準備等林羽不行了之後立馬停下。

但是林羽咕咚咕咚大口喝的正歡,宛如在喝飲料一般甘甜。

「加油!加油!……」

旁邊的人看林羽喝的這麼起勁,立馬來了興緻,興奮不已,大聲的鼓著掌替林羽加油。

「我說你小子倒他媽喝啊,人家那邊都喝一半了,你咋才喝了這麼點呢!」

幾個混混模樣的人見自戀男在那耍滑,立馬過去往他頭上扇了一巴掌。

自戀男這才趕緊加快了速度,濃烈的酒精氣味瞬間溢滿了整個口腔和鼻腔,眼淚都嗆出來了,滿臉苦色。

「何總加油,何總加油!」

丁叮等一眾同事看到林羽喝酒竟然這麼猛,頓時崇拜的不行,一個勁兒的給他加油打氣。

薛沁卻僅僅的攥住了手掌,滿臉緊張的望著林羽,生怕他出事。

林羽屏住呼吸,大口大口啊的喝著,一口氣把盆里的酒喝了個精光,接著將手裡的盆往下一翻,一滴不剩。

「好!」

圍觀的眾人群情激昂的大聲叫好,用力的拍著手。

丁叮等幾個公司的小姑娘一邊拍手,一邊尖叫,興奮的跳起來了,看向林羽的眼神滿是崇拜,何總太帥了!太爺們了!

雖然她們平日里喜歡的多是柔魅的日韓小生,但是此時看到林羽這種純爺們的舉動,同樣也是心動不已,如果不是何總已經結婚了,她們絕對要以身相許!

「啊——!太厲害了!」薛沁也興奮的尖叫一聲,跳起來一把抱住了林羽,欣喜若狂,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林羽被她抱得一愣,趕緊拍拍她的背,示意她快下來。

倒不是嫌她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抱自己,而是自己的肚皮本來就快要撐破了,她再這麼一壓,實在太難受了。

「你他媽倒是喝啊,人家都喝完了!」

眾人一看自戀男那邊連四分之一都沒到,立馬催促起了他,尤其是旁邊的幾個小混混,一直歪頭看著他,大有他不喝下去就要強行灌他的意思。

自戀男在看到林羽喝完后眼淚立馬就下來了,心裡悔恨交加,痛恨自己竟然輕信了薛沁的話,被林羽忽悠著稀里糊塗的走上了這麼一條絕路。

「快點的!真墨跡,是不是爺們!」幾個小混混中有人氣的拿煙把扔了自戀男一下。

自戀男嚇得身子一哆嗦,趕緊忍著刺鼻的酒精味,加快了速度。

但是這股濃郁的酒精味實在是太嗆人了,而且還辣嗓子,自戀男一大口灌進去,一下嗆到了嗓子眼兒,「哇」的一身吐了一桌子,盆里的酒也撒了一地。

「哎呦卧槽,惡不噁心!」

人群驚呼一聲,立馬四散著往後退,但有幾個人還是被濺到了身上、鞋上,給他們噁心的不輕。

幾個小混混也受到了波及,衝過來狠狠往自戀男頭上扇了兩巴掌,怒聲道:「操你媽的耍詐是不是?吐出來了你也得給我舔回去,抓緊的,舔乾淨嘍!」

「對,舔乾淨!」

「舔!舔!舔!……」

人群中頓時也嚷嚷了起來,強烈要求自戀男把地上的酒和污穢物舔乾淨。

自戀男忍不住哭了起來,沖林羽和薛沁懇求道:「姑爺爺,姑奶奶,我錯了,你們原諒我吧,我認輸了!」

本來薛沁只讓他叫姑奶奶的,沒想到他竟然主動的把姑爺爺也叫上了,聽的林羽和薛沁都不由有些難為情。

「行了,大伙兒就別難為他了,這酒喝下去還真有點難受……嗝!」

林羽說著打了個飽嗝,眾人頓時哄聲一笑。

自戀男趕緊把包還給薛沁,趁大家不注意灰溜溜的跑了。

「走,我們去跳舞,幫助你消化消化肚裡的酒!」

薛沁興奮不已,見林羽喝完酒沒什麼事,不由分說的拉著他的手跑上了舞台。

震耳的DJ聲響徹全場,舞台上的人立馬瘋狂的跳動了起來。

林羽哪見過這種架勢啊,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勁爆的嗨吧呢,只能尷尬的跟著別人瞎扭。

薛沁見林羽這舞跳得跟抽了筋兒似得,不由撲哧一聲笑了,抓住他的雙手,轉過身背對著他,將他的雙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上,示意他跟著自己的節奏扭腰就行。

薛沁可是泡酒吧的老手,以前經常跟她那些同事或者女朋友來這種地方玩,以緩解強大的工作壓力。

她舞跳的也是非常好,身子扭動的十分協調,比很多專業的舞蹈演員也不遑多讓。

她的穿著本來就很性感,現在這一扭腰翹臀,更加的誘人了,聞著她身上的香氣,林羽只覺的渾身血液沸騰。

尤其是薛沁為了跟他互動,手時不時地按在他大腿兩側往下滑一下,緊翹的臀部跟自己的私密部位難免有些親密接觸,讓他心臟跳得更快了。

其實薛沁也不是故意的,以前她跟人跳舞跳習慣了,在熱烈喧囂的氛圍下難免有些激動,不過在她感受到林羽特殊部位的異樣之後,臉色還是不由的一紅,趕緊將身子往前挪了挪。

不過身後的林羽突然一把把她攬了回去,她嚇得「啊」的叫了一聲,接著就感覺林羽溫熱的身子貼到了她身上,隨後頭也枕在了她的肩上,滿嘴酒氣的沖她說:「我……我不行了……得走……走了……」

薛沁回頭一看,發現林羽是酒勁上來了,便趕緊抱住他,喊公司的其他員工過來幫忙,架著林羽去了停車場,叫了個代駕幫忙開車。

薛沁一邊拿手替林羽擦著汗,一邊沖代駕說道:「師傅,送我們去新區的香格里拉酒店。」

這也是林羽聽到的最後一句話,隨後他整個人就昏睡了過去。

等他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因為他養成了早上六點起床的生物鐘,所以不到六點就醒了。

不過在酒勁的作用下,他的頭還是有些昏脹,抬頭掃了周圍一眼,發現好像是在酒店的一家套房裡,而且自己的身上竟然一絲不掛!

林羽嚇得打了個激靈,努力回憶了一下,昨晚自己好像是跟薛沁一起回來的啊,難不成薛沁趁著自己酒醉……

林羽內心突然狂跳了起來,壞了壞了,這還了得,江顏知道了還不得扒了他的皮!

他見床頭掛著一套男士睡衣,立馬趕緊抓過來穿上,快步的走出了卧室,進了套間的客廳。

客廳上躺著一個人影,給林羽嚇的一趔趄,他仔細一看,發現竟然是宋征!

「宋征,你怎麼在這呢?!」林羽有些驚訝的把他喊醒。

「何大哥,你醒了啊,昨晚上你可把我折騰死了。」

宋征趕緊坐起來,揉了揉惺忪的雙眼。

「你怎麼在這啊?」林羽驚訝道。

「不然呢,你還想我姐在這啊?」宋征白了他一眼,「她把你送到酒店后就把我叫了過來,讓我照顧你。」

「讓你照顧我你為什麼把我的衣服脫得一絲不剩!」

林羽一聽更加火大,瞪大了眼睛怒髮衝冠的望著宋征,還不如讓他姐在這呢!

「你吐得身上全是,我不給你脫了還能怎麼辦!」

宋征埋怨了他一句,接著拿了一套新衣服遞給他,說道:「這是我的舊衣服,湊合著穿吧,你換下來的我給你洗了,在洗手間呢。」

「謝謝你啊,兄弟。」林羽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原來自己錯怪他了。

從酒店出來后,林羽就跟宋征分開了,直接回了家。

進門的時候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昨天晚上自己的手機沒電了,江顏估計找他都找瘋了,一會兒肯定少不了一頓盤問,甚至是「毒打」。

不過他開開門后,發現家裡竟然一個人都沒有!

不應該啊,往常這個點江顏還在家化妝呢,不可能去上班的啊!

老丈人丈母娘不在家倒是正常,應該一個趕早市去了,一個散步去了。

他正納悶著呢,鎖眼突然一響,接著江顏便回來了,只見她臉上寫滿了疲憊,見到林羽后打了個招呼就跑到屋裡噗通趴到了床上,看得出來她十分勞累。

林羽趕緊跟進去,問她怎麼了,江顏閉著眼喃喃道:「前段時間祁院長退休了,新院長就是個變態,天天給我們開會,昨晚上我們科室做完手術后,給我們開了半晚上的會……」

說著說著她就睡著了,林羽再沒打擾她,替她倒了杯水放在了床頭,也沒去醫館,留在家裡專心照顧她。

臨近中午的時候江顏才醒了過來,看了眼時間,急忙爬起來整理了下妝容,說她下午還得接著上班呢。

「這是要把人累死嗎?」林羽有些不滿的嘟囔了一句,十分心疼江顏。

「沒辦法,新官上任三把火。」江顏塗了下口紅,砸吧一下嘴,接著拿起包就往外走。

「我送你吧,順便帶你去吃點飯。」

林羽帶著江顏去樓下吃了點東西,隨後就送她去了醫院,讓她下班后給自己打電話,自己再過來接她。

江顏剛進醫院大門,管藥物採購的荀副院長便給她打來了電話,語氣很不悅,「江顏,你在醫院嗎,現在立馬來院長辦公室一趟!」

說完不等江顏回答,電話那頭便掛掉了電話。

江顏咬了咬嘴唇,清楚他為什麼對自己這個態度,略一遲疑,接著快步進了診樓,直接去了院長辦公室。

祁明青退休後接替他的院長叫藏狄安,整個人長得十分富態,不大的眼睛中射著一股精明和貪婪。

江顏進門的時候他正坐在椅子上看著一疊資料,剛才給江顏打電話的荀副院長也在,看到江顏后眼裡閃過一絲寒色。

「江顏,你看看這個表格對嗎,是你在開藥方的時候擅自將脘氰胺換成了柏拉定嗎?」

藏狄安冷哼了一聲,接著狠狠的把文件夾扔到了桌上。

「不錯,是我換的。」江顏神色冷峻道,也沒看桌上的文件,她來前早就料到了是這件事。

「你為什麼這麼做?你知道你這麼一換,害醫院損失了多少錢嗎?!」藏狄安沉著臉冷聲道,「以前祁明青在的時候他不管你,現在我來了,你以為我還不管你嗎?!」

江顏面色坦然道:「院長,我知道我們醫院要賺錢,但是我們也不能這麼賺吧?脘氰胺是柏拉定價格的數十倍,但是藥效卻與柏拉定一樣,我們為什麼要讓病人花這些冤枉錢……」

「住口!你是醫生,為醫院工作,為醫院創造效益是天經地義的!」藏狄安冷聲說道。

「就是,你這小丫頭嘴還挺硬,你還真把自己當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了?你為那些病人考慮,就不為醫院考慮嗎?忘記是誰給你飯吃了嗎?!」

荀副院長也背著手沖她呵斥了一番。

「行了,荀副院長,別跟她浪費口舌了,我聽說咱醫院最近人員有點超員?要不讓江醫生先回去休息一陣子吧。」藏狄安拿手敲著桌子,淡淡道。

「不用休息了,我辭職!」江顏說完便把胸前的證件摘了下來,啪的拍到了桌子上,轉身就往外走。

「你辭職?!我告訴你,是老子裁的你!什麼東西!」藏狄安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冷聲道。

「藏院長,使不得啊!」

這時得到消息的李浩明急匆匆的跑了進來,沖藏狄安說道:「院長,您可知道她愛人是誰?」

「誰啊?不就是那個何什麼什麼榮?」藏狄安神情頗有些不屑。

「不錯,何家榮,回生堂的何神醫。」李浩明急忙說道。

「奧,原來他叫何家榮啊?我聽說以前不是個吃軟飯的窩囊廢嗎?」藏狄安昂著頭,十分傲慢。

李浩明聽到這話心頭頓時咯噔一下,皺著眉頭抬眼看了眼藏狄安,說道:「藏院長,你剛來可能不知道,何醫生幫我們醫院醫治好了好幾例疑難雜症的病例……」

「這說明什麼?!李主任,這說明我們醫院醫生的無能!」

藏狄安頗有些生氣的拿手敲了敲桌子,冷聲道:「我問問你,華夏衛生總局為什麼把我從京城調過來當這個清海市人民醫院的院長?!」

「就是為了讓清海市人民醫院擺脫這種無能!」

沒等李浩明答話,藏狄安便怒氣沖沖的自己回答了出來,神色間頗有些自傲。

李浩明聽到這話一時間有些無言以對,心裡有些窩火,京城來的怎麼了,京城來的就牛逼了?說不準也是個草包!

「李主任,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不要一味的跪舔別人,努力提高自己的醫術才是正道!」

藏狄安冷冷道,「區區一個何家榮,還不知道從哪學的幾手雜耍,就把你們糊弄的團團轉,被人喊一聲神醫他就自以為要上天了,什麼東西!江顏是他老婆是吧?老子開的就是他老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0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