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酒吧生死局

第169章 酒吧生死局

薛沁說這話的時候眼神迷離,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亂顫,嬌艷欲滴的紅唇半張半合,看的自戀男心裡狂跳不已。

極品,極品啊,今天必須拿下!

「美女,我的本事大著呢。」自戀男嘿嘿一笑,挺著身子啪的拍了把褲襠,神情頗有些猥瑣。

「是嗎?那先把姑奶奶我喝趴下再說!」

薛沁直接叫來了服務員,讓他添了幾瓶伏特加和啤酒,沖自戀男道:「深水炸彈喝過嗎?」

「喝過,小意思。」自戀男自信的笑了笑,接著拽了把椅子坐到桌前。

「你是男女的,我是女的,一人對一,不公平吧?」薛沁眼神迷離的瞥了他一眼。

「那是當然,這樣,你喝一杯,我喝兩杯,這樣公平吧,美女?」自戀男說話間掃了眼薛沁深邃的領口,心癢難耐,恨不得立馬把她喝倒,抱回酒店去享用。

「好,這可是你說的,別反悔。」薛沁眯著眼,咧著嘴角笑了笑,勾人心魄。

「誰反悔誰是小狗!」

自戀男舔了舔嘴唇,接著拿過三個洛克杯和三個小型烈酒杯,在三個洛克杯里分別倒滿三分之二的啤酒,隨後在烈酒杯里倒滿伏特加,將烈酒杯懸在洛克杯上方,一鬆手,烈酒杯噗的沉入洛克杯里,頓時氣泡四溢。

「來吧,美女。」自戀男笑嘻嘻道。

「薛總,別喝了吧。」這時旁邊的丁叮和其他同事忍不住勸了薛沁一句,如果她喝醉了,那可就真便宜這個自戀男了。

薛沁沖她們擺擺手,跟自戀男說笑道:「來,不過話說好了,如果你被喝倒了,你得叫我一聲姑奶奶。」

「沒問題,你先來。」自戀男點點頭。

薛沁沒有絲毫遲疑,立馬端起桌上的杯子就往嘴裡送,但是酒杯剛到嘴邊,白皙的手腕便被一隻溫熱的手掌抓住了。

薛沁抬頭一看,見林羽正目光溫和的看著她,輕聲道:「你喝的已經夠多了,不能再喝了。」

「哥們,你誰啊?她男朋友?」自戀男皺著眉頭問了一句。

「不是,她的朋友。」

「那你多管個毛啊,我們倆喝酒關你屁事!」自戀男頗有些惱怒道。

「就是,何總,我們兩個人喝酒,不用你費心了,你聊你的天去。」薛沁語氣酸酸的說道,用力的抓住林羽的手想拽開,但是怎麼拽也拽不動。

「你不能再喝了。」林羽語氣多了一絲威嚴,他能看出來,薛沁如果再喝下去,用不了幾杯就醉了。

「我說你這人是不有病,我倆人願意,關你什麼事,沒聽到我們倆剛才打賭了嗎?」自戀男頓時不幹了,噌的站了起來,怒氣沖沖的望著林羽,「你要不想讓她喝也行,那她現在就得跟我走!」

「是啊,何總,我跟他打了賭的,我可不想當小狗。」薛沁再次嘗試著撥了下林羽的手,但是力道小了很多,心裡五味雜陳。

「我來替你喝。」林羽想了想說道。

「你會喝酒嗎?晚上吃飯的時候你都沒怎麼喝。」薛沁聽到這話心裡不由一暖,看來他還是在乎自己的,起碼願意替自己挺身而出。

其實她有些自虐性的跟自戀男賭喝酒,也是為了吸引林羽的注意。

「不能喝,為了你也得喝。」林羽沖她眨巴眨巴眼,開玩笑似得說了一句,接著手鑽進她柔嫩的掌心,將她手裡的杯子拿了下來。

薛沁沒有絲毫的反抗,愣愣的望著林羽,眼眶不由有些泛紅,滿目柔情。

恐怕任何一個女人聽到這話也會被打動吧。

雖然她不知道林羽這話是否出自真心,但哪怕只是騙騙她,她也知足了。

雖然這話是開玩笑語氣說的,但是林羽並沒有騙她,林羽和何家榮倆人的酒量都不怎麼樣,上次陪江顏去應對那個副院長時,林羽是提前喝過醒酒湯的,今天他事先也沒準備,以為只是出來玩玩,沒打算喝太多酒,沒想到薛沁鬧了這麼一出,他也只能咬牙挺身而出了。

不過好在自己帶了銀針,扎到關沖穴上,應該能應付一陣子。

「帥哥,我替她跟你喝,咱倆一對一。」林羽沖自戀男說道。

「那可不行,我倆可是打好賭的。」自戀男倒不是害怕跟林羽喝酒,只是害怕薛沁不認賬。

「你放心,咱倆的賭約依然算數,你要是把他喝倒了,我就跟你走。」說著薛沁直接把裝有身份證和車鑰匙的包扔到了自戀男的懷裡。

隨後她轉身靠到林羽身邊,纖細的手指在他胳膊上輕輕劃了下,半開玩笑半認真道:「何總,我現在可是把自己這個人全部交給你了……」

林羽轉頭沖她溫和的一笑,開玩笑道:「放心吧,我就是把命豁出去,也不能讓你跟他走。」

薛沁有些迷離的眼神陡然間變得明亮起來,無形中起了一層薄霧,已然分不清林羽這是真話還是假話。

「得嘞,一言為定!」

自戀男一把把包揣在了懷裡,沖林羽比了個請的手勢,說道:「請吧!」

林羽沒急著喝,沖他問道:「帥哥,你酒量如何?」

「很好!」自戀男十分自戀的說道,打算先從氣勢上震懾住林羽。

「那要這麼說的話,想把你喝倒還不是個簡單的事呢。」

林羽苦笑了下,看了眼桌上的洛克杯,說道:「你酒量這麼大,這麼一小杯一小杯的喝,得什麼時候是個頭啊,要不咱換大點的吧。」

「隨便!」自戀男十分自信的應了下來,心想你媽的你還想把老子喝倒呢,看我一會兒不喝癱你。

剛才他可是聽薛沁說過了,這個小白臉的酒量不咋地。

「服務員,換大杯!」自戀男趕緊招呼了一聲服務員。

服務員立馬拿來了幾個六兩多的高腳杯。

「還是小點吧。」林羽拿起來看了看,沖自戀男說道,「這個杯,幾杯能喝倒你?」

「至少八九杯吧!」自戀男牛哄哄的說道,在他看來,這種杯子,林羽絕對撐不過三杯。

「那再換個大的吧。」林羽把杯子放了回去。

「好,聽你的!」自戀男絲毫不打怵,再次喊了聲服務員。

服務員立馬拿來了四個足有二十公分高的啤酒杯。

「哥們,這個總行了吧。」

自戀男頗有些興奮,這個啤酒杯一杯至少得有一千毫升啊,一下就是兩斤酒啊,估計這一杯下肚,林羽就倒了,然後他就可以抱得美人歸。

「還是小點。」

讓自戀男沒想到的是,林羽再次嫌棄杯子太小。

他有些納悶的看了林羽一眼,心想這人神經病吧,都多大的杯了,還嫌小?就算吹牛,也得有個度吧?這也太不要臉了!

「先生,這是我們這裡最大的杯了。」服務員也有些無奈的說道,儼然把林羽當成了牛皮匠。

「奧,最大的了啊……」

林羽略一思索,突然想起來什麼似得,沖他問道:「那什麼,盆有嗎?你給我們倆找倆盆吧。」

「盆?!」

服務員聽的一愣,接著苦笑著點點頭,說道:「盆我們后廚倒是有,可是那太大了吧……」

「沒事,就它了,你給我拿來吧!」林羽趕緊沖他招招手,示意他去拿盆。

「哥們,你瘋了吧?!」

自戀男滿臉震驚的望著他,宛如在看一個神經病,那他媽一鐵盆起碼得十多斤酒啊!就是叫武松來他也喝不下啊!

「怎麼,你怕了?」林羽沖他挑了挑眉頭。

「怕?我怎麼可能會怕,我是怕把你喝出個好歹來!」自戀男冷哼一聲,終於猜到了林羽的用意,感情這小子是在故意虛張聲勢嚇唬自己呢。

「不怕那咱就來。」林羽笑眯眯的說道,隨後掏出隨身帶的一根銀針,趁人不備,扎在了自己的關沖穴上。

「家榮,你做什麼啊!」薛沁一聽都要用盆了,頓時也有些急了,急忙拽了林羽一把。

林羽笑著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別緊張。

很快服務員就拿了兩個明晃晃的不鏽鋼鐵盆過來,「噹噹」兩聲放到了桌子上,沖林羽說道:「先生,這是我們后廚洗菜的盆,我給您刷乾淨了,不過我事先跟您說一聲,如果你們要是喝出個好歹來,我們酒吧是不負任何責任的。」

「放心吧,我們不用你們負責,是不是,帥哥。」林羽沖自戀男使了個眼色。

「對,到時候你們只要記得給這位哥們叫救護車就行了。」自戀男冷笑著點了點頭。

隨後林羽往盆里倒了五瓶啤酒和四瓶伏特加,整個盆幾乎都要滿了,濃烈的酒氣撲面而來。

周圍的人看到這畫面頓時都好奇的圍了過來,紛紛驚奇不已。

「我天,老子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見用盆喝酒的,英雄啊!」

「這尼瑪的一盆得十多斤吧,這喝完還不得出人命嘛,生死局啊!」

「這哥們令人佩服啊,為了個妞兒,竟然命都豁出去了!」

自戀男看著滿滿一盆子酒,臉都綠了,看了眼面色坦然的林羽,心裡莫名有些心慌,這小子是要跟他來真的啊。

「帥哥,你還愣著幹嘛啊,給你自己盆里倒酒啊。」林羽笑眯眯的看著他說道。

自戀男咬咬牙,抓起桌上的酒就往自己盆里倒,覺得林羽肯定是在嚇唬他呢,估計林羽一會兒喝不了幾口就倒了,反正自己酒量大著呢,也沒什麼好怕的。

自戀男面前的盆滿了之後,一桌子上的酒瓶幾乎都倒空了。

「你提議的,你先來!」自戀男示意讓林羽先喝。

「別呀,一起吧,誰喝不完,誰認輸,怎麼樣?」林羽笑道。

「行!」自戀男硬著頭皮點點頭,這小子看來真要豁出命去了。

林羽作勢要去端酒,薛沁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無比緊張的望著他說道:「不行,這一盆酒下去,你命都得丟!」

「丟了也得喝啊,我要不喝,那你就得跟他走啊。」林羽半開玩笑的笑道。

「我寧可跟他走,也不願看到你出事。」薛沁一雙水靈靈的眼睛里,頓時含滿了淚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9章 酒吧生死局

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