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7章 我不喜殺人,不代表我不會殺人

第1697章 我不喜殺人,不代表我不會殺人

現在是一年四季中最冷的數九寒天,而東北又位於國土的最北部,這個時節過去,必然是天寒地凍、冰天雪地!

在這種環境之下,縱然是對角木蛟和亢金龍這種是玄術高手,也極為不利,一旦與人交手,體力將會直線下降!

對他們而言,將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哪怕對林羽而言,也是極大的挑戰,自小就生活在南方的他,還是頭一次去如此寒冷的地方!

但是他們別無選擇,只能硬著頭皮殺過去。

否則一旦被莫洛和萬休的人取得聯繫,甚至,一旦被萬休的人率先找到玄武象的後人,那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亢金龍和角木蛟得知要去的地方之後不只沒有絲毫的擔憂,反倒滿臉的興奮。

「放心,宗主,我們一定全力以赴!」

「等到我們找到玄武象的後人,那我們光復星斗宗往昔的榮耀,可謂是遲早的事兒!」

林羽笑著點了點頭,笑容略顯苦澀,心裡五味雜陳,輕聲嘆息道,「但願一切順利吧!」

他沒有亢金龍和角木蛟那種樂觀的心態,因為他知道凌霄和萬休是什麼人!

這次就算萬休不去,光是一個詭計多端、陰險卑鄙的凌霄都夠他們對付的!

如果萬休也在,那後果只怕不敢想象!

「對了,嚴昆前輩呢?!」

林羽皺著眉頭疑惑道。

「早就不見人了!」

亢金龍笑著搖了搖頭,無奈道,「這位嚴昆前輩可是真的逍遙自在,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沒事,到時候我給他留下消息,如果知道凌霄有可能在東北的話,他一定會趕過去幫我們!」

林羽笑著說道,他知道這位睚眥必報的嚴昆前輩得到消息后一定會自己過去。

「這次跟我們一起去的,還有氐土貉!」

林羽想了想說道,「我們得靠他尋找雪窩鎮!」

「雲舟正看著他們倆呢!」

角木蛟說著趕緊帶著林羽朝著走廊外一間卧室走去。

還沒推開門,就聽到門裡面傳來一陣陣的哀嚎。

林羽臉上掠過一絲好奇,等推開門之後,往裡一看,才發現雲舟此時正將氐土貉和尾火虎綁在兩座木樁上,將氐土貉和尾火虎兩人當做沙包一樣練著拳擊。

因為嘴巴都被膠帶封著,所以氐土貉和尾火虎兩人喊都喊不出來,只能痛苦的凄厲哀嚎。

「雲舟!還不住手!」

角木蛟看到這一幕,臉一沉,有些惱怒的呵斥了一聲。

雲舟看到林羽之後臉色猛地一變,立馬站直身子低下頭,宛如一個做錯事的小孩,摸著頭難為情的說道,「宗主,不,不好意思,我……我……」

「沒事,他們讓你受了那麼多委屈,打他們兩拳不多!」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接著走到氐土貉面前,嗤啦一聲撕下了氐土貉嘴上的膠帶,沉聲說道,「我們要出發去東北了,你能不能活,就看你能不能帶我們找到雪窩鎮了,如果這一路上你要是敢耍什麼花招……」

「不敢!不敢!」

氐土貉急忙搖了搖頭,滿臉的恐懼,喘息著說道,「我只求你能說話算話,找到雪窩鎮后,能放了我……這……這他媽真不是人過的日子……」

說著氐土貉眼中忍不住溢滿了淚水,太委屈了,他堂堂星斗宗氐土貉後人,一代玄術高手,成天被個毛孩子折磨的痛不欲生,太他媽委屈了!

「嗚嗚,嗚嗚……」

一旁的尾火虎用力的搖著頭,惡狠狠的瞪著林羽,示意林羽把他嘴上的膠帶撕開。

林羽嗤啦一聲將他嘴上的膠帶撕開。

尾火虎張口就是破口大罵,「草你媽的何家榮,我……」

砰!

尾火虎話未說完,林羽便利落的一拳砸到了尾火虎的臉上。

尾火虎眼前一晃,口鼻竄血,仍舊厲聲罵道,「何家榮,草……」

砰!

林羽再次一拳砸到了尾火虎的臉上,尾火虎嘴裡立馬塞滿了碎牙。

「我……」

砰!

林羽又是一拳,尾火虎頭一歪,直接昏死了過去,只有喉嚨處傳來咕嚕嚕的聲響。

砰!

砰!

……

林羽拳頭未停,仍舊一拳一拳的朝著尾火虎臉上砸去,但是自始至終,他看都沒有看尾火虎,兩隻眼睛始終冷冷的盯著在氐土貉的臉上,宛如一台沒有感情的機器。

氐土貉看著滿臉是血,甚至臉部都已經塌陷進去的尾火虎,再看著滿臉陰寒,沒有絲毫感情的林羽,臉色蒼白,心頭直顫,說不出的恐懼。

「這一路上,如果你敢耍任何的花招,這就是你的下場!」

林羽面色陰冷,一字一頓的說道,「我不喜殺人,但不代表我不會殺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97章 我不喜殺人,不代表我不會殺人

7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