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今晚我要睡床上

第16章 今晚我要睡床上

「剛才宋老已經為他切過脈了,脈象想必滑而緩,您也看過他的口腔了,他舌質應該偏紅,舌苔根部白膩,而且牙齦伴有出血。」

林羽神色從容的說道。

宋明徽滿臉震驚,林羽看都沒看過病人,竟然就能說的如此準確。

「這種癥狀是上實下虛之症,也稱為上熱下寒症,但是現在很多醫生只知其表不知其里,能把這個病看透的人,少之又少。」林羽接著道。

「不錯。」

宋明徽用力的點點頭,眼神中滿是興奮,「那你說說,這個病該怎麼治?」

「宋老既然已經將這個病看透,那開的方子應該是黃苓6g、黃連6g、大黃3g、炮附子12g,其中大黃宜沸水浸泡十分鐘去渣,炮附子需文火煎四十分鐘,然後兌前面的三黃葯湯,加溫后合服。」

林羽侃侃而談,宋明徽眼中的興奮之情更盛,內心已是震驚萬分,英雄出少年,英雄出少年啊!

一旁的宋征看著爺爺開的藥方,也不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林羽說的,竟然絲毫不差!

「絕我所知,這個病只有此方能解,小何,你說的能快速見效的法子是什麼?」宋明徽好奇的詢問道。

「針灸,效果立竿見影,不知可否借宋老這裡的毫針一用。」

「當然可以!」

宋明徽趕緊吩咐其他人把針袋取來。

等到針盒取來之後,林羽讓男子脫掉外衣在病床上趴好,接著兩隻手掐起三根毫針,分別對準男子的後背和后腰等穴位,極速的扎入。

「六合神針?」

宋明徽不由一陣驚呼,這種針法據說對施針人要求很高,風險極大,幾乎已經失傳,沒想到年紀輕輕的林羽竟然能施展的這麼好。

圍觀的眾人也不由嘖嘖稱奇,雖然他們看不懂林羽的針法,但是兩手公用六針,已經極具觀賞性。

針法施完后,過了有十幾分鐘,男子後背的痛感和下身的寒意,已經極大的減少,面色也漸漸的紅潤了起來。

「神醫啊,濟世堂果真都是神醫!」

男子被這個病折磨許久,如今病痛驟消,竟有種病症全好了的感覺。

聽到這話宋明徽不由嘆了口氣,面帶羞愧的搖了搖頭,今日的爭鬥,顯然勝負已分。

等到男子起來后,身上已經沒有任何不舒服,感覺渾身好像充滿了能量,活力十足,精神面貌也已完全不同,宛如脫胎換骨了一般。

噗通一聲,男子妻子突然跪在了林羽面錢,哽咽道:「神醫,多謝你救了我丈夫的命!」

說著用力拉著自己的丈夫給林羽磕頭。

「使不得,使不得。」

林羽趕緊將他們兩口子拉了起來,接著取過宋老的藥方遞給他們,囑咐道:「保險起見,按照宋老寫的藥方回去煎服一劑,便可痊癒。」

宋明徽有些苦澀的笑了下,他知道這個病人已經好了,根本不需要再喝葯,林羽之所以這麼說,不過是為了照顧他這張老臉而已。

他心中對林羽的好感不禁又多了幾分。

圍觀的眾人也被林羽徹底震撼到了,紛紛要他的聯繫方式,以備後用。

等把眾人打發走之後,宋明徽才拉著林羽的手說道:「小何啊,我老頭子這輩子沒服過誰,今天我對你真是五體投地啊,今晚我做東,你必須給我這個面子。」

「宋老過獎了,宋老的醫術也已經出神入化,我還需要多跟您學習。」林羽謙卑道。

最後林羽沒能拗過宋明徽,還是被留了下來吃飯。

衛功勛著急回去給老婆煎藥,抓了葯便先走了。

喝酒的時候宋明徽一直在誇他,旁邊的宋征臉色鐵青。

他感覺林羽才像是爺爺的孫子,而自己則是個外人。

酒過三巡之後,宋明徽終於開口道:「小何啊,不瞞你說,我有一事相求。」

「宋老請講。」

「我是想請你幫我外甥女看病,也就是我大閨女的女兒。」宋明徽嘆了口氣。

林羽聞言一驚,宋明徽的醫術如此高超,竟然還要邀請他看病?

「宋老說笑了,您看不好的病,我恐怕也沒辦法。」林羽苦笑道。

「我姐有病?爺爺,你開什麼玩笑,我姐好好的,哪有什麼病?」宋征驚訝道,他老姐他還不知道嗎,除了性子冷淡點,根本沒有任何病。

「小何,這個忙你無論如何要幫我啊。」宋明徽壓根沒理會宋征。

「那宋老可否說下她的病症。」林羽疑惑道。

「唉,一言難盡,還是等你們倆見面,你親自瞧瞧吧。」宋明徽愁雲滿面,絲毫不像在說笑。

「好,既然宋老開口了,那我便不再推辭,不知道您外甥女什麼時候方便?」林羽見宋明徽對她外甥女的病症欲言又止,不由來了興趣。

「她現在不在清海,過陣子等她空了些,我就把她叫過來,我這外甥女要強,跟她媽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自己開了家公司。」宋明徽呵呵笑道,頗有些自豪,「她最近正打算來清海開家分公司呢。」

「好,那到時候您通知我就行。」林羽說道。

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林羽碰到宋老這種令自己敬佩的醫道高手,不由多喝了幾杯,回到家之後江顏已經睡了,但床頭的檯燈仍舊為他留著。

林羽瞥了眼地上的地鋪,接著一下躺到了床上。

好香啊。

林羽不由哼笑了聲,這張雙人床,自己還是第一次躺在上面。

「你回來了,怎麼喝這麼多酒?」

床上的江顏被他驚醒了,起身看了他一眼。

「今晚,我要睡床上!」

林羽指著天花板頗有些豪氣的說道。

「好。」

江顏答應了一聲,接著起身去客廳給他接了杯水放在床頭,隨後自己拿著枕頭睡到了地鋪上。

林羽突然被她這個舉動激怒了,連日來積壓的情緒也在這一剎那間迸發,他一個翻身滾到了地鋪上,一下壓在了江顏的身上。

「你就這麼討厭我?」

「啊!」

江顏嚇得短促的叫了一聲,看了林羽一眼,隨後別過頭,雙手陡然間握緊被褥,彷彿要割進自己的手心一般。

感受著林羽帶著酒氣的溫熱呼吸,她內心驚慌不已,她很想一把把林羽推開,並且大罵他無恥,可是她不能。

自己是她的妻子,他做什麼都是應當。

她想過這一天遲早會到來,她也試著去做好這種心理準備,但是她內心始終無法接受林羽。

不討厭,已經是她最大的限度。

「既然你這麼委屈,又何苦要嫁給我,讓彼此都忍受這種折磨。」

林羽有些自嘲的笑了一聲,借著酒勁,平日里壓抑的話終於說出了口。

如果江顏沒有跟何家榮結婚,那自己現在肯定要自由的多,他也是個男人,他也有需求,也會被異性吸引,他也想轟轟烈烈的談場戀愛。

可是他不能,他已經有了妻子。

但讓人痛苦的是,他與這個妻子卻有名無實,更讓人痛苦的是,這個妻子偏偏又美若天仙。

雖然酒精讓自己的身體有些麻木,但他仍能感覺到身下的女人修長緊緻、溫熱豐滿,身上的香氣令人沉醉。

如此近距離觀看她的面容,仍是那麼精緻完美,任再苛刻的人也挑不出半點毛病。

他不知道自己對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感情。

恨?

可她是自己的「妻子」。

愛?

可自己這麼晚才回來,她甚至連個電話都沒有打過,似乎自己與她毫無瓜葛。

江顏默不作聲,側著頭,兩行清淚無聲的滑落,滴在枕頭上,似乎已經想到了接下來會出現的場景,她閉上眼,默然迎接著這一刻的到來。

「你笑起來一定很美,可惜我從沒見你笑過。」

但林羽最後只是輕笑一聲,替她把臉上的淚水擦拭乾凈,起身回到了床上。

「你有權做任何事,我……我可以配合你。」江顏的聲音有些顫抖,甚至有些畏懼,但她還是要說,她知道現在的一切,對「何家榮」並不公平。

「我不會做任何事,在你放下他之前。」

林羽滿不在乎的笑了笑,心裡卻莫名有些刺痛。

自己難道喜歡上這個女人了?

不可能,只不過是征服欲在作祟而已,他極力勸說自己。

聽到這話,江顏心頭猛地一顫,一臉驚訝的望向床上的林羽,詫異不已,她從沒告訴過他自己心裡裝著別人,他又是怎麼知道的?

她很想問林羽是如何得知的,但是林羽已經有了微微的鼾聲。

她不知道的是,一個人心裡倘若住著一個人,任由她藏得再好,也是瞞不住的。

過了兩天,江敬仁在女兒和老婆的勸說下,忍痛把那副明且帖捐給了素有文物界「半壁江山」之稱的清海博物館。

經國內頂級專家鑒定,這副明且帖極有可能就是王羲之真跡,縱然不是,也至少是隋以前的臨摹本,還原度之高、保存之好,絕無僅有。

一時間整個華夏都為之震動,無數人都想來見一見這副絕世珍品。

清海博物館迫於巨大的壓力,以單獨為明且帖修建展廳為名,聲稱三個月之內不對外展示,以平息熱度。

而捐獻者江敬仁卻獲得了特權,清海市博物館為他頒發了獎章,並送予他五張博物館通票,即日起,他可隨時攜親朋好友過來觀賞明且帖在內的一眾藏品,終身免費。

江敬仁一時間成為了清海市古玩圈的名人,風頭之盛,甚至都壓過了唐宗運,每日登門的客人不計其數,江敬仁不勝其煩,只好閉門謝客。

因為貢獻突出,市政府特批,直接給他連升兩級,從原先的副處級,提到了副廳級。

江敬仁春風得意,自然知道這一切都是拜自己的女婿所賜,一改從前的態度,對林羽格外關切,極力撮合林羽和江顏抓緊給他們老兩口生個孫子。

但是自從那晚之後,江顏和林羽互相見面時都有些尷尬,幾乎很少有交流。

林羽甚至都有些後悔,要不是酒喝多了,自己也不會說那些話。

這天早上,林羽還沒睡醒就被電話鈴聲吵醒了,是沈玉軒打來的。

「喂,家榮,你在哪呢,我有個重要的事要跟你說!」電話那頭的沈玉軒語氣急促。

「我在家呢。」

林羽懶洋洋的說道,突然想起來見面那天沈玉軒印堂發黑,可能有血光之災,會不會是應驗了?

他猛地坐起,急忙問道,「你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我倒是沒事,只是你送我那觀音,那觀音竟然……哎呀,一兩句話說不清楚,咱們見面再說吧。」沈玉軒言語間頗有些驚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章 今晚我要睡床上

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