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0章 要等他死了再出手嗎

第1690章 要等他死了再出手嗎

叮!

百人屠這一刀下刺的雖然奇快無比,但是步承仍舊反應迅疾,用手中的匕首,將這一刀堪堪格擋了下來。

不過懸著的刀尖離著步承的心口也不過十公分左右。

步承咬緊了牙關,兩隻手死死的抓著手裡的匕首,雖然他很想用自己的膝蓋去頂百人屠,但是他的傷腿已經失去了知覺,導致半個胯部蘇麻一片,根本用不上半分力道。

百人屠半跪在地上,身子往前一沉,同時雙手用力將手裡的匕首朝著步承心口位置一按,刀尖再次往下下壓了幾公分。

此時刀尖離著步承的心口位置不過三五公分而已。

但是百人屠沒有繼續用力,只是這樣與步承抗衡著,冷聲問道,「你后不後悔?!」

他這話其實是一語雙關,既是裝作在質問步承,又是在問,步承是否為這個計劃而後悔!

其實先前特情處的人跟上他們兩人的時候,他們兩人早就已經有所察覺,剛才那一番打鬥,也不過是在演戲給特情處的人看罷了!

雖然這演戲的代價有點大!

百人屠本來以為自己重創步承,特情處的人就該出手了,但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現在他幾乎要當場殺掉步承了,特情處的人,竟然還不出手!

步承咬緊了牙關,冷聲說道,「我寧死不悔,你和何家榮,一定會得到報應的……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此時躲在巨石後面的那名副隊長雙眼赤紅,布滿了血絲,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冷聲問道,「布雷爾隊長,現在,還不出手嗎?你真的要等他死了再出手嗎?!」

「再等等!」

布雷爾臉色陰沉,倒是格外沉得住氣。

「等任務結束,無論成功與否,我一定會跟上面的長官投訴你!」

副隊長咬緊了牙關,滿臉慍怒的說道。

布雷爾對他這話壓根充耳不聞,只是雙眼灼灼的盯著下面的步承和百人屠。

「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百人屠緊握著手裡的匕首,聲音顫抖,兩隻眼睛小心的朝著四下掃了一眼,見還沒任何的人影站出來,額頭上冷汗如雨,一滴滴的低落到了步承的臉上。

「記住,你的下場,不會比我好到哪裡去!」

步承聲音冰冷的說道,同時神色一寒,十分隱蔽的沖百人屠使了個眼色,示意百人屠直接動手。

百人屠用力的咬了咬牙,接著嘶吼一聲,握著刀的匕首用力往前一推,將步承手裡的匕首沖開,隨後他高揚起手臂,狠狠一刀朝著步承敞開的心窩扎去。

而就在揚起刀的同時,百人屠眼中已然噙滿了淚水,巨大的痛苦傳遍他的全身。

他知道,如果這一刀,還不能把特情處的人給逼出來,那步承只怕會死在這一刀之下!

雖然他很不想走到這一步,但是他別無選擇,他們已經進行到了這裡,他只能咬著牙堅持的演下去,他和步承已經沒有退路!

他狠心紮下去這一刀,他們兩個或許還能活,但是如果他這一刀不紮下去,那他們兩人只怕都要死在這裡!

因為如果他不繼續演下去,如果不對步承痛下殺手,那周圍躲在暗處的特情處成員就會知道,他們兩個人是在演戲!

那到時候,這些人就會一起合力對付他和步承!

如果是在正常狀態之下,他和步承絕不會畏懼對方,哪怕對方人手遠超他們!

但是此刻步承重傷,而且兩人經過剛才的打鬥之後體力消耗殆盡,已經是強弩之末,一旦跟對方交手,勝率為零!

所以他別無選擇,只能奮力朝著步承的胸口紮下去,或許這樣,他們還能有一絲生機!

步承看著百人屠手裡急速紮下來的寒光,面色凜然,眉宇間沒有絲毫的畏懼。

這條路是他自己選的,無論是生是死,他都認了!

「布雷爾!」

巨石下面的副隊長看到百人屠揚起匕首的剎那臉色大變,厲聲沖布雷爾怒喝了一聲,他慌忙伸手去摸自己腰間的手槍,但是已經為時已晚,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百人屠手裡的匕首迅速的刺向步承的心窩!

砰!

但就在此時,一聲沉悶的槍聲響起,一顆子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射向了百人屠的右手手臂。

噗!

子彈呼嘯而來,直接穿透了百人屠手臂上的皮肉,百人屠手裡的匕首猛地一偏,嗤啦一聲扎到了步承的肩旁。

巨石后的副隊長神情一怔,轉頭一看,發現握著槍的,竟然是布雷爾!

布雷爾昂了昂頭,滿臉的運籌帷幄,頗有些自得的道,「現在才是時候,動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90章 要等他死了再出手嗎

7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