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9章 手足相殘

第1689章 手足相殘

百人屠面如寒霜,手中利刃一翻,冷冷道,「從你背叛何先生的那一刻起,你我就已經不再是兄弟!」

「不是我背叛了他何家榮,是他背叛了我!」

步承滿臉陰冷,眼中爆發出無盡的恨意於怒火,冷聲說道,「哪怕是一條狗,在他身邊,這麼久了,也應該有感情了吧,他竟然如此對我!」

「我不知道誰對誰錯!」

百人屠搖搖頭,冷聲說道,「我只知道,在我眼裡,凡是何先生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都不能活在這個世上!」

「好,好!」

步承滿臉凄然,冷聲說道,「只要你別後悔就好,他何家榮今日能這樣對我,他日,必然也會這麼對你們!」

「我甘願為何先生粉身碎骨!」

百人屠冷冷的說道,「廢話少說,念在你我相識一場,你自盡吧!這是你最好的選擇,你知道,以你這個狀態,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步承緊緊的握緊了拳頭,面色陰沉,沒有說話。

就在他們兩人說話的時候,遠處山嶺上一處凸起的大石頭後面,兩個身著黑色特戰服的人影,正趴在地上,從草叢中往外探望著,注視著他們兩人的一舉一動。

「長官,我們要不要動手?!」

其中一個瞳孔泛綠,鼻樑高挺,身材高大的人影沖身旁身形較小的人影打了個手勢,低聲詢問是否要現在出手。

身形較小的人影搖了搖頭,示意不要輕舉妄動。

「可是,他要是自殺了,我們的任務不就失敗了嗎?!」

身材高大的人影低聲問道,因為他們提前在這片樹林中做了布置,所以他們此時可以通過耳朵上的耳麥,清晰的聽到是步承和百人屠的對話。

「還是再等等……」

被叫做長官的人影搖搖頭,冷聲說道。

「動手吧,不要逼我出手!」

樹林中的百人屠有些不耐煩的催促道,握著匕首的手掌愈發的用力。

「我步承,寧可粉身碎骨,也不向你和何家榮這種小人低頭!」

步承咬了咬牙,神色一凜,雙眼寒光四射,腳下一蹬,強忍著疼痛,用盡最後一絲氣力朝著百人屠沖了上去。

「這是你咎由自取!」

百人屠一個跨步探了出去,手中的匕首宛如兩道閃電,急速的掠向了步承。

如果放在往常,步承完全可以跟百人屠你來我往的糾纏許久而毫髮不傷,但是此時重傷且體力匱乏狀態下的他,行動速度極慢,幾乎完全無法招架住百人屠的攻勢。

雖然可以憑藉著經驗和強大的意志力,躲開百人屠第一層甚至是第二層的攻勢,但是卻無法躲過第三層的攻勢!

嗤啦!

嗤啦!

嗤啦!

……

一時之間,衣服的碎裂之聲此起彼伏,而伴隨著衣服碎裂的聲音,出現在步承身上的,也是一道道血淋淋的刀口!

「布雷爾長官,我們是不是該出手了?!」

巨石後面,身材高大的黑衣人再次忍不住低聲問了身形較小的黑衣人一聲,語氣中明顯帶著一絲急切。

「再等等!」

布雷爾眉頭緊蹙,一雙碧藍的眼睛中泛著精光,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可是如果再等下去,他可能就要死了!」

身材高大的黑衣人急聲說道,「到時候,我們怎麼跟莫洛先生交代?!」

「莫洛先生所交代的,是讓我們徹底確定這個人沒有問題之後再出手,可是……這個人,起碼到現在為止,給我的感覺……還不能說是沒問題!」

布雷爾聲音凝重的說道。

「那您怎麼樣才能相信?難道是等他死了嗎?!」

身材高大的黑衣人沉聲說道,「雖然您是我的長官,但是我也是這次行動的副隊長,同樣有發號命令的權力,我認為現在是時候出手了!」

說著他就要低聲沖耳旁的耳麥下命令,但是布雷爾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耳麥。

「布雷爾長官,你……」

「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動,否則就地槍決!」

布雷爾聲音冰冷,同時手裡的槍已經指到了這名副隊長的額頭上。

這名副隊長神色陡然一變,動作瞬間凝滯了下來。

「等我的命令,我才是指揮官!」

布雷爾手裡的槍在這名副隊長的額頭上頂了頂,算作警告,接著才收了回來,繼續朝著下面觀望。

這名副隊長咕咚咽了口唾沫,咬了咬牙,沒有吭聲,也轉過頭,朝著下面望去。

只見此時百人屠和步承之間的戰鬥已經形成了一面倒的形式,步承揮舞匕首的動作都已經變形,連百人屠的衣服都沾不到,而百人屠每一刀都十分精準的割到步承的身上,刀口或淺或深。

雖然這些刀口不致命,但是讓步承失血嚴重,步承整個人幾乎已經成了一個血人,但是他仍舊強撐著搖搖晃晃的身體與步承做著最後的鬥爭。

叮!

最終,步承格擋住百人屠揮來的這一刀之後,身子猛地打了個趔趄,仰頭栽倒在了地上。

百人屠身子一頓,握著刀的手微微有些發抖,隨後他雙眼一寒,一個箭步跨出去,手中的匕首狠狠朝著步承的心口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89章 手足相殘

7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