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8章 你我兄弟一場

第1688章 你我兄弟一場

「是是是,您放心,德里克先生!」

莫洛連連點頭,掛斷電話之後終於長出了一口氣,皺著眉頭思索了片刻,眉宇間掠過一絲疑慮,低聲沖前面的司機問道,「你說,那天晚上,何家榮為什麼會出現?他是不是一直跟著我們?!」

莫洛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現在想起德里克的質問,他也感覺心頭髮慌。

「莫洛先生,您多慮了!」

司機昂首挺胸,無比自信的說道,「我十八歲的時候就進入了特情處,反偵察意識在我們米國境內屈指可數,當天晚上去餐館的時候,我一直注意著路上的情況,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員,所以,我可以斷定,他們跟我們,純粹是偶遇!」

他這番話倒不是過度自誇,在他們國內,他的反偵察意識確實一流,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這次遇到了反偵察意識更強的百人屠。

莫洛擰著眉頭點了點頭,沉聲說道,「不錯,如果他們是跟蹤我們,絕對不會輕易現身……我也認為他們跟我們不過是純粹的偶遇罷了……對,一定是偶遇!」

莫洛神色凝重的望著窗外,不停的念叨著,彷彿也是在說服自己。

很快,他神色一正,沉聲沖司機問道,「對了,我們在炎夏可以動用的人手大概有多少?!」

「大概有……七個……」

司機仔細想了想,沉聲說道。

「好,你這樣……」

莫洛低聲跟司機吩咐了一番,司機連連點頭。

是夜,長江以南某省的一片山地間,一個身影正急速的前行,借著微弱的月光能夠看清,此人正是滿身泥垢的步承。

從離京到現在,他已經不停歇的逃亡了數十個小時,期間坐過汽車、騎過摩托、搭過船,穿過城市、經過高原、走過山嶺、跨過長江,但是身後的追兵仍舊如影隨形,怎麼擺脫也擺脫不掉。

如果不是他在絕境之下毅然決然選擇跳江,只怕昨天就已經落到了百人屠等人的手裡。

不過他也因此受了重創,整個右腿小腿已經腫脹的宛如大腿般粗細,已然感知不到疼痛,宛如灌了泥沙一般,跑起來分外稱重,但是他仍舊使出吃奶的勁兒繼續前沖。

而他身後兩三公里之後,一個身影也以極快的速度朝著他追了上來,並且距離正在漸漸縮短。

很快,後面這個人影便追到了步承的身後,整個人渾身上下溢滿了一股森寒的殺氣,彷彿一把出鞘的利劍!

正是全盛狀態下的百人屠!

這兩日不停歇的追逐,讓百人屠也見識到了,從小在向南天身邊長大的步承綜合實力究竟有多強!

他和奎木狼、畢月烏、參水猿以及春生、秋滿,六個人兵分五路追擊步承,結果過江之後,只有他自己跟住了步承!

其他人早就已經被甩的找不到了影子!

畢竟奎木狼、畢月烏、參水猿這些人個人能力雖強,但是都沒有系統性的學過偵察和反偵察,所以遇上反偵察意識極強的步承,他們跟不住!

而如果不是步承受傷,只怕百人屠此時也早已經被甩掉了!

腿上的傷勢加速了步承體力的消耗,所以漸漸地,步承的速度也緩緩降了下來。

很快,百人屠與步承之間的距離就縮短到了數百米。

步承已經感知到了背後的危險,咬緊了牙關,堅持著急速超前衝去。

「放棄吧,你……逃不掉的!」

後面的百人屠聲音冰冷的說道,雖然他的吐字還十分的清楚,但是氣息已經有些許的急促,長時間的追擊對他的體力也是一種巨大的消耗!

步承咬緊牙關,沒有吭聲,腳下沒有絲毫的停滯,飛速的超前衝去,仍在做著最後的掙扎,但是他背後的百人屠已經越來越近。

「現在停下來,我留你個全屍!」

百人屠冷聲說道,此時他已經追到了步承身後不到百米的距離。

步承仍舊沒有說話,林間的枝葉掃在他小腿的傷口上,讓他原本麻木的腿上傳來陣陣鑽心的痛感,速度愈發的慢了下來。

「那就別怪我無情了!」

百人屠雙眼一寒,右手一甩,手中瞬間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他腳下一蹬,猛地超前一竄,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朝著步承的后心扎去。

百人屠這一竄的爆發力極強,速度極快,眨眼間就躥到了步承的身後。

步承感知到背後的風聲之後,身子猛地一轉,同時左手和右手中兩把匕首一掃,避開百人屠這一刀的同時,反向朝著百人屠的脖頸和前胸割來。

百人屠反應倒也及時,左手甩出一把匕首,沒有去格擋步承手裡的雙刀,反而是去削步承的兩隻手腕。

步承臉色大變,手腕一翻,慌忙將手裡的匕首往回一收。

百人屠順勢超前一挑,接著步承雙腿移動緩慢的劣勢,手中刀刃迅速往前一紮一轉,嗤啦一聲,將步承左胸的衣服挑破,同時也割出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步承身子猛地打了個趔趄,蹬蹬往後退了兩步,咚的一聲撞到了身後的樹上,呼哧呼哧喘著粗氣,望了眼自己胸前的傷口,滿眼絕望的望了百人屠一眼,低聲道,「你我兄弟一場,你竟然下死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88章 你我兄弟一場

7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