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3章 這就是我犧牲的意義

第1683章 這就是我犧牲的意義

林羽這話並不是危言聳聽。

要知道,軍機處是保護炎夏億萬民眾的最後一道防線!

試想,如果特情處成員的能力強大到連軍機處的人都對抗不了,甚至發現不了他們的蹤跡,那特情處的人在炎夏境內,豈不是宛如在自己家的後花園中一般,來去自如、肆意妄為!

到時候,偌大的炎夏中,任何一個人都將生活在死亡的陰影之下,隨時有可能丟掉自己的性命!

而倘若這些特情處成員的身份被抹去,以國際逃犯的身份在炎夏境內胡作非為,那炎夏方面根本抓不到任何證據向特情處問責!

這就是國際社會的規則,以實力和證據說話!

雖然特情處成員的實力要想達到這種程度,還十分的遙遠,但是如果米國不斷的進行基因藥物的實驗,這種情況還是有可能實現的!

所以,林羽才會想要通過潛入卧底的計劃,將這種可能儘力抹殺在是萌芽之中!

聽到林羽這番話,在場的眾人頓時沉默了下來。

「何隊長說的對,我們的犧牲,是為了避免更多無謂的犧牲!」

韓冰咬了咬牙,沉聲說道,「我帶頭報名,參加這次行動!其他人,還有誰願意參加進來?!」

林羽聽到韓冰這話,神色微微一變,急聲說道,「韓隊長,你……你不能參加!以你跟我之間的關係,他們必然早已把你當做死敵,他們根本不會來勸降你,只會直接派人刺殺你……」

「何隊長,你不必說了!」

韓冰搖搖頭,打斷林羽的話,神色堅定的說道,「我們方才說過了,在場的不管誰加入到這次行動當中,最後都難逃一死,反正都是死,我韓冰這條命,又有什麼捨不得的?!」

說著她轉過頭,再次掃了眾人一眼,沉聲說道,「我韓冰自願赴死,還有誰願與我並肩而戰?!」

在場的眾人臉上忽明忽暗,互相看著,神色凝重遲疑,顯然都在做著思量和權衡。

「韓隊長,我願與您一起赴死!」

這時一名普通隊員咬咬牙,站了出來,高聲道,「您一介女流都無畏無懼,一往無前,我們大老爺們,又何懼之有!」

「對,我們身為大老爺們,怎麼就不能豁出去是?!」

其中一名小隊長也噌的站了起來,情緒激昂,不過接著面色一凄,顫聲道,「只不過就對不起我那一家老小了!」

「李隊長,你不能去!」

旁邊一名叫孫傳志的小隊長也立馬站了起來,沉聲道,「你父母雙親都在,下面還有兩個尚需撫養的孩子,你不能去,我替你去!」

說著他轉頭沖韓冰說道,「韓隊長,我尚未結婚,沒有配偶,沒有子女,只有一個得了癌症的老媽,等我暴露之後,這幫特情處的雜碎,就是想報復我,也只能殺了我!」

「韓隊長,算我一個!」

「我也去,媽的,跟這幫洋鬼子拼了!」

「我也豁出去了,想禍害我們的同胞,我徐忠第一個不答應!」

……

桌上其他人也頓時群情激昂,紛紛舉起了手,大有一副豁出去的架勢。

最後,除了中隊長常書海,其他十個人,全部都舉起了手,甚至都跟對方搶起了名額。

韓冰看著面前這幫赤膽忠心、用於赴死的戰友,心中驚濤駭浪,動容不已,雙眼中不覺間已經噙滿了淚水。

林羽同樣也極為激動,心潮澎湃,一時間也被這些人的情緒給感染到了。

這就是軍機處!

這就是炎夏的鐵血兵士!

雖千萬人吾往矣!

「人太多了,我刪選下,家人少的優先,職位高的優先!」

韓冰沉聲說道,接著按照這個標準選出了總共四個人,其中包括兩名小隊長,兩名普通隊員,跟她一起,組成了五個人,隨後拿出幾張登記表,讓大家把各自的信息以及家人和社會關係的信息都主動寫出來。

就在韓冰發完紙張,自己拿過筆準備開寫的時候,一隻大手突然壓到了韓冰面前的紙上。

韓冰微微一怔,抬頭一看,只見按住她面前紙張的正是跟她同等級別的常書海。

「你不能去!」

常書海雙眼灼灼的望著韓冰,沉聲說道,「何隊長說的沒錯,特情處的人對你有所了解,一旦你的信息暴露,他們根本不可能會勸降你,只會立馬殺你滅口!」

「讓他們儘管來就是!」

韓冰冷聲說道,「我從來就沒怕過他們!」

「不是怕不怕的問題,只是這樣的死,毫無意義!」

常書海沉聲說道,「你活著,所能做出的貢獻更大!」

「不過,如果暴露出來的名單里,連個中隊長級別的人都沒有,特情處的人一定會有所懷疑!」

常書海說著將韓冰手裡的紙筆拿了過來,一邊低頭寫起了什麼,一邊沉聲說道,「所以,我替你去!」

韓冰聽到常書海這話神情猛然一動,急聲說道,「常隊長……我,我聽說你大兒子在五歲的時候夭折了,現在小女兒才剛出生四五個月,如果你的身份暴露,這一去……你……你只怕很難再見到她……」

說到這裡,韓冰心裡忍不住一陣刺痛。

其實這次叫常書海過來,韓冰更多的只是想讓常書海提一些建議,並沒有想過要讓常書海親自參與進來。

常書海頭也未抬,握著筆的手書寫的行雲流水,沉聲說道,「這就是我犧牲的意義,為了讓千千萬萬炎夏同胞,再不必經受同我這般的生離死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83章 這就是我犧牲的意義

7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