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3章 比想象中的還要深不可測

第1663章 比想象中的還要深不可測

嚴昆看了眼滿臉期待的林羽,下意識的別過頭,似乎有意躲避林羽的目光,將目光投向別處,淡淡問道,「這個……我也只是聽我師兄提起過,至於真有沒有,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你想啊,古書秘籍這種星斗宗至寶都交給了玄武象看管,那那些珍貴的藥材、藥丸豈有不交給玄武象看管的道理?!」

「對對對,您此言甚對!」

林羽聽到大禿頭這話一時間恍然大悟,興奮萬分,連聲道,「像星斗宗這種大門派,怎麼可能沒有點像樣的天材地寶呢!」

「對啊,用腳趾頭想想,也肯定有啊!」

本來還有些底氣不足的嚴昆聽到林羽這話頓時也來了底氣,用力的點了點頭,昂著頭傲然道,「不瞞你說,上去兩三千年,我們那些祖師爺吃天機草和還續根跟吃飯一樣!我是聽我師兄說的,你想啊,這麼多的天材地寶,怎麼著也能流傳下來一些吧?!」

「不錯,只需要一點點,就管用!」

林羽十分鄭重的點了點頭,他當初研製的長生口服液都能起到一定的修復作用,而得到了天機草和還續根之後,只要稍加配比,長生口服液的效用就會被放大數倍甚至數十倍,到時候不只能夠克服用藥後期療效疲軟的弊端,還能大大縮短治療的時間。

「所以什麼也甭說了,我們就憋著勁兒找玄武象得了!」

嚴昆沉聲說道。

「好!」

林羽鄭重的點了點頭,內心的那種焦慮和愧疚也陡然一掃而空,渾身上下再次充滿了希望,感覺走起路來都輕快了許多。

接著他招呼著嚴昆快步朝著火車站裡面走去。

嚴昆撓了撓自己油亮亮的光頭,望著林羽的背影是輕輕嘆了口氣,再無多言,快步跟了上去。

等火車到站之後,已經是傍晚,林羽重新踏上這片土地,呼吸著這熟悉的空氣,心頭一時間激動萬分,將嚴昆送去當初買下的那棟公寓樓跟春生和秋滿他們匯合之後,林羽便迫不及待的打車往家趕去。

因為昨天晚上林羽就打過電話,通知了江顏。

所以到家之後,母親和丈母娘已經在廚房裡忙活了起來,噴香的飯菜味濃郁撲鼻,江敬仁仍舊跟往常一樣坐在茶几前對著棋盤鑽研著棋盤。

尹兒和佳佳已經長成了大姑娘,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見到林羽之後乖巧的喊了一聲何叔叔。

「哎呀,家榮回來了!」

江敬仁看到林羽之後面色大喜,急忙起身招呼林羽坐下喝茶。

裡屋內,江顏和葉清眉聞聲也走了出來,她們兩人仍舊是笑語嫣然,望著林羽的目光中帶著滿滿的溫柔。

林羽感受著這熟悉的一切,心頭激蕩難平,長久以來的那種緊張和不安陡然間都鬆懈了下來,彷彿重回水塘的魚兒,周身都自如了起來。

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一切都從未變過。

但是一切彷彿又都變了,母親和丈母娘的眼角的皺紋多了幾分,老丈人的眼神也渾濁了幾分,同樣,江顏的肚子也大了許多。

時間的流逝從來都是悄無聲息的,但卻不是沒有痕迹的。

吃飯的時候江敬仁、李素琴和秦秀嵐已經聊起了清海的那些老朋友老同事誰誰誰得了癌症,誰誰誰重病長逝。

林羽聽著他們聊天的內容心中一時間感念萬千,忍不住想到,等自己把該做的一切做完之後,如果還僥倖活著,便放下一切,解甲歸田,專心陪伴自己的家人。

想起當年答應過玫瑰週遊世界的承諾,他內心不由再次隱隱一痛。

吃過飯之後林羽一直半坐在沙發前面的地上,依偎在江顏肚子跟前,小心翼翼的側耳傾聽著江顏肚子中的動靜,時不時的嘿嘿傻笑上一聲。

「傻子!」

江顏和葉清眉看到林羽這副模樣忍不住捂嘴偷笑。

「哎呀,都多大了,還跟個孩子似的!」

秦秀嵐端著果盤走過來,看到林羽的模樣忍不住笑罵了一聲,「馬上當爹的人了!」

「其實男人都得有了孩子才能真正的成熟起來!」

江敬仁笑呵呵的說道。

「預產期好像是明年年初是吧?!」

林羽思索了一下,好奇的問道。

「瞧你這個當爹的,連自己孩子預產期都不知道!」

秦秀嵐忍不住沖林羽翻了個白眼,糾正道,「明年春天!」

林羽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乾笑道,「春天好,春天好……」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低頭一看,發現是安妮打來的。

林羽心頭一動,急忙起身走到了陽台上,將電話接了起來,柔聲道,「安妮,最近過得還好嗎?!」

自從上次從米國回來之後,林羽跟安妮便再也沒有聯繫過。

但是這話問出口之後林羽突然間便感覺自己這番話有些多餘,留在一個自己不喜歡的環境中,安妮又有何快樂可言呢?!

「不算好!」

電話那頭的安妮聲音有些苦澀的回答道,跟林羽寒暄了幾句之後,安妮這才言歸正傳,沉聲說道,「何,我留在米國的這些時日,多多少少探查到了特情處的一些隱秘,他們可能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深不可測!」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63章 比想象中的還要深不可測

7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