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昔日恩師

第164章 昔日恩師

他話音一落,劉昌盛嚇得渾身一軟,一個踉蹌連人帶椅子摔到了地上。

「不!不可能!一定是我打錯了!」

劉昌盛面色慘白的把手機摸了過來,心裡狂跳不已,不停祈禱著是自己撥錯了電話號碼。

但是當他仔細核對了一遍錢海德發給他的手機號,發現絲毫不差之後,眼前瞬間一黑,噗通一聲栽倒在了地上。

「昌盛,你怎麼了!」

周圍一眾同學被他嚇了一跳,有當醫生的趕緊衝過去在他人中上掐了一掐,他這才蘇醒了過來。

劉昌盛有些茫然的看了眾人一眼,隨後頭腦立馬清醒了過來,猛地從地上爬起來,跑到林羽跟前一把抓住他的手,顫抖著身子懇求道:「何神醫,我錯了,我錯了,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別跟我一般見識,我該死,我給您賠禮了,您要打要罵都行!」

他說完見林羽沒有反應,嚇得臉都白了,立馬說道:「您怕髒了手是不是,我自己來,我自己來!」

話音一落,他立馬甩著雙手在臉上啪啪的打了起來,也顧不上丟不丟人了。

畢竟相比較他的飯碗,這點面子算個屁啊!

周圍的眾人看到這一幕大氣都不敢出,想起剛才他們嘲諷林羽的話,心裡便不由的捏了把汗,生怕林羽會報復他們。

要知道錢海德錢總在清海醫療界可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只要隨便跟他們的領導或上司遞個話,他們的日子就會非常不好過。

要是他們知道林羽跟曾書傑和謝長風也是莫逆之交,估計都得嚇得癱軟在地上。

「小何……不,何神醫,我替昌盛求個情,您就別跟他一般見識了,權當給我這個老婆子一個面子。」

孫春梅面色拘謹的沖林羽笑了笑,有些難為情。

怎麼說她也當過劉昌盛的老師,知道他這人雖然勢力了些,但是品質不算壞,忍不住替他求了個情。

不過她知道自己這情求的沒什麼分量,神情不覺有些尷尬。

因為她跟這個何神醫從來沒見過,也沒教過葉清眉,人家不一定賣她這個面子,而且像這種有本事的人多少都有些桀驁,剛才劉昌盛帶人那麼奚落他,他肯定會報復回來。

但是讓她意外的是,林羽在聽到她這話之後身子猛然一顫,眼眶中立馬噙滿了淚水,噌的起身,躬著身子,顫聲道:「孫老師,您折煞學生了,您怎麼能用『您』稱呼我呢,什麼求情不求情的,您吩咐一句,學生自當照辦。」

看到昔日恩師如此低聲下氣的求自己,林羽一時間情難自已,忍不住再次把自己當成了林羽。

一屋子的人聽到這話倒是沒有太大的反應,因為他們也不知道孫春梅教沒教過林羽。

不過孫春梅在聽到這話之後確實猛然一怔,站起身有些詫異的望著林羽道:「何神醫,我好像沒教過您吧?」

她對眼前披著何家榮皮囊的林羽沒有絲毫的印象,如果自己有這麼厲害的學生,怎麼可能會不記得呢?

「家榮,孫老師,您叫我家榮即可。」林羽慌忙恭敬道,也意識到了自己剛才的失態,自己來的時候最擔心的就是這點,也一直在小心的規避著這點,沒想到在強烈的情感刺激下,還是有些混淆了自己的身份。

不過好在他立馬想好了應對的話,急忙道:「孫老師,不瞞您說,雖然您不認識我,但我早聽說過您,知道您德高望重,誨人不倦。」

孫春梅聽到這話不由皺了皺眉頭,有些疑惑。

「不知道您是否還記得您教過一個學生,叫林羽。」林羽強行抑制著巨大的情緒波動,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鎮定。

「我當然記得林羽啊!」

孫春梅聽到這話神情猛然一變,驚喜道:「你是林羽的朋友?」

「不錯,我跟林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的西醫醫術,基本都是他教給我的,他跟我說他最感激的恩師,就是您,所以這麼說來,我也算是您的半個學生,便斗膽叫您一聲老師。」林羽眼眶泛紅,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孫春梅卻以為他是想起了林羽,有些傷懷。

「林羽雖然不在了,但是他一直在我們的心中。」

孫春梅趕緊安慰了林羽一聲,挺著胸膛,面帶傲色道,「他是我們學校的驕傲!也是我們學院的驕傲!我為能有這樣的學生感到自豪!」

林羽用力的點點頭,淚花在剎那間滑落。

「孫老師,我先為您治病吧。」林羽慌忙擦了下眼淚,突然想起來看病要緊。

「好,那老師就麻煩你了,家榮。」孫春梅慈愛的笑了笑,接著坐下伸出了手。

周圍的一幫人頓時湊了上來,睜大了眼睛想看看這個神醫是怎麼治病的。

「何……何神醫……」

這時臉都扇腫了的劉昌盛帶著哭腔喊了林羽一聲,含糊道:「您……您原諒我了嗎?」

雖然林羽答應了孫春梅原諒他,但是沒親口跟他說啊,所以他也不敢停下,一直拿手扇自己呢,這會兒整張臉都木了,實在是打不動了。

「哎呀,劉大哥,我不是說了嘛,早原諒你了,你快去外面買點藥膏抹抹吧。」林羽不由苦笑了一下,剛才只顧著跟孫老師寒暄了,把他跟忘記了。

劉昌盛一聽這話,頓時精神一振,人也樂了,急忙道:「不用,這樣就挺好,我媽說了,我胖點好看!」

「哈哈哈哈哈……」

會議廳的眾人也不由滿是善意的大笑了起來,氣氛融融。

「哼,不就是個破醫生嘛,算什麼東西!」

人群外圍的畢珍冷冷的罵了一聲,眼中妒火中燒,恨得牙根痒痒。

雖然林羽和葉清眉沒有什麼地方得罪她,但是在她眼裡,只要葉清眉過得好,她就不痛快!

從大一開始,葉清眉各個方面都力壓她一頭,她一直受了四年的窩囊氣。

今天校友會見到葉清眉帶了個小醫生男朋友過來,她還想借著自己老公的勢力揚眉吐氣一把,結果氣還沒來得及吐呢,就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她們桌上剛才還跟她姐妹長姐妹短的幾個女人,在聽到林羽是神醫后,立馬撇下她跑去跪舔林羽和葉清眉去了。

她越想越生氣,尤其是看到葉清眉那越來越精緻的面容和嫩的能掐出水的肌膚,她就氣的抓狂。

「行了老婆,別生氣了,改天逮到機會,我非替你把這口惡氣出了不可。」

常聰安慰了她一句,隨後囑咐她自己打個車回去,說他還要趕回店裡清點貨物。

「哼!賤人,看我早晚刮花你那張狐狸精臉!」

畢珍狠狠的跺了下腳,轉身拿起包往外走去。

常聰一直把她送上計程車,目送著她走遠,但是隨後他並沒有開車回公司,而是從車上取了個東西,原路返回了酒店。

林羽給孫春梅把脈的時候,葉清眉的眼神一直停留在他的臉上。

此時的林羽面色平靜,神色專註,渾身散發著一股超凡淡然的氣質,頗有種世外高人的感覺。

葉清眉望著他不算出眾但是卻格外清秀的眉眼,心裡不由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竟然不由的幻想他如果真是自己的男朋友該多好啊。

不過在她意識到自己這種想法后立馬將它扼殺在了搖籃里,自己要是對何家榮動了心,那怎麼對得起林羽呢。

雖然林羽已經死了,但是那些甜蜜的回憶和專情的性格牢牢捆綁著她,使她很難對任何人動心,不過她不知道為什麼,偏偏就對何家榮動了心,或許是因為他跟林羽相處久了,有了林羽的影子吧。

不知道如果她得知眼前的何家榮便是林羽,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她為自己剛才的想法有些愧疚,趕緊轉身快步走了出去,想去廁所洗把臉清醒清醒。

在她從廁所出來之後,差點撞上一個身影,給她嚇的身子一顫,慌忙賠禮道:「對不起。」

「葉小姐客氣了,能被葉小姐這種美女撞一下,是我三生有幸。」人影文質彬彬的沖葉清眉說道,接著露出了一個自以為迷人的笑容。

「常聰?」

葉清眉看到他后頗有些意外。

常聰點點頭,笑道:「葉小姐,不知道你現在方不方便,我們找個地方坐坐,談一談如何?」

「不好意思,我沒空。」葉清眉禮貌的拒絕。

「不瞞你說,我們鳳緣祥最近要拍一則名為『鎮店之寶』首飾的廣告,正在挑選模特中,我覺得葉小姐的氣質和容貌都十分符合我們這款首飾的定位,所以我想邀請您做我們的模特,除了傭金可觀之外,廣告也會在全國的電視台投放,到時候如果被其他導演看中,您可能就此成為大明星了。」常聰頗有些誘惑的說道。

這是他慣用的哄女孩子的套路,屢試不爽,畢竟絕大多數女孩都有一個明星夢。

「不好意思,我不感興趣。」

誰知葉清眉考慮都沒考慮,直接冷聲打斷了他,拔腿就要走。

「葉小姐,等一下。」

常聰見這種套路不管用,便打算來點實際的。

他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印有「鳳緣祥」字樣的小盒,當著葉清眉的面啪的打開,露出裡面做工精細,鑲有足足一克拉鑽石的白金項鏈,沖葉清眉笑道:「葉小姐,這是我給您的一點小心意,希望您收下,陪我去我車裡坐一坐。」

他這話說的很露骨,因為一般他這兩套攻勢發動起來,絕對手到擒來,甚至很多女生都會乖乖的跑到他的床上。

但是讓他意外的是,葉清眉不只沒動心,反而有些厭惡的看了他一眼,冷聲道:「你太噁心了,麻煩你離我遠一點。」

「你說什麼?!」常聰面色一沉,怒火中燒,印象中還沒有女人敢對他這麼說話呢。

「我說讓你滾開!」葉清眉皺著眉頭十分厭惡道。

「賤貨!跟老子裝你媽的清純!」

話音一落,常聰見廁所周圍沒人,一把抓住葉清眉的手腕就把她拖進了廁所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4章 昔日恩師

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