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同樣都姓何,差距怎麼這麼大呢

第162章 同樣都姓何,差距怎麼這麼大呢

「行了行了,你們幹嘛呢,酒是我自己喝的,關人家小何什麼事。」

孫春梅噴了噴劑之後咳喘才平息了下來,臉上的潮紅還未退去,便急忙替林羽說起了話。

「就是,都坐下,幹什麼啊,人家小何就是敬個酒而已。」葉清眉輔導員也幫林羽說了一句話,示意劉昌盛等人坐下,別激動。

劉昌盛等人這才恨恨的看了林羽一眼,有些不舍氣的坐了下來。

「孫老師,沒事吧?」教導主主任關切的問了一句。

「沒事,算是老毛病了,都得了半年多了。」孫春梅故作輕鬆的笑了笑,不想大家為她擔心。

「孫老師,這麼說您這毛病不輕啊,可有去看過醫生?」

林羽心裡一緊,急忙問道,他方才也從孫老師的咳音中聽出來了,孫老師這毛病不算輕。

「孫老師,要不讓我……男朋友給您看看吧。」葉清眉有些不自然的說道,對於林羽的醫術,她也有所耳聞,絕非等閑。

「他?」

自稱葯企高管的男子挑了下眉頭,有些尖酸道:「還是算了吧,一個診所的醫生,會看什麼?別再給孫老師看的更嚴重了!」

「就是,我那天看報道,說現在醫院的誤診率都挺高的,既然醫院專家都能出錯,那更不用說這種小診所的大夫了。」

「說句不好聽的,我看他這樣,也就只能看個頭疼腦熱。」

「我看頭疼腦熱也懸,現在很多小診所的醫生黑著呢,連個醫師證都沒有,就敢開診所騙錢。」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跟著附和了幾句,反正剛才已經撕破臉了,他們也不怕得罪林羽。

「行了行了,人家小何也是好意,你們范不著這麼說別人。」孫春梅笑呵呵的打斷了他們,其實她對這些學生咄咄逼人的態度是有些反感的,但是他們畢竟都是成年人了,在社會上也有頭有臉,她也不好意思再擺出老師的樣子訓斥他們。

「小何啊,我說句話你別不愛聽,我這個毛病啊,不是說治就能治好的,作為醫科大的老師,像樣的醫生我多少也認識幾個,他們也都給我看過了,葯也吃了,針也打了,但是沒什麼太大的效果,只能這麼慢慢養了。」

孫春梅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這點林羽清楚,孫老師在醫科大任教了這麼久,與不少名醫都交情匪淺,既然這些人都看不好,那說明孫老師這個毛病確實很複雜。

不過好在他觀察了下孫老師的氣色,自己倒是有些把握,便直言道:「孫老師,我斗膽自薦,您這個病我以前見過,興許我能給您看好。」

如果換做別人,人家不願意醫治,那林羽自然不會勉強,但是孫春梅不一樣,這是他的恩師,就算她不同意,他也一定要給她醫治。

誰知他話音剛落,桌上的人再次出聲譏諷了起來。

「我說你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孫老師的朋友都治不好的病,你說你能治好?」

「就是,你這意思是說孫老師認識的醫生都是庸醫嘍?」

「哎呦,現在的小年輕都這麼目中無人嗎?」

葉清眉有些憤憤不平的說道:「我看目中無人的是你們吧,我男朋友的醫術很不錯的!」

「清眉,你別生氣,也別怪大夥說你男朋友,他確實有些自不量力。」劉昌盛忍不住插了一嘴,「不瞞你們說,我認識一個中醫醫生,那才稱得上是神醫!他來的話,一定能把孫老師這個病治好,當初我們錢總公子出了車禍,人都快不行了,醫院都不敢留,結果被這位神醫撞見了,幾針下去,生生給我們少公子救活了過來!」

「哦?還有這事?怎麼回事啊?昌盛,快說說!」

一幫人一聽這話頓時來了興趣,都快死了還能給救活過來,這得是什麼高人啊。

林羽聽到這話不由有些納悶,錢總的公子?出了車禍?這說的好像是自己救錢大少那次吧?

「是這麼回事,我老闆有個不成器的兒子,成天跟些富二代公子哥瞎混,那天夜裡他們幾個人一塊去飆車,結果出了車禍,很嚴重的車禍,那場面,慘不忍睹啊,整個車都撞成了廢鐵,至於人得被撞成什麼樣,你們可想而知。」

劉昌盛一邊講一邊擼了擼袖子,頓時來了勁頭,打算好好跟大伙兒說道說道這事。

「車都成廢鐵了?那得多嚴重啊,你當時去現場了嗎?」葯企高管有些心驚的問道。

「沒去過,但是我見過現場照片,光公路的剎車痕就幾十米啊,零件、玻璃碎了一地,地上全是血,任誰看了也覺得這人活不了了,可是我們少公子命大,被人送去醫院的時候還有氣兒,做完檢查后,醫院的醫生都嚇壞了,說這麼嚴重的病人他們醫治不了,只能去京城,你們想,咱清海離著京城多遠啊,趕到那人早死了個屁的了。」

劉昌盛講的繪聲繪色,說到動情處啪的拍了聲桌子,頗有些氣憤。

「對,那京城多遠呢。」

一桌子人急忙點點頭,聽得聚精會神。

就連旁邊桌上的人也不由自主的被他這番話給吸引了,頓時安靜下來,回過身望向他,認真聽了起來。

劉昌盛一見他變成了全場的焦點,頓時更起勁了,索性站了起來,音量也提了提,繼續講道:「當時醫生那檢查結果出來,說是顱骨塌陷,雙腿粉碎性骨折,同時肋骨斷了四根,有一根直接刺入了肺葉!肺葉啊,就那麼硬生生的插了進去,你們說這人還能活嗎?!」

眾人一聽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都是學醫的,哪怕有些人專業有所偏移,但是對這些常識性的問題還是比較了解的,這種情況下,幾乎沒有生還的可能。

葉清眉聽到這裡也不由有些緊張,拳頭不自覺的握了起來,屏氣凝神的望著劉昌盛,等待他接下來的話。

因為林羽和江顏都沒告訴過她這事,所以她這是頭一次聽說。

林羽不由挑著眉頭看了劉昌盛一眼,沒想到他對這個傷情還挺了解的,當時錢公子檢查結果確實跟他說的絲毫不差。

「看到這檢查結果,那值班醫生都直接嚇壞了,立馬打電話叫了他們院的院長和清海市人民醫院的內科專家李浩明,但是這倆人能不能救,還是個問題,就算他們能救,等他們趕過來,估計人也早死了!」

劉昌盛說到這裡故意一頓,身子一低,神色興奮道:「就在此時,那個神醫出現了,二話沒說,把我們少公子拖到了急診室,等他再出來的時候,我們少公子身上已經插滿了銀針,胸口裡的碎骨也被取出來了,雙腿也被接好了,各項生命特徵也都平穩了。」

「真的假的?還有這麼神奇的事嗎?太玄乎了吧?」

「就是,不可能吧,這神仙嗎?」

周圍的人聽完大為震驚,紛紛提出了質疑。

「不信你們去查!仁愛醫院都有記錄呢!」

劉昌盛見眾人不相信,頓時急了,「對了,當時仁愛醫院院長和李浩明主任也在呢,不信你們打聽去。」

「小劉這事兒還真沒撒謊,這件事我好像聽李主任提過一嘴。」教導主任似乎也想起來了,幫劉昌盛確認了一下。

眾人不由一片嘩然,交頭接耳,紛紛稱奇。

「我還聽說那個神醫叫什麼……什麼榮來著?」教導主任皺著眉頭回憶著,一時間有些想不起來了。

「何家榮!」

劉昌盛立馬沖教導主任豎了個大拇指,說道:「老師您不愧是咱學校的教導主任啊,就是見多識廣啊。」

葉清眉聽到這話后眼睛猛地睜大,滿臉的不可思議,旋即回頭望向林羽,張嘴就要發問,林羽趕緊拽了下她的胳膊,打斷了她,沖她搖了搖頭。

葉清眉臉上一喜,急忙壓低了聲音道:「真是你乾的?」

「是啊,學姐,你看我醫術可還行?」林羽也笑眯眯的低聲邀功道。

「學姐?」葉清眉不由一怔。

林羽心裡咯噔一下,暗罵自己笨蛋,怎麼在葉清眉面前老是忘記自己的身份,急忙編了個瞎話,笑嘻嘻道:「今天不是校友會嗎,叫學姐更應景。」

葉清眉也咧嘴笑了笑,讚許的沖他點點頭,「嗯~~何老師果然名不虛傳。」

劉昌盛見自己成為了全場的焦點,不由有些沾沾自喜,但是一瞥眼看到葉清眉和林羽正在那打情罵俏,頓時有些惱火,沖林羽說道:「小何,你怎麼回事,我這說正經事呢,你就不能好好聽聽?你說同樣都是姓何,也同樣都是開診所的,你怎麼跟人家何神醫差距就那麼大呢!」

「就是,真給你們老何家丟人!」

「有沒有點上進心啊!」

「這也不怪他,學醫這種東西要看天賦的,看他那樣就沒什麼天賦!」

其他人也跟著冷嘲熱諷了一番,他們壓根就沒往「小何就是何家榮」這方面想,因為他們都是醫科大出身,學的西醫,自然先入為主的以為林羽跟他們一樣,也是西醫。

而且就算林羽告訴他們自己是中醫,他們也絕不會相信林羽就是劉昌盛口中的何家榮何神醫。

「劉大哥,我聽你說話的語氣,你跟這個何家榮好像很熟啊?」林羽不緊不慢的望著劉昌盛說道。

「那是!」

劉昌盛其實從沒見過何家榮,這些事也都是他聽錢海德秘書說的,但是現在見大夥對這個何家榮佩服不已,他便直接應了下來,給自己臉上貼金。

「那你要不打個電話,請何醫生過來坐坐?順便給孫老師瞧瞧病。」林羽笑眯眯的繼續說道。

葉清眉一聽這話捂著嘴噗嗤一聲笑了起來,滿眼笑意的望了林羽一眼,這個何老師,表面看起來老老實實的,其實也挺壞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2章 同樣都姓何,差距怎麼這麼大呢

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