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3章 針尖對麥芒

第1593章 針尖對麥芒

這名黑衣人的身手明顯要強於其他的黑衣人許多,所以除了拓煞,不可能是其他人!

林羽先前也沒有想到拓煞如此詭計多端,竟然混在了自己手下的隊伍中。

看到身負重傷的百人屠和參水猿之後,林羽五內俱焚,怒髮衝冠,渾身殺氣四盪,出手的速度和力量也皆都爆發到了極限。

他一把抓住面前一名黑衣人攻來的手腕,用力的一掰,只聽「咔嚓」一聲,這黑衣人的手腕便被生生掰斷,而林羽也從他手中將刃鉤順了過來,同時另一隻手凌空一掌,將這黑衣人的腦袋拍扁。

旁邊的兩名黑衣人面色一冷,立馬揮舞著刃鉤朝著林羽撲了過來。

林羽腳步一錯,身子一轉,揚手一甩,一紮,兩道寒芒直衝向了兩名黑衣人的胸口和腰腹,其中一名黑衣人眼疾手快,身子猛地往下一紮,堪堪躲過了這道銀針,但是另一名黑衣人速度慢了半拍,身子斜側的剎那銀針已經沒入了他的小腹,他身子頓時一麻一僵,而林羽手裡的刃鉤已經到了他的面前,狠狠割在了他的脖子上。

黑衣人身子一顫,哇的一大口鮮血噴涌而出,「噗通」一聲栽倒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另外一名黑衣人手中的刃鉤刃鉤已經狠狠的勾向了林羽的脖頸,不過他手中的刃鉤還未觸碰到林羽的肌膚,便看到眼前黑光一閃,隨後他的大半隻手臂和手裡的刃鉤皆都不見,只剩血淋淋的斷臂鮮血噴涌。

「啊!」

黑衣人頓時驚恐的連連慘叫,宛如石化般僵立在原地。

林羽身子一轉,再沒搭理他,但已然將手裡的刃鉤甩向了這名黑衣人,刃鉤飛來之後宛如陀螺般繞著這黑衣人的脖子轉了幾轉,剎那間鮮血四濺,黑衣人立馬脖子一歪,「噗通」一聲栽倒在地沒了聲息。

林羽解決掉這三名黑衣人,用時極短,幾乎只是在眨眼之間。

而此時他一俯身,抓過地上那隻斷手中的刃鉤,氣吞山河般的衝到了拓煞和最後一名黑衣人的跟前,怒吼一聲,手中的刃鉤瞬間化作了數道虛影,朝著拓煞的臉上鋪天蓋地的襲來。

拓煞看到這一幕神色微微一變,似乎有些驚詫,因為以前他並沒有接觸過林羽這種級別的玄術高手。

不過驚詫之餘拓煞也不忘出招格擋,手中的刃鉤用力一攪,也瞬間幻化成數道光影,跟林羽手中的刃鉤絞在了一起,「叮噹」之聲一時不絕於耳。

旁邊僅剩的唯一一名黑衣人早已經退到了數米開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是兩隻眼睛卻冷冷的盯著林羽的一舉一動,似乎在等待著林羽的破綻,然後伺機而動。

而百人屠和參水猿兩人則滿是痛苦的躺在地上,一邊粗重的喘息著,一邊吃力的擠出隨身攜帶的止血生肌藥膏塗抹在自己的傷口處。

盛怒之下的林羽出手極重,幾乎沒有任何的保留,速度也是快如閃電,但是饒是如此,拓煞也並不落下風,手中的刃鉤彷彿活了一般,總是能十分精準的格擋住林羽攻來的刀刃。

因為速度太快,在百人屠和參水猿看來,他們兩人的身影幾乎已經幻化成了一片虛影,一會兒出現在這邊,一會閃到那邊。

「宗主的實力果然一直有所保留……」

參水猿睜大了眼睛,無比震驚的看著眼前這一幕,這是他跟隨了林羽這麼久以來,頭一次見識到林羽真正的使出全力。

「拓煞這老小子,也……也不是等閑之輩……」

百人屠喘息著說道,同樣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戰局,心始終提著,他跟了林羽這麼久,也同樣第一次看到有人竟然能夠跟林羽打成平手。

以前林羽出手的時候,幾乎都是碾壓級的,就連當初解決掉號稱「東洋第一勇士」的相武生,也並沒有多麼吃力。

「唉!」

參水猿重重的捶了一下地面,咬牙道,「以宗主的天賦,如果將我們星斗宗的古籍秘典全部都翻閱一遍,成就必然驚天絕世!」

雖然拓煞這種一等一的身手參水猿以前也沒見過,但是他能夠確定,如果林羽習練過星斗宗的秘籍之後,甚至都不需要多精通,能力也必會有一個質的提升,不敢說能秒殺拓煞,起碼用時也不會超過三秒!

只可惜現如今他們都未能打聽到玄武象的確切位置,也找不到宗門內那些塵封的秘籍。

他們說話的功夫,林羽和拓煞已經互相拆了不下百招,而兩人手裡的玄鋼刃鉤,也已經布滿了細細的磕痕,在一次猛烈的相撞之後,「鏘」的一聲,兩把玄鋼刃鉤竟然生生磕斷。

林羽和拓煞兩人始料未及,身子收勢不住,微微一扭,但是他們兩人也皆都反應迅速,在刀刃崩斷的剎那,兩人皆都雙臂灌力,借勢狠狠的朝著對方的胸口夯砸了過去。

但是讓拓煞萬萬沒想到的是,在他們兩人的手掌各自離著對方胸口還是三十多公分時,他竟突然感覺胸口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道和火辣辣的刺痛感,以至於他的手掌還未砸到林羽的胸口,整個人反倒直接飛了出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93章 針尖對麥芒

7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