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要不

第156章 要不

厲振生有些求救的望了秦朗一眼,誰知秦朗立馬抬頭看向天花板,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厲振生恨得直咬牙,看了眼冷冰冰的江顏,見躲不開了,只好苦著臉說道:「弟妹啊,你聽我跟你解釋,先生是為了救……」

「讓開!」

江顏再次冷冷的打斷他,胸口一起一伏,顯然是真動了怒氣。

厲振生有些無助的嘆了口氣,接著拿手用力的敲了敲門,這才閃身站到一旁。

江顏找鑰匙的雙手微微有些顫抖,等她好容易找到鑰匙,門上突然一陣響動,接著門便被推開,林羽從裡面走了出來,有些疲憊的沖江顏笑了笑,「你怎麼來了。」

江顏看到林羽松垮的衣領和泛紅的脖頸,聞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氣,陡然怒火中燒,冷聲道:「對不起,我不該來,壞了你的好事,你繼續!」

說完江顏轉身就往外走,剎那間便紅了眼眶。

其實按照她以前的性格,絕對會一個大耳刮子扇上去,然後再跟一句離婚的。

但是現在她不知道怎麼的,看到林羽就心軟了,打不下去,也罵不出口。

更奇怪的是,她氣歸氣,內心竟然還隱隱覺得,只要林羽不離開她,她可以原諒他犯這種錯誤。

直到此刻,她才體會到自己對林羽的依賴感有多深重,簡直附骨入髓。

「顏姐,你聽我說嘛!」

林羽一步跨過來拽住了她,說道:「你跟我進來,就什麼都知道了。」

說著他把江顏硬拽到了內間。

葉清眉依舊處於半昏迷狀態,手上和腳上被林羽插滿了銀針,她的眼皮時不時地跳一下,嘴裡也會呢喃上一句。

江顏看到這一幕火氣頓時消減了一半,原來這個混蛋真在救人呢。

「她皮膚泛紅,情難自製,顯然是中了迷情葯。」林羽解釋道,「你可以去聽聽她嘴裡說的什麼。」

江顏看了林羽一眼,接著好奇的走到葉清眉身旁,側著耳朵聽了一下,隨後眉頭一蹙,有些驚訝道:「小羽?林羽?莫非她跟林羽……」

林羽點點頭,說道:「她是林羽的學姐,也……也是林羽喜歡的人……」

「她一定也很喜歡林羽。」

江顏緩緩的站起身,有些心疼的看了葉清眉一眼,她是女人,自然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女人還念叨著的人,一定是深深印在心裡的人。

「她知道林羽已經……」

「嗯,知道。」

沒等江顏說完,林羽點了點頭,面色沉重。

其實現在內心最受折磨的是他,自己同時承擔著兩個女人的愛,也同時喜歡著兩個女人,但是卻不能告訴她們自己的真實身份。

「我很久沒見過像她這麼痴情的女孩子了。」江顏忍不住嘆了口氣,有些替葉清眉感到惋惜。

「顏姐,你來的正好,今晚上你就留在這裡照顧她吧,我跟她在一起你不是不放心嘛,那你來照顧她好了。」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突然想起來葉清眉這種情況需要有個人不停的給她擦拭身子,直到「藥效」褪去為止,剛才他還在發愁呢,總不能讓他一個大男人給她擦身子吧,現在江顏一來,交給她正合適不過。

「那你呢?」江顏氣呼呼的問道。

「我當然是回家睡覺了。」林羽笑嘻嘻的逗她說道。

其實他心裡已經有了打算,準備一會兒帶江顏和葉清眉去母親的別墅。

林羽兌了一盆藥材水,遞給江顏一條毛巾讓她幫葉清眉擦身子,接著自己閃身走了出去,順手關上門。

「秦大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把秦朗和厲振生拉到了厲振生住的那屋,小聲問了一句。

「先生,您可真是料事如神。」秦朗沖了林羽豎了個大拇指,「你說讓我跟著葉老師,就有希望逮住那個叫花子,果不其然,今天傍晚他就去了中醫藥大學,也不知道他耍的什麼把戲,弄個黃紙在葉老師跟前一晃,那黃紙就著了,然後葉老師就鬼使神差的跟他走了。」

「那人長得白白凈凈的,起初我也沒想到他就是那個叫花子,等他帶著葉老師去了郊外,我才反應過來,等他們車停下來,我就摸了上去,發現他要對葉老師圖謀不軌,我就動手了。」秦朗說著從懷中掏出了銅刀,滿臉興奮,「幸虧您提前分發給了我這些硃砂和銅刀,我才破了那小子的招數,可惜的是,他跑得太快了,我沒追上他。」

「那你幹什麼吃的,是不是退役這兩年把一切都荒廢了!」厲振生氣的在他頭上拍了一巴掌。

秦朗一縮頭,拿手摸著頭,小心說道:「我的速度比當年巔峰期也沒降多少啊,就算我再怎麼退步,速度也不可能降到他的一半啊。」

「什麼?他的速度是你的兩倍?!」厲振生聽到這話面色陡然一變,秦朗的實力他是知道的,干偵察兵腿腳必須得快,單比速度,連他也不是秦朗的對手,現在這個叫花子的速度竟然是秦朗的兩倍,簡直是恐怖啊。

如果他知道身旁的林羽速度能直接秒掉叫花子,估計得震驚的下巴都掉下來。

「我早就說過了,這個人邪門的很,你們以後得多加點小心。」

林羽背著手緩緩的踱步道門外,望著黑漆漆的夜空,喃喃道:「既然他對葉老師動手了,那應該是趙五爺派來的無疑了。」

其實在此之前他也不知道這叫花子是誰指使的,但是他細細想了下,現在最恨他的,應該就是趙五爺和趙東君了,所以上次他跟叫花子交過手之後,便吩咐秦朗時刻跟著葉清眉,暗中保護她,以防萬一。

沒想到這個叫花子還真就對葉清眉出手了,只可惜秦朗這種頂尖特種兵在這些旁門左道跟前仍舊占不到什麼優勢。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引擎聲,接著一輛黑色的轎車便停在了醫館門口的正中間,接著從車上下來一個個頭較高,身著黑色皮衣的短髮女子,正是軍情處的韓冰。

「葉醫生,您可真是高風亮節啊,救了那麼大個大富翁,卻把功勞都讓給了別人。」韓冰不帶任何感情的掃了林羽一眼,淡淡道。

林羽看到她便頭疼不已,這個女人太難對付了,而且簡直就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你們兩個也在啊,厲隊長,還認得我嗎?」韓冰掃了眼厲振生,幾年前她剛入軍情處的時候,倒是跟厲振生見過一面。

部隊里的女人本來就少,而且她又長得這麼漂亮,就算只見過一面,厲振生印象也很深,沖她笑了笑,說道:「韓上校,您別這麼叫我了,我就是個平頭百姓。」

「平頭百姓就做平頭百姓該做的事,別出格。」

韓冰掃了他和秦朗一眼,不咸不淡的警告了一聲,接著沖林羽說道:「你是不是在找玄清子?」

「玄清子?」林羽有些不知所云。

「就是那天跟你打架的那個叫花子。」

「奧,沒有。」

「沒有?」韓冰冷笑了一聲,「那你屋裡的女人是怎麼回事?」

「你派人跟蹤她?!」林羽面色一沉,頗有些惱怒。

「不錯,跟你有關的人我都派人跟蹤了,主要是為了保護他們。」韓冰語氣十分嚴肅,「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你面對的是什麼人!」

「什麼人?你別忘了,那天要不是你出現,我已經抓到他了。」林羽掃了韓冰一眼,頗有些問責的意味。

「不錯,那天我確實是故意放他走的。」韓冰索性跟林羽攤了牌,「而且,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沒有我的允許,你也不許抓他,至於你家人朋友的安全,我們會負責的,秦朗今晚要是不出現,我們的人也會保證葉清眉的安危。」

秦朗聞言不由一愣,心裡暗然吃驚,當時跟蹤叫花子和葉清眉的竟然還有別人?莫非真是他的偵察能力退步了?這都發現不了?

還是說軍情處派出的這幫人,能力遠在他之上?!

「這麼說你有能力抓住他,為什麼不抓他?!」林羽頗有些不悅。

「你應該聽說過放長線,釣大魚吧。」韓冰冷笑了一聲,接著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小瓶扔給林羽,「給你屋裡那女朋友吃兩粒,十分鐘就能見效。」

說完她轉身就往外面走,同時說道:「記住,我們做過交易的,你還欠我一個忙,需要的時候,我自然會找你。」

「先生,跟他們打交道,一定要小心點,都是些翻臉不認人的主。」厲振生小心的提醒了林羽一句。

林羽笑著點點頭,想起韓冰的那句「釣大魚」,不由充滿了興趣。

他把韓冰送的葯給葉清眉服下之後,不出十分鐘,葉清眉身上的潮紅便褪去了,整個人也清醒了過來。

「我怎麼在這?!」

葉清眉坐起來看到一屋子的人,有些驚訝道。

「葉小姐,你被一個穿灰袍的拐跑了,還記得吧?」秦朗提醒了她一聲。

葉清眉回憶了一下,立馬用力的點了點頭,說記得。

秦朗便把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她。

葉清眉聽的心驚肉跳,捂著胸口后怕不已,一個勁的對著秦朗、林羽和江顏道謝。

「葉老師,你今晚上就別回學校了,去我那裡住吧。」江顏抓住葉清眉的手,極力邀請道。

不知道為什麼,江顏看到葉清眉后便感覺一見如故,得知她這麼痴情后,對她的好感更是暴漲,挺心疼她的,忍不住的就想對她好。

如果江顏知道葉清眉喜歡的那個人正是自己現在的老公,不知會作何感想。

「那我呢?」林羽忍不住皺著眉頭問了一句,這個老娘們,經過他允許了嗎,就敢隨便往家帶人。

「你睡大街吧。」江顏白了他一眼。

「睡大街上多冷啊,要不我們三人一起睡吧,你們睡床,我回去打地鋪。」林羽笑眯眯的說道,「這樣晚上也可以很好的保護你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6章 要不

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