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0章 飛蛾撲火,不計生死

第1560章 飛蛾撲火,不計生死

林羽眼神銳利的望著拓煞,頓時不屑的嗤笑一聲。

他剛才還疑惑拓煞為何還不動手呢,此時終於聽明白了,原來竟然是企圖用這種幼稚可笑的手段解決掉他。

他不知道到底是拓煞太蠢呢,還是拓煞認為他和何自臻等人很蠢!

「你所說的這些話,應該也對寧啟說過吧?!」

林羽冷冷的沖拓煞說道,想到寧啟死在他面前的情形,他一把握緊了自己的拳頭,眼中盪滿了恨意。

「寧啟?」

拓煞微微一頓,接著擰著眉頭裝作十分疑惑的問道,「是那個背著炸彈要過去跟你同歸於盡,卻自己被炸了個粉身碎骨的寧啟嗎?別說,這個人還真是有意思呢!」

他的語氣中帶著一絲調笑的意味,似乎取笑一個蠢到家的傻瓜!

「什麼?!」

聽到他這話,後面的何自臻和蔣拓等人臉色大變,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向了林羽,他們並不知道寧啟已經死去的事情。

蔣拓面色鐵青,急聲沖林羽問道,「何先生,他說的是真的嗎?寧啟他……他已經……」

「不錯……」

林羽內心無比沉痛的說道,「他們誘騙著寧啟穿上滿是炸彈的衣服,想要讓寧啟跟我同歸於盡,而他們當時給寧啟開的條件,也是說只要寧啟殺了我,他就放過何二爺和剩下的一眾戰友!但是,寧啟還沒到我那裡,他好像就已經帶著人進城了,用人質將你們逼迫出來,可見,他根本就是騙寧啟的,從一開始,他就沒想著讓你們活著離開這裡!」

同樣的把戲,不可能騙人第二次!

「該死的畜生!」

蔣拓等人聽到這話幾乎肺都要氣炸了,惡狠狠的望著拓煞,手已經摸向了自己腰后的匕首。

何自臻聽到這話內心也是沉痛無比,眼中甚至都不由泛起了淚花。

「嘿嘿嘿嘿……」

拓煞陰惻惻的笑了起來,說道,「那個笨蛋最後不還是失敗了嗎?我早就料到了這個蠢貨會失敗,才會提前進城,所以,也不算食言……」

「老子弄死你!」

盛怒之下的蔣拓怒喝一聲,再也隱忍不住,腳下一蹬,迅速的竄了出去。

其他幾名暗刺大隊成員見狀,也沒有任何的遲疑,身子立馬也跟著竄了出去,皆都目眥盡裂,緊握著手裡的匕首,嘶吼著殺向了拓煞。

「蔣拓!」

何自臻見狀臉色陡然一變,大吼一聲,想要喊住蔣拓,但是蔣拓等人已經急速的竄了出去。

「不知死活……」

大護法看著狂奔而來的蔣拓等人,嘴角勾起一絲冷冷的微笑,在蔣拓等人衝到跟前的剎那,他身子也驟然竄了出去,狠狠的一掌拍向沖在最前面的蔣拓的胸口。

他的速度極快,幾乎是在一眨眼便衝到了蔣拓的眼前,這一掌拍來的速度同樣極快無比,蔣拓幾乎沒有任何的防備,下意識的將手中的匕首朝著胸前一橫一擋。

「叮!」

大護法的手重重的拍砸在蔣拓手中的匕首上,順帶著拍到了蔣拓的胸前。

蔣拓頓覺胸口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道,喉頭一甜,不受控制的「噗」的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緊接著整個人迅速的飛了出去,摔落在了地上。

蔣拓後面的幾人立馬朝著大護法圍攻了上去,幾人戰作一團。

「蔣拓!」

何自臻看著摔出去的蔣拓,面色陡然一緊,作勢想要衝出去救蔣拓,但是顧忌到身後兩名受傷的戰友,腳下立馬一頓,急聲沖林羽說道,「家榮,你去幫他們一把吧……」

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就算衝上去,可能也幫不了多少忙,所以還是林羽去合適。

林羽面色陰沉,沒有說話,雙眼冷冷的瞪著遠處的拓煞,只見拓煞此時正饒有趣味的望著他,一雙陰冷的眼睛中寫滿了戲謔。

林羽緊緊咬了咬牙,沉聲道,「何叔叔,不是我不幫他們,但是,一旦我出去的話,拓煞極有可能會衝過來對付你!」

此時他才反應過來,蔣拓等人中計了,拓煞之所以說這麼多,就是為了激怒他們,讓他們衝出去,而剩下的兩名傷員根本不可能跟著蔣拓一起衝出去,所以只要一幫人分成兩幫人,拓煞就有了機會!

何自臻神色一變,抬頭看了眼遠處的拓煞,也明白了眼前的情形,確實如林羽所言,就算他跟著林羽一起衝出去幫助蔣拓他們,那麼拓煞也有可能直接繞過來殺掉他這兩個負傷的手下。

「老子……殺了你……」

被一掌打傷的蔣拓踉蹌著身子從地上爬了起來,抹了把嘴角的鮮血,再次朝著大護法沖了上去。

雖然他們一行四個人一起圍攻大護法,但是奈何大護法的實力相比較他們而言太過強大,所以時不時就有一人被大護法極大的掌力給拍飛了出來。

但是每一個拍飛的身影,都會踉蹌著身子爬起來,再次不顧一切的朝著大護法衝上去。

然後再被拍飛出來,再爬起來衝上去!

每被拍出來一次,他們的傷就要重上幾分,腳步就要沉重幾分,但是他們衝上去的意志卻始終堅定無比,縱然身子已經搖搖欲墜,也沒有任何的遲疑!

猶如飛蛾撲火,不計生死!

「暗刺大隊的人……還真是有意思呢……愚蠢,而且愚蠢到不可救藥!」

拓煞眯眼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饒有興緻的說道,宛如在欣賞一出精彩的馬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60章 飛蛾撲火,不計生死

6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