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迷情咒

第154章 迷情咒

「小姐,這個我恐怕做不到……」何金祥皺著眉頭為難道。

「做不到?為什麼?就因為他也是顧客嗎?老闆,你仔細瞧瞧他們兩個窮鬼,一個醫生,一個吃軟飯的,哪裡有錢買你這麼貴重的東西!」

黑衣女子有些輕蔑的掃了林羽和江顏一眼,因為她一直在國外,所以對何家榮的印象也一直停留在幾年前。

「你嫌錢少是不是?那我再加一百萬,只要你幫我把他們倆轟出去!」黑衣女子沉聲道。

「小姐,這跟錢多錢少沒關係,我沒權利轟他出去。」何金祥沖黑衣女子無奈的聳了聳肩。

「沒權利?為什麼?你不是這家店的老闆嗎?」黑衣女子皺眉問道。

「是啊,如假包換。」何金祥趕緊點點頭。

「那既然你是老闆,這家店是你的,你當然有權利把他轟出去!」黑衣女子有些疑惑,這老闆該不會是個傻子吧。

「我還是沒權利。」何金祥搖搖頭,「我雖然是這家店的老闆,但何先生卻是我的老闆。」

「你說什麼?這個窩囊廢是你的老闆?!」

黑衣女子驚訝的張大了嘴,滿臉的不可置信。

「不錯,同樣如假包換。」何金祥很肯定的點點頭。

「不可能,我不信!」

黑衣女子臉一些臊的通紅,急忙道:「老闆,你快把卡給我刷了,給我把鐲子包好,我急著回陵安。」

顯然她覺得有些丟人了,迫切的想買了鐲子離開這裡。

「不好意思,小姐,我們家不做您這筆買賣,您請吧。」何金祥沖她做了個離開的手勢,不咸不淡道。

剛才黑衣女子開口諷刺江顏的時候,何金祥就不高興了,要不是林羽及時站了出來,他都準備開口罵她了。

在他和林羽的店裡,竟然敢罵他弟妹,什麼東西!

「老闆,你開門做生意,怎麼能說不賣就不賣了,你剛才不是答應我了嗎?」

黑衣女子一下急了,她可是迫切的想買下這個玉鐲,她幾乎逛遍了整個清海才找到了這個帝王綠玉鐲,只有用這個玉鐲做禮物才符合她的身份,她一兩年才回一次國,還想著在眾多賓客面前好好顯擺顯擺呢。

「你得罪了我們老闆,我當然不能賣給你了。」何金祥跟看傻子似得看著她。

「何大哥,你這就不對了,人家說的對,開門做生意,哪有不賣的道理,要我說還是賣給人家吧。」林羽淡淡的笑道。

「這還差不多,我不管你們誰是老闆,我可是顧客,是上帝!」

黑衣女人懸著的心這才放下,瞥了眼林羽,沒想到這個窩囊廢還挺識趣的,估計也是走了狗屎運,才開了這麼一家玉店。

何金祥見林羽要賣給她,不由有些納悶,心裡很不舒坦,要知道,這塊玉鐲可不愁賣,就算不賣給這個女的,不出三五日也能被人買走,他不明白林羽為什麼要忍下這口氣。

「何大哥,愣著幹嘛呢,刷卡啊。」林羽趕緊囑咐了他一聲,「十億,別弄錯了哈。」

「多……多少?!」

黑衣女子聽到這話身子猛然一顫,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十億呀。」林羽一臉純真的望著她。

「十億?!你怎麼不去搶呢!」

黑衣女子立馬勃然大怒,「你這個玉鐲從品相和大小上來看,市場價撐死兩千萬!」

「小姐,我是老闆,這個玉鐲我想賣多少錢就賣多少錢,你要是買不起就直說。」林羽昂著頭瞥了她一眼,語氣中帶著淡淡的譏諷。

「你!」黑衣女子恨恨的咬了咬牙,知道林羽是在故意刁難她,氣的跺了跺腳,索性也不買了,轉身快步往外走去,臨走前還不忘惡狠狠的瞪了江顏一眼。

「哎,小姐,你要實在想要,我可以給你打個99折啊。」林羽還不忘再次跟了一句。

黑衣女子氣的臉都綠了,理都沒理他,徑直上車走了。

江顏白了林羽一眼,輕輕笑了笑,這個混蛋,壞死了。

「弟妹,這人誰啊?太討厭了。」何金祥皺著眉頭嘟囔了一聲。

江顏看了眼林羽,沒有出聲,他們兩個人一起往回走的時候,江顏才告訴林羽這女的叫阮玲玲,是李俊逸的乾妹妹,對李俊逸一直有好感,所以見到江顏后才會有這麼大的敵意。

「哦,乾妹妹,怪不得呢,很形象。」林羽頗有深意的笑著念叨了一句,說到「干」字時還特地加重了語氣。

江顏聽出他話里的意思,立馬啐了聲,「你這個混蛋,越來越壞了。」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

林羽嘿嘿一笑,一把攬住了江顏。

此時盛天上流匯養生會所里,一個裝修古樸的雅間里躺著一個面容白凈,身著灰色長褂的中年男子,正閉眼躺在一張按摩椅上,周圍圍著三個身著旗袍的秀麗女子,分別在他的頭上、腿上和腳上捏著。

他的長相很斯文,兩隻眼睛又細又長,看起來頗有些仙風道骨的模樣。

如果林羽現在在場,恐怕也很難認出這就是那天與他打鬥的叫花子。

男子一邊享受著三個女人的按摩,一邊伸手探進幫他按腿女子開衩的旗袍內,在女子大腿和臀部肆意的揉搓了起來。

女子身子一顫,小心的看了他一眼,沒敢吭聲。

包間外面站著一老一少,正是趙五爺和他的侄子趙東君。

「叔,咱就這麼供著他在這白吃白喝?」趙東君頗語氣十分不爽,「上次的答應的事,他屁都沒辦成!」

也不知道誰給他五叔推薦了這麼個江湖術士,拿了幾百萬,吹了一頓牛逼,說要把「何家榮」搞到家破人亡,結果被人家打的灰溜溜的跑了回來,賴在這裡白吃白喝。

「你還有臉提上次的事?!道爺我他媽的還沒找你們呢!」

這時包間內的中年男子一下睜開了眼,怒聲道:「我玄清子就從沒吃過這麼大的癟!你們他媽的告訴我那就是個小醫生,結果他精通玄術,要不是道爺手段高明,還真就栽在他手裡了!」

門外的趙東君和趙五爺都不由一驚,沒想到他們說的話竟然全被這玄清子聽去了。

要知道為了不讓客人受打擾,包間是特地加了隔音材料的,理論上來講他根本不可能聽到外面說話的,但是玄清子竟然聽了個一清二楚!

而且,他說話的聲音五爺和趙東君也都聽的清晰無比,宛如在耳邊一般。

趙五爺狠狠瞪了趙東君一眼,趕緊推開門走了進去,賠禮道:「我這個侄子不會說話,還請道長見諒,我們在門外說話道長都能聽得一清二楚,真可謂是高人啊。」

「道長,既然您這麼有本事,難道就鬥不過那個姓何的嗎?!」趙東君有些惱怒的說道,想起從前三番兩次遭林羽羞辱的場景,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這姓何的有兩下子,急不得,得慢慢來,實在不行我就把我的師兄叫來幫忙。」

玄清子一下坐了起來,想起林羽也是恨得牙痒痒,轉頭看了眼趙東君,挑眉道:「小子,我不白吃你們家的,你不是一直想玩那小娘們嗎?道爺答應你,今天晚上她就會自動跑到你的床上,而且你想要怎麼玩,她就陪你怎麼玩。」

「真的?!」

趙東君面色大喜,想起葉清眉那傾國傾城的容顏和曼妙的身材,他忍不住咕咚咽了口唾沫。

「當然是真的,幫我準備輛車,然後你就在家好好等著就行了。」玄清子望著前方,頗有些得意的勾了勾嘴角。

夜幕降臨,一下課,整個清海中醫藥大學頓時熱鬧了起來。

葉清眉拿著一疊資料往食堂走,迎面突然走來了一個身著灰色長褂的男子,看到她后沖她一笑,說道:「葉清眉葉老師是吧?」

「對,你是?」

葉清眉打量了這個男子一眼,感覺十分眼生,不知道他怎麼會認得自己。

「我是你的三叔啊,你不記得我了?」

玄清子嘴角一勾,突然從懷中掏出一張黃色的符紙,在葉清眉面前一晃,符紙陡然間燃盡,葉清眉的目光一下變得獃滯了起來,喃喃道:「三叔……」

「哎,對嘍,跟我走吧,乖侄女。」

玄清子得意的一笑,背著手往外面走去,葉清眉十分聽話的跟了上去。

「葉老師好!」

「葉老師出去啊!」

「葉老師!」

往外面走的時候,一些認識葉清眉的學生紛紛打招呼,葉清眉跟他們點頭示意,除了眼神獃滯一些,並沒有其他異常,所以一幫學生也沒有起疑,只是好奇的看了眼玄清子,便快步往食堂走去。

走到學校大門外面,玄清子徑直走向一輛黑色的轎車,說道:「走吧,乖侄女,我帶你玩玩去。」

葉清眉點點頭,順從的跟著上了車。

玄清子並沒有急著把葉清眉送到趙東君那裡,而是開著車帶著她到了郊外一處偏僻的小路。

這會兒天色已經黑了下來,這裡位置又偏,幾乎沒什麼人出現。

玄清子把車停下后,笑眯眯的看了眼坐在後排的葉清眉,只見她肌膚勝雪,面容精緻,胸前高聳,兩隻漆黑的眸子因為受到了他法術的蠱惑,顯得有些獃滯,但是增添了一絲無辜感,格外誘人。

「還真是個美人,怪不得趙東君那小子朝思暮想呢。」玄清子舔了下嘴唇,打算自己先好好品嘗品嘗這道「美餐」。

「乖侄女,熱不熱,熱就把衣服脫了吧。」玄清子伸著頭,在葉清眉短褲下白皙修長的雙腿上貪婪的掃了兩眼。

「脫……脫衣服?不行……」葉清眉輕輕地搖搖頭,僅剩的一絲理智讓她下意識的捂住了胸口。

「不聽話?」

玄清子冷笑了一聲,隨後掏出符紙和筆,下了一個迷情咒,再次在葉清眉眼前一揮,符紙燃盡,葉清眉頓時感覺全身燥熱了起來,小腹處彷彿瞬間燃起了一把火,口乾舌燥。

她白嫩的手在脖頸和胸前撫摸了起來,接著開始撕扯自己的襯衣,白皙的鎖骨和深邃的事業線頓時隱約可見。

「極品,極品啊。」玄清子兩眼放光,盯著葉清眉白皙的鎖骨和肩頭不停的吞咽著唾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4章 迷情咒

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