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豬都不願碰的女人

第153章 豬都不願碰的女人

「請講,快請講!」謝長風急切道。

林羽不計前嫌,幫了他這麼大的忙,現在就是林羽讓他上天把星星摘下來,他也絕對不會推辭。

林羽瞥了眼身旁的江顏,俏皮道:「我現在想回去睡一覺,但是我自己一個人睡不著,能不能麻煩您替江顏跟祁院長請個假?好讓她回去陪我睡覺。」

他話音一落,眾人頓時一陣鬨笑,這個何神醫,還真是離不開自己的老婆,大白天睡覺還得老婆陪。

江顏聽到這話面色瞬間變得通紅,狠狠的瞪了林羽一眼,饒是她這種冰山美人,面對這麼多人,也難免會難為情。

這個死混蛋,肯定是故意的,回去再好好跟他算賬!

「哈哈哈哈……好,沒問題,我就替老祁答應了。」

謝長風仰頭笑了幾聲,連忙答應了下來。

「何醫生,注意身體啊!」

他倆往外走的時候,後面傳來一陣善意的調笑聲,江顏的臉色變得更紅,狠狠的在林羽腰上掐了一把。

走到急診樓外面后,天上已經下起了雨,密密麻麻。

陳佩儀還沒有離去,站在雨中淋成了落湯雞,一邊來回走著一邊摸著眼淚哭訴著。

因為門口一左一右站著兩個郭兆宗的保鏢,所以她也無法進來。

「這個女的怎麼了?」江顏看到陳佩儀的樣子后不由有些同情。

「自作自受,我們走吧。」林羽淡淡說了一聲,對她毫無憐憫,作勢要脫衣服,用來擋雨。

「我有傘。」江顏趕緊從包里拿出了一把傘,接著把白大褂脫下來,疊好放到包里,露出一身肉色的棉質包臀裙,使得她前凸后翹的身材顯得更加誘人。

林羽忍不住在她身上多掃了幾眼。

「今天早上我看要下雨,就讓爸媽把車開去了。」江顏打算跟林羽去外面打車。

「反正也沒事,要不咱走走吧。」林羽笑道,把傘拿了過來,她跟江顏還真沒在雨中散過步呢。

江顏一聽也沒拒絕,跟著他一起往外面走。

因為這把傘是單人傘,所以這兩人用起來有些擠得慌,而且林羽怕淋到,一個勁兒的往江顏這邊擠,靠著江顏熱乎乎軟綿綿的身子,他心癢不已。

「哎呀,你擠死我了!」江顏氣的推了他一把,「這個雨又不大,淋點也沒事。」

人家的男朋友都是為了不讓女朋友淋雨,自己半邊身子露在傘外邊,林羽可好,恨不得整個人都掛在她身上。

「不行,我這身子骨弱,經不起一點雨打風吹。」

林羽不要臉的說了一聲,接著一把露著江顏攬到了懷裡,手順著江顏的側腰有意無意的滑到了她的臀部邊緣。

江顏光顧著跟林羽擠傘了,也沒有感覺到。

兩個人就這麼胡亂走了一陣,林羽抬頭一看,發現竟然走到何記寶玉閣了,便說道:「顏姐,到咱家了,走,進去歇歇腳。」

江顏正好也走得累了,跟著他走了過去。

「老闆,老闆娘!」

兩個導購員看到林羽和江顏后立馬恭敬的打了個招呼。

林羽沖她點頭笑了下,說道:「何大哥今天不在嗎?」

「出去取貨了,一會兒就回來了。」其中一個導購員說道。

「哎呀,何老弟,弟妹,你們怎麼來了。」

導購員話音剛落何金祥便進了門,急忙抖了抖身上的雨水,笑道:「你來的正好,咱上次開的那款帝王綠做成手鐲了,我剛去把貨拿回來。」

說著何金祥小心翼翼的從懷裡掏出來了一個盒子,對著林羽打開,露出裡面青翠欲滴的鐲子,興奮道:「怎麼樣?做工好吧?」

林羽將翠綠的鐲子拿出來看了看,點點頭,說道:「確實不錯,夠細膩。」

這是前兩個月他跟何金祥去原石市場淘的一批原石里開出的帝王綠,成色很好,可惜的就是體積小點,但是這一個鐲子也足以成為他們店裡的鎮店之寶了。

「標價多少?一千八百萬怎麼樣?」何金祥用手比劃了一下,沖林羽問道。

「可以。」林羽點點頭,相比這種鐲子的市場價,價格不算貴,至於利潤空間,也足夠大了,買這塊原石,他們不過才花了幾十萬。

「好,那就這麼定了。」何金祥說著把鐲子小心的放到了最裡面貨櫃的中間。

「來,咱先喝會茶!」何金祥趕緊叫著林羽和江顏到了屏風擋著的會客區,接著沏了一壺好茶。

茶剛沏好,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引擎的熄火聲,何金祥往外面一看,面色瞬間一沉,冷聲道:「這輛車跟了我一路了,我從加工廠拿了手鐲出來,它就一直跟著我,可能來者不善啊。」

林羽伸頭往窗外瞥了一眼,發現是一輛黑色的路虎攬勝,淡淡道:「有我在,沒事,何大哥。」

「你和弟妹先喝著,我先會會他們。」何金祥沖林羽說了一句,便起身走到了門口。

出乎他意料的是,車上下來的竟然是個打扮時髦的女人,而且只有她一個人。

女人穿著一身黑色長裙,身形苗條修長,臉上遮著墨鏡,頭上戴著一個灰色的女士禮帽,頗具時尚感。

「何記?」

黑衣女子看了眼店上面的門頭,不由皺了皺眉頭,顯然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小姐,來買手鐲嗎?」

何金祥見是個女的,立馬鬆了口氣,熱情道。

「你是老闆嗎?」黑衣女子瞥了他一眼。

「對,我就是老闆。」何金祥連忙點頭。

「老闆,這一路你可讓我好跟啊。」黑衣女子摘下墨鏡來,露出一張姣好的面容,不過看起來有些網紅臉,應該是微整過。

「小姐,我這還正納悶呢,以為我得罪了什麼人呢,一路上跟著我。」何金祥笑道,「那您跟著我是為什麼啊?」

「為什麼,還不是為了那個帝王綠鐲子。」

黑衣女子說著服了下帽子,進了店,四下打量了一眼,說:「你這個店裝修還挺有風格的,就是小點,不是連鎖的吧?」

「不是不是,整個清海,只此一家。」何金祥立馬討好的說道。

「我就說嘛,清海大大小小有點名氣的金店玉店的manager,我哪個不認識。」黑衣女子說話間頗帶著一些傲氣,還摻雜著英文單詞。

「是,是,我們這小店才剛開張沒半年。」何金祥深諳做生意的門道,見黑衣女子是在故意顯擺,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捧了她一把,「小姐聽您這口音,應該是從國外剛回來吧,一看您身份就不一般,您能來,小店真是蓬蓽生輝啊。」

「不錯,我剛從國外回來,專門給我乾媽祝壽的。」黑衣女子對何金祥的話很滿意,點點頭,「現在市面上的帝王綠鐲子不多,我去加工廠的時候,他們負責人說你這個成色不錯,我就追了過來,賣給我吧,直接刷卡。」

她連價格都沒問,直接從普拉達的皮包里拿出了一張卡,遞給何金祥。

「小姐,您就不問問價格?」何金祥陪笑道。

「一分錢一分貨,貨好,貴點無妨。」黑衣女子淡淡道,她對市場上的各種玉價可是了如指掌,因為她乾哥哥就是幹這一行的,所以並不害怕何金祥坑她。

這也是她為什麼非要追著買這個帝王綠玉鐲的原因,自己乾哥哥就是做這方面生意的,她自然得挑個品相好的,否則怎麼拿的出門去。

「小姐爽快,我先拿貨給您瞧瞧,您裡面坐,我剛沏的茶。」何金祥急忙做了個裡面請的手勢,討好道。

「嗯。」黑衣女子點點頭,邁著步子往屏風這邊走了過來。

「家榮,我們走吧。」江顏看到黑衣女子后,突然有些緊張了起來,急忙站起身要走。

「急什麼,這茶才喝幾口啊。」林羽有些納悶的看了江顏一眼,自從這個黑衣女子進來后,江顏好像就有些反常。

「那你在這喝吧,我有點不舒服,我先回去了。」

江顏說完沒等林羽答應,直接轉身快步走了出去,經過黑衣女子身邊的時候,黑衣女子轉頭瞥了她一眼。

「江顏!」

雖然江顏的腳步很快,但是黑衣女子還是認出了她,不由喊了她一聲。

江顏身子一頓,沒有說話,繼續往外走。

「哎,你見了我跑什麼啊。」

黑衣女子趕緊過去拽住了江顏的胳膊。

「放開我!」江顏有些惱怒的說了一聲。

「怎麼,當初被我乾哥甩了,覺得沒臉見我了嗎?」黑衣女子面帶得色的掃了江顏一眼,說話有些陰陽怪氣。

林羽聽到這話不由一怔。

乾哥?

莫非這個女的口中的乾哥就是李俊逸?

因為按照江顏說的,她就只有李俊逸這一個前男友啊。

「他甩我?他也配!」江顏冷冷的說了一聲。

「你這話說的倒是挺硬氣的,又不是分手那會兒要死要活的了啊。」黑衣女子有些尖酸的說道,「你不就是因為被我哥甩了,才一怒之下嫁給了那個你們家自己養的窩囊廢嘛,你也是豁得出去,要我說,嫁給那種窩囊的男人,還不如嫁給一頭豬。」

嗯?

林羽眉頭一皺,自己好好的坐在這裡喝茶,也能中槍?

不如嫁給一頭豬?

家榮兄再不濟,也比一頭豬強吧。

林羽有些惱怒的掃個黑衣女子一眼,頗有些為家榮兄打抱不平。

「不過你這種賤女人,跟那種窩囊廢,也是絕配!」黑衣女子譏諷的打量了江顏一眼,看到江顏完勝她的面容和身段,不由妒火中燒。

「那也比你強,你這種千人騎萬人壓的爛貨,恐怕連豬都不願意碰!」

這時林羽站起身背著手悠悠的走了過來,一臉玩味的掃著黑衣女子。

「你是什麼人?我跟她說話,關你什麼事?!」黑衣女子見林羽突然跑過來罵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我就是何家榮,你說的那個窩囊廢。」林羽淡淡道,走到江顏身旁握住了她的手,示意她別害怕。

「原來你就是那個窩囊廢啊,果然,長了一副窩囊樣!」黑衣女子不屑的打量了林羽一眼,冷笑道。

「你長得倒是挺漂亮的。」林羽也不惱,淡淡的笑道。

「那是!」黑衣女子頗有些得意的撥了下頭髮。

「怪不得那麼多男人還對你這個被上千個男人玩過的破鞋感興趣。」林羽不緊不慢的接著說道。

「你放屁!」黑衣女子面色一紅,十分惱怒,因為林羽說到了她的痛處。

她這個人卻是為人比較放浪,親密接觸過的男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死不承認?你隱私部位瘙癢剛好了沒幾天吧?我勸你收斂點,這麼下去,遲早得艾滋的。」林羽挑了挑眉毛。

「你怎麼知道我瘙癢剛好……你放屁!」

黑衣女子聽到林羽的話心頭一怔,剛要問他怎麼知道的,立馬就回過神來了,沖林羽怒罵了一聲。

但是為時已晚,周圍的兩個導購員不由捂著嘴撲哧笑了一聲,滿是驚訝的看了眼林羽,不知道他是怎麼看出來的。

「老闆,他是你的客人嗎,你給我把他趕出去!我給你多加一百萬!」

黑衣女子氣沖沖的瞪了眼林羽,沖何金祥喊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3章 豬都不願碰的女人

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