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9章 縱然粉身碎骨,又豈能做不忠不義之輩

第1419章 縱然粉身碎骨,又豈能做不忠不義之輩

對於林羽而言,何自臻是除了家人以外最親近的人,同樣也是他最崇敬的人之一,所以,他的情緒此時難以自制的有些激動,迫切的希望何自臻脫離險境,一時一刻都不要耽擱

而這種激動,同樣也是出於擔心,擔心自己得到的,會是否定的回答。

因為,他對何自臻有多崇敬,就對何自臻有多了解

聽到林羽這話,電話那頭的何自臻明顯一愣,似乎感覺自己聽錯了,有些疑惑的問道,「家榮,你你說什麼」

「我說希望您馬上離開邊境,回京」

林羽聲音低沉的重複了一遍,語氣中帶著一絲祈求。

「讓我回京」

電話那頭的何自臻先是一陣疑惑,隨後語氣大變,急聲道,「莫非是我父親或者母親出了什麼事情曼如為何不跟我說呢莫非她是故意瞞著我家榮,你告訴我,我父母到底怎麼了」

身為一個忠孝兩全、頂天立地的漢子,何自臻遠赴邊境、為國盡忠,最擔心也最愧疚的就是自己的父母,所以聽到林羽這番突如其來的話,自然率先往自己父母的身上考慮,以為自己父母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沒有沒有」

林羽連聲否定,直接了當的說道,「何叔叔,爺爺和奶奶的身體都沒什麼問題,我之所以懇請您回來,是因為我剛剛得到了一個十分確切的信息,是有關於隱修會和您的」

「哦什麼消息」

何自臻聽到自己的父母沒事,心裡陡然鬆了口氣,但是換上了滿滿的納悶,自己現在在邊境上成天跟隱修會的人交手,都沒聽到什麼消息,這家榮深處內地,消息怎麼比他還更靈通呢

「拓煞最近設計出了一個非常周密的計劃,想要引您上套,然後對您痛下殺手」

林羽面色凝重的說道,為了凸顯事情的嚴重性,說話的時候語氣特意也陰沉了幾分。

誰知電話那頭的何自臻聽到他這話不僅沒有絲毫的擔憂,反而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林羽被何自臻笑的一頭霧水,一時間有些不明所以,不解的問道,「何叔叔,您不相信我的話」

「哈哈,家榮,你的話我怎麼可能不信」

何自臻收住笑,爽朗的說道,「但是你這個消息,算不上什麼秘密,這是人盡皆知的事實啊,拓煞想要我的命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們專門為我設計過陷阱的次數,也不只一次兩次了,我現在不還是活的好好的嘛」

林羽神色一變,急忙解釋道,「何叔叔,這次跟先前幾次不同,他們事先有了充足的準備和設計,據說這次,他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夠能夠得手」

林羽雖然很不想把最後兩個字說出來,但是為了突出事情的嚴重性,還是講了出來。

「是嗎那讓他們儘管放馬過來就是」

電話那頭的何自臻仍舊不以為意,哈哈的朗聲一笑,十分豪邁的說道,「我也正愁抓不到這老小子呢」

「何叔叔」

林羽見何自臻似乎根本沒當回事,心裡更加的焦急,沉聲說道,「我沒有跟您說笑,這件事比您想象中的要嚴重,我是通過一次偶然的機會,從一名隱修會成員的嘴裡得知的這個消息,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絕路上,他本是不會把這個消息透露給我的,所以,您一定要重視起來」

「家榮,你何叔叔心裡有數」

電話那頭的何自臻語氣也認真了起來,說道,「能讓你專程給我打電話,而且語氣還如此緊張慎重,我自然知道這件事絕非一般」

林羽對何自臻十分了解,何自臻對林羽又何嘗不是知根知底。

雖然林羽年歲尚輕,但是遠見卓識和心性修養,早就已經遠超同齡人,是少有的能夠做到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年輕人之一

所以林羽能夠以如此緊張的語氣給他打電話,足見這件事的嚴重性

而且,這也側面反映出林羽對他的關心,這讓何自臻心頭溫熱不已。

「那您就應該抓緊時間回來啊」

林羽聲音急切的說道。

電話那頭的何自臻嘆了口氣,笑道,「家榮,這是上陣打仗,豈有說回就回的道理」

「這個好說,何叔叔,我去跟上面的人申請」

林羽急忙說道,「我把我掌握的信息告訴上面的人,他們一定會同意調你回去的,畢竟像您這樣的國之棟樑,一旦有個三長兩短,也是國家的損失」

「呵呵」

電話那頭的何自臻溫和的笑了笑,見林羽如此在乎自己的安危,心中欣慰不已,笑道,「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可是上頭的人把我調回去了,然後呢」

「然後」

林羽微微一愣,不明所以的說道,「然後您您就待在京里唄,您要是覺得無聊,那我就天天去陪你喝酒、練功」

「哈哈」

何自臻被林羽這單純且簡單的話再次逗笑,朗聲笑了片刻,才滿懷感慨的說道,「我倒真是日日夜夜的盼著能有這樣的日子啊」

說著他話鋒一轉,笑著問道,「可是,有些事總要有人去做,有些擔子終要有人去擔啊倘若我回去了,那邊境這邊的爛攤子交給誰」

「讓上頭再重新派個人去就是了」

林羽理所當然的說道,「拓煞他們計劃的主要目標是您,換做其他人去,肯定要安全一些」

「安全一些」

電話那頭的何自臻笑著搖搖頭,說道,「家榮,你是不知道啊,這邊境的勢力盤綜錯雜,時刻都在上演槍林彈雨,簡直像一座絞肉機,哪裡還有什麼安全可言啊,身處這裡,就相當於身處水深火熱之中啊,所以,換做誰來,都是拿命來拼」

聽到何自臻這話,林羽不由一陣沉默,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接話。

「而且最近邊境的形式愈發混亂,也更加的兇險」

何自臻嘆息著說道,「這十幾年來,我一直待在邊境作戰,所以沒有人比我更熟悉這邊的環境,了解這邊的形勢,如果這個時候我請求回調,於國,那是不忠於接任的戰友,那是不義我何自臻這一生行事光明磊落,縱然粉身碎骨,又豈能做那不忠不義之輩」

他這番話聲音不大,但卻振聾發聵,豪氣衝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19章 縱然粉身碎骨,又豈能做不忠不義之輩

6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