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撕了她的嘴

第140章 撕了她的嘴

眾人看到葉尚傑俱是一愣,不明白他剛逃也似的跑了,怎麼突然又回來了。

「好小子,你還敢回來?找死!」

厲振生率先沖了出去,伸手就要撕葉尚傑的領子。

「好漢饒命,好漢饒命,我是來給何先生送觀音的。」

葉尚傑急忙將手裡的玉觀音往前舉了舉,厚著臉皮說道:「何先生,我剛才是去給您買真觀音來著。」

林羽往玉觀音上一掃,不禁挑了下眉毛,沒想到這個玉觀音竟然是真的,看來葉尚傑這是又回來求自己了,淡淡道:「您這是怎麼了,不是說了不用我治病了,怎麼突然間又回來了?」

「何先生,我剛才那是開玩笑呢。」葉尚傑一臉討好的說道,心中苦不堪言。

「開玩笑?開玩笑你罵我們先生和葉小姐?!」厲振生冷聲呵斥了一句,一掌打在了旁邊的牆上,發出了咚的一身悶響,整個屋子似乎都為之一振。

葉尚傑嚇得身子一顫,臉色一白,把玉觀音塞給老滿,揚手照自己臉上就是一巴掌,接著另一隻手也抬起來啪的又是一巴掌,兩隻手輪流在臉上扇了起來,一邊扇一邊說道:「我嘴賤,我該死,我該死!」

本來他左臉就被林羽扇腫了,這自己在這麼一扇,疼的他眼淚都出來了,但是沒有辦法,現在只有這樣才能求得林羽的原諒。

要是因為他得罪了林羽害死了老爺子,那他在葉家的地位指定一落千丈,估計家產他媽都不帶分給他的。

「力氣太小了,沒吃飯嗎?」林羽掃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

對於他這種小人,林羽沒有絲毫的同情。

「我該死!我該死!」

葉尚傑趕緊加了加手上的力道,手掌扇在臉上發出了啪啪響亮的聲響,沒一會兒兩張臉已經紅腫不堪,嘴角也有鮮血緩緩流了出來。

「行了,那您先扇著,我們進去喝會茶。」林羽笑眯眯的跟他說了一句,便叫著葉清眉和孫芊芊回了醫館。

「何先生,我錯了,我錯了啊,你饒了我吧……」

葉尚傑帶著哭腔懇求道,臉上已經涕淚橫流。

葉清眉看到這一幕只感覺胸口暢快不已,沒想到葉家的人,也有如此難堪的時候。

「葉老師,您嘗嘗這個藍天玉葉如何。」

林羽壓根沒搭理他,收拾著茶具泡起了茶,遞給了葉清眉一杯。

葉尚傑看到眼前這一幕,眼淚已經流成了海,手上絲毫不敢停。

「何先生,我們葉總知錯了,您就饒了,饒了他吧,而且您的條件,我們也都答應了。」老滿見葉尚傑再這樣打下去人都要廢了,趕緊跑過來跟林羽求情。

聽到他這話林羽倒茶的手一頓,轉頭望向葉尚傑,問道:「葉總,麻煩您先停一下,條件你們答應了?」

「答應了,答應了。」葉尚傑如獲大赦,急忙停下手,點點頭,聲音有些含糊。

葉清眉心頭猛地一跳,緊緊的攥住了拳頭,眼眶不由有些溫熱,這麼多年了,她母親失去的名聲,終於要討回來了。

「什麼條件來著?」林羽疑惑的問道。

「不是說讓我大哥和大嫂去給清眉的母親磕頭謝罪嗎?」葉尚傑急忙說道,「我大哥答應了,您放心,保證沒問題。」

「不對啊,我記得不是還有你們家老爺子嗎?」林羽轉頭望向葉尚傑,故作納悶道。

「老……老爺子?什麼意思啊?」葉尚傑一臉的不解。

葉清眉也有些疑惑的看向林羽,她並沒有說過讓葉家老頭子做什麼啊。

「不是說了嗎,你們家老爺子,也得給清眉的母親磕個頭,怎麼這麼快就忘了呢?」林羽有些不悅的說道。

葉尚傑心裡咯噔一下,讓老爺子給那個爛貨磕頭怎麼能行,那葉家以後在名都就再也抬不起頭來了,他慌忙說道:「葉先生,您記錯了,這裡面並沒有老爺子什麼事啊,是不是,清眉。」

「怎麼沒有,我記得很清楚,反正不管怎麼樣,必須得讓老爺子也得跟著磕一個,否則我不給治,你們自己掂量著辦吧。」

沒等葉清眉說話,林羽搶著說了一句。

葉清眉抬頭看了林羽一眼,眼神有些複雜,如果能讓葉家老爺子給自己的母親磕頭謝罪,那實在是太好不過了,母親在九泉之下,也能合上眼了,但是她知道葉家那老頭子的性格,是絕不可能做這種事的。

「何先生……您這是要我的命啊……」

葉尚傑再次哭了起來,見林羽沒搭理他,他知道這茬躲不過去了,便趕緊走到一旁給大哥打了個電話。

「他真這麼說的?!」葉尚忠聽完葉尚傑的話,神情一震,接著一拳砸到了一旁的窗台上,臉上陰雲密布,眼神變得冰冷無比,何家榮這顯然是要撕他們葉家的臉啊。

「給我滾出去!我就是死!也不給那個賤貨磕頭!」

葉樹光得知林羽的要求后勃然大怒,抓起床頭的水杯砰的扔了出去,砸到了牆上,隨後他急促的呼吸了起來。

「快,氧氣罩,氧氣罩!」

葉尚忠趕緊跑過去將氧氣罩扣在了葉樹光的嘴上,葉樹光呼吸這才慢慢的穩定了下來,臉上的紅暈也退了下去。

「不就是個頭嘛,你就給她磕了,能怎麼樣,反正那個爛貨都已經死了!」葉尚忠母親急忙勸了老頭子一句。

「是啊,爸,命重要,讓咱磕,咱就磕吧,命保住了再說,您放心,等您康復之後,我一定讓姓何的那小子去見閻王!」葉尚忠咬牙切齒的說道。

葉樹光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眼睛死死地盯著前面的天花板,過了半晌,輕輕地閉上眼,算是默認了。

畢竟,在這世上,能真正做到在死亡面前不妥協的,並沒有幾個人。

葉樹光答應下來之後,林羽也答應了給他治病。

因為葉清眉母親的靈位在清海,所以林羽便要求他們把葉樹光帶來清海。

「何醫生,我父親現在的情況,很嚴重,下不了床啊。」葉尚傑有些無奈的說道。

「這好辦,你父親的病情我找宋老了解過了,我給你幾粒藥丸,你給他吃兩天,保證他能站起來。」

林羽將上次製作給史密斯的一些藥丸裝好交給了葉尚傑。

其實葉尚傑父親所得的病跟史密斯得的病是一種病,肌萎縮側索硬化,俗稱漸凍症,不過葉尚傑父親的病症比史密斯要輕的多,而且病因也不同,所以只要用六合神針針灸一番,再堅持吃藥,便能痊癒。

葉尚傑拿了葯便趕緊返回了名都,按照林羽說的,給父親吃了兩天葯,第三天的時候,葉樹光便已經能下地走路了。

當天下午,一行人便定了飛機趕往了清海。

清海國際機場,停機坪旁邊站著一高一矮兩個身影,正是林羽和葉清眉。

此時葉清眉身著一身黑衣,手中捧著母親的骨灰,骨灰盒上鑲嵌的是她母親的照片。

照片上她母親的面容端莊淑雅,任誰都能看出來她年輕的時候絕對是個美人,可就是這麼漂亮的女人,都能被葉家隨意的拋棄,可見葉家是多麼的無情無義。

葉清眉眼眶微微泛紅,眼中淚點斑斑,有些不敢相信一會兒葉家的人要過來給母親磕頭謝罪,這可是她和她母親十幾年來想都不敢想的夙願啊。

巨大的轟鳴聲響起,葉家包的專機緩緩的落到地上,滑行數圈后便在遠處停了下來。

「讓我給那個騷貨磕頭,沒門!」

高子珊下飛機后才知道葉尚忠是帶著她來給葉清眉的母親磕頭的,當年她可是費盡心機才將葉清眉母親擠掉上位的,一個手下敗將竟然想讓她磕頭謝罪,做夢!

「別說你了,我和爸都得給她磕頭!」

葉尚忠把她拽到了後面,壓低聲音呵斥道。

「老爺子要給那賤人磕頭?那你們葉家真是要讓人笑掉大牙了。」高子珊裹了裹自己的貂絨披肩,翻了個白眼。

「我不管,你一會兒要是不跪,咱倆就離婚!」葉尚忠沒跟她廢話,扔了下了一句狠話便跟了上去。

看到當初欺凌自己和母親的仇人離自己越來越近,葉清眉情緒不由有些激動,身子微微顫抖。

「別慌,我在你身邊呢。」

林羽看出了葉清眉的緊張,趕緊輕聲安慰了她一聲,葉清眉的情緒緩和了許多,輕輕地點了點頭。

「行啊,當年的小丫頭片子長大了,出息了。」

葉樹光在葉尚傑的攙扶下拄著拐棍走了過來,看到葉清眉后眼裡頓時迸發出無盡的寒光。

「你沒想到吧?我也有長大的這天,你也有老去的那天,人在做,天在看,現在,是你還債的時候了。」

葉清眉本來還有些緊張,但是在看到葉樹光的那刻,她突然沉穩了下來,眼神冰冷的望著葉樹光,想起當初他瘋狂扇母親耳光的模樣,滔天的恨意瞬間席捲而來。

「小賤貨,我告訴你,得饒人處且饒人!你最好乖乖讓你的野男人把你爺爺的病治好了,否則葉家絕對不會放過你!」

高子珊想想自己要給葉清眉的母親下跪,就氣不打一處來,恨恨的威脅道。

「子珊,閉嘴!」葉尚忠冷冷的呵斥了她一句。

「我閉什麼嘴,難道你真要我給這爛貨下跪?!」高子珊氣的吼了一聲,要早知道是讓她來下跪的,她壓根就不會來。

「住嘴!」葉尚忠怒聲道。

「撕了她的嘴。」這時葉清眉淡淡的開口說了一句。

葉尚忠不由一怔,看向葉清眉。

「我說,讓你,撕了她的嘴。」葉清眉一字一頓的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0章 撕了她的嘴

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