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史無前例的解救

第13章 史無前例的解救

「你保護好自己,我出去就報警。」江顏小聲提醒了他一句,接著叫著父親上了車。

「家榮,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沒想到一直很少正眼瞧林羽的老丈人,臨走前竟也不放心的囑咐了一句。

「拿來吧。」

江顏他們走後,刀疤臉迫不及待的帶人圍住了林羽,伸手要去搶他手裡的字帖。

林羽嘴角勾起一個玩味的微笑,接著閃電般抓住了刀疤臉的手腕,隨後用力一掰,咔嚓一聲,刀疤臉手腕應聲而碎,緊接著林羽一腳踹向他胸口,刀疤臉還沒來得及發出痛呼便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五米外的地方上,翻了兩個滾才停下來。

「不好意思,勁兒用大了。」林羽有些歉意的說道,他已經盡量剋制了,沒想到力氣還是這麼大。

刀疤臉痛苦的叫了兩聲,爬起來噗的吐了口鮮血,嘶聲道:「給老子整死他!」

一眾小混混剛才被林羽這一招震驚到了,刀疤男這一喊他們才回過神來,立馬揚著手裡的刀棍沖了上來。

但是他們衝到跟前之後,林羽竟然不見了!

「在這呢。」

林羽拍了拍其中一個小混混的後背,在他回頭的剎那,一巴掌扇到他頭上,小混混砰的栽倒地上,沒了知覺。

一眾小混混被林羽恐怕的身手嚇慌了,大叫一聲,用來掩飾自己的恐懼,再次揮舞著刀棍沖了上來。

林羽懶得跟他們浪費時間,一人一個手刀,不出十秒鐘,一幫小混混已經全部栽到了地上。

「你……你是什麼人?」

刀疤臉張大了嘴,捂著胸口滿臉震驚的望著林羽,自己一抬頭的功夫一幫小弟竟然都倒了。

李,李小龍?

不可能!就是李小龍在世也做不到這麼快!

刀疤臉內心驚恐萬分。

「我是誰不用你管,你只要記住,我是你惹不起的人就行。」林羽走到刀疤臉跟前,面色威嚴,十分霸氣。

「回去告訴那個店老闆,以後別再想著打我這幅字的主意,還有,你以後再見到我老婆,禮貌點,眼珠子再敢亂看,我就給你摳出來,聽到沒?」林羽聲音冷峻,帶著滿滿的壓迫感。

「聽,聽到了。」

刀疤臉額頭上已經滿是冷汗,林羽的聲音竟然讓他遍體生寒。

看著林羽遠去的背影,刀疤臉咬咬牙,臉上浮起了一絲陰狠的神情,接著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林羽抱著字帖直接回了家,看到林羽和字畫都完好無損,江敬仁和江顏臉上都寫滿了震驚,忙問他是怎麼回來的。

「你們剛走,警察就來了,把他們嚇跑了。」林羽隨口編了個瞎話。

江顏長呼了口氣,說道:「幸虧我報了警,他們去的還真及時。」

林羽把字交給江敬仁,江敬仁滿面興奮,連忙給林羽倒了杯茶,慈愛道:「賢婿,辛苦了,快坐,喝口茶。」

江敬仁現在看林羽是怎麼看怎麼喜歡,這個女婿今天真是給他爭足了面子,幫他淘回來了一副無價珍品不說,還讓唐宗運這種古玩名流主動巴結他,這五十多年來,他從沒像今天這麼開心過。

江顏忍不住對自己老爹翻了個白眼,剛才在古玩店還要死要活的讓她和林羽離婚呢,沒想到現在就稱呼賢婿了。

「江顏,你在家陪陪爸吧,我還有事,出去一趟。」

老婆這個稱呼,林羽面對江顏時實在有些叫不出口,索性直接稱呼她名字了。

說完林羽再沒耽擱,直接出門,準備趕往衛功勛家裡,眼見就要到他們約定的看病時間了。

誰知剛去小區門口沒多遠,突然有兩輛警車跟了上來,車子停下後下來四五個身著警服的人把他攔住了。

「何家榮是吧?你涉嫌惡意傷人,麻煩給我們走一趟。」其中一個國字臉的中年人出示了下證件,冷聲道。

國字臉說話的時候,其他人都如臨大敵般看著他,手全扣在腰間的槍包上,似乎林羽一有異動,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擊斃他。

林羽有些無語,看這架勢,應該是刀疤臉報的警,作為一個大混子,被人打了竟然報警,也太窩囊了吧。

反正是他們先劫的自己,林羽也不害怕,跟著他們上了車,打算去警局把事情跟他們說清楚。

林羽不知道的是,這個國字臉正是刀疤頭和店老闆的大哥,刀疤頭被打之後就給他打了電話,讓他把林羽抓了,看看能不能從林羽手中把字帖勒索出來。

一到分局,林羽的手機就被沒收了,隨後被帶進了一個狹小的審訊間,被人鎖在了審訊椅上。

沒一會兒,剛才的國字臉和一個小年輕就進來了,在他對面坐下。

「你就是何家榮,今天下午在石門路,你打傷了十一個人,是吧?」

「對,但是是他們想要先搶劫我……」

「回答我,是還是不是?!」

林羽還沒說完,國字臉突然冷冷的打斷了他。

「是。」林羽只好點點頭。

「這十一個人現在都在醫院,其中輕傷五個,重傷四個,還有兩個人至今昏迷不醒,隨時可能有生命危險。」

「不可能,以我下手的力度,他們最多昏迷一會兒就醒了,不可能有生命危險。」林羽皺了下眉頭。

「你說沒有生命危險就沒有生命危險?要不要我給你醫院的證明看看?!」國字臉怒氣沖沖,語氣極具壓迫性。

林羽看著國字臉迫切的神情,突然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

「小子,我告訴你,現在人家說了,要起訴你,一旦法院定罪,你起碼得進去蹲個十幾二十年。」國字臉沉著臉,故意給林羽施壓。

隨後他語氣一緩,接著道:「不過對方也說了,只要你把那副字帖交出來,這事就算了了。」

「那你讓他們去告我吧。」林羽滿不在乎的笑了笑,現在他看出來了,感情這個國字臉跟刀疤臉是一夥的。

國字臉給身邊的小年輕使了個眼色,示意他給林羽點顏色看看。

這麼多年國字臉抓過的人不計其數,有很多人一開始也像林羽這麼狂妄,但是在他手底下走一遍,不出半個小時,就都得老老實實求饒。

小年輕起身走到林羽身邊,一邊晃著手裡噼里啪啦發著藍光的電擊器,一邊對林羽說道:「小子,有些東西你擔不住,留著反倒是禍根。」

他是國字臉的親信,剛才國字臉已經把事情都告訴了他了,所以他才這麼盡心儘力,就是為了自己也能跟著分一杯羹。

林羽壓根沒搭理他。

「不識好歹!」

小年輕有些被激怒了,將高壓脈衝調節到最高,接著狠狠的往林羽身上捅去。

他沒注意到的是,此時林羽也一腳踢向了他的腳踝。

小年輕只感覺腳上一疼,身子猛地一偏,快速的往地上墜去,手肘碰地後手中的變壓器一下捅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小年輕身子猛地一陣抽搐,哼都沒來的及哼一聲,就昏了過去。

「嘖嘖,這玩意兒夠猛的啊。」

林羽還是第一次接觸到這種東西,不由有些興奮。

「你敢襲警!」國字臉啪的一拍桌子,勃然大怒,「我警告你,我現在就是把你斃了都行!」

國字臉一手指著林羽,一手按到了腰間的槍包上。

「我也警告你,你再不放我,一會兒衛功勛來了,你這身官服就保不住了。」林羽臉上毫無畏懼,冷哼了一聲。

聽到衛功勛三個字,國字臉面色瞬間一變,整個清海市公安系統的總頭,他當然知道。

「你認識衛局?」國字臉緊皺著眉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林羽,極力想從林羽的表情上辨別他話的真偽。

「不錯,而且關係還不錯。」林羽笑眯眯說道。

「放屁,憑你這個鄉巴佬也能認識我們衛局?」

這根本就不可能,他去抓林羽之前特地調查過,這小子除了能打點,根本一無是處,就是個吃軟飯的窩囊廢,沒錢沒背景,雖然他岳父岳母都是機關幹部,但都是閑職,壓根沒什麼權力。

「你愛信不信,可能不出五分鐘,他就會趕過來。」

林羽瞥了眼地上小年輕的手錶,距離他跟衛功勛約定的治病時間已經過去了二十分鐘。

林羽推斷衛功勛等不到他,肯定會打電話,而自己的電話被國字臉的人沒收后關機了,以衛功勛作為刑警的敏銳意識,打不通電話,肯定會意識到自己可能遇到了危險,必定會吩咐手下查找監控。

二十分鐘,對於公安系統的人來說,足夠了。

「你當老子是三歲小孩是不是?」

對於林羽的話,國字臉自然不信,抄起橡膠棍準備親自教訓林羽。

誰知他手中的橡膠棍剛揚起來,門突然砰的一聲被人從外面撞開了,隨後衝進來七八個全副武裝的武警,沒錯,是荷槍實彈的武警!

國字臉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兩個武警撂翻在了地上。

「何老弟,你沒事吧。」

緊接著衛功勛小跑了進來,一臉歉意的對著林羽說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沒事,沒事。」林羽面色平靜,心裡卻暗暗吃驚。

他猜到衛功勛能來,但沒想到他會帶這麼多武警來,除了屋裡的幾個,門外也站了不下十數個,大有一種衝進恐怖分子老巢解救人質的架勢。

要知道,這可是他下面分管的一個分局啊,對自己的手下,至於這麼大動干戈嗎?

對衛功勛而言,確實至於,如果換做旁人,他一個電話就可以讓分局局長放人,但是被抓來的可是林羽,林羽是誰?

林羽是他妻子的大救星,是他岳父的貴客,他絕不可能讓林羽有一點閃失!

他不敢有絲毫馬虎,畢竟監控上顯示的可是四五個刑警持槍把林羽抓走的。

在不了解情況的前提下,他不敢冒險,直接調用了總局的武警力量,衝到分局來解救林羽。

而這所分局的局長此時正弓著身子站在門外,臉色煞白,頭上汗如雨下,身子因為驚恐而瑟瑟發抖,他知道,自己這下是徹底完蛋了。

他從警二十多年,還是頭一次見公安總局局長親自帶武警隊出任務,沒想到這第一次,就落到了自己頭上,日後必然會成為整個公安系統的笑柄。

想必裡面坐著的,定是個神仙般的人物。

這個飯桶蠢貨腦殘!

他欲哭無淚,內心忍不住痛罵起了國字臉。

「竟敢濫用公職,動用私行,給我把他銬起來!」衛功勛看著地上的國字臉厲聲道。

國字臉也被這一番架勢震驚到了,還沒等反應過來,就在一臉懵逼的狀態下被銬走了。

此時寶緣閣古玩店內,店老闆正坐在太師椅上捧著一個歪嘴紅泥小壺悠閑的喝著茶水,耐心的等待著大哥的好消息。

對於今天下午三弟的失手,他十分意外,不過好在還有大哥在,大哥做事一向穩重,這麼多年來,還從未失手過,這次肯定也不例外。

他彷彿已經看到了那副疑似真跡的明且帖飛到了自己手中,彷彿已經看到了滿天的鈔票紛飛,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來。

這時一陣電話鈴聲響起,他慌忙伸手接起,內心激動不已,「喂,老三,事情成了?」

「成個屁,二哥,你知道你這次得罪的是個什麼人物?!」刀疤臉的聲音裡帶著一絲壓抑的哭腔。

「怎麼了?」店老闆發覺不對,猛地坐直。

「公安總局局長親自帶隊去解救的他,大哥直接被總局的武警給抓走了,而就在剛剛,清海市公安局對我發布了A級通緝令!哥,我這下徹底完了!」刀疤男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章 史無前例的解救

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