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與鍾凡的賭注

第133章 與鍾凡的賭注

林羽被他這舉動嚇了一跳,不知道他這是抽的哪門子風。

因為他沒接楚雲璽的電話,所以對於楚雲璽做的種種,他並不知情。

回生堂的病人看到這種情況也是納悶不已,還以為從哪裡跑來了一個神經病。

「何先生,我知道錯了,您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我吧!」鄭天依一邊跪著往裡走,一邊哭道,「我給您學狗叫,您放過我們全家吧,汪汪汪!」

「鄭大少,您這是唱的哪出啊?」林羽趕緊站了起來,有些詫異。

「何先生,你饒了我吧……汪汪汪!」

鄭天依臉都哭花了,從小到大,他還從沒有過這麼無助,這麼悲痛的時刻呢。

好好的一個家,就被他這麼作垮了。

沒等林羽說話,此時外面突然衝進來幾個身著藍色制服的男子,拽起鄭天依就往外走。

正是剛才去宴會廳抓鄭天依的那幫人。

「何先生,饒命啊!饒命啊!」

鄭天依被抓上車的時候還一個勁兒的懇求林羽,可惜林羽一臉茫然,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心裡納悶不已,前幾天還對自己耀武揚威的鄭大少,今天怎麼就落魄成這樣了。

或許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吧。

接下來一個小時之內,各大商城幾乎在同一時間接到執法部門的鄭重通知,勒令市面上所有在售的山寨版雪膚美顏露立馬永久下架!

隨後薛沁辦公室的電話便被打爆了,各大商城經理負責人親自給薛沁道歉,請求再次把正版的雪膚美顏露供應給他們。

薛沁趁機狠狠的宰了他們一波,將一年內的利潤分成減半,各大商城欲哭無淚,只能忍痛接受。

第二天一早林羽便把江顏給拽了起來,江顏氣的拿白嫩的腳踢了他幾下,大休息日的,還讓她這麼早起來。

兩個人換好衣服,吃了點東西,便出了門。

因為知道今天要走不少路,所以江顏特地換了一身黑色的阿迪運動服和一雙白色的耐克休閑鞋,長長的頭髮如瀑般披散在腦後,氣質出眾,看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不知是江顏的身材太好了還是運動褲太緊身了,以至於林羽望著江顏的屁股挪不動眼,感覺在緊身褲的襯托下,江顏緊翹的屁股格外性感。

「能生兒,絕對能生兒,而且還得是倆。」林羽背著手一邊走一邊嘀咕道。

「你瞎嘀咕什麼呢?」江顏回頭白了他一眼。

倆人出了大門,何金祥早就開著一輛麵包車等在了外面,看到江顏后他不由一怔,感覺有些驚為天人。

江顏皮膚本來就白皙,現在又穿了一聲黑色的運動裝,顯得她皮膚更白了,精緻完美的五官使她的一舉一動都帶著一股攝人心魄的美。

何金祥沖林羽笑了笑,說道:「何兄弟,好福氣啊,娶到這麼漂亮的老婆。」

「一般吧,顏姐福氣比我更好,有個這麼帥氣的老公。」林羽恬不知恥的說道。

「不要臉。」江顏翻了個白眼。

因為這個麵包車是專門用來拉石頭的,所以被何金祥改造過,後面的座子被拆掉了一排,只能坐一個人,江顏坐在了後面,林羽坐在了副駕駛上,剛好坐開。

原石市場位於清海市的市郊,何金祥開了足足一個半小時的車才到。

江顏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進了一樓大廳,見裡面各個攤位擺滿了大小不一的原石,忍不住好奇的東看西看。

「何兄弟,我們直接上二樓吧,這一樓都是些低等毛料,沒什麼意思。」何金祥四下掃了一眼,說道:「聽說最近從帕敢來了一批新貨。」

「不急,先在下面逛一會兒,顏姐,想不想賭一把?」林羽笑眯眯的看著江顏說道。

雖然一樓的這些毛料質量很一般,但是運氣好的話,也還是能撿撿漏的,花個幾百塊錢,興許能切個幾萬塊的冰種出來。

「怎麼挑啊?」江顏四下看著,很是興奮,「你教我。」

「叫大哥,我就教你。」林羽笑眯眯道。

「叫你個頭,我不打你就不錯了!」江顏白了他一眼,氣呼呼道。

林羽帶著他們在樓下轉了轉,發現確實沒有什麼好的料子,便讓何金祥帶著去了二樓。

二樓只有原石區,沒有成品區,攤位相比較下面也要少一些,總共也就二十多個攤位,而且每個攤位上的老闆看起來都十分豪氣,一看便是有錢的主兒。

相比較一樓的雜亂,二樓的原石排列很規整,都是一顆顆一塊塊整齊擺好的,料子也比一樓要好的多,有些大料重量甚至能達到一噸。

「咦,他們為什麼都拿著箱子啊?」江顏看到很多人都拿著手提箱,不由好奇的問道。

「弟妹沒來過這種地方吧?這箱子裡面裝的全是錢。」何金祥笑呵呵的說道,「很多人就喜歡享受用現金賭石的快感。」

像這種場子里都有專門的安保人員,所以他們並不害怕錢被搶。

原石區里以黑烏沙為主,因為喜歡賭這種石頭的人很多,老帕敢的黑烏沙容易出極品玻璃種的料子,很多人都把一夜暴富的希望寄托在這上面。

林羽在原石區里一走,粗略的看了一下,發現這批貨看外表還行,但是真正能出綠的沒有幾個,林羽邊走邊挑,買了幾塊相對較小,但是絕對能出滿綠的石頭。

「你這是怎麼挑的啊,是不是在亂挑啊?」

江顏見林羽挑選的這麼快,而且其中幾塊石頭看起來很醜,不由有些擔心的問了一句。

「江醫生!好巧啊!」

沒等林羽回答,後面突然響起一個驚喜的聲音,接著一個身著灰色休閑棉服的男子快步走了過來,正是清海市人民醫院外科診室的鐘凡。

看到林羽后,他面色不由一沉,眼中閃過一絲陰寒。

「鍾醫生,你怎麼在這?」江顏看到他后不由一怔。

「奧,閑來無事,跟朋友過來買點石頭玩玩。」鍾凡溫和的笑道。

「鍾醫生,真是巧啊。」林羽看到他后不由也有些意外。

「何先生,你手裡拎著這一袋子,是鵝卵石嗎?」鍾凡看到林羽手中拎著的一小袋子石頭,不由嗤笑了一聲。

說完他沒再搭理林羽,轉頭沖江顏說道:「江醫生,跟我去那邊看看吧,我剛給我朋友選了一塊好料,正準備切呢,你要感興趣,可以去見識見識。」

林羽沖他說的方向看了一眼,淡淡道:「我建議不要切,趕緊轉手,切了會垮的。」

「你咒誰呢?」鍾凡眉頭一皺,十分不悅的說道。

「沒咒你啊,我說的只是實話而已。」林羽懶洋洋的說道。

經過他的再三追問,江顏已經告訴他了,他跟薛沁擁抱的照片就是眼前這個紳士儒雅的鐘凡給的。

起初林羽對他印象還是挺不錯的,結果沒想到他能做出這種事來,所以現在林羽對他自然沒有好態度。

「一會兒出綠了,你可別打臉!」鍾凡冷聲道,他在國外的時候曾經跟一個老師傅專門學過賭石,所以在這方面他還是十分自信的。

「江醫生,你跟我去看看吧。」他再次極力邀請江顏。

「你自己去吧,我就不過去了。」江顏擺擺手,頭都沒抬,專心致志的看著林羽挑石頭。

鍾凡惡狠狠的瞪了林羽一眼,接著轉身回到了他朋友那去。

「差不多了,何大哥,我們找地方切切看吧?」

林羽見這裡的好料已經被自己挑選的差不多了,便打算找旁邊的切割師傅把石頭切出來。

誰知他們剛走到切割師傅那,鍾凡和他的朋友便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

鍾凡朋友是個國字臉,看起來兇巴巴的,走到林羽跟前伸手用力推了他一把,冷聲道:「剛才就是你咒我垮的?!找死呢是不是!」

「有話好好說,別動手。」鍾凡趕緊裝模作樣的把國字臉拉開,其實剛才就是他挑唆國字臉過來打林羽的。

「你垮不垮,跟我說什麼有關係嗎?」林羽冷笑了一聲,覺得這倆人有些不可理喻,自己好心提醒他們,他們不聽,還嫌自己詛咒他們。

果然是狐朋狗友,物以類聚。

「當然有關係,你不知道賭石這一行最忌諱烏鴉嘴嘛!」國字臉氣勢沖沖的說道,顯然把垮了的原因全都怪到了林羽頭上。

「奧,我說話這麼管用啊,那我現在開始詛咒你,以後你切一塊,垮一塊!」林羽氣死人不償命的說道。

江顏在旁邊忍不住偷笑了一下,白了林羽一眼,這個混蛋,越來越壞了。

「你找死!」國字臉伸手就要過來打林羽。

鍾凡趕緊一把拉住了他,回身沖林羽怒聲道:「你自己選了些破石頭,切不出綠,就詛咒別人,你這是什麼心理?你這種賭石的人最可恥了!麻煩大傢伙過來給評評理!」

鍾凡可是博士出身,自然知道強大的輿論譴責比暴力要來的有力的多,所以他沖周圍的人吼了一聲。

周圍的人聽到林羽詛咒別人垮掉,頓時也有些惱火,賭石圈子裡最忌諱的可就是這種話了。

「小夥子,你怎麼能說這種話,過分了吧?」

「這種眼紅別人的人,就是欠打!」

「看他那樣就知道是個門外漢,呸!」

聽著周圍人的咒罵聲,林羽不由有些惱火,怒聲道:「我告誡過他了,讓他別切,是他們自己不聽勸告!」

「你懂個屁!」國字臉沖林羽腳邊狠狠的吐了一口痰。

「你這話真是要笑掉別人大牙,你自己選了一堆鵝卵石,還要告誡我們?你配嗎?」鍾凡冷笑了一聲,心裡暢快無比,他恨了林羽這麼久,今天終於有機會好好羞辱他一番了。

「我這不是鵝卵石,我這全都是滿綠原石。」

林羽被他們侮辱的也來了火氣,冷笑一聲道,「鍾醫生,要不我們打個賭,如果我九塊石頭全部都是滿綠,你怎麼辦?」

他話音一落,沒等鍾凡說話,眾人反倒是先哄聲嗤笑了起來。

「這不是扯淡嘛,九塊全是滿綠,比中彩票幾率都低!」

「這人傻子吧,第一天賭石嗎?」

「笑死老子了,看他選的那幾塊皮殼糙的,癬都沒有,綠個屁!」

鍾凡聽著眾人的嗤笑聲,臉上的得意神情更盛,直接誇口道:「這樣,如果你這九塊石頭全是滿綠,那我就把切割機下面的廢料全吃了!」

他這賭注可是豁出去了,切割機下面的廢料有大有小,全是實打實的石頭,加起來起碼得一百多斤,吃掉會出人命的。

不過他不怕,因為林羽壓根就不會贏!

「好,一言為定,那要是你不吃呢?」林羽挑眉問道。

「不吃我就是你養的,以後你就是我老子!」鍾凡斬釘截鐵道,「不過你要是輸了,我也不讓你吃廢料,你只要叫我一聲爹就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3章 與鍾凡的賭注

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