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0章 奪妻之恨

第1340章 奪妻之恨

「要不讓郝部長想想辦法吧,他可以跟航空公司那邊打個招呼,幫忙騰幾個位子出來!」

這時趙忠吉急忙站出來建議道,「正好,這件事也得告知下郝部長,先聽聽他的意見,你再決定去還是不去!」

他顯然還是不放心林羽遠赴美國,所以便寄希望於郝寧遠,希望郝寧遠能夠勸住何家榮。

「好,那讓郝叔叔幫幫忙吧!」

林羽笑了笑,接著堅定的說道,「不過不管他什麼意見,我的決定,絕對不會動搖!」

趙忠吉趕緊走到一旁給郝寧遠打了個電話,接著轉身說道,「家榮,稍微一等,郝部長馬上過來了,他正好就在附近!」

「好,趙院長,趁著這段時間,您讓中醫部那邊,給我準備幾味藥材!」

林羽說話間從旁邊的護士台上取過紙筆寫下了幾味藥材,交給了趙忠吉。

雖然他讓厲振生回藥店取所剩的名貴藥材了,但是光有那些名貴藥材是不夠的,還要一些普通的藥材作為佐葯。

上次回生堂被那些海外從業的中醫醫者大鬧一通,大廳內被砸了個亂七八糟,僅剩的一些藥材也都被破壞掉了,若不是林羽向來把那些珍貴的藥材藏在內間的保險柜內,恐怕連這些藥材也不能倖免。

所以林羽便直接從保衛處總院這裡取一部分藥材帶去米國,節省購買的時間。

「好,好!」

趙忠吉接過林羽手裡的紙條急忙吩咐手底下的醫生去準備。

等了不多時,郝寧遠便急匆匆的趕了過來,還未到跟前,郝寧遠便喘著粗氣急聲說道,「家榮,你瘋了嗎,竟然要親自去米國?!」

他接到趙忠吉的電話之後,便不顧一切的趕了過來。

「郝部長,您可來了,快勸勸家榮吧!」

趙忠吉看到郝寧遠面色一喜,快步迎了上來。

「這其中的兇險有多大,你知道嗎?!」

郝寧遠神色焦急不已,急聲道,「現在世界醫療公會跟我們中醫可謂是水火不容,尤其是因為安妮這件事,伍茲和洛根對你可以說是恨之入骨,而你現在卻要自己往火坑裡跳?這豈不是正中了他們的下懷,糊塗啊!」

「郝叔叔,他們不好惹,我也不是軟柿子啊!」

林羽沖郝寧遠笑了笑,有些不以為意。

「你就是再厲害,那也雙拳難敵四手啊,你入的可是人家的人家國境,到時候腹背受敵,只能任人屠殺!」

郝寧遠說話間已經走到了跟前,掃了眼一旁的安妮,接著湊到林羽跟前,壓低聲音沉聲問道,「你可知道安妮跟洛根家之間有何關係?!」

「洛根?」

林羽微微一愣,接著說道,「他不就是米國官方派去監理世界醫療公會的嗎?跟安妮上下級關係唄!」

「安妮本來是要成為洛根兒媳婦的!」

郝寧遠面容嚴肅的急聲說道,「我最近也是剛剛得知,其實洛根和伍茲早就已經定過婚約,兩家要聯姻的!」

「哦?還有這事?!」

林羽不由有些意外,接著咧嘴笑笑,不以為意道,「這件事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怎麼跟你沒關係?!」

郝寧遠急的神情大變,壓低聲音說道,「人家洛根家本來是要迎娶安妮這個兒媳婦的,結果卻被你把這個準兒媳婦給拐到炎夏來了,你說洛根一家,該何等的恨你!」

「……」林羽。

「郝叔叔,這……這跟我好像沒什麼關係吧?!」

林羽一時間苦不堪言,這怎麼還成了他把人家家兒媳婦給拐跑了呢,他跟安妮的關係可是再純潔不過了啊,就是單純的醫學學術交流!

「你覺得跟你沒關係,可是人家洛根家就覺得跟你有關係!」

郝寧遠攤了攤手,擺出一副無奈的樣子說道,「要麼說我告訴你,這次出去格外兇險呢,奪妻之恨,人家豈會饒了你?!」

「……」林羽。

「還有啊,家榮,你知道這個洛根什麼來頭嗎?!」

郝寧遠面色瞬間變得格外嚴肅,沉聲說道,「就算說他,可以以舉國之力對付你,也絲毫不誇張!」

「……」林羽。

冤枉啊,實在是比竇娥還冤啊!

林羽本來想著不過是幫炎夏西醫挖來一個高級人才,結果沒想到反倒被扣上了一個奪人妻子的名頭……

「所以,家榮,無論如何,米國,你絕對不能去!我,不允許!」

郝寧遠神情無比鄭重的說道,字字鏗鏘,既是在建議,又是在命令。

雖然林羽是中醫協會的會長,但他可是林羽的頂頭上司!

林羽無奈的搖搖頭,嘆息道,「可是,郝叔叔,倘若我不去,那中醫怎麼辦?!」

「中醫?」

郝寧遠微微一愣,似乎有些沒能明白林羽的話。

「奧,郝部長,何副院長剛才說了,他去米國,還肩負著醫治好阿卜勒的女兒,薩拉娜的重任!」

趙忠吉急忙走到郝寧遠跟前,小心翼翼的將林羽方才的話仔細跟郝寧遠講述了一番。

郝寧遠聽完趙忠吉的話之後神情愈發的凝重,抬頭望了林羽一眼,接著沉聲說道,「家榮,倘若你去了,中醫又該怎麼辦?!」

這次輪到林羽發愣了,看了郝寧遠半晌,不明所以的問道,「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這次出去,就是為了拯救中醫的啊。

「我剛才已經說過了,你這次去米國,必然是兇險萬分,萬一……萬一……」

郝寧遠說到這裡,喉頭陡然間哽住,重複了好幾次,都沒能把剩下的話說出來。

「萬一無法活著回來,是吧?!」

林羽咧嘴笑了笑,將郝寧遠不好說出來的話,說了出來。

郝寧遠嘆了口氣,頹然道,「你有沒有想過,萬一你這次去了,真的無法回來,那對中醫而言,才是最為沉重的打擊,現如今的你,早已是中醫的脊樑!」

「是啊,家榮,其實你早已經在無形中成為了炎夏中醫的根基!」

趙忠吉急忙連連點頭,附和道,「所以,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對中醫而言,那才是滅頂之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40章 奪妻之恨

5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