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 栽贓嫁禍

第1310章 栽贓嫁禍

「什麼?!」

伍茲聽到這話臉色猛然一變,雖然他剛才就已經猜到這點,但是此時聽到安德烈親口說出來,仍舊感覺十分的震驚和不可思議!

「什麼叫沒有藥物相互作用?沒有藥物相互作用,阿卜勒的女兒剛才為何會出現那麼危急的異況?!」

伍茲雙手用力的按在桌子上,額頭上青筋暴起,對安德烈怒目而視,厲聲呵問,他的身子抑制不住的微微顫抖,顯然在極力的壓抑著自己心頭的怒火。

雖然他一時間猜不到薩拉娜為何會出現剛才那種危急的情況,但是他已經隱隱感覺到,這件事,一定跟安德烈有關!

而他,並沒有授意過安德烈!

無論安德烈做了什麼,他全部都是不知情的!

這往小了說叫擅自行動,往大了說,這就是背叛!

所以,伍茲此時才憤怒不已!

見到伍茲如此憤怒,安德烈的臉色也不由變了變,臉上那種無所謂的笑容也立馬一掃而空,神情間浮起一絲畏懼。

畢竟從米國醫療協會時期,伍茲就已經是他的頂頭上司,而且也一直都是他非常敬重的人,所以此時見到伍茲如此盛怒,他也不由有些心頭髮慌。

「薩拉娜小姐之所以會出現那種情況,是因為我……我一開始,就在要給她注射的異煙肼裡面多加了一種藥物,它們兩者之間能夠產生相互作用,所以便出現了剛才那一幕……」

安德烈低著頭,輕聲說道。

「混蛋!你這個混蛋!」

伍茲聽到安德烈親口說出這番話之後怒火攻心,只感覺自己的腦袋彷彿被人狠狠的擊砸了一鐵鎚,腦袋嗡嗡作響,渾身的血液也不停的往頭上涌。

盛怒之下,他一個箭步竄出去,想要奔著安德烈衝過去,但是他剛衝出去兩步,便感覺眼前一黑,身子猛地一晃,一頭往地上栽去。

「伍茲會長!」

安德烈見狀臉色大變,連忙一個跨步沖了過來,一把扶住了安德烈,這才沒讓安德烈摔在地上。

伍茲扶了扶自己的頭,大口大口的喘息了幾口,等眼前陣陣泛黑的情況過去之後,這才猛地挺起身子,同時順勢狠狠的一個耳光扇到了安德烈的臉上。

「啪!」

清脆的耳光聲響過,安德烈的半邊臉都腫了起來,因為這是伍茲使出全力甩出的一耳光,所以力道非常大。

「對不起,伍茲會長!」

安德烈沒敢有絲毫的不滿,趕緊一低頭站好,滿是歉意的說道。

「我事先怎麼告訴你的?!」

伍茲赤紅著雙眼,厲聲沖安德烈問道,「我有讓你這麼做嗎?!」

「沒有!」

安德烈低著頭小聲回答道。

「那你為什麼敢做這種蠢事?!為什麼!」

伍茲怒聲沖安德烈質問道,「我們米國醫療協會的規定是什麼?!我們為醫的本分是什麼?!你知道你差點害死她嗎?!」

雖然他們現在已經改成世界醫療公會,但是所使用的一直都是米國醫療協會的規章制度。

雖然他們米國醫療協會的主要目的也是為了賺取利益,但是伍茲始終要求醫德為先,始終要求醫生要對自己的病人負責,而且每個醫療團隊一旦制定了醫療方案,任何人不得擅自更改,哪怕是主治醫生也不行!

而現在安德烈就違反了這幾點!還差點把阿卜勒的女兒給害死!

伍茲不敢相信,一向盡職盡責,從未違背過他的安德烈,竟然有膽子做出這種事!

而且,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是,他本來以為這次突然異況是因為何家榮的詭計,而且他和阿卜勒也都把罪名坐實到了何家榮頭上,結果現在這個安德烈突然告訴他,這件事是他們世界醫療公會內部人自己乾的!

他內心很希望何家榮是個卑鄙無恥的奸詐小人,結果現在這個卑鄙無恥的奸詐小人成了他的副手,成了他最相信的手下,他怎麼能不震驚?!怎麼能不震怒?!

「對不起,伍茲會長!」

安德烈咬了咬牙,低著頭悶聲道歉。

「說,你為什麼這麼做?!」

伍茲冷聲質問道,「是不是故意製造驚險,讓阿卜勒對你們這些人更加的感激,從而獲得更多的金錢利益?!」

他不用問也能猜到,既然剛才當著的面兒,科爾的說辭也是藥物互相作用,那指定是這幫醫生早就已經串通好的,就是想通過改變劑量,製造驚險的情況,然後他們再把薩拉娜從死亡邊緣給救回來,從而獲得阿卜勒的好感以及金錢感謝!

這種小把戲,他們米國醫療協會內部也有人偷偷的用過,不過都沒有這次嚴重,而且伍茲也沒有想到,在米國醫療協會內部身份尊貴的安德烈博士竟然也做出這種事情!

而這次,安德烈他們也順利的達成了目標,阿卜勒剛才對他們說不出的感激,並且也應允了,會好好的酬謝他們。

「伍茲會長,我並不是這種目的!」

誰知安德烈搖了搖頭,沉聲否定了伍茲的話。

「不是這種目的還能是什麼目的?!」

伍茲面色微微一變,冷聲質問道,眼中布滿了怒火,沒想到,到了此時,安德烈竟然還在撒謊!

「我是為了嫁禍何家榮!」

安德烈沉聲說道,「科爾已經跟您說過了吧,我們把阿卜勒女兒剛才的危急情況全部都歸結為阿卜勒沒有事先讓我們看他女兒的病歷,所以我們不知道阿卜勒女兒體內的藥物的殘留,這樣一來,就挑起了阿卜勒對何家榮的仇恨,這才是我的真實目的!」

伍茲聽到安德烈這話之後身子猛地一顫,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著安德烈,顫聲說道,「你……你……你為了嫁禍何家榮,竟然拿著病人的生命在做賭注?你覺得你還配做一個醫生嗎?!」

伍茲心中痛苦萬分,不敢相信他最為器重的左膀右臂,竟然連一個醫生最基本的良知都喪失了!

「對不起,伍到386茲會長!」

安德烈頭低的更厲害了,無比歉意道,「這並不是我的意思,我也只是聽命令行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10章 栽贓嫁禍

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