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他死了

第127章 他死了

周圍一眾食客看到地上掉落的槍,早嚇得尖叫著跑得沒影兒了。

葉清眉看到趙五爺后不由緊張了起來,對於趙東君這個叔叔,她可是有所耳聞,絕對心狠手辣的主兒。

她定了定神,立馬從林羽身後繞過來,挺胸擋在了他身前,高聲道:「這件事與他無關!我跟你們走!」

林羽不由又一怔,望著眼前的葉清眉,感覺彷彿回到了學生時代,當時他倆負責的任務出了錯,她也是第一時間站出來護住自己,「這件事都是我的錯,與林羽無關。」

聞著她身上淡雅的香氣,林羽心中感覺溫暖無比,內心輕聲道,學姐,我已經不再是那個需要你護著寵著的小學弟了,現在,輪到我守護你了。

「哼,與誰有關不是你能說了算的……」

趙五爺冷哼一聲,話還未說完,便看清了面前的林羽,到嘴的話一下噎了回去,身子立馬打了冷顫,這是撞了哪門子邪了,怎麼又碰到這個活閻王了!他上次被打傷的手腳,還沒好利落呢!

「五叔,你們這都是咋了?」

趙東君看到阿力和趙五爺對林羽的態度,不由有些納悶,怎麼感覺五叔和力哥都害怕這小子呢,明明手裡有槍,有什麼可怕的?

「你說得罪的那人就是他?」

趙五爺臉上的肉跳了跳,已然怒火中燒。

「對啊,就這小子。」趙東君立馬點點頭。

他話音剛落,趙五爺反手就是一個大耳刮子。

這是趙五爺卯足了勁兒打出的一巴掌,趙東君始料未及,一下被扇到了一旁的桌子上,接著另外半邊臉也腫了起來。

「五叔,你這是幹嘛啊!」

趙東君聲音裡帶著哭腔,眼淚都被打出來了,委屈不已,「這好端端的,怎麼說打就打了嘛!」

「好端端的?我打死你!」

趙五爺雙眼通紅,鼻孔陡然間擴大,隨後抓著手裡的拐杖雨點般往趙東君身上砸了過去。

「哎呦,哎呦!」

趙東君連連慘叫,瞬間變得鼻青臉腫,趕緊爬起來,跌跌撞撞的跑到了一邊。

趙五爺大口大口的喘了幾口粗氣,好一會兒才鎮定了下來,冷聲道:「給我滾過來,給何先生磕頭認罪!」

趙五爺很清楚,跟林羽這種人作對,就是自找死路,不想死的話,唯一的辦法,就是跟他賠禮道歉,祈求他的憐憫。

他之所以打趙東君,也是一種苦肉計,讓林羽能夠消消火氣,饒趙東君一命。

雖然林羽並沒有咄咄逼人的意思,但是他也沒有制止趙五爺,給趙東君這個小痞子長個教訓倒也不錯。

「我?給他磕頭認罪?」

趙東君滿臉的不可思議。

「對,就是你!」

「五叔,我怎麼能給他磕頭?我就是死,也不會給他磕頭!」

趙東君咬著壓根堅定道,不知道五叔這是抽了哪門子風,怎麼會被林羽嚇成這樣。

雖然平時他對五叔的話言聽計從,但是今天不行,當著葉清眉的面兒,他絕不能丟了面子!

「行,那你就去死吧!」

趙五爺面色一冷,一把搶過一個手下手中的手槍,對準趙東君就是一槍。

砰的一聲,震耳欲聾,趙東君頭頂右側的牆上頓時石屑紛飛。

他噗通一聲跌坐到地上,滿臉驚恐,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褲襠處濕漉漉一片,透著一股尿騷氣。

「五爺,您別激動。」

阿力趕緊過來抓住了趙五爺拿槍的手,沖趙東君使勁眨巴眨巴了眼,「少爺,還不快過來給何先生和何夫人道歉!」

阿力這話說的很聰明,意思是他們把葉清眉讓給林羽了,讓林羽別再跟趙東君計較了。

林羽聽到這話倒是沒有什麼反應,不過葉清眉有些難為情,臉色微微紅了紅,不覺有些尷尬。

趙東君被五爺那一槍嚇破了膽,哪兒還敢頂嘴,連滾帶爬的跑過來,噗通一聲跪在林羽和葉清眉跟前,咚咚咚的連磕了仨頭,磕磕絆絆道:「何先生,何夫人,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

「五爺,讓您侄子給我行這種大禮,實在是太客氣了。」

林羽笑呵呵的看著五爺說道,雖然五爺讓趙東君給自己磕頭認錯,但是他能看出來五爺眼中的不甘與憎恨。

「何先生,打也打了,磕也磕了,是不是能讓我們走了?」趙五爺緊緊的捏著手裡的權杖,指節都有些泛白了,「我跟你保證,這個女人,我侄子絕不會再打半點主意。」

「五爺請便。」林羽沖他做了個請的姿勢。

趙五爺再沒說話,轉過身拄著拐杖一瘸一拐的走了,阿力等人趕緊扶起地上的趙東君跟了下去。

「他為什麼如此怕你?」葉清眉有些不解的說道。

「我救過一個他惹不起的大人物。」林羽想了想,隨口編了個瞎話,「走吧,我們換個地方吃飯吧,這裡吃不下去了。」

隨後兩人便一起出了木知閣,因為趙五爺走之前已經給了老闆封口費,所以他們兩人下來后也沒受到任何阻攔。

「謝謝你幫了我這麼大忙。」

出了飯店,葉清眉有些感激的沖林羽說道,接著沖他伸出了白皙纖長的手。

「不……不客氣。」

看著葉清眉明亮漆黑的眸子,林羽再次緊張了起來,趕緊低下頭,跟她握了握手。

「你很餓嗎?餓的話我就先陪你去吃飯,然後你再帶我去找林羽,好不好?」

葉清眉滿臉期待的望著林羽。

「林羽……林羽他……」

林羽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解釋,要說自己死了吧,可自己這不好端端的站在她面前嘛,要說沒死吧,自己肉體都被燒沒了……

「林羽怎麼了?」葉清眉不由有些緊張了起來,「生病了?」

「我帶你去林羽家吧,到了那,你就知道了。」

林羽猶豫一下,還是說不出口,便帶她去了包子鋪。

「哎呦,家榮啊,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啊,你不是去大學上課了嗎?」

秦秀嵐一看到林羽,高興的不得了,接著好奇的看了眼葉清眉,詢問道:「這姑娘是?」

「奧,乾媽,這是林羽的學姐。」林羽趕緊介紹了一下,「學姐,這是林羽的母親,秦阿姨。」

「秦阿姨您好。」

葉清眉甜甜的沖秦秀嵐喊了一聲,「我是林羽的學姐葉清眉。」

「你……你就是清眉?」

秦秀嵐神情一怔,隨後眼眶便紅了,在葉清眉身上打量了兩眼,哽咽道:「不好意思,你本人比照片上漂亮多了,我一時沒認出來。」

「照片?」葉清眉有些不解,「您有我的照片?」

「嗯,小羽那傻孩子留下的啊。」

秦秀嵐眼裡已經有了淚水,慌忙從收銀台桌子抽屜里拿出一本相冊,翻出了一張照片,指給葉清眉看,「這不,你和小羽的合影嗎。」

葉清眉趕緊走過去,看到照片上的正是她和林羽倆人,是林羽進社團時跟她合拍的。

照片中的她雙腿併攏,站的筆直,笑靨如花,林羽歪著身子站在她左側,雙手背在身後,穿著一身白襯衫,陽光帥氣,笑的有些傻。

時光定格在了這一刻,從此以後,她可能再也沒有機會與林羽同框了。

葉清眉拿細長白嫩的手指輕輕地的撫摸著照片,不由有些感慨,時光匆匆,有些回憶,再也回不去了。

「不怕你笑話,小羽那傻孩子,當時還跟我說過呢,一定要娶你當媳婦。」

秦秀嵐說話間,兩行清淚已經順著臉頰無聲滑落,笑容看起來酸澀無比。

葉清眉被她這話說的臉上一紅,心頭怦怦直跳,一抬頭,看到秦秀嵐臉上的淚水,不由一怔,急忙問道:「阿姨,您怎麼了?」

「沒怎麼。」秦秀嵐趕緊拿出紙巾擦了擦臉,「不好意思,阿姨有些失態了。」

「阿姨……林羽……他人呢?」

葉清眉冰雪聰明,想起在木知閣「何家榮」的神情,再看到此時秦秀嵐的反應,心頭立馬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秦秀嵐不由一怔,看了眼林羽,納悶道:「家榮沒告訴你嗎?」

「阿姨,林羽怎麼了?!」

葉清眉心裡慌亂不已,一把抓住了秦秀嵐的胳膊,眼中泛起了一層清淚,似乎預料到了什麼。

「清眉,你別激動。」

秦秀嵐見葉清眉反應如此激烈,不由有些意外,連忙安慰她。

「林羽死了,去年死的。」林羽再也聽不下去了,主動說道,心頭彷彿壓了塊石頭,沉悶無比。

葉清眉身子猛地一顫,神情獃滯,眼淚順著臉頰滑落,鬆開秦秀嵐的手,緩緩往後退了一步,腿下一軟,一屁股坐到了後面的凳子上。

隨後一股巨大的悲傷感瞬間將她吞沒,眼淚如絕地的洪水般洶湧而出,她捂著臉,不顧一切的痛哭了起來。

宛如一個丟失了自己最最心愛的玩具的孩子。

「哎呦,姑娘啊,別哭了,你哭的阿姨心都碎了。」

秦秀嵐眼淚也止不住的涌了出來,趕緊拿著紙巾過來安慰葉清眉。

足足有半個多小時,葉清眉才平靜了下來,在她的強烈要求下,林羽帶著她去了自己的墓地。

自己給自己掃墓,這種感覺實在太怪了,林羽局促不已,催促著葉清眉快點離開,誰知葉清眉卻沒有半點離開的意思,坐在墓碑前發起了愣。

過了好一會兒,葉清眉包里的手機突然響了,林羽正幫她拿著包呢,趕緊把她手機拿出來遞給她。

「你替我接吧。」葉清眉有些失魂的擺了擺手。

林羽便幫她接了起來,為了讓她聽見,特地開了免提,電話那頭立馬傳來一個大媽急促的聲音,「哎呦,清眉,你快回來吧,你家裡進賊了,東西被翻的扔的樓道里都是,他這會還沒走呢,我們說報警了,他也不害怕,可能是個神經病,你抓緊回來看看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7章 他死了

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