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危險倒不危險,就是需要脫衣服

第113章 危險倒不危險,就是需要脫衣服

中午的清海市人民醫院門口顯得有些冷清。

一個穿著黑色羽絨服,尖嘴猴腮的男子站在門口跺著腳,哈著熱氣,時不時地往醫院裡面看一眼。

這時一個身著白色大褂的年輕女子快步的朝門口走了過來,看到黑羽絨服男子后,她急忙小跑了過來。

「妹子,打聽好了沒?」黑羽絨說道。

「打聽好了,那女的叫江顏,是內科的一個主治醫師。」女子急忙說道。

「那就行,記住我跟你說的地點,你把她騙那去就行。」黑羽絨服點點頭,「放心,宇哥說了,這單要是成了,咱倆一人二十萬。」

「行,那我先謝謝你了,哥。」女子開心的笑了起來,「放心,等晚上下班的時候我就約她,保准沒問題。」

兩人說完后四下掃了一眼,見沒人注意他們,便匆匆的分開了。

此時林羽和薛沁已經送走了謝長風,兩人在工廠外面的小飯店裡湊合著吃了點午飯。

吃飯的時候林羽見薛沁一個勁的捏脖子,便對她說道:「脖子不舒服吧?你最近電腦用太多,頸椎有些勞損,而且我看你的氣色,身體也沒有太大的改善,怎麼,上次我給你拿的藥材,你沒泡著喝嗎?」

「泡了啊,但是有時候忙著忙著就忘了。」薛沁有些無奈的說道,這些日子她確實有些忙壞了,別說水了,有時候連飯都吃不上幾口。

「現在市場慢慢打開了,你也可以鬆口氣了。」林羽笑了笑,把薛沁手邊的文件拿走,「聽我的,今天什麼都別幹了,放半天假,好好休息休息。」

薛沁看著林羽臉上關切的神情,不由心頭一暖,眼神明亮的看了他片刻,接著點點頭,「好,那我就多謝老闆了。」

「別,你是我的老闆,你要是方便的話,一會兒我給你做個艾灸,可以順筋活血,有效緩解疲勞。」林羽笑道。

「好啊。」薛沁眨巴眨巴眼。

因為回生堂沒有專門的內間,所以吃完飯林羽便帶著薛沁去了濟世堂。

新來的女醫師雖然不認識林羽,但是認得薛沁,二話沒說趕緊給他們開了一個內間。

隨後女醫師便拿來了一些艾條,沖薛沁問道:「薛小姐,您確定要讓這位先生給您灸嗎?」

薛沁點點頭,有些不解道:「對啊,這位先生你不認識嗎?他是回生堂的何醫生,醫術高著呢。」

「何醫生我倒是聽說過,但是不太方便吧……」

「有什麼不方便的?行了,你走吧,這裡沒你事了。」薛沁被她說的有些不耐煩了,不知道這人吞吞吐吐的瞎啰嗦什麼。

「你以前沒做過艾灸吧?」林羽倒是聽出了那個女醫師話里的意思,忍不住搖頭笑了笑。

「沒有啊,怎麼了,有危險嗎?」薛沁有些納悶道。

「危險倒是不危險,只不過跟針灸一樣,需要脫衣服。」林羽猶豫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啊?」

薛沁頓感意外,下意識的捂了下胸口,「都脫嗎?」

「最好都脫,不過你也不要擔心,到時候你趴著即可,我會給你身上蓋條棉巾,當然,你要是不放心我給你灸的話,就叫剛才那個女醫師來吧,不過她灸的效果可能沒我灸的好。」

林羽猶豫了一下,也有些覺得為難,一開始只想著幫薛沁解決疲勞了,倒是忘了男女有別這一點。

其實作為一個大夫,對於病人是沒有男女之分的,但是他怕薛沁心裡有芥蒂。

這就好比雖然婦產科有男醫生,但是去看病的女人還是希望找個女大夫一樣,畢竟被男大夫肆意窺看自己的隱私部位,任由哪個女人也接受不了。

當然,人品端正,醫術精湛的男醫師,還是有很多女人願意搶著讓他看病的,如果這個男醫生年輕些,長得再帥一些,那就更好不過了。

可能林羽在薛沁心裡已經滿足了這些條件吧,所以她有些羞怯的點了點頭,說道:「沒事,我信的過你。」

雖然有些忐忑和緊張,但她的內心同樣還有一分竊喜。

進了內間,薛沁去衛生間簡單的沖洗了一下,隨後便換好衣服出來了。

林羽將棉巾放在床上,接著閃身出去,好讓薛沁脫衣服。

「好了!」

薛沁喊了一聲,林羽便走了進來,隨後把門鎖上。

此時薛沁已經脫得一絲不剩,趴在診床上面,一條棉巾蓋住臀部和少部分的大腿,兩條白皙勻稱的雙腿和亮白柔嫩的腳丫露在外面,淡粉色的指甲油使得她柔嫩的雙腳顯得更加的精緻。

擁有完美脊柱溝的白皙美背也整個露在外面,背部光滑無比,沒有絲毫的瑕疵,而且肥瘦均勻,肩下骨圓潤不可見,宛如藝術品般精美。

薛沁已經將烏黑的長發挽起來,溫順的簪在了腦後,使潔白的脖頸清晰可見。

饒是林羽看到這種畫面也不禁有些口乾舌燥,不自覺的在薛沁身上掃了幾眼,這才趕緊定了定心神,將艾條點燃,隨後均勻的在她背後的穴位上熏烤了起來。

薛沁頓時感覺背後傳來一股溫和的熱感,緩緩的輻射向全身,全身的毛孔也慢慢的舒展開來,一股從未有過的舒適感瞬間傳遍了全身,連日來的疲勞感也立馬一掃而光,整個人從內到外輕快無比。

其實艾條和藥材本身的藥力有限,但是林羽通過艾條將自身的靈力沁如薛沁的身體里,便將藥力的作用擴大了數倍不止。

因為昨晚上沒有睡覺,十分乏累,所以在這種溫熱舒適的感覺下,薛沁的困意如潮水般襲來,輕輕閉上眼,很快便睡了過去。

如果換作常人,孤男寡女獨處一室,看到這麼個大美人光溜溜的趴在自己面前,還睡了過去,肯定有些把持不住。

但是林羽卻沒有一絲一毫的雜念,拿著手裡的艾條認真的在薛沁身上每一處穴位熏烤著。

在他心裡,他是醫生,薛沁是病人,僅此而已。

等到熏烤完,林羽這才鬆了口氣,拿過另外一條棉巾給薛沁蓋在身上,接著轉身走出了門外。

因為放心不下薛沁,所以他也沒有走,搬了個板凳坐在門口,靠在牆上也睡了過去。

一直到太陽快落山了,薛沁才悠悠的醒來,打了個哈欠,左右看了一眼,見屋裡沒人,這才趕緊起身,看到身上的棉巾,不由莞爾一笑,知道肯定是林羽給自己蓋的。

林羽是她見過的唯一一個可以稱得上正人君子的男人。

等她換好衣服出門口,瞥到門口的人影,頓時嚇了一跳,看清楚是林羽后,她才鬆了口氣。

見林羽仰著頭,微張著嘴,睡的跟個白痴似得,薛沁內心一柔,眼眶不由間有些溫熱,將手裡的棉巾蓋在了林羽的身上。

她這一蓋,林羽瞬間驚醒了,一下站了起來,抹了把嘴角的口水,說道:「你醒了?你醒了我就先走了啊,我回家睡覺了,困死我了。」

說完他沒等薛沁回答,打了個哈欠,就跑下樓去了。

薛沁望著他消失的方向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

此時清海市人民醫院已經下班了,不需要值班的醫生護士都陸續開始往家撤離。

「江醫生,再見!」

「再見!」

「拜拜,江顏,明天見!」

「明天見!」

江顏下班往外走的時候,不少同事見到她都打招呼,現在江顏可是清海市人民醫院的名人,不只是因為她長得漂亮,更因為她是何夫人,回生堂何家榮何先生的夫人!

「哎,江醫生,麻煩您等一下。」

這時後面突然有人喊了江顏一聲,接著跑過來一個身著粉紅色羽絨服的女醫生,正是今中午在大門口跟黑羽絨服碰面的那個女醫生。

江顏顯然不認識她,在她身上掃了一眼,說道:「你好。」

粉紅色羽絨服到了跟前後很激動的跟江顏握了握手,笑著說道:「江醫生你好,我是心血管內科二組的實習醫生,我叫應紅。」

「你好,有什麼事嗎?」

江顏一邊說一邊繼續往外走,她對陌生人沒有太大的好感。

「奧,是這樣的,我曾經在李浩明主任手下學習過一段時間,我聽說您在心血管手術方面很有經驗,所以想來請教您一下。」

應紅臉紅不心不跳的瞎編道,「我們科室里有個病人情況十分危急,明天就要手術,需要我一起過去輔助,這是我第一次幫病人手術,我生怕出什麼問題,所以就想過來請教請教您,不知道您有沒有時間跟我吃個便飯,順便傳授我一些經驗。」

不得不說應紅完美的抓住了江顏內心的弱點,一聽應紅是為了病人,江顏好感提升了不少,猶豫了一下說道:「不用吃飯了,我們邊走邊說吧,我可以送你一段。」

「那怎麼好意思,江醫生,而且這時間也太短了,我怕自己學不到什麼,到時候萬一出個好歹,我可能得愧疚一輩子。」應紅皺著眉頭,撅了噘嘴,有些難過的說道。

「那好吧,那我就陪你吃端飯。」江顏想了下,還是點了點頭,醫者仁心,她自然希望應紅的手術能夠成功,便打算傾囊相授。

「那走吧江醫生,我們也別開車了,我知道醫院後面有一家館子很不錯,我們就去那吃吧。」應紅興沖沖的挽住了江顏的手,彷彿兩個人相識了好久一般。

「走。」江顏笑了笑,也沒多想,跟著她往醫院後門走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3章 危險倒不危險,就是需要脫衣服

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