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徒有虛名

第1049章 徒有虛名

他這個邏輯沒有任何的問題,既然火衛是五大內衛中實力最強的,那理應跟著一起來京城保護榮鶴舒啊。

「會不會是因為先生和我們都被引出京城了?所以他覺得沒必要帶著火衛過來?」

朱老四探頭上前,疑惑的問道。

「那這麼說的話,他也應該讓火衛帶人去長慶對付我們啊,幹嘛派土衛去?」

步承冷著臉,沉聲問道。

眾人紛紛點頭贊同,是啊,如果火衛真的那麼厲害,為何不被派去長慶對付他們呢?

「如果綁架我妻兒的不是土衛,而是火衛,那我可能自己就能將這件事解決,根本不用勞煩諸位兄弟出馬!」

胡擎風笑著說道,接著搖頭嘆息,「當然,我的妻兒可能也活不下來……」

「胡大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朱老四滿臉不解的問道。

「胡大哥這話應該是說這火衛雖然身手卓絕,但是有勇無謀吧?」

林羽笑眯眯的接話說道,「而且這個人可能戾氣極重,如果派他去長慶的話,那嫂子和凱凱性命堪憂!」

「不錯!還是何老弟腦袋轉的快!」

胡擎風極為讚賞的沖林羽點了點頭,說道,「這就是為什麼這人身手極高,卻得不到榮鶴舒重用的原因!當然,也有可能是榮鶴舒捨不得用他!」

「那胡大哥的意思是說,現在是榮鶴舒捨得用他的時候了?這個火衛是不是已經趕來京城支援了?!」

林羽眯著眼,緩緩的說道。

「何老弟,你快成精了啊!」

胡擎風郎笑了一聲,不過很快他的神色便黯然了下來,嘆息道,「我也沒想到他能過來,他這一來,倒是著實給我們這次行動增加了不小的難度!」

「怕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別忘了,這不是在長慶,是在我們的地盤!」

朱老四昂著頭傲然道。

「不錯,雖然火衛不是金衛等人所能比,但是同樣,先生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先生,我們也不再是以前那個我們!」

厲振生點點頭,十分認同的說道。

現在的林羽跟當初擊殺榮桓時不同的是,林羽在軍機處待過兩個多月,這兩個多月他雖然失去了自由,但是個人能力同樣有了一個質的飛躍,連帶著厲振生、步承、百人屠也都跟著受益。

「胡大哥,其實這個火衛身手如何,我倒不是很感興趣。」

這時林羽也悠悠的開口道,因為他知道,不管這個火衛多厲害,都沒有他厲害!

「我好奇的是,榮鶴舒這個人,身手如何?」

林羽蹙著眉頭沉聲問道,畢竟他們要殺的人是榮鶴舒,所以他很好奇榮鶴舒的身手到底是什麼水平。

一聽到林羽這話,步承、百人屠等人頓時也來了興緻,皆都滿臉好奇的望著胡擎風,他們從沒接觸過有關於榮鶴舒的任何消息,除了知道榮鶴舒是玄醫門的掌門人外,其他的他們一無所知,所以榮鶴舒在他們心裡就宛如一個謎一般的存在,他們不知道這個榮鶴舒醫術如何,玄術又如何。

胡擎風聽到這話不由一怔,接著搖頭苦笑道,「家榮,別說,你這個問題還真把我給問倒了,這點我還真不知道……而且整個江南貌似也沒多少人了解……既然不出名的話,那我覺得他的身手肯定不算出眾!」

按照慣例,如果榮鶴舒的身手十分出眾的話,江南一帶肯定早就傳開了,不至於聞所未聞。

「先生,管他的,歸根結底,這榮鶴舒不也就是個老頭子嗎,一個老頭子能厲害到哪兒去?!」

此時厲振生站出來不以為意的說道。

「就是,他都得有八十多了吧,就算他再厲害,體力肯定也不行了,我們跟他交手,就是耗也能把他耗死!」

朱老四也深以為然的附和道。

林羽蹙著眉頭沒有說話,接著轉頭沖步承說道,「步大哥,到時候如果我們動起手來的話,榮鶴舒極有可能會趁機逃走,你跟胡大哥帶著兄弟們拖住土衛以及火衛等人,可以嗎?!」

林羽的神色分外凝重,如果火衛沒有摻和進來的話,這對於步承等人應該不難,但是現在火衛來了,難度陡然增大,所以他難免有些擔憂。

「先生,放心,我們一定竭盡全力!」

步承神色嚴峻的沖林羽擔保道。

林羽點了點頭,隨後沖百人屠說道,「牛大哥,到時候你跟我去追榮鶴舒!」

他之所以叫上百人屠,除了以防萬一,還是為了讓百人屠能夠親手殺了榮鶴舒,親手報仇!

「好!」

百人屠神色一凜,用力的點了點頭。

當天晚上,眾人吃飯的間隙,就明天的行動再次進行了一番詳細的討論。

最後眾人皆都認為,如果是晚上行動的話,隱蔽性更好,所以讓林羽盡量拖住女王,將白天的時間耗費光,到晚上的時候,再叫著榮鶴舒一起過去用餐,等晚宴結束,榮鶴舒往回走的時候,他們提前埋伏,趁機動手。

當然,他們所計劃的這一切的前提,都得看榮鶴舒這個老狐狸會不會上鉤,所以眾人的心始終都在提著,如果榮鶴舒這個老狐狸死活不去赴宴,那他們也沒辦法,可能只能採取下下策,冒著風險在榮鶴舒去往機場的高速公路上動手了。

計劃確定好之後,林羽就給郝寧遠打了個電話,讓郝寧遠提前約一下女王,順便告訴女王,他明天回京面見女王。

郝寧遠答應一聲,立馬就給女王那邊打過去了電話。

此時在女王下榻酒店不遠處的一家酒店裡,若大的宴會廳中燈火輝煌,宴會廳的中間擺著一張圓桌,桌子旁坐著一個老人,正是榮鶴舒。

榮鶴舒敲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面色陰鬱,用指節輕輕的敲打著桌面,餘音在空曠的宴會廳里顯得格外悠長。

而他的身後此時站著幾個身著黑色西裝的男子,其中一個正是木衛。

站在木衛身旁的,還有個身形瘦削的男子,只見他膚色黝黑,臉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宛如蚯蚓狀的疤痕,可能因為面部神經受過傷的原因,臉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時不時抽動一下,他的雙眼看起來宛如一潭死水般毫無生氣,隱隱泛著一絲陰翳。

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他衣服領口的位置綉著一簇火焰,一簇黑色的火焰!

可見此人正是玄醫門五大內衛中的火衛!

「幾點了?!」

榮鶴舒語氣清冷的問道。

「快九點了!」

木衛急忙湊過來,彎著身子恭敬的說道。

「九點了?!」

榮鶴舒蹙了蹙眉頭,有些不悅的沉聲道,「看來這小兔崽子不會來了,白白讓老子等了他這麼久!」

「看來您對他的評價虛高了!」

木衛語氣平淡的說道。

「唉,真是讓人失望,我本來還以為這個何家榮是多麼有氣魄有膽識的一個人,沒想到叫他吃頓飯,他都不敢過來!」

榮鶴舒嘆了口氣,接著嘴角浮起一絲冷笑,「不是我對他評價過高,是外界,對他的評價過高!原來也不過是徒有虛名罷了!」

「其實掌門,這也正常,您可是玄醫門堂堂的掌門人,自然不是誰都敢隨便冒犯您的!」

木衛弓著身子拍馬屁道。

「不敢冒犯我?!可是他卻殺了我的兒子!」

榮鶴舒用力的捶了桌子一拳,面色通紅,額頭上青筋暴起,渾身顫抖不已,一想到兒子的死,他便心如刀割、怒不可遏。

「掌門,把他交給我,我一定替副掌門報仇!」

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火衛突然冷冷的說道,「我會先殺了他一家老小,然後再殺了他!」

他的聲音中透著一股極大的自信,他這股自信,是建立在強大的能力之上。

「這就是我把你叫來的原因!」

榮鶴舒瞥了眼火衛,沉聲說道,「我念在你悟性高,平日里給你看了那麼多玄術秘籍,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讓你派上用場,這次你要是殺不了何家榮,那你也就不用活著回去了!」

「是!」

火衛一點頭,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倒不是他不怕死,而是他覺得以自己的能力,殺掉林羽,根本不成問題!

尤其是自從副掌門死後,榮鶴舒給了他大量的玄術秘籍,每天督促他練功提升,所以他的能力在這些時日里,又有了一個質的提升!

「掌門,這一次何家榮非死不可!」

木衛掃了眼火衛,有些諂媚的沖榮鶴舒說道,「他壓根不會想到,您竟然培養了這麼一個『核武器』來對付他!以火衛的能力,再加上譚先生研製的針劑,何家榮可能在火衛手下都走不過五分鐘!」

「五分鐘?!」

榮鶴舒嗤笑一聲,不屑的說道,「你也太高看他了,上次保護桓兒的人說過,這個何家榮根本不會什麼系統的玄術刀法、劍法,當時金衛都差點斬殺掉他,不過這小子勝在思維敏捷和身手迅速,所以才僥倖擊敗了金衛,現在他在軍機處被關了兩個多月,藥材被隔絕,功也練不成,白白浪費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可以說是一直在退步,面對強如三個金衛的火衛,他可能連兩分鐘都撐不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49章 徒有虛名

4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