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離了你睡不著

第102章 離了你睡不著

「不要臉。」

江顏臉微微一紅,輕聲啐了一聲。

親就親吧,為什麼還要讓她主動?

這個混蛋,怎麼想的這麼美呢。

「怎麼?你不敢啊,你不是不相信嗎?」林羽笑眯眯的將臉往她跟前湊了湊,近到能夠感覺到江顏因為緊張而變得粗重的呼吸。

林羽情不自禁的聞了聞,似乎江顏連呼出的氣體都帶著一股香甜的味道。

「怎麼不敢?」

江顏趕緊一把推開他,氣呼呼的說道:「當然敢了,賭就賭。」

「老子弄死你!」

江顏剛答應完,地上的矮冬瓜等人已經爬了起來,抄起板凳和桌子就朝林羽砸了過來。

林羽卻好似沒看到一般,笑眯眯的自顧自的跟江顏說道:「好,這可是你說的,不能食言啊。」

一直以來,江顏對他都是一副冷冰冰愛答不理的樣子,要是能讓江顏主動親他,那絕對爽死了。

相比較這個吻,林羽更喜歡的是那種巨大的征服感。

「小心!」江顏看到衝到林羽身後的矮冬瓜,不由驚呼一聲。

她話音未落,林羽手中已經多了一根銀針,突然猛地轉身,看似不經意的拿手在矮冬瓜四人面前一晃。

矮冬瓜四人身子猛地一滯,手裡的板凳和桌子頓時掉在地上,因為一股劇癢瞬間傳遍他們全身,他們哪還能發的上力。

四人立馬不顧一切的在臉上、身上撓了起來。

「操你媽,你暗算老子!」矮冬瓜一邊在身上抓撓,一邊怒罵林羽。

他還想開口痛罵,但是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罵不出來了,因為不只是外面的皮膚癢,連嘴裡、耳朵眼裡、鼻腔里,甚至是喉嚨、食管、內臟里也劇癢無比,就好似有數百隻螞蟻和蜈蚣同時在身體內外爬一樣。

而且更痛苦的是,這種劇癢越來越強烈,而且連帶著身子也開始發熱發燙,就好似身上著了一團火一般。

四個人就跟瘋了一樣用指甲在自己身上摳挖著,身上的衣服幾乎都要被撕爛了。

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由驚訝不已,不明白原本好好的四個人,怎麼突然間就發狂了。

江顏也頗感意外,一把抓住林羽的手,低聲問道:「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啊,就是見他們荷爾蒙分泌太多,想辦法幫他們稀釋稀釋而已。」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在劇癢和巨熱的折磨下,矮冬瓜四人很快便將身上的衣服撕脫了個一乾二淨,當著眾人的面在自己身上用力的摳挖著,指甲摳出道道殷紅的血口子,觸目驚心。

不過這點小傷也不致命,所以倒也沒有人擔心。

江顏看到這一幕臉不由一紅,慌忙低下頭,羞的不敢抬頭。

一旁的眾人也捂著嘴偷笑不已,他們中有人認識矮冬瓜,知道矮冬瓜是一家酒吧看場子的馬仔,平日里耀武揚威,欺軟怕硬,威風不已,沒想到也有栽跟頭的時候。

「兄弟們,那邊有條河啊,你們忘了嗎?」林羽見他們如此痛苦,急忙「貼心」的提醒了一句。

矮冬瓜四人一見,立馬轉身朝著河邊飛速跑了過去,接著二話沒說,撲通撲通相繼跳進了河裡。

林羽給他們扎的這一針其實並不嚴重,見涼見寒便可解,所以他們一跳進冰冷的河裡,身上的劇癢和燥熱感瞬間便沒有了。

不過雖然不癢不熱了,但是泡在冰冷的河水裡卻凍得慌。

現在他們四個已經冷靜了下來,得知自己沒穿衣服,也不好意思上岸,只能硬著頭皮泡在冰冷的河水裡。

矮冬瓜指著林羽破口大罵道:「操你媽的小逼崽子,你等著,早晚有一天老子弄死你!」

「你在河裡還敢這麼囂張啊。」

林羽立馬跑過去撿過一堆石頭,對著河裡的矮冬瓜等人扔了起來,每一塊都精準無比的砸在他們的頭上。

「哎呦!」

「哎呦!」

矮冬瓜等人只能發出哎哎的慘叫聲,話都說不出來了。

「罵啊,接著罵啊。」林羽笑的宛如一個孩子,一塊石頭接一塊石頭的往他們的頭上砸去,力道不重,但也不輕。

江顏有些失神的看著林羽,不由愣住了,林羽孩子氣般的舉動,竟然讓她想起了小時候,只不過不同的是,小時候何家榮是被扔石子的那一個。

猶記得當初在別人的慫恿下,她也沖何家榮扔過石子。

因為年少時的她認為認識何家榮是件不光彩的事,所以為了融入別的小朋友,她只能跟著別人一起欺負他。

想想自己對他的刻薄,再想想他對自己的寬厚。

江顏心頭彷彿壓了一塊石頭,悶得慌,眼眶間已經不由含滿了淚水。

「哎呦,不敢了,大哥,不敢了,別丟了。」

「大哥我們錯了,錯了,你饒了我們吧。」

一聽矮冬瓜他們求饒了,林羽這才拍拍手放過了他們。

「你怎麼了?」

林羽回來一看江顏眼眶中似乎有淚水閃動,不由一怔,急忙伸手要去替她擦,江顏一把把他的手拿開,搖搖頭,輕聲道:「沒事,剛才只顧著看了,風大都沒感覺到。」

「奧,那要不我們帶回去吃吧?」林羽緊了緊衣服,這會兒確實有些起風了。

「好。」江顏見他凍的這樣,早就想這麼說了。

打包好吃的后,兩人便上了車。

林羽系好安全帶,也沒急著開車,笑嘻嘻的說道:「剛才他們可是脫光衣服跳進河裡了,我們兩個的賭約,可以履行一下了吧,顏姐。」

「什麼賭約?我跟你打過賭嗎?」

江顏故作驚訝的看了林羽一眼,開始裝傻充愣。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怎麼能說話不算話呢?!」林羽急了,這怎麼還帶耍賴的。

「我又不是大丈夫。」

江顏淡淡道,氣死人不償命。

太氣人了,怪不得孔夫子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顏姐,我奉勸你一句,誠信是人立世的根本,你要是老這麼出爾反爾的話,很容易被社會淘汰的。」

林羽一邊打起車子,一邊氣呼呼的跟江顏勸誡道。

他話音未落,便感到臉上傳來一陣濕熱,同時入鼻一股迷人的香氣,但是這股濕熱轉瞬即逝,香氣也是很快便散去了。

他猛地一扭頭,發現江顏正面無表情的望著窗外。

「顏姐,你剛才親我了嗎?我都沒準備好呢,也太快了吧?」林羽有些詫異的問道。

「沒親。」江顏淡淡道,「我不喜歡親豬頭。」

「不行,不算,重來一遍,我都沒什麼感覺的就結束了。」林羽十分不悅的說道。

「等你下次做夢的時候吧。」

江顏看都沒看他一眼,其實心裡緊張的不行,這還是她頭一次這麼主動呢,這要是放在往常,她想都不敢想,就算她當初跟李俊逸談戀愛的時候,也不過是拉拉手勾勾指頭而已。

回去吃過東西,洗過澡之後,已經凌晨兩點多了,江顏一點都不困,興緻頗高,跟林羽聊起他們小時候的事。

「你還記得嗎,有次我跟別人拿小石子扔你,你記不記恨我啊?」江顏猶豫了下,還是問了出來,內心已經做好了給林羽道歉的準備。

誰知道林羽毫不在乎道:「不記恨。」

反正打的又不是他,他有什麼好記恨的。

說完他翻了一個身,發出了微微的鼾聲。

「那你還記不記得……」

江顏還沒說完,發現林羽竟然已經睡著了,給她氣的抓起旁邊的枕頭狠狠的砸到了他的身上,「睡,睡,睡,你就知道睡,你上輩子絕對是頭豬!」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她正有興緻的時候,林羽卻跟頭豬似得睡了過去。

第二天醫館的生意很好,因為經過八字鬍那一鬧,大家都認為還是林羽的醫術更可靠,更值得信賴。

所以病人不減反增,給林羽忙了個夠嗆,他心裡暗想,以後得找個幫手了。

忙了一天,下午回家之後,江顏早就回來了,老丈人和丈母娘也都在,臉色似乎不太好。

「爸媽,這是怎麼了?」林羽看老兩口臉色不對,急忙道。

「來,家榮,過來坐下。」

江敬仁急忙起身將林羽讓到了沙發上,在他身邊坐下,拉著他的手說道:「最近生活的不順心嗎?」

「沒有啊。」林羽急忙搖搖頭。

「那是我和你媽做了什麼惹你不開心了?」江敬仁再問。

「也沒有啊。」林羽有些詫異的說道,不明白好端端的老丈人這是咋了。

「那就是顏兒了,顏兒惹你不開心了是吧?」江敬仁瞪了眼江顏。

「沒有啊,我跟顏姐挺好的啊,她昨晚還主動親我了呢。」林羽笑嘻嘻的說道。

「我親你個頭了!」江顏氣呼呼的說道。

「不是頭,是臉,你記錯了,顏姐。」林羽糾正道。

江顏翻了個白眼,氣的沒說話。

「那你為什麼要走啊,家榮?我有時候是對你嚴厲了一些,但那也是為了讓你爭氣啊,這麼多年,我一直拿你當親兒子養,我自認為對的起你。」李素琴終於忍不住開口道,聲音有些哽咽。

林羽一聽立馬反應了過來,指定是江顏跟他們老兩口說了自己想查詢身世的事情了。

「爸,媽,你們放心,不管我親生父母是誰,是街上的乞丐也好,是世界首富也罷,在我心裡,你們兩個永遠都是我的親生父母。」

林羽噌的站起來,信誓旦旦的沖老丈人老兩口保證道,「我只是不想活的不明不白的,別人問我親生父母是誰,我都答不上來。」

雖然不知道他們以前對何家榮如何,但是起碼自己在江家的這段時間,他們對自己不薄。

更重要的是,人家都把女兒送給他睡了啊!而且還催促著讓他努,力,睡!

還要人家怎麼樣?!人家還能怎麼樣?!

所以林羽覺得,把他們老兩口擺到跟自己母親一個地位上,並不過分。

「真的?那……那你以後住哪啊?」

老兩口面色一動,有些激動,急忙問道。

「當然住這啊,還是跟顏姐一塊住啊,現在離了顏姐,晚上我都睡不著覺。」林羽很認真的說道。

其實林羽的意思是他已經習慣跟江顏一屋睡了,也習慣睡地鋪了,要是突然讓他擺脫這種模式,他還真睡不著。

但是這話聽在江敬仁老兩口和江顏耳朵里卻變了味,不自覺地往那方面想。

江敬仁老兩口對他這話十分滿意,欣喜萬分,眼裡閃著亮光,彷彿大孫子已經唾手可得。

江顏卻被他臊的羞紅了臉,暗罵了聲不要臉,接著狠狠瞪了林羽一眼,急匆匆的進了屋。

「家榮啊,你看,顏兒離了你也是睡不著啊,這才幾點啊,就迫不及待的進屋了,快,你也快去吧,你們小兩口好好處,抓緊給我處個大孫子出來。」江敬仁笑的合不攏嘴。

「爸,你胡說什麼呢!」

江顏整個臉都紅透了,恨恨的把門摔上。

「這孩子,還害羞了,家榮,你愣著幹嘛呢,還不快進去。」李素琴也抓緊時間催促道。

「媽,那……現在孤兒院的地址能給我了嗎?我想明天過去看看。」林羽小心的問道。

李素琴和江敬仁互相遞了個眼神,隨後江敬仁寫了個地址,交給了林羽。

「爸,確定沒錯嗎?」林羽不放心的問道。

「放心吧,絕對錯不了,這就是你領養證上的地址。」江敬仁擔保道。

「行了,快進屋睡覺吧,要不顏兒該等急了。」李素琴急忙推了林羽一把。

她心急的是讓他倆睡覺嗎?她心急的是她的大孫子啊,這馬上都要過年了,這倆孩子還是沒動靜,都快給她急死了。

「好,好。」林羽急忙點頭往屋裡走去。

「哎,家榮。」

江敬仁突然喊了林羽一聲,沖他擠了下眼,囑咐道:「注意動靜別太大,我和你媽有點神經衰弱,不過不得不說,年輕人,體力真棒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2章 離了你睡不著

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