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循循善誘

第1019章 循循善誘

雖然這黑衣人懾於玄醫門的殘酷手段,內心非常不願背叛玄醫門,但是他知道,他要是再不妥協,那他的命可就真的沒了!

眼前的這個胡擎風,實在是個狠角色!

聽到他這話,胡擎風手中的尖刀猛的一頓,要不是這個黑衣人話說的及時,胡擎風這一刀可能便直接刺穿他的喉嚨。

「怎麼打聽?!」

胡擎風冷聲問道,懸在黑衣人喉嚨上的刀沒有挪開,似乎只要黑衣人敢哄騙欺瞞他一句,他仍然會毫不猶豫的刺下去。

「我……我跟去看守你妻子和兒子的人關係很好,我應該能從他嘴裡套出些什麼……」

黑衣人忍著痛低聲說道。

「好,那你現在就給那人打電話,要是問不出來什麼,我立馬就殺了你!」

胡擎風聲音冰冷的說道。

「好……好……」

黑衣人低聲說道,聲音中帶著滿滿的驚恐和絕望。

這麼多年來,他從未後悔過加入玄醫門,但是在這一刻,他卻後悔了,而且無比後悔!

可能因為好日子過多了,所以此時他才會如此貪生怕死!

說話間黑衣人已經掏出了自己的手機,但是沒急著撥打電話,他極力的想把自己的情緒穩下來,免得電話那頭的人聽出一樣,但是因為身上的創口太疼,他自己抑制不住的低聲呻吟,根本止不住。

林羽見狀立馬從自己身上摸出幾根銀針,走到黑衣人跟前,在黑衣人的胸口和小腹各扎了兩針,黑衣人這才感覺自己身上的痛苦剎那間減輕了許多,整個人重新變得安定了下來。

黑衣人長呼一口氣,接著手撐著地坐了起來,因為坐著說話,他的氣息能夠正常一些,緊接著他便撥通了他那個朋友的電話。

「喂,老黎?怎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

電話撥通之後,那頭便響起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顯得有些無聊和疲憊。

「老岑,你那邊怎麼樣?」

黑衣人沉聲問道。

「能怎麼樣,還那樣唄,屁事沒有!」

電話那頭的老岑說著打了個哈欠,埋怨道,「媽的,這真是份苦差事,這麼晚了,睡都睡不了!對了,我聽說你們去刺殺胡擎風了?情況如何?生擒了,還是把他殺了?!」

「把他做掉了!」

黑衣人冷聲說道,「不過我們的兄弟也死傷慘重!我一會兒檢查一下地上的兄弟,活著的可能不超過三個!」

「啊?!」

電話那頭的老岑頓時一驚,整個人瞬間清醒了許多,有些驚詫的說道,「我聽說你們不是去了好多人嗎,對付他一個,怎麼還會死傷這麼多兄弟?!」

「胡擎風比我們想象中的還厲害!」

黑衣人嘆息一聲,裝出一副虛弱的樣子說道,「而且他身邊還隨身帶著幾個手下,雖然我活了下來,但是同樣也傷的不輕!」

「是嗎?媽的,這小子還這麼厲害呢?!」

電話那頭的老岑有些意外,接著說道,「不過你能活著就好!這次也算是立了大功,隊長肯定會好好獎賞你的,指定要錢有錢,要女人有女人!」

「要女人有什麼用!」

黑衣人聲音中突然夾雜著一絲哭腔,無比壓抑的低聲說道,顯得悲痛不已。

他這種悲痛不是刻意裝出來的,而是自然流露,先前胡擎風那一刀,已經徹底的剝奪了他這輩子作為男人的權力!

「怎麼沒用?」

電話那頭的老岑不由一愣,接著笑道,「老黎,你小子不是瘋了吧,成天哭著喊著要女人,這會兒又裝聖人了?!」

黑衣人沒有答話,只是低聲啜泣了起來。

電話那頭的老岑似乎聽出了異樣,連忙急切的關心道,「老黎,你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整個玄醫門裡面他們兩人關係最為親近,所以聽出老黎的異樣,他自然不由有些緊張。

黑衣人努力的止住了自己的哭聲,望了眼胡擎風壓在他脖子上的尖刀,低聲沖電話那頭的老岑說道,「我雖然殺了胡擎風,但是同樣,同樣也被他用刀子划中了下身,我這輩子都……都做不成男人了……」

「什麼?!」

老岑聽到這話頓時驚訝無比,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讓我斷子絕孫,我也不會讓他兒子活下去!」

黑衣人咬了咬牙,話鋒一轉,眼中布滿了怒火。

林羽和步承等人不由有些驚詫,互相看了一眼,一時間有些分不清這黑衣人到底是在演戲,還是真情流露。

「老岑,你告訴我,你們現在在哪兒?我這就去親手把那小雜種解決掉!」

黑衣人咬牙切齒的恨聲問道,逼真不已。

他臨時編造的這段半真半假的敘述著實高明無比,既讓電話那頭的老岑起了惻隱之心,又能合情合理的詢問老岑現在所在的地址,畢竟對任何人而言,此等大仇都不得不報!

「這個……」

電話那頭的老岑頓時猶豫了下來,低聲說道,「老黎啊,你先冷靜冷靜,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但是你也知道規矩,隊長讓我們盯在這裡,不許將地址透露給任何人,所以我不能說啊!」

「沒事,老岑,如果出了事我一人承擔,絕不連累你!到時候我就說是我跟蹤過你,自己找去的!」

黑衣人無比憤恨的說道,「我這條命就是不要了,也要報這個仇!」

「老黎,你這是為難我啊!」

老岑嘆了口氣,無奈道。

「現在胡擎風已經死了,他的妻子和兒子對於我們而言也已經沒用了,隊長可能很快就會下令殺了他們!」

黑衣人沉聲勸道,「我不過是想在隊長下令之前,讓這倆人死在我手裡,難道連這個小小的要求,你也不滿足我嗎?!」

「老黎,這不行啊,我不能辜負了隊長對我的信任啊!」

老岑仍舊沒有鬆口,他能被派來這裡看守胡擎風的妻兒,確實是因為土衛足夠信任他,而同樣,他對土衛也足夠忠心,哪怕是面對自己好友的請求,他也沒有鬆口。

胡擎風見這老岑沒有鬆口的意思,眼神一寒,將手中的刀往黑衣人脖子上再次壓了壓,刀刃割破皮肉,鮮紅的血液瞬間滲了出來。

黑衣人臉色一變,額頭上冷汗涔涔,接著眼珠一轉,長嘆一聲,對著電話那頭說道,「好吧,老岑,既然你執意不肯告訴我,那此仇不報,我活在這世上也沒有什麼意義了,我先行一步,我們來世再做兄弟!」

「老黎!」

電話那頭的老岑聽出黑衣人似乎要尋短見,急忙沖黑衣人喊了一聲,急切道,「要不這樣吧,我問過隊長之後再給你回復吧,反正你也說了,胡擎風死了,這娘倆兒也沒有扣押的意義了,說不定隊長會作為獎賞,將這兩人交給你來解決!」

林羽聽到這話眼神頓時一寒,心中的憎恨更甚,這得是多麼冷血至極、喪盡天良的組織,才會把「殺人」作為獎勵啊!

「這個我也想過!」

黑衣人思維敏捷的回答道,「如果隊長要是果真能答應的話,那實在再好不過,可是如果隊長不答應呢?那我這輩子就永遠報不了這個仇了嗎?!」

電話那頭的老岑頓時有些沉默,接著低聲說道,「不會的,隊長肯定會同意的……」

「老黎,我不為難你,只怪我命不好!」

黑衣人長嘆一聲,說道,「容我先行一步!」

「好,好!」

電話那頭的老岑語氣一急,終於妥協了下來,急忙喊道,「我把地址告訴你,讓你過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19章 循循善誘

4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