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第1017章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黑衣人腳下一軟,一頭栽到了地上,其他黑衣人見狀皆都驚駭不已,立馬停住了腳步轉頭沖著匕首飛來的方向看去。

胡擎風也不由一怔,同樣詫異的跟著那幫黑衣人朝著一側轉頭望去。

他一時間也有些反應不過來是怎麼回事,他帶來長慶的兄弟都忙著幫忙找他的妻兒,根本不可能趕過來幫他,而且他們堂內的那眾兄弟壓根也沒有這麼好的身手,要知道這兩把匕首這麼遠甩來,還具有如此巨大的力道和精準度,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他在長慶也根本沒有任何熟識的會玄術的朋友,所以他想不通是誰會來幫他。

同樣大惑不解的還有玄醫門這幫人,他們在胡擎風來之前就已經將長慶的玄醫門分堂給端了,而且也調查過,胡擎風在這裡絕不可能有幫手,所以他們才放心大膽的的把胡擎風的妻兒綁來這裡的!

而如今,眼看著他們行動就要成功了,這怎麼突然又莫名其妙殺出來了一個神秘幫手呢?!

不過很快他們就發現,來的根本不是一個幫手!

而是一群幫手!

只見黑色的雨幕中緩緩走來六個身影,只見這六個人步伐穩定堅實,一看就是身懷玄術的高手。

胡擎風忍不住抹了把臉上的雨水,神情有些詫異,眯著眼看了眼這六個身影,努力辨識著,但是因為雨下的太大,所以他實在看不清這六人的長相。

「扔下手裡的武器,然後老老實實的跪在地上,把頭頂在地上,饒你們不死!」

這時那六人中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帶著滿滿的自信,似乎已然將這幾個黑衣人的性命攥在了手裡。

胡擎風聽到這聲音不由微微蹙了蹙眉頭,感覺有些耳熟,但是一時間有些想不起來這是誰的聲音。

幾個黑衣人互相看了一眼,見那六人隔著他們還有一段距離,低聲互相說了句什麼,接著他們眼神皆都一冷,其中兩人猛地竄出,抓著手裡的短劍極速的朝著已是強弩之末的胡擎風攻了上去,顯然想要速戰速決,儘快擊殺胡擎風。

而另外幾人則一轉身,朝著遠處走來的那六個人影攻了上去,企圖拖住這六個人。

「玄醫門的狗,還真是忠心呢!」

六人中有人冷冷說了一句,接著幾個身影啟動,朝著那幾個黑衣人沖了上去。

胡擎風眼看著朝著自己衝來的這倆黑衣人,臉色微微一變,緊緊的握著手裡的尖刀準備迎戰。

不過就在最前面的黑衣人衝到他跟前的剎那,一個身影閃電般從一側迅猛衝來,同時狠狠的一腳踹出,精準的踹在了這個黑衣人的腰上。

「咔吧!」

胡擎風清晰的聽到了這個黑衣人脊椎被巨大的力道踹斷後所發出的聲音,同時便看到這個黑衣人宛如一顆被拋出的石子,凌空飛了出去,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接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隨後衝來的這個人影便撐著傘站在了胡擎風身旁。

被踹飛的黑衣人身後跟著的另一個黑衣人看到這一幕猛地收住了力道,腳下打了個踉蹌,差點摔在地上,好在他反應及時,手撐在地上凌空一翻,躍到了一旁,離著胡擎風遠了數米。

胡擎風這才轉頭望向自己身旁的這個身影,等他看到那張熟悉的側臉之後,頓時震驚的張大了嘴,顫聲道,「何……何老弟?!」

竟然是何家榮!

他一時間有些不敢相信,只感覺自己似乎在做夢一般。

「胡大哥,對不起,我來晚了……」

林羽低聲說道,望了眼地上已經死去的司徒,心裡驀地湧起一絲巨大的悲痛與失落,他終究還是來晚了一步。

「哈哈哈哈……」

胡擎風突然朗聲笑了起來,豪邁道,「不晚!我胡擎風,本以為自己活不過今晚呢,如今你來了,我胡擎風這下不止死不了了,而且還有人陪我喝酒了!」

「酒就不必喝了!人倒是可以多殺幾個!」

這時旁邊響起一個聲音,接著便看到跟著林羽同來的步承、百人屠以及春生、秋滿和朱老四五人邁步走了過來,他們已經迅速利落的解決掉了玄醫門的那幾個黑衣人。

胡擎風看到步承和百人屠等人之後神情微微一怔,接著笑道,「多謝諸位兄弟過來救我,我胡擎風感激不盡!」

尤其是看到百人屠這個「死對頭」竟然也來幫他了,胡擎風的雙眼中說不出的動容。

「胡大哥……」

朱老四看到傷痕纍纍的胡擎風,頓時神色一凄,忍不住都快要哭出來了。

「小朱……」

胡擎風看到朱老四之後同樣神情哀切,關於祁老大、孫老二以及張老三死去的事情,林羽全部都告訴他了。

此時看到孤單落寞的朱老四,他內心說不出的背痛,當初他高高興興送這四兄弟去京城,而如今,回來的,便只此一人了……

「胡大哥!」

朱老四哀痛著喊了一聲,接著一步搶到胡擎風跟前,抱著胡擎風放聲痛苦了起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此時面對胡擎風,面對他們四兄弟視作大哥的人,朱老四積攢的悲痛終於再也壓制不住,盡數發泄了出來。

「想跑?!」

此時步承見對面的那個黑衣人趁他們不備轉身要跑,立馬冷哼一聲,腳下一蹬,迅速的朝著那個黑衣人追了上去,狠狠的一腳踹在了他的屁股上。

那黑衣人咕嚕嚕一翻,順勢朝前一滾,雙腿一蹬,借力跳進了一旁的草叢中。

步承嗤笑一聲,拔出身上的匕首追了上去。

「步大哥,抓活的!」

林羽沉聲沖步承囑咐道。

「知道!」

步承冷冷的回答一聲,接著便沒了人影。

林羽知道,以步承的身手抓那人肯定沒問題,這才轉過身看了胡擎風一眼,見胡擎風身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眼中不由閃過一絲不忍,急忙沖胡擎風說道,「胡大哥,先上車,我幫你止血!」

「好!」

胡擎風答應一聲,接著便鑽進了車裡。

林羽跟進來,將自己隨身攜帶的銀針摸了出來,在胡擎風身上的幾處穴位利落的紮上,幫他止住了血。

「何大哥,給!」

春生急忙從包中掏出攜帶的生肌止血藥膏遞給林羽。

因為知道這次來這裡肯定要發生不少衝突,所以林羽特地從家裡帶了許多生肌止血藥膏過來。

林羽將兩管藥膏擠出來,攤在手上,接著呼在胡擎風身上幾處大的傷口上,隨後又用藥膏將胡擎風身上的其他傷口處理了處理。

胡擎風登時感覺身上舒服了許多,這才長呼了一口氣,沖林羽笑道,「何老弟,我真是做夢也沒想到你能來啊!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他知道,既然林羽能夠找到長慶來,定然已經知道他妻兒被綁的消息,否則林羽絕不可能在這時候趕過來。

「我們直接坐飛機趕到了長慶,出發之前我讓韓冰幫我查你的行蹤,你知道,軍機處要想查你,輕而易舉!」

林羽沉聲說道,「所以下了飛機之後我們就直接趕到了這裡,沒想到玄醫門的人,竟然也查到了這裡……」

他的語氣不由有些自責,要是他知道玄醫門的人已經發現了胡擎風,那他就會更快的趕過來的,那麼司徒也就不會死,胡擎風也就不會受這麼重的傷了。

胡擎風沖林羽點點頭,用力的在林羽肩膀上拍了拍,他向來清楚,自己這個何老弟是最講義氣,竟然為了他連夜從京城趕來。

胡擎風不由搖頭輕輕一嘆,說道:「何老弟,你不應該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17章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4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