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深夜見的人

第1006章 深夜見的人

出岔子了?!」

林羽眉頭一蹙,心驀地提了起來,這種時候要是出岔子了,可不是小事,沉聲說道,「出什麼岔子了,步大哥?!」

「春生,你說!」

步承沒有親口說,反而直接將手機交給了春生。

「嗯……嗯……」

電話那頭立馬傳來了春生的聲音,春生似乎有些急促和緊張,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哎呀,你倒是說話啊,嗯什麼!」

步承沉聲沖春生呵罵道,同時氣的在春生屁股上踹了一腳。

「我,我也不知道咋說啊,畢竟事情是咋個情況,也不能完全確認,所以也沒法說,興許……興許是我看錯了……」

春生聲音有些扭捏的說道。

「步大哥,到底怎麼回事啊?!」

電話這頭的林羽一臉茫然,皺著眉頭問道,步承和春生的話直接把他弄的一頭霧水。

「這個……」

步承頓時說話也有些遲疑了起來,低聲沖林羽說道,「要是春生還不確定的話……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要不,先沒事了吧,等過兩天我確定確定再說吧!」

先沒事了?!

「……」林羽頓時一陣無語,這倆人,逗他玩呢?!

沒等他說話,電話那頭的步承直接掛斷了電話,林羽有些無奈的搖頭笑了笑,便也沒當回事兒,繼續思考著在缺少了胡擎風的情況下,他們接下來要怎麼對付榮鶴舒。

少了胡擎風這一環,整個行動的難度也陡然間呈數倍的上升,以至於林羽晚上都有些睡不著,連夜在書房中拿著郝寧遠給他的一些圖紙做著研究。

這些圖紙上標註出了接待女王的地點、交流會的地點,貴賓下榻地點,以及女王宴請他和榮鶴舒的地點。

林羽將所有可能的路線都研究了一遍,知道在這種缺兵少將的情況下,他們要想一舉擊殺榮鶴舒,那就需要在路上動手!而且行動要快,只有出其不意,才有機會!

當然,具體如何行動,還要看榮鶴舒到時候從哪條路走,以及榮鶴舒身邊會配備多少人手。

不過林羽內心倒是有了一個大概的打算,知道從哪裡下手,從什麼時間下手成功的概率最大,到時候只要想辦法將榮鶴舒「逼」上那天最合適的路,並不難,畢竟程參、韓冰以及混混大頭到時候都能幫上忙!

這就凸顯出地盤的重要性,他可以隨時隨地調用自己需要的力量!

這天晚上,林羽在書房最後確定了一遍自己的方案,便打了個哈欠準備回屋摟著江顏睡覺,但是這時步承突然給他打來了電話,低聲沖林羽說道,「先生,上次我的判斷沒有錯,確實出問題了!」

「上次?什麼上次?!」

林羽滿是疑惑的問道,不過很快便反應了過來,沉聲沖步承說道,「你是說上次你和春生跟我說的那事兒?到底是什麼事?!」

「這個……先生,你過來一趟吧!」

步承沉聲說道,「空口無憑我,我們說了你可能不信,還是眼見為實吧!」

林羽聽出步承的語氣分外認真,不由蹙了蹙眉頭,知道事情可能不簡單,低聲答應了下來,問道,「那我去哪找你們?!」

步承告訴了林羽一個地址,特地囑咐林羽不要開車,打車過來。

林羽便聽了步承的話,穿上衣服後下樓打了輛車朝著步承所說的地方趕去。

步承所說的地點離著林羽買下的那座公寓樓很近,等他下車之後,左右看了一眼,也沒有注意到有什麼人影。

「何大哥,這裡,這裡!」

這時有個聲音低聲沖他喊了幾聲。

林羽轉頭一看,發現一旁的街道口,春生正在沖著他招手。

林羽趕緊朝著他走了過去,低聲問道,「春生,到底出什麼事了?!」

「嗯……嗯……」

春生撓了撓頭,又跟那天電話中那般扭捏,有些遲疑的說道,「我也不敢確定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話間春生指了指前面的小路,示意林羽跟著他過去,步承在車裡等。

林羽眯著眼望了春生一眼,說道,「春生,你是真的不知道呢,還是不方便親口對我直說?!」

春生抿了抿嘴唇,低聲道:「何大哥,事情沒弄清楚之前隨便說別人的壞話不好,所以這次請你過來,就是想讓你自己看……看看到底有沒有問題……」

「……」林羽。

他被春生這番話說的更加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嘆了口氣,見越問越糊塗,索性直接不問了,跟著春生朝著一旁的小路上走去。

只見路上已經停了一輛黑色的小轎車,看起來有些破舊。

春生急忙跑上去幫林羽拉開門,林羽上車之後便發現駕駛室和副駕駛上分別坐著步承和秋滿,見到林羽上來后,他們兩人連忙跟林羽打了個招呼。

林羽點了點頭,疑惑道,「這哪兒弄的車?!」

「租的!」

步承說著就發動起了車子,緩緩的朝著前面駛去,到了前面的路口突然一個左轉,接著稍微加速衝刺了數百米,隨後速度陡然間慢了下來。

「步大哥,你這是做什麼呢?!」

林羽不解的問道。

「先生,你看前面那個身影,認識不認識?!」

步承沒有回答林羽,突然伸手指了指路前方的一個身影,沖林羽問道。

林羽湊著身子透過擋風玻璃一看,接著微微一怔,疑惑道,「這不是朱四哥嗎?!」

「不錯,確實是朱老四!」

步承點了點頭,冷聲說道,「您知道他是要去見誰嗎?!」

林羽頓時眉頭一皺,疑惑道,「要去見誰啊?!」

「一會兒您就知道了!」

步承眯著眼,沉聲說道。

隨後他沒有提速,車子遠遠的跟在朱老四的身後。

朱老四悶頭朝前走著,雙手緊緊的捏著拳頭,速度奇快無比,自始至終都沒有回頭看過一眼,所以林羽他們倒也不怕被發現。

朱老四朝著前面走了一段距離之後,便來到了一處四合院片區,接著身子一轉,閃了進去。

步承也趕緊將車往旁邊一停,叫著林羽他們下了車,朝著朱老四閃身進去的方向追了上去,不過他們沒急著追上去,躲在牆後面,探頭朝著小巷裡面偷偷的望著。

只見朱老四進到小巷子之中,仍舊步履快速,悶著頭一直走了數十米,接著轉身走到一處門前,對了眼門牌號,隨後直接走到門口,用力的敲了敲門。

很快門便開了,朱老四直接閃身走了進去,隨後門砰的一聲關死。

步承朝著林羽他們一招手,接著自己率先靈活無比的沖了出去,眨眼間便到了剛才朱老四進去的門前,身子凌厲的一翻,躍上了牆頭,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響。

林羽和春生秋滿也已經跟了過來,同樣身形靈巧的翻到了牆上,接著便看到四合院里的堂屋和卧室中亮著燈,看來朱老四進來之後直接進了屋。

步承沖林羽他們招招手,隨後帶著林羽等人直接跳到了堂屋的房頂上,蹲下身子耐心的等了起來,從他們這個角度正好看到大半個院子和左側的門口。

「步大哥,我們窩在這裡做什麼?!」

林羽疑惑的問道,「朱四哥晚上來見誰是他的自由,我們為什麼要跟蹤他?!」

「何大哥,你……你一會兒就知道了……」

春生撓撓頭說道。

「耐心等,先生!」

步承沖林羽低聲說道。

接著他們幾個人便耐心等了起來,下面的屋子裡偶爾傳來幾聲大聲的呼喝聲,但是卻聽不清裡面的人到底說了什麼。

過了有半個小時,堂屋的門吱嘎一聲開了,接著朱老四邁著步子迅速的走了出來,腳步很急很重,似乎帶著某種怨氣!

「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要知道,你的一念之間,決定的可是一輩子的榮華富貴!」

這時從堂屋中跟出了一個身著黑色外套的男子,一邊送著朱老四,一邊還在勸著什麼。

朱老四沒有說話,直接拉開門走了出去,迅速的消失在了小巷中。

「先生,你覺得這個人面熟不面熟?!」

步承此時開口沖林羽說道,接著用手指了指下面那個身著黑色外套的男子。

林羽經他這麼一說,才仔細的打量了這個黑色外套男子一眼,見這個男子右邊的袖管里空蕩蕩的,顯然是個殘疾人,他不記得自己認識什麼身有殘疾的熟人。

就在這時,黑色外套男子關上門轉過了頭,露出了臉龐,但是林羽仍舊覺得陌生無比,確定自己此前從未見過這人。

「一會兒您就知道他是什麼人了!」

步承突然冷笑了一聲。

院子中的黑色外套男子聽到房頂上的聲音面色猛地一變,抬頭急聲問道,「什麼人?!」

他說話的功夫,步承早就已經腳下用力一蹬,凌空快速的飛了下來,借著巨大的慣性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狠狠的將他撞摔到了地上。

林羽和春生秋滿也跟著飛掠了下來。

「告訴我們先生,你是什麼人!」

步承掐著黑色外套男子的脖子,聲音冰冷的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06章 深夜見的人

4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