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我提醒過你們的

第998章 我提醒過你們的

他說這話的時候渾身洋溢著一種淡定從容的氣勢,似乎被綁住手腳的是對面的伽神大人和刀疤女他們,不是他!

聽到他這話之後,伽神大人和刀疤女她們頓時一愣,接著有些驚疑的望向了林羽,宛如在看一個傻子一般。

接著曉艾忍不住嗤笑了一聲,譏聲道,「何家榮,你腦子壞掉了吧?!」

「我真的沒有開玩笑,我是為你們好!」

林羽面色坦然,笑眯眯的說道,「君子動口不動手嘛,你們願意聊,我就跟你們好好聊,你們若非要動手的話,那我只能不客氣了!」

曉艾和離姬聽到林羽自信滿滿的這話,面色一變,互相看了一眼,有些謹慎的湊到林羽身旁扯拽了一下林羽身上的鋼筋繩,見鋼筋繩仍舊捆的牢牢地,這才長舒了一口氣,沖刀疤女點了點頭。

「哼,死到臨頭還嘴硬!」

刀疤女沖林羽冷笑一聲,說道,「原來鼎鼎大名的何家榮也不過如此,只會些嘴皮子上的功夫,我今天就幫你治治嘴硬的毛病!」

話音一落,刀疤女便一個跨步,衝到了林羽跟前,接著將手中燒的炙紅的短劍朝著林羽的臉上扇了過去,顯然這個刀疤女想要毀了林羽的容貌。

曉艾和離姬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此時手腳被綁死的林羽根本沒有任何躲閃的餘地,這一劍要是扇上去,林羽整個左臉面頰的皮肉都要被燒焦。

但是讓她們意外的是,林羽四平八穩的坐在沙發上,根本沒有任何躲閃的意思,而刀疤女朝著林羽扇過去的劍在離著林羽面龐四五公分的位置突然停住了!

刀疤女不由一怔,低頭一看,只見一隻有力的手掌此時正牢牢的抓在她的手腕上,讓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等她順著這隻手看過去,發現竟然是林羽的手!

刀疤女神色頓時大變,但是未等她做出絲毫的反應,林羽抓著她手腕的手突然用力一掰,直接將刀疤女手中火紅的短劍按到了刀疤女的臉上!

「嗤啦!」

一聲皮肉被燙熟的聲音響起,半個劍柄已經燙進了刀疤女的臉頰中,空氣中瞬間傳來一股燒焦的肉味。

「啊!」

刀疤女頓時發出了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聲,簡直不像人叫,雙手下意識的想去抓嵌入臉中的劍,但是手剛碰到劍身便被燙的縮回了手。

曉艾和刀疤女見狀陡然大驚,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林羽竟然能掙脫出來,而且壓根不像一個重傷的人!

她們兩人來不及多想急呼一聲,凌厲的掏出兩把匕首,一左一右的朝著林羽撲了上去。

林羽猛地起身,被綁住的雙腳猛地一轉,接著便閃身到了刀疤女的身後,隨後一把將刀疤女手裡仍舊赤紅的短劍搶了過來,一掌拍到了刀疤女的後背上,將刀疤女拍向了曉艾和離姬。

而趁著這個空隙,林羽卯足力氣,將手裡赤紅的短劍往自己腳上緊綁著的鋼筋繩斬去,同時他的雙腿猛地用力外掙,「砰」的將腳上的鋼絲繩斬斷。

「謝了!」

林羽仰頭笑著沖對面的刀疤女說道。

因為他手上和腳上綁著的鋼絲繩具有極大的韌性,所以不是單純靠力道就能掙脫的,雖然他憑藉巧勁兒,忍著劇痛將被綁住的手生生掙脫了出來,但是這腳上的鋼筋繩要是沒有這淬紅了的短劍幫忙,他一時間還真沒法解開。

不過他話音剛說完,他身子右側突然閃電般竄過來了一個身影,同時一個勢大力沉的巴掌狠狠的砸向了他的右肩。

因為這一掌來的太快太急,林羽根本沒有任何躲閃的機會,只能硬挨下來。

但是讓人驚訝的是,林羽沒有用右肩硬抗,反倒是身子迅速一轉,讓這勢大力沉的一掌直接拍到了他的胸口。

「砰!」

這一掌拍到林羽胸口之後發出了一聲巨大的悶響,林羽的身子整個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一旁的牆壁上,手中的短劍也飛了出去。

藍白相間的珍貴水雲紋大理石牆面硬生生的被林羽撞出了一個人形,整個身子彷彿被夯砸進了牆壁中一般,同時他的頭瞬間垂了下來,似乎昏了過去。

「不堪一擊!」

剛才對著林羽出手的人正是伽神大人,見林羽根本不像傳說中的那麼強,他不由冷哼一聲,淡淡的譏諷了一聲。

「我殺了你!」

剛才被重傷的刀疤女此時忍著劇痛,一把撿起地上的短劍,聲音凄厲尖銳的嘶吼一聲,朝著林羽飛速的沖了過去,手中的短劍直取林羽的心窩。

此時的她左半邊臉已經被劍身燙到洞穿,露出了充血的牙齦和森白的牙齒,看起來恐怖懾人,而她手中的短劍也力道無窮,顯然是拼盡了全力想一劍刺死林羽。

這次面對昏死過去的林羽,她沒有失手,手中已經逐漸冷卻下來的短劍精準的刺中了林羽的心窩!

但是!

就在刺中林羽的剎那,她的身子突然猛地一顫,因為她驚詫的發現,她這一刀雖然刺中了林羽的心窩,但是刀尖接觸到林羽的肌膚之後便再也沒有前進分毫!宛如刺在了一面堅韌無比的鋼板上一般!

刀疤女雙眼猛地圓睜,無比驚恐的望了眼眼前這個嵌入牆中的男子,身子莫名的打了個寒顫!

這……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只可惜,她的驚駭沒有持續太久……

此時原本已經「昏死」過去的林羽突然猛地抬起頭,嘴角勾起一絲冷笑,雙眼中猛地閃過一絲寒色,緊接著他一把將自己肩頭插著的那把匕首拽出來,閃電般朝著刀疤女的喉嚨一捅。

「噗!」

匕首毫不費力的扎進了刀疤女的喉嚨,刀疤女陡然間睜大了眼睛,眼神中寫滿了無盡的驚恐,手中的短劍一拋,雙手一把握住了自己的脖頸,顫抖著身子往後退了幾步,接著哇的一大口鮮血吐了出來,身子一歪,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抽動了幾下小腿,大睜的眼睛中的神色就迅速的暗去。

林羽握著剛才接住的短劍,身子一動,從牆壁中走了出來,引的牆上的落石嘩啦四濺。

室內的伽神大人和曉艾、離姬看到這震驚的一幕都愣在原地,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神情無比驚恐的望著林羽,尤其是看到林羽毫髮無傷、神情自若之後,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被顛覆了!

這世上,竟然還有用利劍刺不死的人!

「這是至……至剛……」

伽神大人眼中精芒四射,語氣有些驚恐的顫聲不已,似乎一時間忘記了這種功法的全名,結結巴巴的說不出個所以然。

「至剛純體!」

林羽眯了眯眼,笑著點頭道。

「對,至剛純體,至剛純體!」

伽神大人聲音無比驚恐的說道,「你怎麼會練就至剛純體?!你怎麼可能會練就至剛純體!」

「我為何不能練就至剛純體?!」

林羽一邊拍打著衣服上的石灰和碎石,一邊不以為然的說道。

「傳說這至剛純體已經失傳,而且……而且不是單單學會功法和心訣就能練成的,還需要很多東西進行輔助……」

伽神大人說話的時候聲音都微微顫抖,他對這至剛純體有過大致的了解,知道是一種極難極難練就的功法,屬於華夏玄術中最高級別的玄術之一,所以他實在無法相信林羽竟然已經練就了這種只有在傳說中才有的玄術。

「你倒是很了解嘛!」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所以我剛才才提醒你們啊,讓你們盡量動口,不要動手,可是你們偏偏不聽!」

「我才不信!」

曉艾面色一沉,冷聲說道,「你的衣服里肯定藏了什麼東西,有本事你解開扣子讓我刺上三刀,要是三刀要不了你的命,我立馬在你面前自刎而盡!」

她是真的不相信世界上竟然還有這麼邪門的功夫,只以為是林羽用的什麼巧妙的障眼法,所以她堅信只要讓她刺上三刀,一定能殺死林羽。

「好!」

林羽眼睛微微一眯,眼中閃過一絲寒色,想起曉艾對江顏所做的種種,倒是十分願意看到這個女人自盡在自己的面前!

說話間,林羽已經將自己風衣裡面的襯衫扣子解開,露出了裡面不算健壯,但是不算瘦弱的胸膛。

曉艾眼中寒芒一閃,看到林羽胸口肌膚的剎那,沒有絲毫猶豫的一個箭步沖了上去,手中精鋼煉製的匕首狠狠的朝著林羽的胸口正中扎了過去。

匕首的刀尖在刺到林羽胸口的剎那沒有發出絲毫的響動,但是曉艾卻感覺自己彷彿刺在了鋼板上一般!

她神色一變,另一隻手狠狠的拍向手中的刀柄,幾乎用出了全部的力道,妄圖直接將這一刀拍進林羽的胸口。

但是讓她萬分驚詫的是,刀尖扎在林羽的胸口仍舊沒有絲毫的前進!

她雙眼一眯,手中的匕首一轉,狠狠的刺向了林羽的喉嚨。

本以為喉嚨這個地方脆弱無比,會比胸口好扎的多,但是讓她沒想到的是,她這一刀紮下去,跟扎到林羽的胸口沒有絲毫的區別,仍舊宛如扎在鋼板上一般!

如今林羽已經將至剛純體習練至了中成,所以哪怕是喉嚨這種地方,也可以抵禦利器捅刺!

曉艾不由驚的身子一顫,接著眼神閃過一絲狠戾,刀尖一挑,直接朝著林羽脆弱無比的下顎挑了上去!

不過她手中的匕首還未觸及到林羽的下顎,林羽的手已經閃電般抓住了她的手腕。

「說好了三刀,已經到了,你不應該食言的!」

林羽聲音冰冷的說道,接著手腕猛地用力一扭,「咔吧」一聲硬生生將曉艾的小臂折斷,隨後他握著曉艾拿刀的手閃電般朝著曉艾的胸口連續捅刺了數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98章 我提醒過你們的

44.29%